血河(1)估计要真是遇上了僵尸那啥啥的,不会超过两个回合,这些砍刀不断也会变形,也就是说实际上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最关键的是碰上那样的东西,实在是危险至极。胡三儿可不想赤手空拳的跟那样的东西打上一架!所以,胡三儿格外小心的去检查这具死而不僵、葬而不腐的尸体。显而易见,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传说里的养尸之地,这具尸体不但没有长出獠牙、指甲,而且无论胡三儿怎样翻动这具尸体也没有要变成僵尸、暴起伤人的迹象,胡三儿检查完这具尸体的嘴吧、手指、脚趾,当然没忘记再细致的检查一下这具尸体的胸前、腰间。不是说这具尸体胸前、腰间,有什么特异之处,而是胡三儿估摸着这人生前要是有好东西、能值钱的话,多半就是收在胸前或者腰间的!梁初一大略晓得胡三儿的德行,但是这个时候对胡三儿的所作所为也懒得阻止,转过头去跟马玉玲、付天鹏等人商量事情。马玉玲见胡三儿这家伙贪婪当下在一旁笑道:“胡三儿,见了死人的东西你倒是巨细无遗,一定要收刮一净…哼哼,也不怕以后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胡三儿一边翻看,一边头也不抬的嘻嘻笑着回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再说什么样的场合我没见过,而且我这人一睡下去就不会做梦我怕个什么!”马玉玲被呛得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才说道:“你说好的,不过我可要告诉你,还不晓得要走走多远的路,你打算背多少东西走出去…”“背多少东西走出去?”胡三儿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马玉玲,似乎马玉玲的这个问题对他有些触动。只不过事实上却是,一看这尸骸所埋葬的地方以及衣物服饰,就晓得这个人除了是来探险取宝的人之外,同样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真要找到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拿给马玉玲,胡三儿倒是可以直接收了,还省去不少的口舌,这么便宜的事,胡三儿可是睡着了都能笑醒过来。其实,胡三儿哪里晓得马玉玲的想法――马玉玲见这里埋着不低于十个以上的坟堆,心里便想到,既然已经有不少人来过,里哪里还会留下什么好的东西!只是胡三儿搜了一遍这具尸体,除了这具尸体腰里有几枚铜钱之外,其它的东西,果然是一样也没找到。没找到有用或者贵重的东西,胡三儿很是有些不甘心,一边嘟嘟囔囔说这死尸怎么穷得这样干净,一边磨磨蹭蹭将尸体重新埋了,当然也就是敷衍了事薄薄的盖上一层土而已,这边梁初一等人不晓得商量了什么事,几个人俱都是阴沉着脸,见胡三儿完事,也不多说,直接就收拾背包开拔。胡三儿很想去问问梁初一,几个人到底商量了什么,可是看着梁初一包括马玉玲都是沉着一张脸,估计要问的话也会是自讨没趣。要是在往常,胡三儿倒也不怕没趣,碰上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会厚着脸皮问个清楚明白的,只是现在孙胖子等人明显的不怎么看好他,所以,胡三儿虽然心里好奇,还是勉强忍了。不大一会儿,梁初一等人就到了峭壁边上,胡三儿等人这个时候才发现,裂隙的这一边并非是想象那样也有洞穴,洞穴里面又是满布机关遍地尸骸的通道。――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在峭壁上开凿出来的一座巨大,极为雄伟,而且保存极为完好的庙宇一般的建筑。胡三儿的目力所及,也就仅仅只能看清面前的十几根大石头柱子,每根大石头柱子几乎都超过一米的直径,间距恐怕不低于五六米,这些柱子到底有多高,到底有多少根,胡三儿却不得而知,除了火光能够照射到的地方,其余的一概隐入幽暗的雾气之中。胡三儿站到一根柱子下面,仰头望去,那感觉除了微不足道的渺小之外,就是说不出来的压抑,诡异莫名的压抑!就好像几个人是站在一群身高超过十米的巨人的脚下,成了几只小蚂蚁一般,巨人随便动一下腿脚不小心就会把几个人踩成肉泥一样。最让胡三儿等人惊异的是,除了前面一排巨大的柱子,后面还有一排排的雕像――全都是黑盔黑甲的雕像!跟梁初一等人在白龙过江里面遇到的那几座雕像完全一模一样,几乎能吞噬亮光的黑色,无一不透出一股让人莫名的恐惧,孙胖子、孙胖子、以及胡三儿等人,都大张着嘴,但是有连喘气也不敢稍微大上一些,唯恐喘上一口大气,立刻就会招来莫名其妙的灾祸。按说,胡三儿、孙胖子、包括马玉玲、梁初一等人都是见过不少的大场面的人,就算是真正的寄生僵尸,他们也是见过的,但是在这里,仅仅只是几根宏伟的石头柱子,几座怪异莫名的雕像,就让一群人突然有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恐惧感。恐怕,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梁初一等人的预料,一切都属于未知――未知,才是人类最大的恐惧!梁初一跟付天鹏等人低声解释了在白龙过江里面看到的那些雕像,以及后来遇到的那做金色石塔里面的材质的恐怖,听得付天鹏、江云山等人不寒而栗,心头顿时蓬蓬的跳个不停。那么,是谁建造的它们?还真是谢长春?显然,谢长春肯定不会是这些雕像的建造者!