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天鹏跟老铁、小城三个人更是喜出望外。

  ――将这老妇人至于枪口之下,那便是梁初一已经掌控了全局,至于后面的以及外面的杀手,那还不得全部乖乖投降,因此,见梁初一已经掌控了全局,胡三儿直接就要站起身来,来个反败为胜,也让这一帮子杀手尝尝俘虏的滋味。

  殊不知胡三儿刚刚要直起身子,后脖子上却挨了狠狠的一枪托!若不是胡三儿皮糙肉厚外门功夫,只怕这一下,就足以让胡三儿的脖子,粉碎性骨折,胡三儿闷哼了一声,直接又抱着脖子蹲了回去。

  小城等人本来也有点儿动作,但是后脑勺上,却直接被枪管捅得,连额头都快触到地面上的地毯,哪里还能有更大的动作,不过,威逼着马玉玲,秦虎、秦虎两个女孩子的那几个杀手倒是停了下来,估摸着,现在异变突生,他们也只好等待新的命令。

  不过这几杀手,却始终保持着继续驱赶两个女孩子出去的战斗姿态,并且丝毫不留给马玉玲等人可以反攻的机会和破绽。

  所有的人当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动作的人,却是秦虎,秦虎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梁初一已经反败为胜掌控了全局,秦虎不但没有动作,脸上反而变得更加忧虑起来。

  让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艾可儿,居然看都没多看一眼梁初一手里的枪,只是冷冷的低喝道:“你真想让他们一起死!”

  梁初一也是低声喝道:“我不想一起死,但逼急了,大家也只能一起死!”

  艾可儿冷冷的瞥了梁初一一眼:”我就晓得,邱老八那老不死的,根本就教不出来一个有出息的徒弟!”

  “让他们放下枪!”梁初一才不管邱三爷能不能教出来有出息的徒弟,反正现在梁初一赢了,梁初一把艾可儿置于枪口之下,掌控过了艾可儿的命,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勒令艾可儿做任何事情。

  因为梁初一相信,任何人在枪口之下,尤其是艾可儿这样的人,在别人的枪口之下,同样只能选择顺从,哪怕只是暂时的,然而,梁初一这次却是错了,而且是大错而特错,因为艾可儿根本就没有屈服和顺从的意思,哪怕被置于梁初一的枪口之下。

  ――艾可儿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轻蔑很不屑,根本就是嘲笑梁初一的笑!

  就在艾可儿的笑声之中,一个明晃晃的东西,不晓得从什么地方飞了出来,直接就到梁初一的眼面前,梁初一不由自主的歪了歪脑袋,想要避开突然出现在眼面前的这个明晃晃的东西,并在同一时间扣动了一下手枪扳机。

  只可惜的是,梁初一根本就没能扣动扳机,而原本以为能够避开的那个明晃晃的东西,却依旧还在眼面前晃动,梁初一大吃了一惊,不由自主的松开扣住白种人的喉头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但一退之下,梁初一才发觉,抠着扳机的手也缩不回来。

  自己退开这一步,反而让自己身子略略前倾,几乎腰马不稳,梁初一握枪的手臂缩不回来,那是因为梁初一握着的那把手枪被人用手握住,而梁初一面前晃动着的那白晃晃的东西,也是一只手,一只手掌,晃眼的,是手掌的手指戴着的一枚钻石戒指,钻石硕大,晃动之下,光线折射,自然晃人眼睛。

  手,是艾可儿的手,握着梁初一的手枪的手,不晓得什么时候脱掉了白色的手套,但手上却依旧带着一只黑色细绒布手套,梁初一都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自己握在手上的枪,早已经被被拆成了好几块零件,被拆掉的零件,落在地摊上。

  “大擒拿手……”梁初一叫道。

  梁初一在一瞬间想到这种手法就是邱八爷教过自己的大擒拿手,但自己一直都没法子练到家更没放在心上的一种空手入白刃格斗术。

  所谓“空手入白刃”,其实也是近身格斗的一种,主要针对的就是跟拿着刀具枪支之类,而防身自卫的一种格斗技巧,这种格斗技巧,并不常见,因为基本上来说,被玩手枪的高手拿枪指着,就已经是死路一条了,那里还有机会去跟人家玩什么大擒拿手。

  不过,话说回来,比如说梁初一在一眨眼之间,站到白种人背后,扣住白种人的喉咙,随即从白种人腰上拔出手枪,打开保险,并且推弹上膛,这些,所有跟枪有关的动作,多是大擒拿手中的基本功,皮毛而已,很多人都会,只是熟练与否的区别而已,而梁初一,也就只练到了这个火候,这点儿道行。

  至于艾可儿所表现出来的大擒拿手,绝对就是整个大擒拿手里面的精髓――在被玩手枪的高手,用手枪指着的时候,能从对手手里把手枪夺过去,算不上真正的高明,因为夺枪过程中,动作、力道,稍有拿捏不准,人家就会射出一颗子弹,直接导致的后果,那便是被人家射出来的子弹击中,随时宣告夺枪失败,然后死于非命。

