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梁初一走到胡三儿跟前,孙胖子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啊……梁老板,你是人是鬼,我怎么感觉到你这家伙阴森森的……”

  梁初一忍住笑:“死胖子……我刚刚在阴曹地府,听到有人骂我,出来一看才晓得是你,我冤枉啊……”

  梁初一这么一说,孙胖子更是楞楞的看着梁初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就说你没干过一件正经事,你这死都死了你还出来吓我……”

  老铁怔怔的看着梁初一和孙胖子两个人,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懵,不晓得梁初一跟孙胖子两个人说的是真是假。

  按说,光天化日之下,绝不会有什么神啊怪的,可是这个地方诡异得很,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说不一定会发生,只是这青天白日的,听着孙胖子跟梁初一两个人阴森森的说话,老铁怎么都觉得有一股冷嗖嗖的鬼气。

  梁初一憋住笑,故意更加森冷的说道:“老孙,你多嘴多舌,背地里说人坏话,我是来带你过去的……”

  孙胖子往雪地里一坐,叹了口气:“梁老板,你放过我吧,这王八蛋,我都还没成家立业呢,我那些远大的人生理想,一个也还没实现,就这么跟你去了,我也岂不是冤枉得紧,梁老板,我求你了……”

  梁初一哼哼的冷笑道:“你求我有什么用,你有什么未了之事,还是去跟阎王大哥说吧……”

  孙胖子怔了半晌,这才突然啐了一口:“是啊,我求你根本就是没求用的事情,这王八蛋,不求了,说罢,接下来怎么做?”

  孙胖子也是跟梁初一一起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什么不能解释的事情也是遇到过的,但偏偏就是没遇到过鬼啊神的。

  这一场雪崩,一定会是梁初一跟胡三儿他们制造的,这个,孙胖子和老铁早就想得到,但是梁初一会不会在这场自己制造的雪崩当中遭遇不幸,孙胖子却根本就没去想过,也从来不会去想这个问题。

  也没什么别的,因为孙胖子自己都能躲过这场灾难,梁初一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孙胖子跟本就不会去想梁初一会不会死掉的问题,只是见到梁初一,却没见到胡三儿和老铁两个人,孙胖子却是晓得,弄不好梁初一这家伙又会不干一件好事――拽着自己去找胡三儿跟老铁!

  这可是梁初一又要拽着孙胖子一起去闯阎王殿的事情,毕竟现在刚刚发生雪崩,再去寻找胡三儿和老铁又岂止是步步危机,孙胖子虽然不怕死,但也绝对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梁初一带到阎王殿上,只是听梁初一这口气,却是没得商量,所以,孙胖子干脆就不再求梁初一了,只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幸好,梁初一也早就没打算就这样去寻找老铁和胡三儿两个,只阴气森森的说笑了一阵,这才叹了口气:“回去,找个地方好好地养养神,跟阎王大哥好好的打个商量,看看能不能让你这死胖子完成未竟的人生理想。”

  “回去?”孙胖子盯着梁初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王八蛋,梁老板你几时也转了性子?”

  在这之前,梁初一绝对是一个不惧任何艰难的人,别说一场雪崩,就算前面是刀山,是油锅,梁初一只要觉得有必要,肯定都不带眨眼的直接就趟过去。

  这一次,梁初一居然选择了退缩,这可不见得是梁初一一贯的行事作风啊,会不会是梁初一制造这一场雪崩,让邱八爷跟老铁两个人消失了?没有了邱八爷,梁初一自然也就不会继续随着他们的指挥棒去转。

  看孙胖子疑惑,梁初一苦笑着摇头:“说实话,我也不晓得胡三儿他们怎么样了,我是为了把那些狼形生物引开,嘿嘿,不小心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估计秦老哥他们也肯定没事,唉,只是现在这个样子就这么去找他们肯定找不到了!”

