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胡三儿要独自进去,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又怕他涉险,但是要阻止胡三儿进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当下只好让老铁跟马玉玲两人看好两个人子,自己跟胡三儿一道,陪他去看看――门背后,的确是个岔洞,但是并不深,也就七八米,差不多就是一间普通的屋子。

  不过,里面并没有几个人想象中菩萨、雕塑之类的,有好些个石头台子,估计是当作床用的,另外桌子凳子,都是石头的,还有一个用几块石头垒起来的简易灶台,一切都显示这里曾经有人住过。

  胡三儿看了一转,一脸晦涩,值钱的东西,一样也没找到,这黑甲石像是不是太抠了!

  “去你的吧!”梁初一一边往外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看不出来这里就是一处工匠或者土匪的住所么?值钱的东西,你以为黑甲石像真的会眷顾着你?”

  胡三儿不甘心的东张西望着,跟在梁初一后面,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可说不一定,胡三儿我人缘好,又有一手好烧烤手艺,你说真要有黑甲石像,她不眷顾我眷顾谁去……”

  见两个人这么快就出来,马玉玲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

  梁初一摇了摇头,就是一处工匠或者土匪的住所能有什么发现。

  既然没什么发现,胡三儿出了那道门,也不停留,继续往前走,可是,越走,大家就越是奇怪,按说,这长达数百米的石洞,光是平整地面,就不是一个小工程,但是看到工匠的居所,也仅仅就是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去看过的那一处。

  而且,整个洞里,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居所。

  过了这里,在往前走不到一个小时,前面就露出一团光亮,那是纯自然光,阳光,也就是现在立刻就要出洞了,果然,那团亮光越来越大,两个人子应该是在黑暗里呆得久了,见了亮光,几乎就是奔跑着扑向洞口。

  可是,到了洞口,两个人子一齐又傻了眼――洞口是在一处二三十米高的石壁上,脚下是一片绿意森森的峡谷丛林,而远处,更是一片连绵的群山,以及茫茫的原始深林,看样子,几个人是穿过了一道山梁。

  梁初一问现在怎么办,是回过头去,再次穿过洞穴,回到那边山沟,还是从丛林里爬山返回,但胡三儿等人坚持不再走这个洞了――虽然路好走一些,少了新奇没什么意思,再说,宝坪山应该也不是很远了。

  再说了,回去之后,还不得继续再次从头来过?

  见几个人坚持不回去,胡三儿心痛不已,这一次来,看来又要空手而归了,早晓得如此,那支黑甲石像的断手就该带出来,多少还能挣上两个生活费,梁初一却是惦记着这段不长的洞穴里的不解之谜,那千篇一律的雕像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胡三儿所说,那是可以夸张的“艺术,”又怎么会与相隔千里的雪山上那座神庙里的雕像如此相近,花这么大力气,洞里却没找到一个主要的“点”,这是为什么?所以梁初一倒是很想再回去看上一遍,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可惜的是,所有的人都坚持着,现在离宝坪山应该不远,说不定天黑之前就能达到宝坪山,要是走洞里回去,没有了新鲜还气闷。

  既然大家都坚持不已,梁初一也只好收拾起自己的好奇心,没法子,这一趟出来比不得以前专门出来探险可以搞个一清二楚然后随便找条路就走,这一次必须赶到宝坪山才行!三十多米的崖壁,还丢了一根绳子,几个人花费了两个小时,才全部安全落到地面,这时候,几个人才发现,这个选择,很可能有点错误。

  从那个洞口下来,两边都是高达百米的岩壁,关键是这崖壁,不晓得到底有多长,要想就此翻过这堵崖壁,直接去宝坪山,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要想去宝坪山,就得翻过高达百米的悬崖。

  从那个寨子出来,一帮人的物资器具几乎丢失一尽,这样高达百米的悬崖,去徒手攀登,哼哼,想想就不可能。

  付天鹏等人倒是很轻松,走呗!不就是多绕一点路吗?谁还在乎这个,为了稳妥起见,梁初一拿出地图,看了一下,地图上显示,如果顺着这道山梁往北走,将近四十公里,就可以回到小寨子,但是往南走的话,前面二十来几公里,就有一条进宝坪山的小路。

  仔细计算一下,其实往南走还是比较划算,只要有路这三十来公里路,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付天鹏等人统一了意见,再看看时间,二十多公里路,估计今天是赶不到公路边了,原始森林里的二十多公里,可比不得在大公路上走,何况几个人的负重都不算轻,不过,有方向,有地图,食物饮水又都不缺,再说最多不过就是明天就能找到那条小路,所以几个人也不怎么担心,一路上悠哉悠哉的在峡谷丛林里往南而行。

  才走一小段路,胡三儿又叫嚷了起来,饿!从早上到现在,就简单的吃了两次食物,热水什么的都没喝上一口,不要说胡三儿,就是梁初一自己也感觉得饿得不行了。

  当下,付天鹏选了个比较宽敞的地方,生火煮饭,森林里有的是柴火。

  不过让大家遗憾的是,这一趟出来,没有能捕猎的高手,抓不到野味,就没法子吃上胡三儿的烤肉了,不过,这次带来的粮食除了简易的干粮,最多的就是大米。

  胡三儿把米饭煮的香喷喷的,早就饿了的两个人子,都忍不住流出口水来,再加上胡三儿勉强找了点儿野菜,一顿饭也还算丰盛,吃饭的时候,梁初一发现老铁低着头,本来也不甚注意,但是没过片刻,却发现老铁眉飞色舞起来。

