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杀勿论(1)

  江云山不是傻瓜,自己现在晓得了常老头帮着邱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又不想再跟常老头混下去,不用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提醒也晓得,脱离常老头就是死路一条,可是想着再跟着常老头混下去,那下场,只怕跟杰森也是别无二致。

  “云山,只要这趟生意做完,我还亲自为你说媒,给你娶上一房媳妇,让你和和美美的过完这辈子…”常老头的声音有些嘶哑,眼里也噙着泪花:“晓得吗,你二哥是我的亲侄子,他死了之后,我的一切,就再也没人继承,能够继承我的一切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云山,我是真的,真的…”

  说着,常老头老泪纵横起来:“以后,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孙子,我们爷儿几个…”

  本来,已经慢慢走向那个门洞的江云山,忍不住回过头来再次看了常老头一眼,只是江云山只看这一眼,顿时发现,常老头的头发,在这顷刻之间,居然变得灰白,原本一双精华光四射的眼睛,这时也已经浑浊不堪,原本瘦小的身形,这时更显佝偻。

  常老头说着,竟憾然大放悲声,其实,常老头也晓

  得,江云山既然生了异心,邱三绝对是容他不得的,只是常老头刚刚受到杰森死去的打击,这时节只觉得人老无依,悲憾之际,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江云山站住,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了下来――常老头的确对他有再生之恩德,可是常老头的为人却让江云山不齿,何去何从实在让江云山难以抉择。

  良久,江云山不顾身后胡三儿的大呼小叫,毅然转身,走到已经半跪半坐的常老头身边,扶起常老头。

  梁初一喝道:“老江…”

  胡三儿也是大喝:“老江…”

  马玉玲、孙胖子、付天鹏、老铁俱是大喝:“老江…”

  江云山扶起常老头,然后在常老头面前跪了下去,流着眼泪说道:“胡三儿兄弟,各位兄弟你们对我的是义,师傅对我的是恩,但是师傅对我的恩在前,我江云山只能先报答师父的恩,各位兄弟对我的义,我江云山来世结草衔环再来相报…”

  梁初一大喝一声:“老江,你想干什么…”

  胡三儿也是大喝道:“老江,师傅我命令你,不准干傻事…”

  江云山微微一笑,十分快疾的拿出一柄匕首,搁在

  自己的脖子上面。

  “”的一声枪响声中,江云山轰然倒地。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顿时洒了一地,洒落在铺满黄金的地上,如同朵朵艳丽的梅花――江云山手里拿着的是匕首,但是江云山却死于猎枪。

  常老头手里的猎枪!

  ――从江云山在常老头面前叫出“师傅”那一声开始,江云山的命运其实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他非死不可,而且是必须死在常老头手里。

  因为常老头的背后,是邱三!

  “老江…”梁初一大叫。

  “老江…”胡三儿痛彻心扉。

  “老江…”马玉玲失声叫了出来。

  老铁、孙胖子、付天鹏、甚至是秦虎都忍不住一起大叫:“江云山…”

  这一刻,常老头好像懵了过去,居然跪在地上,搂着江云山的尸体,呵呵地傻笑道:“云山…我的好徒弟…云山我的好徒儿…”

  要不是马玉玲、老铁等人拼命拉住胡三儿,胡三儿铁定要再次回到梁初一身边,回到江云山身边,再去看一眼这个跟了他相处十多天的兄弟。

  这一刻,所有的人当中,唯有邱三,嘴角挂上一抹淡淡的、轻蔑、冷漠的微笑,背叛他邱三,跟他邱三对抗就应该是这个下场,谁都一样!

  梁初一慢慢地走到常老头面前,盯着常老头看了片刻,然后弯腰,扛起江云山的尸体,转身大踏步向胡三儿等人走去。

  邱三以及他的三个保镖相互对望了一眼,在这个最混乱的时候,正是对梁初一下手的最佳时机,谁晓得邱三的几个保镖还没动作,梁初一回过头来,看了几个人一眼。

  只是这一眼,让邱三突然打了个寒噤,梁初一的脸上布满戾气,眼里塞满杀气,浑身充满煞气,凛然盯着邱三。

  邱三以及他的三个保镖,都认得那种凛然,那是在疆场上杀过人,杀过无数人才有的气质,无形的气质,有这种气质的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杀过人,杀过无数人的主儿,绝对不会在乎多杀一个两个人,也绝对不会在乎被别人杀死,“亡命之徒”,对这种人来说,那只是这种人里面的小学生,这种人绝对比亡命之徒还要敢玩命!

  谁要跟他玩儿命,他也绝对是能够斩草除根、赶尽

  杀绝的。

  这种戾气、杀气、煞气,是邱三以及他的三个保镖都从来没见到过的,邱三是杀过人,但是那不是他亲手所杀,邱三没有这种戾气,他的三个保镖杀过人,也是亲手杀过,但是跟着邱三,也就只是杀过一两个人,这在同行之中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但是他们没有梁初一身上的那种煞气!

