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河(2)胡三儿讪讪的答道:“梁老板,马小姐不相信这水池有危险,我就…嘿嘿…试给她看看!”“别以为我不晓得你想要干什么!”梁初一没好气训斥说:“这里的任何东西,都有极大的危险,你最好把你的那些花花肠子收起来,我告诉你,这里的一切都危险得很…”不要说胡三儿,就算是马玉玲、老铁、孙胖子都对那块发着红光的“宝石”心动不已,不过多亏胡三儿准备去打水,才晓得了这看着是清澈透明的“水”,其实比硫酸更可怕万倍。姑且不说那块发着红光的“宝石”到底是不是仅仅只是反光,还是小如鸡蛋,单是这比硫酸还可怕的“水”,就让对那“红宝石”,心动不已的几个人,大是恐惧,不得不放弃据为己有的想法。幸好的是,几个人都见过水泡蠕虫的泡液,晓得那也是极强酸性的液体,估摸着这里所谓的水,其实应该就是那种水泡蠕虫的体液,所以再也没人敢去打那发红光的石头的主意了。水池里的火光以及黑烟,片刻之后便消散一尽,胡三儿准备打水的东西早就灰飞烟灭,在水里什么也没留下。孙胖子等人惊怔之余,许久才会回想起,自己也准备拿水壶到水池里装上一壶水,好好的喝上几口,幸好,幸好胡三儿抢了个先…付天鹏等人怔了半晌:“这么宽这水又这么厉害,我们怎么过去?”“如果估计的不错,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血河了,怎么过去…我是不晓得,要不然回头另外找出路吧!”梁初一摇了摇头胡三儿沉思了片刻,说道:“不对啊,看样子,前面来过的几拨人,应该没这么快就泄气回头的,他们是怎么过去的?”马玉玲也有些好奇,胡三儿说得不错,看前面这些雕像石柱并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前面进来的人多半也不会就此罢休,那么他们是怎么过去的?“七八米的距离并不算太宽,如果是会功夫的话,只要抛根绳子过去然后荡过去,或者从绳子上爬过去,都应该不是难事。”老铁解释说。“可是,无论是荡过去,还是爬过去,胡三儿你有那个把握吗?下面的水,可是比硫酸还要强上几百倍的东西…”梁初一实在是不放心的看着胡三儿。――刚刚进山洞那道裂隙,胡三儿可是差点儿出了问题,而在那个时候,就算是救援困难,终究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可是这血河上边,一个不好,就算是沾上血河里面的酸液,那也会要人命的。胡三儿嘿嘿的笑着说:“多谢梁老板关照,不过我想,那些前辈的绳子不见得能比得上现代的高强度大拉力最先进的纤维绳子吧,我体重大是不假,但是我们有高科技产品,可以弥补很多不足,嘿嘿,这可是马小姐采购的…”胡三儿还没说完,马玉玲却早就动上了手,这几个人里,唯一一个负重略轻的人就是马玉玲,而且马玉玲也有功夫,也不管胡三儿答不答应,直接打开胡三儿的背包,从里面拿了一卷绳子出来,随即又从地上的死尸身边,找来一件像是锤子之类的工具,拿绳子一头结结实实的绑了,然后爬上围栏“嗖”的一声将绳子扔了过去。绳子在那边的雕像上缠了两圈,绳头的锤子又在雕像上一个地方卡住,马玉玲拉,拉了拉绳子,预计足足可以支撑足一个人爬过去,这才跳下围栏栏杆,转身去找这边能够系绳子的地方。胡三儿出主意说,这边尽量的把绳子系得高一些,待会儿拴上保险扣,“哧溜”一声就能滑过去,马玉玲白了胡三儿一眼,系得再高,你有那个本事爬上去?胡三儿不服气,说:“我又没有恐高症,高就高了,还没我胡三儿爬不上去的地方。”马玉玲绳子往胡三儿手里一塞,说:“你去啊…”胡三儿二话不说,把绳子往腰间一栓,就近找了根柱子直接就往上爬,可惜的是,这些柱子差不多都是一个人合抱不过来的,胡三儿趴在柱子上面,根本就别想往上挪动一步。