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胡三儿无恙,梁初一稍许放下心来,也顾不得去探究为什么先前胡三儿在这里横冲直撞也没掉下去,偏偏这一刻就掉了下去,还有面盆大的口子,怎么会让胡三儿直接就掉了下去等等诡异不解的事情。

  梁初一问了几句下面的情况,胡三儿在地下答道:“梁老板,你们最好也下来看看吧……这地儿有点儿奇怪……”

  梁初一也不多问,爬起身来,就近找了一棵树,将余下的绳子绑在树上,然后招呼了马玉玲等人一声,然后慢慢的挤下那个口子。

  梁初一等人下了,才发现,这里是个地洞,离地面不过就四五米高矮,不过,洞壁就一口大瓮,典型口子小肚子大,要是掉到里面来,外面没有人帮忙的话,怎么也爬不出去的死地,估计老铁是被摔了一下,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胡三儿稳着绳子,一个个的把孙胖子和马玉玲等人接了下来。

  梁初一问到:“胡三儿,怎么回事?你怎么掉这里面来了?”

  孙胖子一见胡三儿忍不住说道:“我就说一个人在森林里乱闯挺危险的,你瞧,这不是要出大事的节奏……”

  胡三儿出奇的只是苦笑了一下:“我就打算跟梁老板过去看看……”

  梁初一看了一阵,在一旁说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了,老铁摔下来,摔伤了脚现在得想个办法……”

  其实老铁那点伤也算不得伤,也就掉落下来的时候没注意被石头硌了一下而已,很疼,但真的没什么大碍。

  梁初一说道:“这地方不错,又避风又暖和,要不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上到地面上去,这样,也免得晚上要人值夜。”

  胡三儿叹了口气,说道:“梁老板,这地方……”

  “我晓得这是个什么地方。”梁初一皱着眉头答道。

  “这里可能是一处陷落之后的地洞,也就是可能还没成型的天坑……”胡三儿有些艰难地说道。

  孙胖子一脸不屑:“我们早就晓得这里可能是一处天坑,也没什么啊,这些天,什么地方我们没睡上一觉?”

  孙胖子这么说着,人却不由自主的往老铁身边靠了靠,先前那阵诡异的小孩子哭声,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呢,估计孙胖子的不屑也就是强撑出来的。

  那么阴森恐怖的哭声,真没什么就怪了――要有什么,当然最好是跟老铁在一块儿。

  折腾到了现在,估计现在已经快到凌晨,而且梁初一又说过现在就在这里宿营,所以胡三儿毫无顾忌的找了个地方,直接开始准备睡觉,既来之则安之吧。

  梁初一跟秦虎两个人,却是丝毫的睡意也没有,因为秦虎这家伙转了一圈儿居然发现一条通道,这里有条通道,梁初一也看到了,这条通道很巧妙,通道口遮掩在大树扎下来的根须后面,不注意的话,就看不出来。

  这里有条通道,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梁初一自然很想搞个清楚明白,所以梁初一跟秦虎稍微站在通道门口仔细查看了一阵,但是却没进去。

  等胡三儿等人一觉睡醒,梁初一等人匆匆吃了点食物,又让让大家节约用电,这一趟过来,已经不再是寻找邱八爷二十来帮邱八爷寻找东西的,所带的装备不多,主要的装备,还得到了宝坪山去找小城,照明器材也就是在那个在字里面得到的那么几支手电,不节约一点不行。

  不过几支手电,一支的使用时间也超过了五六个小时,而且,可以换电池也并不多。

  这当然是要去看看这条密道里面的意思――宝坪山就在前面两道山梁那边,这里已经离宝坪山很近,而这里有这么一条奇怪的通道,就没理由不去看一看。

  而到了这会子,梁初一在最前面开路,胡三儿第二位,辅助梁初一,后面是马玉玲,秦虎、在孙胖子、老铁两个人前面。

  从地面上扎下来的树木根须,密集而且紧致,腾腾蔓蔓缠缠绕绕,梁初一也是一路“砍杀”过去,丝毫不比在地面上开路轻松――看来这个通道应该是荒废很多年。

  不过,好的是通道就是通道,除了密密麻麻的树木根须,偶尔从通道壁上爬过几只不知名虫子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估计机关是有的,但是恐怕都让这些树木根须给毁了,通道弯弯曲曲的,梁初一估计前进了不到五十米。

  这儿又有一个像老铁跌落下来那样的小“天窗”,稀疏的几丝光亮,透过树林草丛的缝隙,照射在天窗下面洞壁上,让人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

  这个“天窗”的底部,稀稀拉拉的有几根骨头,不过不是人的骨头,这个“天窗”离地面不止五六米,估计这些骨头是不小心从天窗掉下来的小动物,摔伤了或者是怎么回事,反正最后是死在了这里,留下了一堆堆白骨不过别说光天化日之下,明明白白的看清是几堆兽骨,就算是几堆人骨,在梁初一等人眼里,也丝毫不觉得稀奇。

  过了这个天窗,换了胡三儿到前面开路,前面的通道稍微狭窄了些,也就并排两个人能轻松的通过的样子,不过,胡三儿这家伙懒惰,开路也就只开了一条他能轻松过得去的一条巷道,旁的根须,他也懒得去理睬。

  胡三儿这么开路,倒是快了不少――需要斫砍的根须几乎少了一半,速度还能不快一些么?

