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杀勿论(2)

  孙胖子、老铁等人默默地用胡三儿从邱三那个保镖那里拿来的背包里上的铲子,给江云山挖了一个墓坑,胡三儿对着江云山流了几滴眼泪,然后嚎了几声“对不起你啊兄弟”之类的伤感话语,当然也少不了痛骂常老头、邱三之流,搞得马玉玲都忍不住上前陪着胡三儿落了不少的眼泪。

  葬好江云山,几个人索性就地休息进食,还别说,胡三儿从邱三那里要来这个背包,还真是要对了头,里面的食物就够几个人支撑三四天时间,虽然全部都是压缩干粮,但是总比让所有的人都饿着肚子可就强多了。

  强光手电,以及不少的备用电池,足足可以坚持好几天,而且里面还有一把很老的手枪,两个弹匣和五十发子弹,其他的小巧工具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野外探险的装备,几乎是应有尽有。

  胡三儿一边翻背包,把所有的压缩干粮拿出来,每个人发一些,其余的工具什么的,也瓜分一尽,但胡

  三儿把手枪、子弹留了下来。

  老铁等人在遇上杰森等人的时候,已经抢了几把猎枪,虽然没有多少子弹,但是先前在那一堆财物面前的时候,又丢掉了,所以胡三儿就毫不客气的把手枪留为己用,出奇的是,梁初一这一次,半句阻止胡三儿的话也没说,甚至还要老铁教胡三儿用这种很老的手枪。

  胡三儿一边收拾背包,一边好奇地问梁初一:“怎么回事,梁老板这一次好像变了许多,马小姐你发现没有,梁老板最近好像不是以前的梁老板了。”

  “什么意思?”马玉玲倒是没觉得梁初一变了多少,如果说梁初一“变”了,也仅仅就是对胡三儿的要求变得松懈了一些,而且也深沉些,以前,无论何时何地,梁初一都不大允许胡三儿私自携带古玩文物,现在梁初一基本上不管,不管不说,还有支持胡三儿的意思。

  另外,枪支什么的,梁初一以前是坚决不允,但现在梁初一却不绝对禁止胡三儿接触枪械之类的。

  问梁初一怎么回事,梁初一淡淡的说道,这个世上

  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其实往日,对胡三儿要求严格,梁初一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想让胡三儿跟他一样,做个有本事的正经的人,但是现在梁初一明白了,这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和特长,要一个人刻意的去模仿另一个人,那并没多少乐趣,而且大家都累,有其实胡三儿这样的人。

  现在,就让胡三儿自由自在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样对胡三儿以后要走的路,才是有最好的帮助。

  胡三儿听得大吃了一惊,连忙问梁初一:“梁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怎么回事?梁老板,我说要你就此干掉邱三,那可只是图一时之间嘴巴痛快,梁老板你晓得我这嘴没把关的,什么话都会说出来的,你可不能跟我计较这个。”

  梁初一淡淡的说道:“胡三儿,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现在这么做,是晓得现在你面对任何事情,都已经能够掌握分寸了,我要再管着你下去,你这一辈子就只能活在我的阴影之下,这不是一件好事,你应该

  懂得独立!你懂吗?”

  胡三儿无语,不过,胡三儿明显听出来梁初一的语气里隐藏着一股痛,一股说不出来的痛!只是胡三儿猜不出来,梁初一为什么会那么痛!胡三儿再问梁初一,梁初一便不再言语,默默的吃完压缩干粮,再休息片刻,便催着大家起身。

  到了这会儿,梁初一他们早前准备的火把,早就用光了,连老铁的激光笔的电池,都耗费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只能依靠胡三儿从邱三那里拿来的强光手电。

  好在这些通道里,几个人也没遇上什么机关,要不然黑灯瞎火的,绝对让人够受,往前走了不到二十米,又是一个岔洞,这一路过来,这样的岔洞梁初一等人怕不止遇上百十来个,都是一摸一样的,在一间斗室里,少说都有七八个岔洞,让人眼花缭乱,辨无可辨,更别说找到出路。