不得已之下胡三儿叫来老铁跟孙胖子两个人,嚷着说要搭人梯,孙胖子一看胡三儿那派头顿时很是心虚,要胡三儿站到他的肩上那还不活活把孙胖子给压坏!胡三儿没好气的说:“谁让你来驮我,我驮你不成啊?”孙胖子迟疑着说,就算两个人搭人梯,这绳子的高度也还不足以能够让人拴上保险扣,“哧溜”一声滑去,再说这么大柱子,没什么人能够徒手往上爬,要是系得高了待会儿最后几个人怎么办?胡三儿一怔这倒也是,会功夫的,诸如付天鹏马玉玲等人,高点也就高点,就算柱子大一点,他们也不是没办法上去,可是他们却不能不先过去为后面的人铺路,而且付天鹏他们先过去了,胡三儿等人又单独爬不上这柱子,到了最后还不是白忙活了一阵。胡三儿等人在这边瞎忙,梁初一却跟付天鹏等人笑着商量,建造这里之初,设计的人肯定留下了过去出来的办法,但显然不是靠在两边绑上绳子,让人滑过去,要晓得这里建造之初,这工程量之大如此惊人,仅仅靠绳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需要的人、物、材料等等必须用品直接过去。马玉玲问梁初一:“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子,能够让大量的人和材料直接进出?”“当然只有建造一座桥了!”梁初一说,而且这座桥必须是极为坚固、耐用的桥,估计连铁索桥之类的都不会是,因为索桥对工程建造的进度来说,有着极大的阻碍,最有可能的就是石拱桥,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石桥。可是,这石桥在什么地方?江云山沿着围栏往前走了一段,大约走出去好几十米远,回来说,实在没看到有“桥”的痕迹。江云山想了一阵:“如果有桥的话,会不会工程完成随即就拆除了,而且这个可能性应该相当大,如果建造者不想人再过去的话,拆除石桥也不失为是一种保护手段。”“可是…”秦虎反驳说:“一座跨度七八米的石桥,就算是拆除之后,桥基之类的肯定会留下来痕迹,但是我看不出来有什么被拆卸过的痕迹。”梁初一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如果是修饰过的,你也能看得出来?”秦虎一能赶紧掩饰着说道:“如果是后期修饰过的当然分辨得出来,这样大的工程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能完工的,要是后期有修饰当然能够看得出来,可是,你这这个,不但没有遗留痕迹,也跟修造这里的设计本意相违悖!”秦虎随即又补充说道:“当然,要分辨那些细微之处,就要靠相当锐利的眼力,不过,还好我就有这种眼力,嘿嘿…”马玉玲很是怪异的看着秦虎:“你有那种眼力?”“当然…”秦虎能干毫不掩饰几乎是骄傲自得的说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可是学考古的,,没有强悍的眼力,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嘿嘿…顺便告诉你们,我还兼修建筑…尤其是古建筑…”马玉玲跟付天鹏等人吐了一口气,还以为秦虎能够看穿石头又或者是早就晓得这里一些秘密。见马玉玲跟付天鹏等人都是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梁初一也是暗自骂了一声“愚蠢”,然后才转头去看胡三儿他们。这时,胡三儿他们那边,已经搭好了人梯,胡三儿在地下,孙胖子站在胡三儿和老铁的肩膀上,孙胖子的肩膀付天鹏正试着再往上爬。只是胡三儿这家伙,从孙胖子站到他肩膀上开始,胡三儿就大呼小叫起来,不停地催促,让其他的人快点,孙胖子也是一百好几十斤,付天鹏的个儿也不算小,两个人可是三百来斤快四百斤,胡三儿那里能够支持得了多久。