  过儿好一会儿,孙胖子才勉强理出来个头绪,随即一脸怪异的盯着梁初一:“我就晓得,搞雪崩这样的大事件,也就梁老板你这家伙才想得出来,说你不干正经事,还真是没冤枉你,行了,既然找不到秦老哥他们了,那就打道回府……”

  孙胖子打道回府,指的当然是回到马玉玲他们驻扎的那座小山丘上,至于还能不能找到水晶宫,孙胖子又懒得去想了,毕竟现在雪崩封住了山谷,寸步难行,但就守在这里,那也无异于等死。

  当下,胡三儿重新扶起老铁,跟梁初一一起,顺着山谷,寻了条路慢慢向下,只是山谷里面的积雪杂物,太过深厚,三个人一路走得极是缓慢,到了天黑,离森林边缘的小山丘,依旧还有很长一段。

  不得已之下,三个人只得找了个能够勉强避风的山崖之下,艰辛的熬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当真是又冷又饿的胡三儿就熬不住了,催着梁初一跟老铁两个人赶紧起身,寻路回去。

  好的是,越接近森林边缘,雪崩带来的影响越小,山谷里面的积雪,也越来越薄,梁初一跟孙胖子、老铁等人自然也就走得越来越快,不到中午时分,三个人终于走出雪谷,在踏足雪山后退,留下的森林与雪山中间一片空白地带之时,孙胖子跟梁初一等人终于如释重负――这一次,算是又捡回来了一条小命!

  只是梁初一三个人,根本就没能轻松到片刻,甚至孙胖子想着去找马玉玲要些吃的,先填饱肚子的美梦都还才开始,梁初一和孙胖子等人顿时傻了眼。

  ――三个人周围,至少有六个拿着枪穿着雪地迷彩的人,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指着三个人。应该是梁初一跟孙胖子等人走出了雪谷之际都高兴得过了头,居然没发现就在雪地里面有好几个隐蔽接近,全副武装的人。

  这些家伙都穿着厚厚的鞋底迷彩防寒服,带着厚厚的防寒帽,脸上不但戴了口罩,还戴了防雪盲眼镜,只看得出来这些人很高大,却根本看不出来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人。

  孙胖子还想去摸手雷,但梁初一立刻就阻止了孙胖子任何动作,且不说三对六的局面,只是对方整齐划一的冲锋枪、雪地迷彩、口罩和防雪盲眼镜,就直接能看得出来,这一帮人,绝对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而通常出现这的杀手,他们的身后,一定站着一个极为厉害的角色,也就是说,就算干掉这六个拿着冲锋枪的杀手,根本就无济于事,何况,梁初一最关心的,是马玉玲和小城,如果估计的没错,既然这你都已经出现了杀手,马玉玲跟小城,一定也落到了他们手里!

  所以,无论反抗有没有用,现在第一要务,必需是得弄清楚马玉玲跟小城两个人的下落,弄清楚这几个杀手身后的人的底细,因此,梁初一选择了束手就擒,绝不反抗。

  六个杀手将梁初一等人并不反抗,倒也还算客气,只是除下了孙胖子身上的砍刀,手雷和枪,然后用枪指着梁初一跟孙胖子和老铁三个人,让他们去马玉玲她们所在的那座小山丘――小山丘背后,这个时候竟然一片忙碌。

  至少有二十名同样穿着雪地迷彩,带着口罩和防雪盲眼镜的杀手,最普遍的装备就是冲锋枪,甚至班用机枪,甚至不乏还有火箭筒之类的重武器,看样子少说也是一个排的兵力。

  只是兵力多少,孙胖子几乎都没去考虑,而是眼花花的,淌着口水,去看着那些精光铮亮的武器,而这些穿着雪地迷彩的人,很忙碌,但他们在做着同一件事,整理营地,搭建帐篷,搬运物资。

  一看这架势,梁初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好大的气派!如果说梁初一猜得没错,着一定就是白种人说过的,他的主人。

  那些忙碌着搬运物资和搭建帐篷的杀手,见到有人押着梁初一跟孙胖子等人过来,基本上都没人搭理,都只是自顾自的干着手里的活,忙碌,却不失肃静,若不是走到这里,稍微隔得远一点儿,就不会有人晓得这山丘顶上,居然有这么多人,这让梁初一想到一种动物的名称――兵蚁,蚂蚁群里的兵蚁!

