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过,冤有头债有主,害死他的人是秦虎……”

  小城盯着马毓菲,也是很认真的答道。

  马毓菲刚刚走开,小马抱着一些柴火,从旁边路过,看了看小城,忍不住放下柴火,蹲到小城跟前,低低的叫了一声:“小城兄弟……”

  小城抬头,看着小马,又赶紧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小马很是痛惜的看着小城,过了片刻这才说道:“梁老板事情,对不起……马大小姐她就这脾气……”

  说完这句话,小马一下子闭上了嘴巴。

  不管怎么样,这里也还算邱家的地盘,不管马家如何势大,终究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小城现在是势孤力单一个人,但说不一定转眼之间,邱八爷他们就会带人过来。

  同是身为保镖,小马只能对小城客气有加。

  小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怔怔的看着小马。

  小马憨憨的一笑:“可能我的说法也不见得正确,但我就觉得,梁老板既然制造这一场雪崩,我相信他应该是遇上了其他的危险,就算是为了要保护秦虎,想来梁老板也应该是心甘情愿的,如果这就去找秦虎的人报仇,会不会反而违背了梁老板的本意?”

  小城盯着小马,过了好一会儿,才能冷冷的说道:“你这是在替秦虎说好话?”

  小马摇头苦笑:“你别误会,事实上,我听说了那位秦虎的为人之后,也是十分反感,因为秦虎的做法,所表现的不仅仅只是表面为人处世,而是涉及到她这个人的本质,就我们这种人来说,最讨厌的是哪些人,是哪些事,不正是秦虎这种吃碗面翻碗底的人么!”

  顿了顿,小马又才说道:“可是,小城你可别忘了,梁老板要帮助的可是邱八爷,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报复秦虎,就极有可能会跟邱家带来巨大的麻烦!”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小城有些生气起来。

  小马再是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梁老板是我很敬重的人,也算得上是对我们马家有恩,如要去找回梁老板的遗体,可以跟我说一声,就算是多个人多一份力量吧,至于报仇的事情,我倒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考虑……”

  说罢,小马重又抱起柴火,回往营地那边。

  正在怔忡之际,保镖小马大约是听马毓菲说了小城的事情,所以特地过来。

  见到小城一脸死灰,保镖小马在一旁坐了下去,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好似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兄弟应该是还在为他的事情烦恼吧,说实话,刚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愤怒,也很心痛,可是……”

  说到这里,保镖小马转头去看小城,恰好,小城也微微抬头,看着保镖小马,很明显是想要听听,保镖小马这“可是”,又到底有什么下文。

  保镖小马淡淡的笑了笑:“可是,我觉得,可能我们都不太了解梁老板。”

  “不了解他?”小城怔怔的看着保镖小马。

  见小城不解,保镖小马摇了摇头:“我曾经听说过一件事,据说,梁老板跟人进入一处天坑,可偏偏恰逢弹尽粮绝,在那种情况下弹尽粮绝意味着什么,不晓得你有没有过,但我见识过,可以说,那情形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死路一条,可是应该晓得,梁老板不但安然出来,还把跟着他一起的人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保镖小马说这事情,指的是梁初一跟马玉玲、胡三儿等人第二次进入喜娃子他们那个天坑,那一次,这事情也不晓得小马是从哪里听来的,只是保镖小马虽然说得简略,但小城稍微脑补一下那种情形,自然晓得那种危险,绝对不会比引发一场雪崩差到哪里去。

  也就是说,在那种情况之下,梁初一都还能安然活下来,就一场梁初一自己制造的雪崩,梁初一也就没理由没法子活不下来――保镖小马也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这事情本来应该说小城比小马更加清楚才是,可是到了这会儿,放到是调了个个儿,成了小马来安慰小城了。

  不过小城倒是问道:“真有这样的事情?”

  保镖小马点了点头:“我们马小姐是这件事情的亲历者,而且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们前来寻找水晶宫前几天!”

  保镖小马这么说,意思也很明白,这将是绝对不会有假,若是不信,小城可以直接去问问马玉玲,当然了,保镖小马这么说,一来是不晓得当时整个宝坪山里面的具体情况,二来,也差不多是出于对梁初一的信任。

  因为保镖小马始终觉得,梁初一这家伙,肯定不会就这么容易的就没了,而保镖小马的感觉,的确没错,梁初一当真还活着,只是从一处巨石壁上,再慢慢爬下来的时候,梁初一已经累得够呛。

  当时,梁初一一连扔了两个手雷,但依旧还是无法摆脱狼形生物,虽然两个手雷的连续爆炸,让梁初一微微喘了一口气,但梁初一晓得,这样下去,仅有的两个手雷扔完的那一刻,便是自己被狼形生物扯成碎片的时候。

  但梁初一绝对不想成为碎片,就算是被狼形生物咬上一口,梁初一也不愿意,所以,梁初一趁着喘息这一眨眼之间的空隙,立刻想出一个法子,这法子,其实也很简单――制造一场雪崩!