而付天鹏偏偏跟胡三儿作对一般,拿了绳子磨磨蹭蹭半晌也爬不上去。――石头柱子直径都是一米多,表面又光滑异常,别说是付天鹏,无论是谁,也绝对不容易。梁初一看得大摇其头,就算付天鹏能够把绳子系到最高处,能够算上保险扣,“哧溜”一声滑过去的眼下除了付天鹏人其他的人,胡三儿也只有干瞪眼,毕竟就算搭人梯,看那绳子的高度,至少得要三个人,那最后这三个人怎么办?恐怕这一群人里只要有一个人过不去,就没人肯过去,但是这几个人里偏偏又有受了伤的江云山,还有一个这会儿远远靠在角落里,已经暂时残废只默默的注视着几个人的杰森。梁初一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细细的去看那些柱子、雕像,希望能够从中看出一些端倪,按照梁初一的猜想,秦虎说这里多半是有一座石桥的,是不是石头拱桥这难说,但可以肯定会有一座桥,而且应该是被机关控制着的一座桥!只是现在还不晓得控制这座桥的机关在哪里!看了几根柱子和石像,开启桥的机关没找到,梁初一倒是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看这样子,以前也有人想用绳子作桥,然后攀绳子过去,有一根石头柱子以及两尊石像,上面都有一圈或者两圈绳子,但是无一例外都是被割断了的。也就是说,排除这一条强酸水池那一边有出路的话,这些过的人要没就没能出来,要么就是出来之后又割断了绳子。这是一个很怪异的地方,按说既然进去过又出来了,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谁还会在乎这里留下一根绳子,也根本不会有人顾及来割断这根绳子,手上有东西赶紧出去换成现钱,这才是东西拿到手的人的当务之急!可是,为什么会把绳子都给割断?梁初一回想起那次在白龙过江里面,遇上的地钻子,那玩意儿也能攀着绳子,追着人撵,可是那里是通道之中,除了绳子上,地钻子就算想要追着人撵,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追,这里可不一样,如此空旷雄伟,除了一根绳子,地钻子之类想要追人,那可是有太多的路可走!到底是为什么连绳子都要砍断才走?隐隐约约间,梁初一感到胡三儿他们准备用绳子过去这个办法,肯定行不通,不但行不通,还有极大的危险。想到这里,梁初一赶紧转身去阻止胡三儿他们,胡三儿早支持不住了,一个人在底下杀猪一般的大叫了起来――付天鹏才刚刚爬到孙胖子的肩上,正准备去系那绳子,只是石头柱子太过巨大,付天鹏一个站在上面,需要从一边把绳子扔过石柱,待绳子绕回来之后,才能系上。但这绝对不是在平地上,或者一双脚能稳稳站住的地方,只要有半分晃动,就不要想能够抓住飞出去的绳子,可是胡三儿驮着三个人,早就支持不住,摇摇晃晃,只差一点就要瘫下去了,哪里还能够让马玉玲稳稳当当的去抓拿绳子。付天鹏试了几次却屡屡不能成功,不由很是恼火的在上面大声斥责胡三儿。胡三儿满头大汗的回了一句嘴,没想到那口气一泄,整个人顿时软瘫了下来,害得孙胖子、付天鹏“、”的直接摔了下来。还好付天鹏会功夫又见机得快,早一个翻身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胡三儿坐在地上,住的大呼小叫,说他已经尽力了,但是这三个人加在一起的重量他实在是顶不住。付天鹏对胡三儿怒目而视,本来已经扔过对岸的绳子,经过这一下中间部分掉到池子里,才一瞬间,就被熔断成两截。水池里只是短短的冒了一阵青烟和火光,这根几十米长的绳子便完全报废。看来,这想要把绳子绑得高一点,然后“哧溜”一声滑到对面的计划已经宣告破产。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