  办事高效,组织严密,悍不畏死的一群兵蚁,看样子这一群人也应该是刚刚才到不久,而且有可能会是直接驻守在这里,至少,应该会是暂时驻扎在这里,所以正在搭建比较繁琐的野战帐篷。

  梁初一跟孙胖子、老铁三个人,被押送到一座刚刚搭建好,很是高大的帆布帐篷前面,便暂时被威逼着双手抱在头上,蹲了下去,妥妥的战俘待遇,其中一个人躬身进了帐篷,看样子是进去通报,但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也不说话,直接指了指梁初一,示意梁初一跟他进帐篷。

  两个人立刻在背后用枪捅着梁初一的腰杆,逼迫着梁初一进帐篷,孙胖子蹲在地上,委屈至极的叫道:“哎,那个谁,我跟那家伙是一伙儿的,干嘛不让我也跟着进去,这王八蛋,为什么就他一个人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

  话还没说完,背后一个人直接一脚踢在孙胖子的屁股上,要不是孙胖子膘肥体壮,这一脚,足以把孙胖子踢翻在地,只是孙胖子屁股上挨了一脚,不但不以为意,还继续叫道:“哎,你轻点儿,老子的屁股都被你弄疼了……”

  梁初一临进帐篷之前,忍不住扭过头来,冲着孙胖子笑道:“老孙,不作死就不会死……”

  进入帐篷,梁初一当真感觉到什么叫作排场!整个帐篷不低于三十个平方,地下显然是经过很精细的平整,不但铺过放水油布,还铺上一大块地毯,很明显还有取暖设备,使得梁初一一进来,就感觉到暖意融融,办公设备是全塑折叠的专用器具,桌椅齐全,

  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连接调试电脑设备,另一边还堆积了几口武器弹药的箱子,整个儿就是一处战场指挥所!梁初一见过的那个白种人这时节正站在一个背对着梁初一,坐在轮椅上,看得出来是个女性,满头白发的人身边。

  见到梁初一进来,白种人依旧是很绅士的微微一笑,然后微微躬身,在那满头白发的女人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那满头白发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驱动轮椅,转过身来。

  这女人转过身来时,梁初一顿时吃了一惊,这女人穿着一声呢绒防寒服,一只手上带了一只钻石硕大得如同鸽子蛋一般大小的钻戒,一只手却带了一只白色手套。

  年纪应该已经很不小了,如果估计得没错,至少在六十开外,但这这女人的一张脸上却不见一丝儿皱纹,五官也极为精致,虽然不如马玉玲或者老铁的容貌,却有着另一种梁初一从来不曾感受过的美。

  尤其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简直如同两潭深蓝湖水,让人只看一眼,几乎一辈子都没法子忘记。

  见梁初一很是吃惊,老妇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只冷冷的说道:“你就是梁初一……”

  这看起来很是美艳的白发老妇人一开口,梁初一顿时有些吃不消了,这老妇人说的,倒是一口普通话,比白种人的普通话都还顺溜,

  但那声音却干涩沙哑,就如同瓷片碎渣在相互摩擦,嘎吱嘎吱的不但刺耳,还令梁初一满口牙齿都跟着一阵酸软。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才很是不自然的笑了笑:“你对我倒是做过很深刻的调查,只是我不晓得,我一个区区无名之辈,真有必要这样吗?”

  前两天,这个白种人一上来,就直接找梁初一,要说没对梁初一仔细做过调查,梁初一自己都不会相信,所以,这老妇人一见面就说出梁初一的身世来历,梁初一不但不吃惊,反而想到的只是到底有这个必要吗?

  只是这老妇人听梁初一这么一说,眼里的蓝色眸子一闪,立刻略略转头,对白种人说道:“这个人没什么用处,扔那边雪洞里去……”

  梁初一大急,这老妇人绝对没有半点儿威胁恐吓的意思,而是实实在在、真真正正的想要把自己扔进雪洞,像扔掉废弃的垃圾一般扔掉。

  ――既然是对自己毫无用处的垃圾,谁还会故作姿态威胁恐吓一番,再去扔掉。

  那白种人很是恭顺的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这就去办……”

  那白种人很是绅士地冲着梁初一笑了笑,再朝梁初一背后的两个人示意了一下,那两人立刻用枪管捅了捅梁初一,让梁初一出去,一看这这老妇人绝不是开玩笑,梁初一赶紧叫道:“慢着,你我素不相识毫无瓜葛,凭什么一见面你就要杀我……”

  老妇人的蓝色眸子闪了几闪,也不说话,直接冲着白种人微微挥了挥那只带着手套的手,示意白种人直接把梁初一弄出去,省得在这里浪费时间。

  梁初一不得已,赶紧又大叫了一声:“你要杀了我,你这辈子就再也别想进入水晶宫!”

  老妇人蓝色的眸子又是闪动了一下,又略一沉吟,这才再次微微挥了挥手,阻止白种人和梁初一身后那两个拿着枪的人。

  随后,老妇人这才用那种令人牙齿酸软的声音说道:“你是说你对我还有些用处!”