  反正离开秦虎和胡三儿他们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制造一场小型的雪崩,也绝不会影响到他们,因此,梁初一一边奔逃,一边急速的寻找可以制造雪崩,而自己又可以逃脱的地方。

  只是这宝坪山之内,能制造雪崩的地方并非是比比皆是的高原雪山,制造一场雪崩不容易,要想躲避雪崩的地方,却不少,比如说,只要雪峰脚下,有巨大岩石崖壁的地方,雪崩固然可怕,但相对来说,依旧还是可以躲避的,但前提是岩石崖壁的风化程度还不至于会被坍塌下来的积雪、石块、坚冰等等,一撞之下就会摧枯拉朽一般的垮掉。

  梁初一前面十来米远的地方就有一处六七米高的石崖,还算符合梁初一的要求,所以,梁初一趁着手雷爆炸,略略阻挡住狼形生物,立刻扑到岩石崖壁下面,随即半点儿也没犹豫的将身子牢牢贴在石壁的突起和裂缝上面。

  等狼形生物扑到脚下时,梁初一已经到了石崖两米多高的地方,尽管狼形生物跳跃或者人立起来,都已经无法够得着梁初一,直到这时,梁初一才真正的喘上了好几口大气,气息喘匀。

  所有的狼形生物也已经围到了梁初一的脚下,一波又一波的直接往崖上扑来,好几头狼形生物甚至已经开始从另一边往崖壁上爬,意图自上而下攻击梁初一。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梁初一居然嘿嘿的了冷笑了一声,一手稳住身形,一手随即取出一个手雷,用嘴巴扯掉保险,然后将嗤嗤的冒着白烟的手雷扔了出去。

  当然,这个手雷,梁初一的目的并不是纯粹的狼形生物,就算有手雷直接扔进群里,能够炸趴一两头狼形生物,恐怕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但是这一群狼形生物足足有四五十头,一个手雷根本就不够看。

  再说,梁初一先前扔出去的两个手雷,炸死的狼形生物的几乎没有,最大程度上伤害到的狼形生物,也就仅仅炸飞一条腿,这对狼形生物来说几乎形同于无。

  所以,梁初一直接把手雷反手扔向石壁顶上,只是这第三个手雷爆炸,效果却不是很好,除了将一头僵尸直接炸下石崖,崩出一大片积雪之外,再没其它的动静。

  但是被炸得四下飞溅的积雪,落到石崖下面的狼形生物群里面时,那些狼形生物还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好像是预感到有什么不对劲,一时之间,居然不再攻击梁初一,而是四下张望起来。

  梁初一都没想到这狼形生物居然还有如此灵性,只是到了这时,梁初一冷笑了一声,再次将最后一个手雷摸了出来,一口咬掉保险,然后再次反手扔到崖上,估计两个手雷的落点是重合了,这一次手雷爆炸,除了崩飞一些碎石残雪之外,倒也再没多少落入狼群的飞溅之物。

  但就在梁初一的最后一颗手雷爆炸之后这一刻,狼形生物群立即如同炸了窝一般,四下奔逃起来。

  也就在这一刻,梁初一都只感觉到自己贴身其上的崖石,竟然晃动了起来,仿如这堵崖石嫌弃苔藓似的紧贴着自己的梁初一,想要把梁初一甩开一般的剧烈摇晃起来,那情形让梁初一都忍不住有些头晕。

  但梁初一晓得,自己成功了,自己成功制造了一场雪崩,只是梁初一想不到的是,嫌疑本来只是想要制造一场小心的雪崩。

  但只在一刹那之间,几乎整个宝坪山,都发生了连锁反应,几乎每一座雪峰,都有雪崩发生,而狼形生物群,在一刹那之间,居然成了无数无头苍蝇,好些狼形生物原本顺着山谷往下跑的,但是跑了一段之后,居然又掉头回来,另外一些,却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灵性,不是直接往雪峰上跑去,就是待在原地,蜷缩起身子,无所适从。

  但这一幕,仅仅也不过维持了不过几秒钟,随即积雪、石块、冰瀑冰柱的残碎冰块,呼啸奔腾而至,相形之下,寥寥几十头狼形生物,当真显得渺如蝼蚁,瞬间便被雪崩吞噬得一干二净,其中一些狼形生物还仗着几乎是不死之身,想要与汹涌而至的雪崩抗争,但无数的石块,冰块,不住的撞击、撕扯、碾压之下,所有的狼形生物全部被携裹了进去,无一幸免。

  梁初一根本就没敢去看着这天底下最惨烈,而又最精彩的一幕。

  ――巨大的负压,也撕扯着梁初一,想要把梁初一从崖石上扯下来,卷裹进涛涛的雪崩洪流,但梁初一只屏住呼吸,死死的贴着崖石,甚至连手指都抓得出了血,却依旧不敢有丝毫放松,一旦稍有放松,立刻就会被挟卷到雪崩里面,如同那些狼形生物,直接被吞噬掉。

  短短的数分钟时间,让梁初一艰难的支撑着如同过了大半辈子,等梁初一终于感觉到可以呼吸一口气的时候。

  梁初一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积雪,已经掩到了脚下,而山谷里面,却早已经面目全非,那些可恶的狼形生物,更是不见了踪影,梁初一好不容易从崖石下来,但却一下子掉了下去,掉到了积雪里面。