  如同艾可儿这样的人,绝对是不会直接去从对方手里夺枪的,就算夺过来,那对自己来说,不但没什么效用,反而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负担。

  真正的大擒拿手里面,要解除对方手里的手枪威胁,就是如同艾可儿这样,在一瞬间之内,直接将对手的枪拆成零件扔掉!如此,就算对手握着手枪枪把,不但不能发射子弹,反而还会因为一直握着枪,没法子撒手重新换枪,或者重新去拿其他的武器。

  梁初一现在的情形就是如此,手上拿了一把已经被拆成几块零件的手枪部件,不但没法子发射子弹连扳机都扣不动,梁初一自认为对艾可儿威胁最大的手枪,也就不但失去了威胁,也反而成了梁初一手里最大的累赘,想扔扔不掉,拿着又已经没什么作用,甚至连手臂都没法子缩回来,单这一点,就已经是成了梁初一的一个很大的麻烦。

  而事实上,梁初一的麻烦远远不止手枪对艾可儿失去了威胁,手臂也缩不回来,整个人因为后退那一步,导致身子前倾,几乎弄得腰马不稳等等劣势这么简单,最要命的是,艾可儿的那只带了硕大钻石戒指的手,食指中指伸出,形如剪刀,一直都在追着梁初一的一双眼睛。

  无论梁初一怎样摇头晃脑,俯仰侧转,那只戴了钻石戒指的手,却始终就在梁初一的眼面前两三寸的距离,而且,始终都是蓄势待发!绝对是梁初一稍有停顿,那两根指头,立刻就会插进梁初一的双眼,其狠毒、灵活的程度,比梁初一遇上过的狼形生物更让人恐惧。

  好在梁初一及早松开了白种人,已经算是腾出来了一只手,虽然是左手,但是终究还是勉强能挡一下,只不过,梁初一这抵挡,却也不是正常人所想象的那样,回手去挡追着自己一双眼睛不放的那只带着钻石戒指的手指,而是收势、曲肘,随即猛力横扫,企图以巨力横砸艾可儿的腰部。

  艾可儿年纪虽大,但是身手不弱,这是梁初一刚刚晓得的,毕竟梁初一一进来,艾可儿一直都坐在轮椅之上,虽然面孔有种梁初一没见过的美,但是一头银发斑斑,终究还是有了些年纪。

  这是其一,其次是梁初一根本就没见到过艾可儿除了挥动了几下那只带着大白手套的手之外,就再没其他的动作,这让梁初一也产生了一些误判――艾可儿可能会功夫,但终究还是因为年纪不小行动不便,又是女的,所以不足以对梁初一造成更大的威胁!

  但梁初一是真的误判了,出错了,而且还是个很大的错误,只是既然小的自己判断失误,想要亡羊补牢,晚不晚那当另说,但眼下,要化解艾可儿着插眼毒招,唯一的法子,便是以拙抗巧。

  以巨力横扫艾可儿的腰,毕竟艾可儿年岁不小,若是到受梁初一这样巨力打击,艾可儿的肋骨必定遭受重创,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艾可儿这样的年纪,还是老人身体,遭受这样的重创,也算是致命的,只是梁初一并没选择直击艾可儿的胸腹,这就是梁初一的“拙”。

  “一力降十会”的“拙”。

  之所以梁初一会选择这样,一来是形势逼迫,二来,也正是梁初一突然发现,艾可儿是个极为可怕的对手,甚至身手都不是梁初一能够想象得出来的好。

  若是梁初一选择直接艾可儿的胸腹,肯定就会被艾可儿轻巧的躲避过去,那样的话,对梁初一目前的情形来说,实在是不妙得很。

  艾可儿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是身手依旧灵巧得很,直击她的胸腹,只恐怕她躲避过去之后,反击的力度和招式,就会更加让梁初一难以招架,而进攻,本来就是梁初一的天性以及长处。

  而梁初一的这种打法,也正是攻敌之必救,也就是梁初一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拼着一双眼睛不要了,也要跟艾可儿拼个鱼死网破,两伤俱败,这绝对是一记狠的!

  就跟当日马玉玲、、付天鹏、胡三儿、秦虎等人在那个密室里面被邱三胁持,梁初一的解救法子一样,要么大家一起活,要么大家一起死!