  那种煞气代表着会有很多人被杀,被他亲手所杀!身上才有那种无形的杀气!而且是亲手所杀才能形成那种无形的煞气,邱三呆住了,他的三个保镖在这一刹那间也失神,至于仇龙,这个时候不但不敢看梁初一一眼,还情不自禁的发起抖来。

  常老头却只是呆呆的傻啦吧唧的,看着梁初一回过头去,扛着江云山的尸体,一步步的走进那个门洞。

  梁初一走进门洞之后,那栋门又悄无声息的合拢,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杂乱的叫声:“江云山…老江…江云山…老江…”

  许久,邱三才清醒过来,只是邱三清醒过来之后,这才发觉,他的背上竟然被汗水湿透,黏黏的沾着内衣,让人极不舒服。

  邱三望着他的三个保镖,半晌才问了一句:“谁能

  告诉我,梁初一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杀过多少人吗?”

  比较高、壮的一个保镖,抹了一把汗水,斯斯艾艾的说道:“有一条消息说,他曾经在白龙过江那个洞里,杀过蠕虫和寄生生物啥的,不过具体情形无从得知。”

  “你们都干什么吃的…”邱三终于爆发了:“你的消息是从朱顺他们嘴里晓得的吧,这是什么消息,都老掉牙了,还无从得知,你们根本就是无知!这几年,我白养了你们!一群王八蛋,一群饭桶…”

  另一个和那个高、壮的保镖差不多的人说道:“据他们说,那一次打死蠕虫和寄生生物,梁初一出力最大,具体情形…也没有人晓得。”

  邱三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又问:“蠕虫和寄生生物能有多厉害?梁初一他们当时又有多少人拿枪?”

  和那个高、壮的保镖差不多的人赶紧答道:“据他们说说,那些蠕虫和寄生生物极为厉害,根本就打不死,而这个梁…他们只有砍刀和一些捡来的武器…”

  邱三仰头向天,喃喃的说道:“他们只有砍刀和一些捡来的武器…”

  念叨了几遍,邱三突然转头,对他的三个保镖说道

  :“这个梁初一,以后你们要是遇上了,用不着我吩咐,杀!格杀勿论!”

  三个保镖相互对望了一眼,随即大声应道:“是…”

  就在三个保镖这一声“是”刚刚落地,梁初一他们进去的那道门洞的墙壁上,“刷”的再次射出一根标枪,几乎是擦着邱三的身子,再一次“哐啷”一声钉进那堆财宝。

  依旧是扎得黄金碎银,四处纷飞,标枪枪杆没入财宝堆将近两尺,枪尾不住的颤动摇晃,仿佛嘲弄着邱三的所谓“格杀勿论”!

  邱三几乎是魂飞魄散,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偏偏那三个保镖,居然一起奋不顾身的扑倒邱三面前,替邱三挡住极有可能再次袭来的标枪、暗器,不过,这三个保镖实实在在的捏了一把汗水,这个梁初一实在是个危险人物,搞不好大家一块儿都得要交待在这里。

  还好,等了半晌,那面墙壁上,再也没有标枪,或者暗器飞出来,这让邱三躲在三个保镖后面,愤声怒骂:“梁初一,你敢耍我,我…我一定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仇龙在一旁抽着凉气,颤声问道:“三爷…我们…要不要这就回去…”

  邱三破口大骂:“回去,回个屁,要不是你们无能把后路给断了,我会让那梁初一往回头走…”

  邱三等人跟在梁初一他们身后,也遇到不少的麻烦触动不少了机关,尤其是常老头,几乎是自己把自己的后路给断绝了,邱三要梁初一他们往回头走,其实也就是想要梁初一等人,帮他开出一条退路。

  可是梁初一没按照常理出牌,丢下邱三等人,独自另寻出路,这让邱三非常恼火,对于机关暗器,邱三跟一个白痴差不多,仰仗的也就只有常老头,然而,看常老头现在这个样子,邱三极度怀疑,常老头还肯继续为自己卖命吗!他还有能力继续卖命吗?

  邱三破口大骂了半晌,这才转头跟他三个保镖说道:“你、你、你,空两只背包出来,装上这些东西,老常你去,去把那梁初一他们那扇门给打开!”