  梁初一细细一看,原来,胡三儿见到地上有一群小小的黑蚂蚁,正抬着几粒米饭,比较艰难的往杂草丛里钻去,胡三儿看得有趣,干脆就挑了一团米饭,放到身边不远的地方,看着小蚂蚁不停地来搬大米粒儿。

  没想到胡三儿这个稚气的举动,不一会儿就招来一大片小蚂蚁,胡三儿拿了根草棍,去拨动饭团,阻拦蚂蚁,不时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

  胡三儿这也是闲得无聊,毕竟这一路过来,虽然看到好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却实在平淡乏味了,没想到的是,没过片刻胡三儿就笑不出来了,就在搬饭团的蚂蚁忙得火热朝天之际,惹来了一群奇怪的蚂蚁。

  这些蚂蚁,个头儿比先前那些小蚂蚁几乎大上一半,差不多有一公分长短,这些蚂蚁冲进蚁群,几乎是毫不怜悯的就开始屠戮那些小蚂蚁,不到片刻,那些搬运饭团的小蚂蚁,就死伤狼藉,看着这场毫不留情的屠戮,马玉玲跟孙胖子两个人都叹息了一声,没来由的开始痛恨起那些大的蚂蚁来。

  但是秦虎一看到这些蚂蚁,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现在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蚂蚁,而且还是个头大得出奇的蚂蚁。

  梁初一笑了笑说道:“虽然的确是到了深冬季节但是看这一带,气温其实并不是太低,再说这几天没下雪,气温有所升高,而且那些看着是大蚂蚁的,其实不是蚂蚁,它们是蚂蚁的天敌――食蚁蛛,不过它们也有天敌,比蟾蜍、蛙、蜥蜴、蜈蚣、蜜蜂、鸟类等等都是食蚁蛛的天敌,不过这个季节这些东西……”

  梁初一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从远处草丛里不断蹦出来一些东西,丛林蛙开始聚集,一霎时之间足有数百只之多,那些蚂蚁一般的食蚁蛛顿时慌成一团,竞相躲避,但是它们的速度哪里及的上一跳老高老远的丛林蛙。

  一看到这些丛林蛙,胡三儿兴奋地大叫起来:“哈哈,赶快抓上一些,我再给你们考上一顿青蛙大餐……”

  胡三儿的话还没说完,秦虎大声喝道:“不好,快走……”

  老铁跟孙胖子,甚至还有梁初一都莫名其妙的看着秦虎,蚂蚁被食蚁蛛吃了,食蚁蛛又被钻出来的丛林蛙围歼,这可恶的食蚁蛛正报应不爽,何况胡三儿还打算逮几只青蛙,做一顿青蛙烧烤,怎么这就要走。

  就在马玉玲,老铁等人还在惊诧之际,乱草丛又是一阵摇动,马玉玲一看那种摇动,顿时脸色大变,也是忍不住大喝一声:“孙胖子,胡三儿……快跑……”

  胡三儿手里逮着两只青蛙,一看那草丛里的声势,顿时连青蛙烧烤也顾不得了,扔了手里的青蛙,转身就跑了起来,那些林蛙,也是连蹦带跳,直追梁初一他们。

  后面,不晓得多少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蛇,潮水似的跟了过来,胡三儿这个时候根本就不顾及他的英雄形象,简直是抱头鼠穿,幸好,秦虎刚刚才出声示警之际,老铁就感到大事不妙,直接背了自己的背包,又把胡三儿的背包也提在手里。

  可惜的是,梁初一拉了老铁,马玉玲却拉着孙胖子,那生火煮饭的炊具,不到片刻,就陷入到蛇群当中,胡三儿这家伙本来不怕蛇,还经常抓蛇来吃,但是遇上这潮水一般的蛇群,胡三儿哪里能不害怕,平日里自己抓的,可都是菜花蛇、大王蛇、乌梢蛇什么的,这些蛇没什么毒,咬一口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可是现在,那些金环蛇、银环蛇、蝮蛇什么的,都是剧毒之物,别说被咬到,就是看着这一大群,腿都软了,本来,这一群蛇,围歼了那些丛林蛙,也就没必要紧追着梁初一他们的,可是好死不死,如此众多的蛇却又引来了它们的天敌。

  毒蛇在自然界中却并非是“常胜将军”,在生存竞争中也不免常成为其它动物的手下败将,口中佳肴――追赶着这一群蛇的东西,竟然是让人闻名变色蚂蚁,红蚂蚁,又叫大火蚁或者行军蚁,也有叫做火蚁。

  这种蚂蚁食性极杂,从地面上的各种动植物、到枯枝腐肉几乎无所不吃,一个个拳头大小,看起来就特别恐怖,而且有着一副大胃口,无论多大个的人或兽类,都在它们的猎取范围之内。