  鱼死网破,两伤俱败。

  这就是梁初一的“拙”,也正是梁初一的厉害之处。

  如此,艾可儿终于放开抓着那只剩下几个零件和框架的手枪的手,后退了一步,还略略侧了一下身子,避开梁初一的这一拳横扫,彻底避免了两败俱伤的下场,只是艾可儿松开梁初一之后,随即便坐回轮椅,带着黑色细绒手套的那只手,依旧戴上那只白色大手套,连眼睛都是半开半闭。

  仿若刚刚这几下和梁初一交手,根本就没发生过一般,事实上艾可儿跟梁初一交手,也的确仅仅只不过是一呼一吸之间,差不多跟梁初一在突然之间,出手控制住白种人,并夺了白种人的手枪,然后打开保险推弹上膛、瞄准艾可儿,准备击发的时间差不多。

  很快,甚至快到秦虎跟孙胖子、付天鹏等人几乎都没看清楚他们动作招数,但接下来的现实,当真有些残酷。

  梁初一直接扔掉手枪残余零件,苦笑着转头,扫视了一边马玉玲,胡三儿,甚至是所有的人,随后还说道:“我尽力了……”

  梁初一的确是尽力了,但是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艾可儿,梁初一也晓得,这个艾可儿,她有的是资本,可以高高在上,对别人的生死,凭着她自己的好恶,随心所欲予取予夺,能做出这么大的排场,艾可儿有的是钱,有不低于一个排的兵力,有让梁初一都心惊肉跳的身手!这些,在这个地方,其他人能得其中之一,便足以称王!

  但恰好这个三个条件,艾可儿一股脑儿全部占据了优势,而且是绝对优势――这就是白种人告诉过梁初一等人,他们具备的三个把握之一。

  梁初一尽力了,但还是失败,这一次翻不了这个盘!翻不了这个盘,大家也就只能是各安天命,谁也怨不得谁,反正梁初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但梁初一竭尽全力,却依旧只能认输,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而这一幕,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虽然所有的人看着,差不多都只觉得艾可儿只不过站了起来,往前面走了一步,然后又回坐到轮椅上,但地毯上几样手枪零件,却是没人不认识的。

  而梁初一苦笑着说他已经尽力时,手里的那把手枪,已经只是其中几个手枪零件而已,所有的人更是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所有的人顿时也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个艾可儿非常厉害,梁初一应该是打不过艾可儿!

  只不过,梁初一的身手在这一群人里面,仅仅只是垫底的小角儿,但是梁初一的优势却是艾可儿对他并不是很提防,这也就给了梁初一一次机会。

  再说,就是梁初一这家伙胆儿大不要命,弄不好就跟人来个鱼死网破,其余的诸如马毓菲、付天鹏、老铁等身手厉害的,却是被隔得远远,连靠近艾可儿的机会都没有。

  付天鹏明晓得翻盘已经无望,却看着梁初一,问道:“那啥,我刚刚听着叫了一声什么‘大擒拿手’,那是啥玩儿……厉害不……”

  跟着付天鹏蹲在一起的胡三儿,一边暗暗的用手揉着挨了一枪托的脖子,一边苦笑低声说道:“仙人板板,大擒拿手你都没听说过,你看不到那儿那地毯上的零件儿啊,我们梁老板都没辙了,你说厉害不……啥叫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就是!”

  胡三儿刚刚说完,坐会轮椅上的艾可儿,眼里的蓝光闪烁,再次挥了挥手那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应该是让手下的杀手继续执行之前,把马玉玲等两个女孩子扔进雪洞。

  而就在这一刻,胡三儿突然带着哭腔叫了起来:“哎呀大姑奶奶,你可千万别砍了她们啊……你要砍了她们两个,我们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啊……”

  胡三儿根本就不晓得这艾可儿到底何许人,甚至都不晓得眼前这个梁初一都打不过的老妇人,到底是艾可儿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人,但胡三儿不管三七二十,先就直接叫上了“大姑奶奶”,胡三儿这一叫,艾可儿倒是微微一愣,当然了,艾可儿绝对不会是怀疑胡三儿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她的侄孙子,而是好奇砍了两个女孩子,为什么会什么都得不到了。

  艾可儿这一愣,那个刚刚被梁初一挟持过,但又主动放弃的白种人,微微整理了一下衣物,黑着脸,很不情愿的低声叫道:“慢着……”

  估摸着,这个一直都很绅士的白种人,刚刚被梁初一挟持,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终究被梁初一挟持过,而且,他的手枪,也被梁初一夺了过去,就算这白种人绅士,涵养好,但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不恼火,只不过,就算这白种人恼火,但却不能不顺从艾可儿的意思,艾可儿刚刚这一愣,很明显的有要稍微等等,停停胡三儿要怎么说的意思。

  至于马玉玲、马毓菲两个女孩子,什么时候再拉出去砍头,反正这包括梁初一在内,整整十个人,那都是刀俎上的鱼肉,想什么时候宰就什么时候宰,也不急于在这一片刻之间,艾可儿有这个意思,所以,白种人这才很不情愿的出声,让那几个要继续执行先前的任务的杀手,先等一下。

  胡三儿最会察言观色,眼见白种人虽然很不情愿,但依旧还是让杀手停下来,胡三儿立刻便明白,这白种人的主人,那满头银发的老女人,想要干货,当然是为什么不能杀马玉玲、马毓菲两个人的干货。

  胡三儿想都没想,便直接叫道:“大姑奶奶你晓得不,就是那个,就在这几个女孩子身上,没有他们,我们是真进不去水晶宫啊……”

  如果胡三儿要瞎扯的什么,艾可儿自然会不屑一顾,但偏偏胡三儿这话,一下子真正戳到了艾可儿心里的痛点――进不去水晶宫!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