  越往前走,穿下来的树根,就越是稀少,也细小了很多,显示着从第二个天窗之后,通道跟地面的距离越来越大,能到达通道的树木须根,自然就少了很多。

  付天鹏计算了一下通道的方向,应该是横穿宝坪山那边的山沟西侧的山梁,除了通道的角度是慢慢往下之外,逐渐增高的地面地形,也使得树木的根须不容易到达通道之中――如此再往前走近五十米远,就再也不用胡三儿抡刀开路了,通道里没有了树根。

  没有了树根,胡三儿走得却并不轻松,因为通道里很多地方都是人工修筑过的,所以很可能有机关,有没有树根毁坏,胡三儿在前面打头,就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免触发机关。

  像这样走了一段,梁初一在后面有些着急起来,胡三儿慢下来,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因为不晓得这通道到第有多长,但是带来的照明物却不多,再说,还得去跟小城会合、收取装备补给才是。

  前面到底有什么,不但梁初一想晓得,也是其余几个人都想晓得的,但是要把照明物和时间都花费在这通道里,显然是件很不合算的事,但没想到的是,这通道,其实并不是很长,只在胡三儿的带领下,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不到十分钟,前面的突然一空,进入到一个天然的洞穴里面来了。

  一看又进入到地底洞穴,梁初一顿时呆了呆,很是犹豫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地底洞穴的复杂,这可是他刚刚几天之前领教过的,为此,还差点再也见不到马玉玲、胡三儿等人了,如此深刻的教训,梁初一怎么敢转瞬即忘。

  见梁初一踌躇不前,胡三儿等人停了下来,打开所有的手电,细细的检查这个天然的洞穴,不是很高,十多米的洞顶,宽窄也就只有十多米,只是不晓得这洞到底有多深,出口又在哪里。

  这天然洞穴经同样过人工改造过的,除了特别大、比较好看一点儿的石堆、石柱,其他地方地面上还算是平整,梁初一倒是有些好奇起来,这一带地下的洞穴全都是经过人工改造过的,很显然不会是谢长春带人做的。

  那么,又是谁打通的这条通道,又整理了这天然石洞的地面?又是干什么来用的?

  胡三儿一句话,又吓得孙胖子跟老铁两个人直往后躲,“不记得我们进洞前看到的那些石头雕像吗,我估摸着,这多少跟那个什么水晶宫有着不小的关系。”

  “跟水晶宫有着不小的关系……”孙胖子尖声叫道。

  对于胡三儿的胡说八道,梁初一自然是置之不理,这家伙可是哪儿不够热闹就往哪儿钻,哪里不够恐怖就往哪里说的主儿,跟他计较太多的话不疯也得傻,老铁想了半天,他是本地人,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从来就没人提到过这里会有这么一条密道的传闻。

  宝坪山有天然石洞,这个不稀奇,但是打开百十米的通道,平整不晓得多长的洞穴,这得多大的工程,怎么会就没个传闻,至于说记载,那可是可以肯定的说,没有!

  马玉玲想了想,说道:“据说这一代都是薛大将军盘踞过的地方,会不会是先有这些通道,后来又经过改造过的?“

  梁初一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能做到这么大的工程,绝对不是一年半载能够完成的,而且薛大将军几乎是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面的,就算是谢长春,恐怕也不会拿着薛大将军的财力人力来做这些。”

  胡三儿指着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不承认,有什么好不承认的,我说是跟水晶宫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承认,有本事你们也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出来啊!”

  梁初一避重就轻,笑着问付天鹏和秦虎:“是继续走还是先退回去?”

  说到进退问题,胡三儿顿时没了气恼,这可是要老命的事,不能不认真对待!

  但这家伙犹豫了一下在一边说道:“我们还得再往前走走,反正我们的手电也还才用三分之一,就算遇上什么事,也还有三分之二可用,再说,这一路过来,也不过几百米,道路也不错,撤退的话,也不算艰难……呃,我就是想看看这到底通向什么地方?”

