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人面蚺(2)

  或者,被匆匆一瞥者,描绘成了八条手臂的黑甲石像,或者,诚如胡三儿所说,艺术的夸张成八条手臂,这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不晓得这条畸形的黑甲石像,跟黄羊沟那些雕像,又会有什么联系。

  只是这个时候梁初一一惊,来不及多想,在秦虎的族人一片惊慌之中,梁初一张开钢弩,搭上第二支弩箭,梁初一第二支箭矢装好,回过头来,稍作瞄准,箭矢就飞了出去,不过这一箭却是射得偏了,白白浪费了一根原装的箭矢。

  那边,胡三儿跟老铁一起高喊,要前面的人让开,这个时候,金鳞人面蚺仅仅离巨弩不到十米远,又加上金鳞人面蚺已经上了空地,正是用巨弩射杀的好机会,偏偏秦虎这个时候缓过神来,拿了长矛拼命抵御金鳞人面蚺。

  前面的人杂七杂八的搅在一起拼命,老铁跟胡三儿两个满头大汗,始终不敢发射巨弩,唯恐射不中金鳞人面蚺,却误伤了秦虎的族人,胡三儿掌握着巨弩的

  机关那个急啊!红着眼睛大骂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啊,战略上的错误也就罢了,偏偏战术上还要弄出这样的错误,就算是送死,也用不着这样啊!只要几个人稍微让开一点点,不就可以让给金鳞人面蚺来个一箭穿心!

  幸好梁初一那第一箭突袭成功,刚刚伤到金鳞人面蚺的一只眼睛,使得金鳞人面蚺虽然狂怒至极,但也因为瞎了一只眼,威力大减,纵使如此,这金鳞人面蚺也着实恐怖,碰到嘴边的,就咬,没碰到嘴边的,就撞,咬、抽、撞、打,招招都狠毒至极,活像一个面相恐怖的独脚巨人,不住的袭击几个人。

  估计秦虎是被吓的早就面无人色了,看不到他真正的脸色,但是从他躲在一边,不住的发抖,腿上还有着一层亮晶晶的液体的情况来看,大致也能猜得到他的脸色不会好到哪里去。

  倒是老铁、付天鹏这个时候倒是极为英勇,举着长矛标枪,跟金鳞人面蚺殊死搏斗,要不是先前一通乱舞,这个时候体力上稍有不济,未必不会跟金鳞人面蚺打成平手。

  梁初一一连发射了三箭,落空了两箭,毕竟梁初一不是用箭的高手,要是换了老铁或者付天鹏用着这样的武器,到了这个时候,金鳞人面蚺就算不被射死,肯定也成了刺猬。

  就在梁初一踌躇无计、只得左右躲闪之时,一支弩箭带着呼啸声,直直的贯进金鳞人面蚺右边的脖子,之一霎那之间,那人面蛇头颗头顿时呆滞了一下。

  百忙之中,梁初一转头,发现是马玉玲射出的这一箭,居然发挥了奇效,吃了一记弩箭的金鳞人面蚺,估计是发现这一次跟往常不同,这些人类中间有高手,再要缠斗下去,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于是打算就此开溜。

  偏偏这个时候,“呜”的一声利啸,不晓得是胡三儿还是老铁,发动了巨弩,碗口粗的箭杆几乎是擦着梁初一的头皮,“噗”地一声,射中金鳞人面蚺的肚子,巨弩箭杆由于是现做的,箭尖并不见得又如何锋利,只是巨弩力道大得惊人,虽然没能直接洞穿金鳞人面蚺,但是强劲的力道,带得金鳞人面蚺往后边一甩。

  巨弩箭杆射中金鳞人面蚺左边腹部,余势未衰,竟然带得金鳞人面蚺一个翻身,“噗”地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不仅如此,巨大的箭杆,还使得金鳞人面蚺如同小孩子半夜里受到惊吓一般,“哇哇”的大哭了几声,使劲一挣,竟然将左边腹部都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到了这个时候的金鳞人面蚺的威力,已经失去十之八九。