  梁初一晓得这老太婆一言不合,立刻就会杀人,当下只得说道:“这位先生曾经来找过我,要跟我合作,所以说我应该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而且,我估摸着如果没有我,你们肯定无法进入水晶宫!”

  老妇人的眼里,蓝光闪动,沉吟了片刻,但盯着梁初一却不说话。

  梁初一当然晓得,这不是要跟老太太要跟梁初一扯家常聊天,而是要听梁初一说说他到底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但搁在梁初一脖子上的那把刀,却是依旧搁在梁初一的脖子上,若是梁初一三言两语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妇人依旧还是会手起刀落,直接砍掉梁初一的脑袋。

  所以,梁初一不敢跟别人聊天一样,先吊吊人家胃口再说,不过这让梁初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更加莫名其妙,那里转出来这么个鹤发童颜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老太婆!

  只是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这里是人迹罕至的的地方,任何到达这里的人,目标都是水晶宫,水晶宫,只要不是自己一路的,那都是自己的敌人,最少,也是竞争对手,动辄杀掉对方,也丝毫不稀奇,只是杀人的手段阴狠暴烈与否而已。

  如同这个老太婆,无论是谁,一言不合,立刻格杀勿论,手段凌厉霸道,很是少见而已,然而,对梁初一来说,自己一条命事小,死了也就死了,可外面还蹲着孙胖子、老铁两个人,另外,看样子马玉玲跟小城两人也是落在他们手里了。

  所以,梁初一虽然不怕死,但却不能死,只是这个时候,梁初一那你还敢来想这些,现在,只能绞尽脑汁,想想该怎么应付眼下的局面才是。

  见梁初一半晌也说不出话来,老太婆眼里的蓝光闪动,越发变得阴沉起来,就在这老太婆要再次扬起手来,示意把梁初一弄出去,直接杀了之际,梁初一突然叹息了一声,盯着老太婆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也是邱家的人!”

  老太婆本来要扬起来的手,一下子僵住了,眼里的蓝光,也不住的急速闪动起来。

  本来,梁初一也根本不晓得这个老妇人就是就是邱家的人,毕竟早前也有悄悄盯着马玉玲跟过来的杰森。

  而这个老太婆和他手下的肤色,绝对就是跟杰森同出一源,也就是说,这个老太婆其实更应该是杰森一伙。

  但这个猜测很明显有个很大的不合理之处――杰森的目标很明显,不管是水晶宫也好还是什么地方也好,只要能够找到一些金银财物就心满意足。

  可是这个老太婆的目的却非常明显――水晶宫!

  另外,前两天,眼前这个白种人来找自己,口口声声说是受他的主人之托来跟梁初一传话,又说,她的主人先后三次进入过水晶宫,还接近过水晶宫核心,以及他的手下所持有的砍刀可以轻松对付狼形生物等等情况来看,老太婆就根本不可能跟杰森是一伙的。

  而同样是来寻找水晶宫,恐怕真正来得最多的就应该是邱家和马家的人,而到目前为止,邱家跟梁初一的接触不多,就算是邱八爷,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反倒是马家的马玉玲一直都跟着梁初一。

  所以,这老太婆就只能是邱家的人。

  不过梁初一也很是好奇,邱家还有这样的肤色的一个老太婆?

  从某个方面来说,梁初一这样想,其实纯属就是臆想,连推测都算不上,毕竟现在的形势,实在是一眨眼睛,就再阎王殿上大庄了好几个来回,根本容不得梁初一可以去仔细推敲,说到底,梁初一也纯粹就是情急生智,一下子想起来这两件事,随即便顺口说了这么一句,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梁初一带着赌这一把的成份。

  但看着老妇人的神色,梁初一的心一下子稍微放松了些,显然,梁初一这一下瞎猫逮住死耗子,歪打正着,居然给蒙对了。

  那老妇人的确就是邱家的人,而且还是邱八爷的死对头,邱三的伙伴兼情人,中文名“艾可儿”。

  ――邱三做出来的东西,远远不止是在本地,而且邱三也远远不仅仅只是造假这么简单,古玩文物一道,邱三手下自然也包括土夫子。

  常老头、龙胡子等人就是专门替邱三挖真东西的土夫子,既然有这些挖出来的真东西,也就自然得有渠道路子。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