  在这种地方,就算是付天鹏或者秦虎也已经没有了办法,方向指示什么的,完全起不了作用,就算清楚地晓得东南西北你说南走,一直走吧,出现一个斗室

  南面的墙壁上就有两三个岔洞,谁晓得走哪一条。

  要是有机关陷阱什么的,倒也好分辨,可是,这些岔道里,根本就没什么机关陷阱,或许,这些像蜘蛛网一般的地下通道,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机关陷阱,在如此庞大的地向通道里,梁初一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的其他办法,也就只能把方向大略控制在往南走,然后顺着通道一路走下去。

  在干粮耗尽的前一天,几个人终于来到一处天然的洞穴之中,这是地下水侵蚀而成的天然洞穴,洞中还有一条暗河,水流量不大,估计,这跟眼下的季节有关,现在外面天寒地冻,正值涸水月份,所以暗河的水流量不可能有多大。

  既然有水流,理所当然的就有了出路,几个人很是兴奋,将仅有的干粮全部拿出来,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顿――因为有水,也就不用多去考虑食物的的问题,即使暗河,里面也会生长一些鱼、虾什么的,现在水流量不大,只要有鱼虾,就不难捕捉。

  几个人顺水而下,间或遇上浅潭沙滩什么的,也的确捕捉了不少半尺来长鱼果腹充饥,只是走了将近半

  天时间,几个人却遇上了困难。

  这一条小小的河流,竟然垂直落下,那高度只怕不低于五十来米,而且,里面的水,在胡三儿的手电强光照射下,蓝幽幽的深不见底。

  而其他的地方,也再看不到有什么出路,如此一来,这条路,几乎可以说已经断绝了――只是看看那蓝幽幽的水,秦虎跟孙胖子两人就打了个寒噤,尤其是孙胖子,这家伙绝对是个旱鸭子,而秦虎比孙胖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几个人犹豫着要不要回过头去,往上游走去找出路,然而付天鹏说,在这样的地形地貌下的暗河系统,极少有通过洞口直接进入到地下的河流,形成伏流多半是渗水、地下水汇合而成,也就是说,上游多半是一些不大流水孔洞、裂隙形成,不会有较大的洞穴。

  这一点,梁初一也晓得,上次在落枫坡那个天坑里也是一样,越往上游走那洞口越小,到最后,仅仅只能容纳一个人爬着出来的小洞。

  所以,付天鹏说往上游走未必会有真正的出路这话,梁初一绝对相信,可是既然如此,接下来几个人又

  该怎么办?

  现在往回头走,再回到那条通道里,从堆放财宝的那里出去,基本上就用不着去想,这一路过来,大家都不晓得已经走了几天,所有的干粮都已经吃了个一干二净,能照明的手电、备用电池也已经没剩下几块了。

  走回头路,不用说都是死路一条。

  可是,要继续下到这口潭里,能不能活没人晓得,另外,要下潭,毫无疑问的是得所有的沉重的背包都的丢弃,这可是胡三儿等几个人背了好几天走了无数里路,扔什么都没舍得扔的,叫几个人如何舍得就此扔掉。

  这几个人当中,梁初一、付天鹏、马玉玲都赞成丢弃一切辎重,跳下潭去博它一把,反正是一个“死”,怎么死不是死!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胡三儿就坚决不肯,财宝啊!整整一大背包,这得值多少钱!大家伙儿又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搬到这里来,一跳下潭去,无论是死是活,都没有了。

  秦虎跟孙胖子两个人只是有些犹豫,主要是出于对

  水性不佳的考虑,至于财宝,倒还只是次要,活着,往后有的是机会再找。

  梁初一不管胡三儿死乞白赖要死要活,吩咐付天鹏特别照顾秦虎,让老铁照顾孙胖子,至于胡三儿这家伙,啸江边上长大的人要不懂水性,说出来就有点儿丢人了,马玉玲本来水性就不错,也不大需要人照顾。