梁初一也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在场的人都不是历史学家,再说也没人在中州县志或者其它文献、传说、记载里面听闻过,何况,有些怪异的现象,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解释清楚的,三根火把在这巨大的空间里,发出来的光亮在这里显得很是微弱,估计除了天光黑暗之外,还有就是这庙里的黑色雕塑,吸收光线所致,所以就算是几个人拿着三根火把,也照亮不了多宽一点地方。梁初一、马玉玲、付天鹏等人边走边谈,胡三儿、马玉玲、孙胖子等人却是东张西望,一心想要找一些好的“东西”,只是这些雕像,跟梁初一等人在白龙过江里面遇到的那些一样,身上手里都是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虽然马玉玲是早有预料,但是胡三儿却是大为不满,少不得又暗自嘀咕着问候了这里主人以及先前进来的这些祖先人:“怎么会这么缺德,一件值钱的玩意儿也不给留下!”孙胖子这会儿却是嘻嘻哈哈的安慰胡三儿:“事情也不一定有看起来这么糟,就算来过几拨人,不也是给我们创造一个很好的条件!”胡三儿听孙胖子这么一说顿时又转忧为喜,对啊,越是如此,胡三儿等人就越能够浑水摸鱼,真有事有什么好东西,不正好顺手牵羊。说话间,梁初一等人发出了一阵惊呼,胡三儿等人赶紧围了过去,原来,在这神庙一样的地方,梁初一等人第一次发现了没有被掩埋的尸体。一个穿着数十年前的牛仔夹克的尸体,靠坐在一尊雕像脚下,耷拉这脑袋,尸体已经干化成了一具干尸,看得出来,这个人遭受到过袭击,胸前的衣衫已经稀烂,腹腔里面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不晓得是风化了,还是已经被什么掏空,总之这具尸体的腹腔成了一个大洞,这具尸体的脑袋耷拉着,仿佛正在注视着已经被掏空的腹腔。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好像自己只要一坐下去,也会成为这具干尸那个样子一般,尸体身边有个布背包,胡三儿等人不去多关注那尸体,而是直接去翻看那背包。但是背包被胡三儿的手一碰,便裂成了碎片,应该是时间太久,已经腐朽不堪了。里面也没什么值钱或者有用的东西,几样探险用的的铁器,铲子刀具什么的,已经锈迹斑驳,连木柄都已经朽掉了,另外几团用油纸包裹着的东西,应该是饭团或者肉块什么的食物,当然也已经腐烂不能吃了。胡三儿叹了一口气:“又是一无所获…”只是胡三儿还没叹完气,前面的孙胖子又看到了同样的尸体,而且还不止一具,越往前走这样的尸体越多!一路清点下来,又有十来个人死在这座宏伟的神庙一般的地方。让所有的人觉得恐惧的是,这些倒毙在这里的人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都无一例外的是腹部上有个大大的洞口,每个人似乎在临死前的那一刻,都在注视着腹部上的那个大洞口。付天鹏问:“这些人临死前,到底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情?”但没人能够回答得出来这个问题,这不可能是同伴之间的斗殴至死的――因为分赃不均,同伴之间的斗殴,梁初一等人在白龙过江里面的时候见过,那种你一刀砍在我的脖子上,没准儿我一刀也会捅在你的肚子上,到头来鱼死网破,大家一块儿死翘翘。但是这里的死人,很显然不是这样的,仅仅从这些尸体的干化程度上就看得出来,这十几个人不是一拨的,相隔年代,最少的起码也在好几十年,离现在最近的年代,最少也应该在二十年以上。相比付天鹏想要弄清这些死尸临死前到底遇到什么,梁初一却是问了马玉玲一句:“他们到底在找什么?或者是隐藏着什么?”而胡三儿等人毫无疑问却是在问:“他们找到了些什么?还留下来了什么?”因为几个人所走过的地方并不是太宽,除了被发现的这十几个人,其他的地方还有没有这样倒毙在这里的人,大家也不得而知,大多数人也不想去晓得。沉默里,大家继续往前走,直到看见一丝儿亮光,这一丝儿亮光,与外面那些杀人时发出的淡黄的光芒不同,这一丝亮光,远远看着,就有点诡异,是一抹跳跃着,或者晃动着的红光,血色一样的红光。很妖异!如同乌云包裹这一轮红日,绝对触目惊心!走近这一抹红光大家这才看清,原来,这里是不大的一处水池,周围是将近两米的围栏,说不大,也只是相对这宏伟的神庙一般的地方,以及这些巨大的石像雕塑而言,七八米宽,看不清楚有多长的一个水池,对于几个人来说这绝对算是巨大!但是相对与这样巨大的一个空间来说,绝对又不过是一个澡盆什么的。最让人吃惊的是,这水池里水很清澈,里面也有一具雕像晃动着的红光,就来自雕像头上一块石头,发着红光的石头,原本很是清澈的水经过妖异的红光照射,简直就像一池透明的血液一般妖异而且恐怖。雕像是梁初一等人在白龙过江的地底河流里看到的那种坐像,黑盔黑甲让人望而生畏,发着妖异的红光的石头,是雕像双手捧着的。江云山瞠目结舌的看了一阵,这才判断,水池里面发红光的石头,其实应该反射火把的光亮,所以让水也成了红色。胡三儿不大相信江云山的说法,但也不多说,转身找了件物事,打算直接弄些水出来――这一段时间,大家吃的喝的都消耗不少,想喝口水那都得计划着来,既然这里有水,当然得取一些,至少也能痛痛快快的喝上几口。谁也不曾想到,胡三儿丢出去的那件物事一接触到那水,顿时冒出一股浓黑的烟雾,随即冒出来一股火焰,仿佛一块木头丢进了强酸里面一样,瞬即几欲冒出火光。梁初一喝道:“胡三儿,你干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