  仅仅只是崖石下面的积雪,就足足有两米多厚,梁初一掉了下去,直接便不见了踪影,等梁初一再次爬出雪面时,却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梁初一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哈哈的大笑,更不晓得有什么会让自己这样好笑。

  总之,梁初一哈哈的笑着,一直到笑够了,这才爬上崖石顶上,然后开始顺着山谷往下走,往上走,是去追胡三儿和秦虎两个人的方向,但刚刚这一场雪崩,几乎封锁了所有的山谷,现在,立刻就往上去追邱八爷跟秦虎两个人,根本就不现实。

  而往下走,却很能回到森林边缘,在森林边缘,还有马玉玲在那里等着,这倒不是梁初一想要偷懒,不再跟着秦虎,实在现在去追他们已经追不上,再说越往上雪崩阻住山谷越厉害,根本就无路可走。

  所以,梁初一只能选择先调头回到森林边缘,先去于马玉玲和小城等人会和,只是雪崩之后的山谷有多难走,根本就无法想象――到处是深达数米的积雪,里面却暗藏藏着无数石块、碎冰。

  而且,因为是刚刚才发生的雪崩,这些东西都是刚刚才落进山谷,稳定性惊人至极的差,时不时的,就还会在厚厚的积雪下面,继续坍塌,形成一处处深达数米的巨大陷阱,梁初一才走不多一会儿,就有好几次差点儿掉进这样的陷阱之中,被积雪掩埋,再也出不来。

  因此,梁初一走得很慢,而且,几乎只能是沿着雪峰的根部,试探一下,走一步,走一步,试探一下,甚至一个上午,梁初一也没能走出几条山谷。

  下午时节,梁初一好不容易走到一处山谷拐弯的地方,找了个地方,准备略略休息,然后再走,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梁初一鼻子一痒,忍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喷嚏,梁初一忍不住苦笑着,自言自语地说道:“这谁啊,这个时候在背后骂我……”

  梁初一一边笑,一边想着,该不会是秦虎或者邱八爷在骂自己吧,那家伙骂自己,一定会是这样的:“让你引开几头狼形生物,你这家伙倒好,你干嘛不把地球给炸个窟窿出来……”

  想着胡三儿会这样骂自己,梁初一笑得更加开心,不过,梁初一也想到,如果是秦虎骂自己,那肯定就会是横眉冷目:“你这个混蛋,你晓得不晓得,你弄出来这一场雪崩,弄不好让我们失去多大的机会……”

  “失去多大的机会,我不晓得,但害得你找不到水晶宫,却是肯定的了!”一想到这一场雪崩,几乎掩盖了所有山谷的本来面目,水晶宫很可能会被掩埋在在数米厚的积雪之下,而秦虎会因为再也找不到水晶宫,拿到水晶宫,而恼火异常,梁初一就忍不住更是好笑起来。

  不过,梁初一也想到过马玉玲会怎么样骂自己,马玉玲要骂自己,多半会是瞪着眼睛,佯怒着问自己:“你还能不能翻点儿新花样出来作死?”

  然后说什么也不让自己丢下她,一个人出来,想着马玉玲会这样对待自己,梁初一倒是心里一愣。

  不过,付天鹏肯定是不会骂自己的。

  只是梁初一一想到小城,顿时有点儿头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梁初一就已经听到了孙胖子在大声骂着自己了。

  “这王八蛋,这一定是梁初一这孙子干的好事,现在好了,这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又没吃的又没喝的,这是想要困死老子啊,这王八蛋,哎,老秦大哥,你慢点儿……”

  “胖子兄弟,你干嘛老是骂他啊……”老铁佝偻着腰,脚也有些瘸,估计是什么时候给伤了腰腿。

  孙胖子扶着老铁,嘿嘿的冷笑了几声,这才说道:“这王八蛋,那家伙,从来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儿,我孙胖子碰上了他,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远的就不说了,就说前两天吧,那个,常老头他们,铁大哥还记得吧,当时,我说直接干掉那龟儿子的,你猜那家伙怎么说,那家伙说咱们得优待俘虏,直接给放了,结果怎么样?老铁你是清楚的吧……”

  常老头的那件事,其结果怎么样,秦虎当然很清楚,其实当时是马玉玲多了句嘴,从狼形生物口里,把常老头等人救了下来,但常老头获救之后,却立刻拿着枪,威逼邱八爷下令,要其余的人开枪射杀正在跟狼形生物搏斗的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

  在孙胖子看来,幸好当时常老头挟持的是邱八爷,要是换了不经吓的其他人,自己还真是有可能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只是这中间的种种因果,孙胖子绝口不提,却单单只把这笔账记到了梁初一的头上。

  这让梁初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气愤之下梁初一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冤枉啊……”

  一刹那之间,孙胖子怔住了,一时之间孙胖子不晓得是被惊到了,还是高兴,竟然一脸懵逼,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