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人面蚺(1)

  被老铁砍伤的那一头,伤在脑袋上,虽然见势不妙、临阵逃脱了,但是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狼脸骨都被砍掉了一块,还能活多久。

  打死了几头狼,那个猎人却根本没多少高兴,而是一转身扑到地上的那个人身边,哀声大号起来。

  这会儿,胡三儿一边剔着牙齿,尼玛这狼毛粗硬,狼肉也是又腥又臭,弄得满嘴难受的要死。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蹲到那个扑倒在地的人旁边,这人伤势很重,脖子上上都有一块肉不见了,仅仅只有一丝如同游丝的气息。

  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都是怜惜不已,但那个猎人只抱着这个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人哀哀哭泣,其他的人他根本就没看上一眼。

  后来,梁初一等人才晓得,这几个猎人是山外的,他们纯粹只是进山来打猎的,虽然常来,但是每一次都是偷着进来的。

  但这一次他们的运气并不好,除了没能逮着猎物,还死了三个人之外,也遇上了好些很诡异的事情。

  梁初一晓得他们是盗猎者,所以也不去问他的姓名,其

  余的人自然也是心照不宣。

  不过,这人既然是进山打猎的,自然是对这一带很熟悉,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稍微一打听,就晓得宝坪山离这里其实并不是很远,从这儿过去,大概半天路程而已。

  梁初一看了看大致的方位,指了指宝坪山大致方向,没想到那人弄明白梁初一要去的方向,顿时一脸惊恐,可能是表示那个方向很是危险,绝对不能靠近。

  梁初一也不晓得那个方向到底有什么危险,为什么不能靠近,所以问了那人,那人沉默了好啊一阵才说:“我们就是从那个房方向过来的,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这一次我们遇上好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说不可思议的事情,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遇上的已经不少了,所以也没人格外在意。

  但是那人说道:“这以前,我们来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可是这一次我们遇上了狼…”

  “遇上了狼?”胡三儿忍不住有些好笑。

  梁初一悄悄给了胡三儿一肘,遇上了狼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尤其是遇上了狼群,这不,他们刚刚遇上了几头狼,不是就被咬死了三个人。

  没想到的是,那猎人一脸的惊恐:“那不是狼…那是…那是…”

  胡三儿惊奇地看着猎人:“你刚刚不是说那就是狼嘛,你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又不是狼了,那是什么?”

  梁初一再次碰了一下胡三儿,鼓励那个猎人:“别紧张,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猎人才抖抖索索的说道:“那只是狼一样的东西,我从来没见过,那东西怎么打都打不死…”

  “怎么打都打不死?”这一次不仅仅只是胡三儿吃惊不已,就连马玉玲都忍不住问了一句。

  秦虎沉吟了半晌,倒是问道:“你说的是遇上狼形的东西,但那东西不是狼?”

  秦虎这话说得其实有点儿绕,但是梁初一跟马玉玲胡三儿,甚至是老铁等人都明白秦虎的意思――在白龙过江的山洞里面,几个人就遇到过是人但却又已经不是人的东西!

  ――人形寄生生物!

  所以说,这个猎人他们也应该是狼形的寄生生物。

  不过奇怪的是,寄生生物多半只存在于洞穴里面,地面上,还真没人见过也有那种打不死的寄生生物。

  付天鹏倒是问了一句:“大哥,你说遇上过很多诡异的事情,除了狼形寄生生物,你还遇到过些什么?”

  那个猎人可能是面前缓过劲来了些,但还是过了好一会

  儿才说道:“长着一张人脸的蛇,你们见过吗?”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长着一张人脸的蛇?嘿嘿,那可不就是美女蛇了…”

  那猎人摇了摇头:“金色的蛇,脑袋上有眉毛有鼻子,还有头发…”

  “金鳞人面蚺!”秦虎低低的叫了一声。

  “啥金鳞人面蚺?哎,秦老哥,这个你可得跟我说说,啥金鳞人面蚺?”胡三儿逮着秦虎,问个不停。

  马玉玲却转头看着梁初一:“蚺,本来也是蟒蛇的一种,但是比蟒蛇要粗大得多,不过大多数的蚺性情比较温和、不会主动攻击其他动物,但这种金鳞人面蚺不同,它们的心情凶猛,极富攻击性,而且因为脑袋上长着一张特别显眼的类似人脸的花纹,金鳞人面蚺因此得名,估计美女蛇就是据此讹传而来。”

  梁初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这个世上很多动物其实也都有着人脸一样的花纹,比如人面蛛,人面蝶,甚至是乌龟背上的花纹都有接近人脸的。

  所以,猎人说遇上这个,梁初一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猎人说的金鳞人面蚺距离现在其实并不是很远,跟猎人分别之后,几个人朝着宝坪山只走了不到两个小时,下了

  一道悬崖,是一处比较空旷而且比较平坦的山坳,这片山坳,梁初一他们落脚这一边地势稍高,是块不大的空地,空地背后七八米,就是一片树林子,另一边是一片沼泽地,沼泽地的面积不大,估计也就百十来米远近。

  一下到这个山坳,到了空地上,梁初一就让所有的人展开,而且放下所有的装备,紧张的准备起来。

  胡三儿这家伙张狂得很,一边干活儿一边大叫:“不就是条蛇嘛,尼玛这是要引蛇出洞还是要打草惊蛇啊,就是要决斗也用不着这么张狂吧,留点体力待会儿杀敌立功不成啊,这要是敌人来个突然袭击,这些人不是死得很惨?”