  不只是金鳞人面蚺发了懵还是事已至此要决一死战,脖子中了一箭之后,肚子还被划拉出来一道口子,居然奋不顾身的再次朝这些卑微的人类横冲直撞的冲了过来,而且,这一阵冲势几乎是势不可挡,所向披靡,碰着的,被一下子撞出去老远,没碰着的,被飞起来的人,顺带着撞开,场面一片混乱几乎失控。

  这个时候,两支巨弩箭杆,先后接踵而至,可惜的是,一支落了空,一支却仅仅只是擦着金鳞人面蚺的身侧,把金鳞人面蚺的右侧背上,再撕开了一道口子。

  秦虎没有算错,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这个时候

  才是真正生力军,两个人默契配合,一个人装箭矢,一个人掩护射击,虽然是且战且退,但是在顷刻之间,让金鳞人面蚺连吃了三四根箭矢,其中一根箭矢,还成功的射在金鳞人面蚺的咽喉上。

  不过,到这个时候梁初一也算明白过来,这金鳞人面蚺除了咽喉那一段部位能能轻易刺穿之外,其他的地方,也就是皮坚肉厚,射穿了坚韧的皮甲,对金鳞人面蚺来说,也是妨碍不大。

  何况俗话说:打蛇要打七寸,但是始终没人能够真正的伤害到金鳞人面蚺的七寸要害,这就形成了这金鳞人面蚺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局面。

  转瞬之间,梁初一、马玉玲两人手里的箭矢用光,又回到了毫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不得已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左右一分,避开金鳞人面蚺,两人同时大叫:“胡三儿,射它…”

  这个时候,胡三儿跟孙胖子两个人已经是满头大汗,手忙脚乱,巨弩的威力巨大,但是要射出一箭,也极为麻烦,胡三儿说,这他妈的跟发射导弹差不多,导弹威力不小,但是要发射一颗导弹,那得费多大的

  力气啊!

  最麻烦的是,导弹威力大,但是绝对不是多得像大米一样数都数不清,咱们这虽然不是导弹,但是那数量上绝对比导弹还金贵,就四支啊!最后一支还是半成品,何况咱们的导弹发射车,不!是巨弩,又不是能够自动操控的,又是搬箭杆,又是发射,一个人还得干完好多人才能干的事情。

  苦啊!

  梁初一一边左闪右躲,一边大声怒骂,胡三儿这家伙,死到临头,你还胡说八道,赶快想办法啊,要不然,待会儿所有的人都得死翘翘,梁初一发怒骂人,这也是逼不得已,秦虎连一点支援掩护也给不了,何况这时的金鳞人面蚺,已经把追捕的目标定在了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的身上,对两个人穷追猛打。

  梁初一要有个什么也就罢了,但是梁初一坚决不想让马玉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是敌人火力如此猛烈,自己手上又没了反击的武器,援军又迟迟不不到,眼看阵地节节丢失,换谁都会有一肚子邪火的。

  还好,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胡三儿大叫:“梁老板

  ,我这边发射准备完毕,咋弄…”

  “咋弄你个头…”

  现在就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拼死力战,又是在左右两边“骚扰”金鳞人面蚺,大部分时间又是连滚带爬,身子压得特别低,只要稍微有点心眼儿的,这个战机就不难捕捉,还需要什么咋弄,真要咱弄,明眼人还不一眼就看明白了!