  据说一头几百斤的野牛,陷入这种蚁群当中,在短短的几分分钟之内,就被放到,不到半个小时,就只剩下一副白生生的骨头了,其恐怖的程度,超过狮子老虎之类的猛兽,由于体形巨硕,行动快捷,最可怕的是那潮水涌到一般的声势,还有那种刺鼻的酸臭味儿。

  “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胡三儿一边飞快的往前跑,一边大叫。

  可是,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胡三儿。

  现在的确是大冬天的,蛇虫鼠蚁本来都应该已经冬眠过去了,所以,应该根本都看不到它们的影子的。

  ――可事实上,现在一帮人身后,就跟着各种各样的蛇虫,而且很多的蛇、虫之类的还大得出奇,大得无法相信。

  梁初一在百忙之中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可是眼睁睁的看见,一条手臂大小的蛇,在逃窜之中,第一眼看过去还是一条蛇,第二眼看过去时,就变成了一条白生生的骨架,足见这大火蚁有多恐怖。

  偏偏这些蛇似乎也已经晓得它们已经是大难临头,俱是舍命的奔逃。

  原先胡三儿等人还唯恐毒蛇伤害到他们,但是没过多久,就渐渐明白过来,人、毒蛇或者其它,虽说不同类属,但大家都是逃命者,在恐怖的大火蚁面前,同是天涯沦落的人和蛇。

  最为恐怖的,是这些大火蚁的速度,梁初一等人狂奔不已,但是始终就只能将大火蚁甩在二十多米的距离之内。

  有些特别巨大,甚至是搭上了“顺风车”的大火蚁,几乎就在梁初一他们身后不足十米远,不过,这样的大火蚁,仅仅只是少数,毕竟爬到一条蛇背上,一口咬将下去,蛇因为疼痛难忍,自然就停下来死命挣扎,但是这一挣扎,不过一刻,却又成为了一具白骨。

  不晓得多少蛇,都成了累累白骨之后,巨大的大火蚁似乎开始把梁初一等人也列为这次要猎杀的目标,偏偏不幸的是,老铁在慌乱之中,被一根树藤绊了一跤,待梁初一把他拉起来时,马玉玲已经是站立不稳,估计是伤到了脚。

  梁初一毫不犹豫的扔了自己的背包,一把扛起马玉玲,再次奔跑了起来,老铁拿了胡三儿的背包,胡三儿的背包里面虽然没什么工具,但吃的喝的杂七杂八可不算轻,老铁奔跑了一会儿,实在架不住了,大叫胡三儿,要胡三儿赶紧来帮忙拿背包。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哪里能容得一丝一毫的耽误,梁初一当机立断,喝道:“别要背包了,扔掉……”

  可是老铁不舍,几乎所有的食物,都在胡三儿的背包里,扔了胡三儿的背包,就等于让自己上到绝路。

  梁初一也大喝道:“扔掉,老铁……快扔掉背包……”

  老铁一犹豫之间,脚上顿时一痛,搭上顺风车的大火蚁,已经有一只咬上了老铁的腿,老铁不得已,一巴掌拍掉这只咬住自己的大火蚁,然后扔掉自己的背包,把胡三儿的背包抢了回来。

  一伙人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钟,大火蚁居然落后了一大截,胸口已经差点要炸开的梁初一等人乘此机会赶紧停下脚步稍微喘上一口气。

  往往有许多时候,在遇到危险之时,人都是只顾死命的,不计一切代价的奔跑,到后来,反而得不偿失,直至最后力竭,这一点梁初一深有体会,大火蚁的速度虽然迅疾,但是比起人的奔跑来说还是稍微慢上了一点,都反正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大火蚁,能喘上一口气哪怕是稍微恢复一点儿体力,就可以争取回来巨大的优势。

  一味的死命奔跑,到最后自己精疲力竭的时候,也就是大火蚁共进美味晚餐的时候,所以,梁初一见大火蚁一时半会儿大火蚁还跟不上来,就让大家停下来稍微喘上一口气,另外,也分辨一下方向,免得跑散。

  几个人还能歇上一口气,那些蛇就没那么幸运了,到了这会儿,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蛇能幸存下来。

  不过,梁初一等人除了稍微有点蛇死人悲的悲愤之外,反而放下了不少的心来,跟着蛇在一块奔跑,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就在几个人还在感慨悲愤这一刻,大火蚁又跟了上来,有好几只先头部队,都爬上了胡三儿、老铁等人的衣服。

  拍下这几只大火蚁,梁初一等人不敢耽搁,依旧是赶紧再往前跑。

  如此,跑上一段,再停下来喘上几口气,可恨的是大火蚁居然不离不弃,舍命追着几个人不放。

  略略有了些间隙的时候,胡三儿喘着气大叫:“梁老板,快想办法,要不然我可支撑不住了……”

  梁初一一边跑,一边答道:“我哪里有办法可想,这玩意儿靠的是触觉和味觉,我们跑着,地面又有震动,我们身上又有气味,想欺骗它们都不成。”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