  安排妥当,梁初一放下背包,拿出一根绳子,找了个坚实的地方,钉上牢固的锲桩,将绳子系上作为下到潭里之用,另外将一根二十多米的绳子也拉出来系在自己的腰上。

  这一次,因为人多深潭里情况又不明,大家都用绳子栓在一起,以免到时候游散,其余的人都是收拾妥当,唯独胡三儿这家伙,实在难以割舍他这价值成千上万的财宝,搂着这一背包财宝死死地不肯松手。

  不得已之下,梁初一只得大叫老铁跟孙胖子两个人,把胡三儿的背包丢下水潭,前几天,胡三儿强抢了邱三的背包,没想到这次胡三儿算是得到了报应,胡三儿总算也晓得了一回被人强抢心爱之物的痛苦,居

  然呼天抢地发誓说,以后以后再也不要见到孙胖子跟老铁两个人了,这两个土匪一般的家伙!

  就在胡三儿呼天抢地,老铁跟孙胖子等人嬉笑吵闹之际,背后却传来“”的一声枪响声,枪声中,老铁的胳膊上标出一股血箭。

  老铁受了伤!

  枪声中,邱三不住的大喝:“这几个人,我不要活的了,格杀勿论…”

  胡三儿这时再也顾不得他那背包里的财宝,摸出手枪,推弹上膛、打开保险就“”的一顿乱射,嘴里还大叫:“邱三,胡爷反正也出不去了,今儿个大家就一起死在这里!”

  可惜的是,邱三他们那一帮人本来就是悄悄尾随而来,自然是找好掩体,做好防护之后才开枪的,胡三儿这么乱射一气,对邱三他们一帮人根本就没半点威胁。

  倒是付天鹏激怒之下掏枪还击,无论是火力或者是准头,都比胡三儿的威胁力要大上许多倍,顿时,这个有一条地下河流的洞穴里,枪声大作。

  胡三儿一口气将枪里的子弹打光,换了弹夹,准备再战,却听到背后有重物落水的沉闷响声。

  胡三儿一边开枪一边问:“谁,谁掉下水了…”

  是马玉玲跟秦虎两个人,刚才一阵乱枪打来,秦虎慌乱之际,脚下滑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向深潭掉了下去,马玉玲顾不得子弹乱飞,伸手去拉秦虎,却被秦虎带得一起跌下深潭,两个人同时落水,顿时化出轰然巨响,见秦虎与马玉玲一起落水,梁初一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就跟着跳了下去。

  秦虎不太识得水性,早前梁初一还安排付天鹏专门照顾秦虎,但是现在秦虎却和马玉玲掉了下去,而由于秦虎并不是熟悉水性,这对马玉玲来说有极大的危险。

  大凡不识水性的人一旦落水,那心里会极为恐惧,碰到什么都会抓,一旦抓住还会死死地不放,即如是识得水性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敢随便接近,一旦被落水的人抓住,弄不好两个人都会一起被溺毙――秦虎本来就是慌乱之中摔落,一落进水里只会更加惊慌,这样一来,马玉玲就有了极大的危险。

  别说马玉玲有危险了,就算只是秦虎落水,梁初一都会不顾一切的去搭救,所以梁初一也跟着“轰隆”一声,跳下深潭。

  胡三儿再次把枪里的子弹打光,又一连问了几遍是谁落了水,但是却没听见梁初一等人回答,胡三儿忍不住有些惊慌起来,还只说梁初一等人是因为中了枪,然后掉进深潭的。

  如此,胡三儿也扔了手枪,悲憾自己的叫了一声:“梁老板…”然后纵身跳进潭里。

  老铁虽然右手胳膊被一颗子弹射中,但是在这一刻,他却一点儿也没有慌乱,反而是让孙胖子拿枪抵挡,自己却找了根绳子,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头让孙胖子暂时抓住,自己却忍痛先滑到潭里去找人。