  “别胡说…”梁初一低声喝道:“有备无患。”

  胡三儿不屑:“都还说会打猎,就凭他们那个样,打个鸟,小的吓都吓跑了,不跑的他们也干不过,没有金刚钻还想拦着瓷器活,不死才怪!”

  “人家有人家的经验,有人家的智慧,胡三儿你嘀咕个啥!机灵一点儿,别遭了埋伏就成!”梁初一小声呵斥胡三儿。

  马玉玲拿着砍刀,梁初一拿的是现做的一根木棒上面绑了匕首,算是近防用的长矛,胡三儿、老铁两个人的弩弓,才是远程武器,是以梁初一要胡三儿注意,胡三儿跟老

  铁两个就张弓搭箭,密切的注视着沼泽的前方。

  几个人正忙着,不曾想林子深处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声。

  一听这这哭声,梁初一等人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不晓得这哭声会不会是金鳞人面蚺发出来的!

  真要是金鳞人面蚺那玩意儿发出来的,这回可就糟了!

  还在胡三儿掉下坑洞的那条山沟里面,几个人就听过这样的哭声,也就是说,其实几个人很早之前就遇上过那东西,只是没有正面遭遇而已。

  胡三儿抹了一把汗水:“据我所知,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那样的生物…”

  梁初一“呸”的一声,啐了胡三儿一口,说:“胡三儿,你可别说你在喜娃子那个天坑里见到的东西只不过是眼睛看花了,或者发生了幻觉,这世上,你没见过,说不通的东西多得不会一个两个。”

  一说到在喜娃子他们那里的天坑里面见到的那个东西,胡三儿一下子面如土色,那个恐怖啊!现在还心有余悸。老铁虽然后来听说过胡三儿他们见过未知的恐怖生物,但是终究只是耳听为虚,心里也就没有多大的压力,不过一想到那个金鳞人面蚺的雕像,老铁也是心里有些打鼓。

  梁初一看了看这里的地形,当下吩咐胡三儿跟老铁两个

  ,赶紧做上一个大弓弩。

  “要多大?”,胡三儿跟老铁两个人一起问。

  梁初一指了指不远出一根碗口大小,长得笔直的小树,说道:“要用那根小树作为箭矢…”

  “这得多大的一张弩弓啊?就算是做好了,又有谁搬得动。”胡三儿低声咕哝。

  付天鹏亲自布置过陷阱,自然晓得那种巨大的弓弩要怎样摆弄,于是带了胡三儿跟老铁两个人,开始寻找合适的树木。

  孙胖子忙活了一阵,随即开始生火做饭――就算是要对付金鳞人面蚺,也得先填饱肚子不是?

  偏偏这个时候,不晓得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叽叽呱呱”的小孩子一样的哭声,跟梁初一等人那晚听到的那种哭声极为相似,一听到这个哭声,秦虎顿时有点儿像是炸了锅的感觉,慌忙不迭拿起了武器,看样子是准备迎敌。

  胡三儿和梁初一等人都有些鄙夷这个秦虎的做法,这叫哪门子战斗啊,这不是活活的叫人来送死啊!就算是打草惊蛇,引蛇出洞,大叫几嗓子不就成了,还非得要把人折腾得筋疲力尽才甘心。

  秦虎有点慌张,悄悄退到后面,跟正在制作箭杆的梁初一说:“看样子那个还得有会儿才出来,现在怎么办?”

  梁初一懒得多说,指了指胡三儿、老铁那边说:“赶紧过去帮忙吧!”

  那小孩子的哭声哭了一阵,渐渐地隐灭,半天也不见了动静。

  梁初一让胡三儿告诉秦虎千万不要放松警惕,没准儿那个个祸害这会儿正等着大家懈怠,然后来个出其不意。

  有胡三儿些半信半疑的去跟秦虎说了,没想到秦虎果然已经懈怠了,秦虎说,前面是一块沼泽地,那祸害还离得远,没有半天时间可能都不会过来。

  梁初一哪里肯放心,拿了望远镜,递给秦虎,又教秦虎使用方法,没想到那秦虎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儿,倒是觉得眼睛有些晕,无奈之际,梁初一只得自己拿着望远镜,把前面的沼泽地带细细的观察了一遍,不过,确实如同秦虎所说,没看见什么异常的东西。

  既然那祸害真的没来,梁初一自然回过头去,赶着催促那几个帮忙的人,赶紧制作箭矢,在几个人的帮忙之下,又因为条件所限,马玉玲一共做了个大威力的弓弩,不过,因为只有一把砍刀,所做的箭矢到目前就只有三四支而已,还在赶制之中的倒是不少,不过因为人手不够,要完全赶制出来,几乎没有可能。