  只是胡三儿嘴里这么说,但还根本就没等梁初一把话说完,直接就发动了巨弩,这只半成品的巨箭,发出奇怪的“呜呜”声,撞向金鳞人面蚺。

  不过,不晓得胡三儿还是孙胖子,发射巨箭的准头实在太差,加上巨箭又是半成品,给金鳞人面蚺造成的伤害,并不是很严重,也就是说,这最后的一根巨箭,又他妈差点脱靶,顶多算是擦了个边儿。

  金鳞人面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在这一刻居然突然意识到巨大的危险,不是来自于这两个已经毫无反手之力的卑微人类,而是树林子那边能够接二连三发撤出威力巨大的东西,不过,畜类终究是畜类,晓得树林子有威胁最大的东西,却不晓得这个时候那两张箭

  矢已尽的巨型弩弓,已经没有了任何杀伤力,倘若乘胜追击,虽然是个惨胜,也好歹是个胜,

  但这个时候,金鳞人面蚺惧意一生,扭头便跑,几乎是“扑通”一声,扎进沼泽,不过片刻,便消失了踪影,看着金鳞人面蚺带伤已逃,刚刚因为没了弹药,赶过来帮忙的老铁跟胡三儿两个人,跑到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喘着粗气,问他们两个人的情况怎么样,有没被伤到哪里!

  梁初一一看来扶他的是胡三儿,笑眯眯的问:“胡三儿,是你射的这一箭是吧,很好…”

  胡三儿得意洋洋的回答说“那是,哎,梁老板我这怎么样,这头功可得要算上我的一份啊…”

  胡三儿的话还没说完,梁初一勃然大怒:“头功你个头,你知不晓得那一箭有多危险,差一点就直接串着我的脑袋,让我和那那大蛇来个亲密接触,你还要头功,我打你个头…”

  见梁初一发怒,胡三儿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不但不害怕,反而腆着脸继续吹嘘了起来:“梁老板,其实你不晓得我的箭术有多高超,就刚才那个吧,说

  实话也就是我信手拈来的,我要认真了,绝对会是神来之笔…”

  梁初一虽然怒容满面,但是却疑惑的看着胡三儿,问:“你还真是神啊,可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胡三儿笑着说:“其实跟我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只不过想要学到那样的箭术而已,今天一试,嘿嘿…还算是首发命中…”

  梁初一一张脸都绿了,爬起来就要追打胡三儿,不过,这个时候孙胖子跟老铁两人一起过来,孙胖子很是不好意思的说,其实,第一根巨箭是他射出来的,差点伤到了梁初一,自己也很后悔,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了。

  梁初一对孙胖子的态度,在顷刻间就转变过来,反而安慰孙胖子说:“没关系,其实那一箭,射得的确很好,可以说给了那条大蛇一次致命的打击,没有那一箭,今天的战局,肯定不是这个胜利的场面…”

  梁初一一顿巴拉巴拉,说得孙胖子跟老铁都不由脸红了起来。

  胡三儿对梁初一这种两面派,双重标准,大是不满

  ,干嘛说是自己发射的第一箭,梁初一就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差点还要革职查办,孙胖子说是他射的,梁初一就大加赞赏,好像没有孙胖子那一箭才是今天真正的神来之笔。

  所以,胡三儿稍微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很正式地说出了他的抗议:“梁老板我严重抗议你这种两面派行为,并正式向梁老板你提出我的申诉,梁老板你在屡次作战当中,都是…”

  马玉玲不等胡三儿说完,推了胡三儿一把,说:“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赶紧去帮着付队长和老秦…”

  胡三儿被老铁拉着,又蹦又跳不甘心至极:“我不服…你们这是…这是搞特殊化,搞两眼看人…”

  秦虎当然也就没什么伤害了,付天鹏更是并没格外怎么样,虽然被金鳞人面蚺打得手忙脚乱,但总的来说也算是合力把金鳞人面蚺重伤而逃,就实际上来说,要不是有付天鹏跟老铁出力,这些人您不好全部都是金鳞人面蚺的美味晚餐。

  偏偏这个时候,胡三儿又站到梁初一身边,神神秘秘的跟梁初一说:“梁老板,马小姐,你有没有听过

  一个传说…”

  梁初一看了一眼胡三儿淡淡的回答说:“晓得我先前为什么总是用哪一种眼光看着你?”