  待付天鹏下到潭里之后,老铁一边靠近付天鹏,一边要付天鹏将绳子系在腰间,然后跟付天鹏往水潭另一边游动。

  胡三儿落进水里,在水里胡乱的游了一圈,没看见梁初一等人,窜上水面缓了一口气,接着,胡三儿再次潜进水里去找梁初一、马玉玲、秦虎三个人。

  只是这地底水温极低,胡三儿才连续下潜两次,手脚就有些僵了,再加上水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任何物体,胡三儿潜下去也就只是想要凭着手脚去触碰,但是这水潭说宽不宽,少说也有百十来个平方,水又深,哪里是胡三儿能够随随便便去碰的着的,胡三儿不但没碰到梁初一他们,反而在冻僵之后,不由自主的慢慢下沉,眼看胡三儿力气不继,突然间胡三儿的脚被一根绳子缠住。

  ――付天鹏跟老铁,两个人系在腰间的绳子,此时,老铁手臂上受伤,经过冰水一泡,虽然没先前那般痛得厉害,但是鲜血却迅速了染红了潭水,如果不能够即使包扎处理,仅仅只是流血,就会要了老铁的命的。

  只是老铁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其他的,只用绳子将受伤的手臂一扎,跟付天鹏一起连续扎了几个猛子,他们也在找梁初一、马玉玲、秦虎三个人,只是无巧不巧的绳子缠上了快要冻僵的胡三儿。

  老铁抓住胡三儿让付天鹏照顾着胡三儿,他再一次钻进水里,去找梁初一等人。

  这个时候孙胖子在上面略略取得了一点优势,虽然看不清邱三他们到底有几个人,但是,邱三他们有三把枪,江云山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加上这洞里就这么点大块地方,孙胖子枪法又好,就算邱三那边的人跟他差不多,但是大家都是玩枪的人,谁都晓得这个时候,想要轻而易举的上前一步,那是天大的难事。

  所以邱三他们也不过来,只是远远的跟江云山对射,但是邱三的火力强,再这样黑暗的环境里也并占不到多少优势,每一次开枪,枪口的火光,就暴露了拿枪的人的位置,反而是孙胖子一个人机动灵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就让邱三他们不敢轻易过来。

  所以,孙胖子一个人竟然能够将邱三的人全部牵制僵持,为老铁等人寻找梁初一赢得了不少的宝贵时间。

  老铁带着胡三儿跟付天鹏他们三个人四处寻找梁初一,梁初一他们没找到,却在潭水底下的一处壁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泄水孔。

  这个泄水孔不大,刚刚好一个人能够钻轻轻松松的进去的样子,因为是在水底中,又有水流出去,老铁

  估计梁初一他们三个人,应该是都冻僵了,或者不晓得什么原因,三个人就一起被水流带进了那个洞里。

  现在,不管怎么样也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老铁出水面,对还在阻击邱三的孙胖子大叫:“胖子,布下诡雷然后赶快下来…”

  孙胖子手里那有什么诡雷可布,只是老铁一叫,孙胖子就明白,所谓的诡雷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阻止邱三快速追上来,孙胖子自然是应了一声,然后装模做样的在地上拉了几条绳子,然后又稍微等了一会。

  邱三见江云山没了动静,等了片刻,就大声呼喝,要仇龙过来查看,只是仇龙畏畏缩缩没走两步,孙胖子便“啪啪”的连开两枪,然后极为迅速的攀着绳子下到潭里。

  老铁等人早准备好了,待江云山游近,老铁简略的把情况一说,然后大家一起闭气,下潜到那个洞口处,然后鱼贯钻如洞里,几个人昏天黑地的在乌漆墨黑的水底,将近竟爬了一分钟,孙胖子实在憋不住了,拼命地想要把脑袋露出水面。

  但是这时正在水底之下,哪里可以找到可以把脑袋

  伸出水面的地方?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