  偏偏这个时候来,梁初一突然就有了一种很是压迫的感

  觉,那是一种危险来临的感觉,梁初一的这种感觉很是灵敏,梁初一赶紧拿起望远镜,几步越过在地上秦虎他们几个人,站到最前面去观察。

  只是一瞬间,梁初一却在望远镜里看到一个可怕的景象,在不远的沼泽地里,一根像蛇一样的尾巴,正慢慢地向这边滑动,只是那条像蛇的尾巴上裹满了沼泽地里的污泥,行动又极为隐蔽,要不是梁初一这双眼睛,恐怕还真没人看得出来。

  不管这条蛇一样的尾巴是不是他们口里的祸患,总之那家伙冲到这些人面前,就是巨大的危险。

  所以梁初一赶紧出声示警:“有东西往这边过来,只有五十米了,大家快准备…”

  马玉玲等人正忙着赶制第四根箭矢,一听梁初一示警,赶紧会到弓弩边上,两张弓弩,两根箭矢已经搭在上面了,虽然现在没有目标,但是一旦发现目标,就立刻可以触发。

  梁初一站到一架巨弩后面,紧紧的盯着沼泽地里那条尾巴,准备首先给它来上一箭,偏偏这个时候前面的几个人都站了起来,准备去拿些食物开饭。

  梁初一急得大叫了起来:“让开…让开…那家伙只有三十来米了…”

  只是这个时候,梁初一才深深地晓得没有威信痛苦,前面孙胖子几个人,转过身来,莫名其妙的看着梁初一,其中一个甚至还拿着食物,向梁初一他们举了举,是以现在已经开饭了。可他们就是站着不肯挪开身子,让那条蛇尾巴一样的东西,终于穿过了最佳狙杀范围,眼睁睁的错过了猎杀那条蛇尾巴的机会,梁初一终于明白了以前那些人怎么死的,笨死的,还有就是相信这个世上不会有什么格外怪异的东西,所以给自己的无知蒙死的!

  不过这个时候,梁初一着急也没有用了,那条尾巴一样的东西已经接近到到十几米之内,如此巨大的弓弩,根本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射角,唯一的机会,就只有等那条尾巴一样的东西发动进攻,至少跟前面的几个人一般高,或许才有机会射杀。

  不过,那肯定是不容易的事,距离太近,说不定这两张弓弩就在它的威力范围之内,错过了最佳猎杀的时机,梁初一可不敢闲着,让老铁过来守了自己这张巨弩,另一张让马玉玲守着,同时又大声警告,危险已经来临,要是老铁跟胡三儿两个人自己掂量着发射巨弩,尽可能的一举射杀任何有危险的东西。

  梁初一自己则拿了从孙胖子那里借来的钢弩,装好箭矢,然后飞快的冲过秦虎他们那帮人,站到这一帮人最前面

  ,这个时候那条沾满污泥的尾巴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它没能瞒过梁初一的眼睛,就在前面沼泽里四五米远的地方。

  那条尾巴一样的东西已经伸进沼泽里,估计是在最最后的准备,准备到时候一飞冲天一般,从沼泽里直弹起来,不但可以起到震惊秦虎一伙人,还可以在一瞬间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可是,那尾巴的头部,却仅仅隐藏在沼泽里的一丛野草下面,这一切,一点儿也没瞒过梁初一的眼睛。

  梁初一哪里还敢跟他客气,瞄准了那个东西的头部,直接就扣动了扳机,“嘣”的一声钢弦脆响,那根特制的箭矢,直接就没入那尾巴一样的东西藏身的那丛野草里,一瞬间,从沼泽里冒出来一股数丈高的污泥泥柱,同时,一阵刺耳之极的“唧唧呱呱”的小孩子哭声,震得所有的人心里都是一阵发麻。

  梁初一射过了一箭,根本来不及装上第二根弩箭,那股泥柱一般的东西就落回沼泽,砸得腥臭至极的污泥四散飞溅,落了梁初一一头一脸。

  梁初一偷袭成功,不敢久留原地,在射完那一箭之际,就转身飞跑,一边大喊:“开火…发射…开打了…”

  可惜的是,梁初一忘记了,秦虎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有好几个人嘴里都含着满嘴的食物,一个个就像石化了的雕像,呆呆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是

  来战斗的,梁初一一边往回头奔跑,一边大声喝叫,直至到了秦虎他们这一群人身边,秦虎他们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梁初一回头,这才发现,秦虎他们为什么呆在不动,也明白在那个洞里看到的金鳞人面蚺到的是什么东西为原型。

  这是一条极为巨大、极为怪异的三蛇,脑袋上的花纹,长得圆圆的像个一张嘴巴占据了大半个脸部的人头,血盆大嘴里,全是白森森的利齿,光是看一眼就觉得恐怖之极,或许,这是因为梁初一所站的位置,形成了视觉差的关系,这个脑袋上,跟梁初一等人看到的那些雕像的头部和表情,绝对是一模一样。

  在大千世界之中,无奇不有,金鳞人面蚺的存在,只是有太多客观的条件制约它们这些特别的存在,或者数量过于稀少,难以被发现。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