  胡三儿老脸一红:“梁老板教训得极是,作为一支极具战斗力部队的主官,第一条就是胜不骄败不馁,我先前仗恃这有点小小的功劳,就骄傲自大志满意得沾沾自喜不思进取,的确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一点,我自己也是深恶痛绝,不过,我会引以为戒,向诸如孙胖子的英勇同志好好学习…”

  “拉倒吧你!”梁初一笑得皱起了眉头,打断了胡三儿的话:“赶紧休息一下,然后尽快的再做上一些准备,接些来,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哼哼,我还不晓得你那点儿心思!”

  胡三儿嬉皮笑脸地说:“梁老板教训得是,不过对了,梁老板,我想要说的他也是一件正事,这话说…”

  梁初一“嗯”了一声,却没在继续说下去。

  胡三儿接着说:“梁老板,不是有个词叫做‘除恶务尽’吗,你看这金鳞人面蚺,虽然被我们重创,但

  是毕竟没把它弄死,它要是逃回老巢之后,养好了伤,还不得继续出来祸祸人,我们在这里是不可能呆上一年半载,对吧,甚至十天半个月都不可能呆得下去,可是我们一走,金鳞人面蚺什么的岂不成了后患。”

  “你想直接追到它的老巢里,来个斩草除根?”梁初一眼睛都不眨一下,问胡三儿。

  胡三儿厚着脸皮回答:“差不多就这个想法吧,这叫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再说了,你说这玩意儿也跟了我们好多天了吧,为我们宝坪山之行剪除后患,是我们无上的光荣和责任。”

  梁初一笑了笑,却一针见血的对胡三儿说:“理由倒是冠冕堂皇,大约你是听说过,有异兽之处,必有奇宝这个传说吧,是想去抄了金鳞人面蚺的家。”

  胡三儿嘿嘿一笑,露出一副“知我者,梁老板也”的表情,很是讨好的要去帮梁初一捏捏背捶捶肩啥的。

  梁初一赶紧止住胖着这个暧昧的举动,说:“根据我的观察,这金鳞人面蚺的老窝,就在这附近不远,

  要去抄它老窝,也不是不行,不过…”

  说了一半,梁初一又住了口,明显是在吊胡三儿的胃口,跟梁初一一起厮混了这么久,胡三儿哪有不晓得的,不过胡三儿装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笑问梁初一:“梁老板不会是有什么顾虑吧,没关系,我理解,要不,把作战计划说出来,我们大家伙儿一齐参详参详。”

  梁初一想了想,说道:“这金鳞人面蚺的厉害,你们也是亲眼见到过,你想要去抄他的家底,我不反对,但是它要是就赖在老窝里不出来,你能耐它何,别说我没告诉你,说不定他就等着你去,然后留着你陪它?”

  胡三儿摇了摇头:“这金鳞人面蚺有什么好陪的,虽说是占了个‘金’字,但是看着那个样子我都没了心思,再说梁老板你又不是不晓得,家里那口子,哪里能容得我乱来。”

  梁初一眯起眼睛,笑了笑说:“既然你想去抄这金鳞人面蚺的老窝,又不想陪着金鳞人面蚺,那你还不赶快想办法把它给灭了,然后大摇大摆的进去抄它的

  家。”

  胡三儿兴奋不已,现在的确只能先引蛇出洞,实施域外抓捕,最后嘛,自然是高高兴兴的去,然后满载而归:“对!还是梁老板有眼光,小弟我深感佩服,俺这就去准备。”

  只是没走上几步,胡三儿又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不过,这什么地方不对头,胡三儿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

  这一仗,金鳞人面蚺却是大家亲眼所见,打得它身负重创,可以说已经是大获全胜了,回去,足足可以在他们的历史之中写下一个神话。

  不过,梁初一本来也就打算满足了现有的战果,并不打算乘胜追击,或者斩草除根什么的,反正金鳞人面蚺现在已经重伤,就算是去宝坪山,估计它也没法子兴风作浪。

  所以,梁初一其实是想放过金鳞人面蚺一马。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