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谷邱三(4)

  然而,梁初一继续冷冷的喝道:“这里机关遍布,只要我稍微一动,大家伙儿立刻就死在一起,你们是不是想死在这里我不晓得,但是我不想死…”

  常老头一只手立刻就就要攻向胡三儿的,但是在这一刻他怔了怔,忍不住说道:“你也晓得这里有机关?你也会怕死?”

  胡三儿怒道:“不怕死?王八蛋才不怕死,有没有机关,你试试不就晓得了,你还老土夫子呢,这里有机关你都看不出来!”

  从一开始,常老头等人就晓得这里的机关歹毒,一路过来为此还折损了不少人手,此时,如果梁初一一怒之下来个玉石俱焚,估计在这里的所有的人,确实没办法幸存,如果大家一起都死在这里,那么这么千辛万苦的又为了什么!

  不仅常老头一怔,就算是邱三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胡三儿说的没错,王八蛋才不怕死,不,就算死王

  八它都会怕死,邱三当然也不会例外,外面的那些残肢碎体,都让邱三心悸了好一会儿呢!

  梁初一继续说道:“按照胡三儿所说,我们走第三条路,否则,大家都一起死在这里!”

  常老头仔细看了看梁初一所站的地方,实在看不出来那里有什么机关,要晓得,如果是别的地方有机关,只要梁初一没办法去发动,梁初一所谓的一起死,那也只是一个笑话――梁初一要是还得去找发动机关的地方,不说别人,就算是常老头就能阻止住梁初一任何企图。

  梁初一如何不晓得常老头的心思,只是微微一动,又大喝了一声:“不信是吧,那就看好了!”

  喝声刚落,只听“格格”一阵声响,突然之间,从秦虎身边不远的墙壁上飞出一柄标枪,“刷”的一声,射进那堆金银财宝,金银财宝顿时四散崩飞,标枪刺入那堆金银里面,没入两尺来长一段,但是标枪的尾端,竟然还不足的颤抖摇晃,足见这机括的力道之强劲。

  所有的人无不面无人色,均是暗想,这根标枪要是射中的是自己,那是断然没有了活路,。

  邱三打了个寒噤同时又侥幸不已,这一根标枪,幸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要不然就算自己能在中州横着走,在这里也只能躺着,看来,梁初一是绝对不会向自己屈服了,不过还好梁初一没什么别的要求,要不然…

  常老头颤声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按照胡三儿说的,我们走第三条路,否则,大家一起死!”梁初一再次冷冷的说道。

  “或者我们还有可以商量的余地…”邱三自然不想对梁初一罢手,脑袋里急转数次,试图用另外的方法来说服梁初一。

  当然了,自要梁初一愿意“商量”,邱三至少就有一百种法子让梁初一妥协――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撕破了脸!

  只是梁初一根本不理他这一套,直接打断邱三的话头,第三次冷冷的说道:“按照胡三儿说的,我们走

  第三条路,否则,大家一起死,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梁初一的语气一次比一次凌厉,如果再有人多说一句话,估计梁初一立刻就会发动所有的机关,来个玉石俱焚,让大家一块儿死在这里!

  邱三脸色急变,立刻大声说道:“好!我依你就是,你走,你走,我绝不为难你们就是…”

  邱三这么快答应下来,梁初一却并不放心,转头对胡三儿说道:“胡三儿,我左边墙壁上,那盏金色灯台,听我指挥…”

  胡三儿应了一声“好!”,随即大踏步走到梁初一所指的那个地方,一伸手握住那盏灯台,等待梁初一的指示。

  梁初一头也不回,一双眼睛深深的盯着常老头,喝道:“胡三儿,往左边扳动…”

  胡三儿握着灯台依言把灯台往左边扳动,只听墙壁里发出一阵“格格”的闷响,顷刻,便又停了下来。

  梁初一顿之后又喝道:“往下压…”

  胡三儿又把灯台往下压,停下来的“格格”声又响了起来。

  “赶快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在“格格”的闷响声里,梁初一厉声大喝。

  这的机关凶险,是每一个人都晓得都亲眼看见过的,梁初一让胡三儿去发动机关,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敢乱动,就算常老头这样的高手,亦不敢乱动分毫,一来,梁初一所站的位置,肯定是在机关之上,只要其他人稍有异动,说不定梁初一一激动,立刻就发动能够置大家于死地的机关。

  再说,邱三说过绝不为难梁初一等人,所以胡三儿去开启机关,梁初一在一旁指挥,也没人敢去阻止打扰。

  胡三儿这一次倒是没掉链子,直接依照梁初一的吩咐,一步步的做了下来,在胡三儿把灯台恢复到原来的位置那一刻,梁初一再次大喝:“往后拉…”

  胡三儿依言把灯台往后拉动,“格格”的声音停止,随着胡三儿的拉动,胡三儿面前的墙壁慢慢打开,

  露出一道宽约三尺的门洞,门洞打开,胡三儿退了回来,一直退到梁初一身边,看胡三儿的意思,梁初一等人晓得,胡三儿在这个时候,是不会第一个往前走的了!