  本来见到这么多的财宝,常老头也十分心动的,但是有邱三在这里,常老头也不敢稍有异动,现在见邱三要他去开启那道门,常老头也不敢不从。

  常老头一步步的走到原本是那扇门的墙壁面前,看着那盏黄金铸就的灯盏,怔忡了半晌,却不敢动手。

  机关暗器一道,潮老头当然然懂得不少,而且应该算得上是精通,平日里遇到机关陷阱,多半也是常老头动手或者在一旁指点,其他的人动手,可是现在常老头失魂落魄,何况这里的机关设计之精巧毒辣,远远超出所有的人的想象,稍微一点失误,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常老头十分踌躇,虽然听到过梁初一吩咐胡三儿开启机关的步骤,常老头还是不敢决断,不敢动手。

  一直等到邱三的几个保镖足足装了两大背包财宝,又整理好装备,只等着常老头打开门洞然后走人,潮老头都还没敢去动手扳动灯盏。

  再等片刻,邱三怒道:“没用的东西就是没用的东西,你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是不是。”

  那个高大的保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邱三说道:“我记得那个梁初一说的开启机关的手法,要不,我去试试?”

  邱三思虑半晌,才点点头,很是少有的叮嘱了一句:“好,你小心一些!”

  高大的保镖大踏步上前,很是轻蔑看了一眼常老头,直接将双手握住那盏登台,嘴里喝道:“往左…”

  他这一扳,果然听见墙壁里发出一阵“格格…”的闷响,如同先前一般,在顷刻,便又停了下来。

  闷响刚停,高大这个保镖又大喝:“往下”依旧是在“格格”的声响里,他又大喝一声:“恢复…”然后再大喝一声“往后拉”――无论是步骤力道,还是间隔时机,这个高大的保镖,几乎可以说跟梁初一吩咐的如出一辙,别无二致。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他往后拉那灯盏的那一刻,门虽然打开了,但是在这个高大的保镖头顶上居然落下来一块巨石,少说也有千百斤的一块巨石,直直的砸落在他的脑袋上,就算是这个高大的保镖是个高手,也是立刻脑袋碎裂,脑浆四溅!

  一时之间,邱三等人面如土色,四散躲避。

  胡三儿一边走,一边愤怒的责问梁初一:“梁老板,那姓严的害死了我们的兄弟,你为什么还要放过他们…”

  胡三儿问得声色俱厉,这是对梁初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但江云山的事情,梁初一也很是难过,江云山跟这几个人在一起虽然没过几天,但怎么说也是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梁初一最伤感的的就是这样的遭遇不测。

  “梁老板、胡三儿…”马玉玲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别难过,这不是你们的错…”

  胡三儿厉声说道:“他是我兄弟,虽然没跟我们几天,但是他生性耿直,又重义气,这世上,哪里还能找得到这样好的兄弟,我不难过…我不难过谁替他难过?”

  “到是梁老板,明明就能够把那帮王八蛋灭在那里的,可是梁老板他就不让我发动机关,你们说梁老板他这不是纵虎归山,自留强敌么,那混蛋一旦出去,还有我们的好日子过么。”

  梁初一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梁初一不想去解释,也没办法却解释,总之邱三的确是可恶,但是他能够放过大家一马,也算得上罪不至死,而且就算该死,他邱三却也无论如何不能死在自己这几个人手里。

  这中间的道理,不用梁初一多说,胡三儿都应该明白的,至于胡三儿所说纵虎归山,自留强敌,出去之后不会让众人安生,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这世上有些事情,是谁也没有办法去预料得到的。

  孙胖子回头问道:“我不敢杀人,但是邱三这样的人,我倒真想要杀他一个解解气。”

  马玉玲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邱三这个人,身份地位你们不是不晓得,尤其是老铁大哥和孙大哥你们,真让你们去动手杀了他,你们能够下手?”

  老铁点点头,但随即又叹了口气:“这个邱三,的确不是一般人,梁老板能够采取忍让退避,的确是一件明智之举,要是换了我,唉,说实话,我真不晓得该怎么去办…”

  老铁跟孙胖子都是邱八爷的人,邱八爷跟邱三什么关系,老铁当然是晓得的,就说邱三想要灭掉老铁和孙胖子,老铁跟孙胖子可能可以跟邱三的那几个手下保镖力拼死战,但就是不能对邱三有任何伤害。

  但梁初一却不同,在不伤害到邱三的情况下,还能够让几个人安然脱身,仅此一点,梁初一就比老铁要老道得多。

  几个人唠唠叨叨,来到一处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胡三儿放下背上的江云山,喘了一口气,才说道:“哥儿几个,来帮个忙,把我们这兄弟在这里好好的安葬一下…”

  本来按照胡三儿的意思,得要把江云山带出这个密如蛛网的地底通道,好好的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隆隆重重的为江云山风光大葬,只是从那个堆满珠宝

  的地方出来之后,几个人就进入到有着无数岔道的通道里,都走了大半天,却依旧没走出个头绪来,几个人身上,除了背着一大背包的金银财宝,还要轮流背上江云山,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了这里,稍微宽敞一点儿,胡三儿也就只能把江云山先安葬了再说,再继续带着江云山,会把所有的人都给拖死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