  秦虎虽是有些担心自己都解不开的机关,但是看梁初一跟马玉玲不仅“神态自若”,还放声大笑,心下有些惭愧,在孙胖子面前丢了份儿,于是,麻着胆子说道:“走,往前走……没,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大家小心一些就是……”

  孙胖子这家伙这个时候反而起了怀疑,认为这不过就是这家伙又在故弄玄虚而已,这一路上过来,最为凶险的什么没见过,打击到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除此之外,什么鬼啊什么的,不是根本就没遇到吗。

  想了片刻,老铁说道:“这样吧,我们好好的记住这个地方,然后再往前走上一段,不能太远,就五百米左右,不管有什么,只要不是出口,我们立刻退回去,这样,既不会耽误八爷的事情,大家也很轻松――”

  梁初一点点头,几百米远确实不是什么大问题,除了照明物充足,关键是路程不远,从老铁跌下来的那个“天窗”到这里,充其量不过是一百多米,确实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梁初一还是安排了一下,主要还是照明的问题,不能说还余下三分之二的照明物,就可以胡乱浪费!

  为了照顾秦虎等人,两个人子手上的手电,就暂时熄灭,由马玉玲带着孙胖子共用一支手电,老铁跟秦虎两人共用一支,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个人就免了。

  几个人有两只手电,其实大家也都能看得到。

  在进入天然洞穴的通道周围,几个人做上了大量的记号,确保在任何情况下,只要经过这里,就能直接发现,并能直接通道,做好记号,然后,挥师直往石洞深处,但一路过来,几个人有些惊奇的发现,这个石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岔洞,就算有时发现一个岔洞,也是小小的根本不能让人通过。

  梁初一等人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只有主洞才有这么大,又是有人修筑过的,这就不会像上次在梁山他们个天坑里那么容易迷路,只要不会迷路,一切都会万事大吉,如此一来,梁初一一行人,行进的速度就稍稍加快了一些。

  除了路面好走,再就是这洞里没什么比较好的景致,不像天坑里那次,那个洞厅里到处都是光怪陆离、五彩缤纷的石笋石钟乳,让人流连忘返。

  所以,梁初一等人基本上就只是只往前赶路了。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按照胡三儿跟老铁两个人所说的,几百米,肯定是足足有余了,前面依旧是黑沉沉的深洞。

  梁初一停了下来,回头问老铁等人:“前面也没什么,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走了这么远,前面又不是什么出洞口,最主要的是又没什么收获,白白的浪费了半天时间,胡三儿哪里能有什么好脸色。

  胡三儿不满的问梁初一:“梁老板,我就不懂了,以前那个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梁老板,怎么就不见了,梁老板你是不是老了……这么点儿事情,就磨磨唧唧,像个老太婆似的,一会儿要回去,一会儿又要回去的,你的雄心你的壮志你的胆魄,都到哪里去了?”。

  梁初一恼道:“胡说八道,什么雄心壮志,这哪儿跟哪儿啊,真是胡说八道!”

  没想到,梁初一的话音刚落,立刻招来胡三儿一顿狂轰乱炸。

  “是谁出的主意要到这破地方来的?梁老板,你可别说是我出的主意……”“梁老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件事你本来就是始作俑者,要残害我们幼小的心灵也是你,跟胡三儿哥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是你一直都在对胡三儿哥哥呼来喝去,指手画脚,还有,从一开头就是你对我们图谋不轨……”

  “……”

  梁初一欲哭无泪,胡三儿这家伙的嘴巴越来越厉害了,而且每句话都义正言辞,理由充足。

  这让马玉玲跟孙胖子等人都是噗噗的偷笑不已。

  只是胡三儿刚刚吼完,肚子了一阵雷鸣,这家伙紧抱着肚子,叫道:“哎哟……不好……大的,大的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说着,胡三儿三下五除二放下背包,飞也似的跑到一堆大石头后面去了――也不晓得这两天是怎么搞的,胡三儿有点儿跑肚子,而且是说来就来,挡都挡不住。

  马玉玲笑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这家伙!

  胡三儿在石堆后面足足蹲了五分钟,这才出来,偏偏还一脸意犹未尽,不是别的,老铁终于发现一个比较奇特的东西,一只白色的、透明的小鱼儿。

  前几天一伙人几乎就是依靠逮地下伏流里面鱼虾才活了下来,可是,还真的没人发现或者逮到过这样白色透明的鱼儿。

  这让胡三儿好奇、又跟梁初一等人炫耀了好一阵。

  走出不远,洞的方向折转,这时一条暗河横在几个人面前。

  暗河不宽,一米多,上面有一块石板,河水也很平静,看不出来流动的迹象,河水清澈无比,手电光照进河水里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照在一块无色的玻璃上,河底的砾石反射出来五光十色的光亮美轮美奂,偶尔能看见几只老铁手上的那种鱼儿,以及不知名的水生动物,在里面悠闲自得的游荡。

  过了小石桥向前走不远,暗河又横亘在几个人面前,这里的河面就宽了一些,但也就是不到三米宽,河面距离地面也将近有一米,亿万年的流水侵蚀,生生的在石头上切削出来一道深沟,依然有石头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