  这不是胡三儿怕去探路,而是胡三儿不会丢下这里的每一个人,一直跟在胡三儿身边的每一个人。

  胡三儿到了马玉玲身边,嘿嘿的笑了笑:“女士优先,马小姐,你有那个胆量第一个进去没有?”

  梁初一点了点头,说道:“马小姐,你第一个,老江,你第二个,老铁、孙胖子、秦老哥你们一个个的进去。”

  胡三儿不由问道:“梁老板,你呢?”

  梁初一笑了笑:“胡三儿,你在秦老哥之后进去,那门背后有个把手,记住,我跟要是走不了,你就按动那个把手。”

  “你…”胡三儿一怔,要是梁初一进不去,就按动把手,那岂不是要把梁初一他们全部撂在这里,胡三儿如何肯这么去做!

  胡三儿在这里发怔,邱三却是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梁初一太不简单了,居然随时随地都用玉石俱焚这一招来牵制对手,这是最可怕的做法!

  本来邱三都还心说,只要梁初一的人全部进了那道门,在梁初一或者马玉玲过去的时候,就有机可乘,无论是制住马玉玲还是梁初一本人,今天就算得上大获全胜了,没想到梁初一居然还有后手,而手段依然是玉石俱焚这一招。

  眼看着秦虎一步步走进那扇门里,常老头大叫:“不可让他们走…”

  邱三看了一眼常老头,常老头的意思邱三不是没想过――待梁初一进入那扇门里,胡三儿立刻就发动机关,把自己这一帮人全部灭在这里!只是这个想法对邱三来说,并没什么可怕,不放梁初一等人离开,大家一起死。

  梁初一要起报复之心,在这里,邱三相信也没人可以阻止得了,谁叫自己一向看重的常老头,在梁初一面前一文不值,打一开始进到这里,常老头除了跟胡

  三儿、江云山置气之外,就没再去注意机关什么的。

  要是常老头一开始就注意到这里的机关,并悄无声息的控制起来,哪里还有梁初一翻身的余地。

  要是常老头有那能耐,一早看破这些机关,邱三岂不是早就占据了主动,既然梁初一反客为主,邱三就只能寄希望于梁初一看在邱三的身份地位的份上,不敢乱来,毕竟,邱三要是死在梁初一等人手里,那报复,可以说也能让梁初一死无葬身之地。

  甚至,还会连累很多跟梁初一相关的人。

  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就是比人强,所以,邱三见常老头大叫,也只是淡淡的喝道:“让他们走!”

  邱三认了软,常老头也不敢再多说,对于违拗邱三的下场,常老头是晓得的,所以即如是就此放过梁初一等人,常老头也不敢再有什么表示。

  只是如此一来,江云山却是进退两难了,江云山虽是常老头的关门弟子,但是对常老头现在的做法,江云山很是不齿,以前江云山从来不晓得,自己这个师傅的幕后老板就是这个邱三,现在晓得了,而且,邱

  三一出现,给江云山留下的印象,比常老头更加阴狠,江云山哪里愿意继续给他买命。

  再说,仅仅只是常老头一伙害了葛智华和喜娃子媳妇儿,江云山就觉得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

  这样的师傅…

  一时之间,是走是留,江云山实在难以决断。

  在江云山为难之际,老铁、江云山、甚至是马玉玲都已经进到了那扇门里,就剩下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还留在原地。

  不是胡三儿不肯走,胡三儿这家伙,到了这会儿,居然还想要狠狠的敲邱三一笔:““三爷,实不相瞒,我们走到这里,实在是弹尽粮绝,没有了照明物,没有了食物,看在我们的交情上,三爷你得帮着我们一点,也不要太多,你们当中一个人的装备就足够了!”

  胡三儿腆着脸说,既然大家都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胡三儿当然不打算就此放过邱三,敲邱三一笔,好歹也帮助梁初一出上一口恶气。

  邱三黑着脸,大怒:“答应放你走,这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你还敢要挟我问我要东西,简直是不知死活,你信不信我灭了你!”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你指使人收拾梁老板和马小姐我们忍了,今天,要不是梁老板早有准备,岂不是又要被你收拾一次,两次加在一起,我只要你一个人的装备,算是特别特别的优待你了,嘿嘿,我晓得我们斗不过你,出去之后,你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所以,嘿嘿,你要是想还能够在出去之后再收拾我们,你就给我们一个人的装备,不然,嘿嘿…我也就不想给你那个机会。”

  邱三的脑袋上差点冒出来青烟,真想立刻就灭了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只是这个时候马玉玲已经进到那扇门里,正回过头来看着这边,要是自己这就对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不利,没准儿马玉玲一个激动,手上一个不稳,自己这边几条命就只能换上两个人了。

  邱三咬着牙齿,恨恨的说道:“你们,给他们一个背包…但是你也给我记住,这笔帐,我会跟你们算的

  。”

  常老头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实在不明白,邱三在害怕什么,居然对胡三儿这种无理的要求,还服服帖帖,殊不知邱三也很想要拿上一把刀子,一块块的割了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可是,怪只怪邱三当时一念之差,答应了梁初一的要求,以至胡三儿都猖獗起来。

  这叫一子走错,满盘皆落索,事到如今,邱三只得咬牙再次喝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我的话不管用了么?”

  其中一个瘦瘦的保镖,看了邱三一眼,默默地把背包取了下来,一步步靠近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

  梁初一厉声叫道:“别靠过来,把背包放在地上…”

  胡三儿也大叫:“把背包放在地上,然后慢慢的退回去…”

  邱三笑了起来:“哈哈哈…想不到堂堂梁初一跟胡三儿你们两个居然这么胆小!”

  梁初一盯着那个送背包过来的瘦保镖,冷冷的说道:“用不着把我想得有多高尚,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而且,我最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不敢保证你的手下,会在给背包的时候,不会将我们两个制住然后去要挟他的人,或许你不会这么做,但是我不敢保证三爷你的手下不会这么做。”

  瘦瘦的保镖见梁初一识破他的心中所想,不由得一脸悻然,做保镖的,最重要的是要懂得雇主的意思,尤其是做邱三这样的人的保镖。

  本来,在一般的情况之下,邱三吩咐手下要给旁人拿什么东西,或者是吩咐他们做什么事,一般都只会用“你”,而不会用“你们”,现在邱三一连用了两个“你们”,很显然就是在暗示他们三个保镖,出其不意的偷袭,制住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

  只要制住其中一个,可以说今天邱三所栽的跟斗,就全部可以扳转回来,可惜的是梁初一居然来了一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直接将邱三以及这个保镖的心思看破,而且还说了出来。

  而且,梁初一所说恰恰又是邱三跟这个保镖心中所想,是以邱三跟这个保镖,脸上自然是无光至极,瘦保镖看了一眼邱三,不得已之下,只得按照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所说,乖乖的把背包放在地上,然后按照梁初一说的慢慢退了回去。

  待瘦保镖走得稍微远了一点儿,胡三儿立刻抢上前去,把那个背包捡了起来,提在手上,又回到那堆金银财宝堆旁边,抓起一把珠宝,戏虞的对邱三说道:“三爷,剩下这些,就留给你了,呵呵…”

  说完,胡三儿一路哈哈大笑着大摇大摆的进了那道门。

  在这一刻,江云山终于想清楚了,走,不管以后生活是个什么样,就此脱离常老头,脱离邱三,不过在临走之前,江云山把身上的背包取了下来放到地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常老头忍不住一声断喝:“江云山,你敢!”

  江云山淡淡的说道:“师傅,我已经厌倦了这种野外探险的生涯,从这里出去之后,我立刻就会递交辞

  职报告…”

  邱三恨恨的对梁初一说道:“梁初一,江云山可不是你的人。”

  就算江云山以前不晓得邱三是他的幕后老板,但是现在晓得了,以前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江云山自然也就晓得,所以,邱三绝对不想江云山就此离开。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江云山是我请来的帮手,也就是我的兄弟,我完全尊重他的选择,他要留下来我不强求,但是他要跟我们一起走,你们也不能阻拦!”

  “你…”邱三简直气急败坏,自己一再容忍退让,梁初一他竟然步步紧逼,真是该杀!

  可惜的是,先前一步的错误,到这个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就算杀了梁初一一个人,自己这边六七个人都得给他陪葬,何况,邱三根本不想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有了这些顾虑,邱三的气焰不得不低矮了许多。

  只是邱三看着常老头,希望常老头能够出面阻止江

  云山,常老头哪能不理会邱三的意思,当下和蔼的说道:“云山,我待你不薄,你要辞职走人什么的我也不阻止你,但是,这些事情都是可以出去之后再说,现在…”

  梁初一说道:“老江,你我兄弟一场我劝你一句,辞职不辞职其实是在你一念之间,那只不过是虚套和形式,走,你活,留下,你死!”

  邱三大怒:“梁初一,你说过你要尊重他本人意愿的,你这又算什么意思?”

  胡三儿在门洞里,大声喊道:“老江,我们行第几个相处没几天,但是我敢保证,胡三儿我绝对不会出卖心底,你还认我这个兄弟认我们这一帮子兄弟,就赶紧给我滚过来,不然的话,就别叫我兄弟!”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