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艾可儿冷着脸,皱着眉,但却再也没有继续让那几个杀手继续执行之前的任务的意思了,只静静地听着,听胡三儿说下去,至于梁初一,这是个手下败将,艾可儿根本就没不在把梁初一放在眼里,败军之将,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胡三儿根本就不假思索的继续胡扯起来:“我听说过,谢长春用暗语写了一副进入水晶宫的地图,只有她们两个人才晓得怎么去解开那些暗语!”

  胡三儿这么一说,艾可儿那双蓝色的眸子,顿时再次闪烁起来,数次进入水晶宫寻找水晶但始终都不得而入,这是事实,谢长春有没有记录下进入水晶宫的道路,艾可儿不晓得,但艾可儿晓得,很多人在不想死的时候,会说一些真话出来。

  用一些真话,来让自己继续活下去,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艾可儿甚至毫不怀疑胡三儿说的,就是真话,因为艾可儿想着,扔完马玉玲她们两个女的,下一个,绝对就是这个嘴臭的死胖子!

  当下,艾可儿低声说了一句:“放开她们……”

  那白种人悻悻的低喝道:“把她们两个带过来……”

  这一瞬间,马玉玲、马毓菲姑侄两个人,又在阎王殿前打了个滚,只是两个人虽然被几个杀手又带了回来,但看得出来,她们三个人的名字,依旧还在勾魂薄上,并没被消除,这个艾可儿随时一个不高兴,又一定会把她们三个送回到阎王那儿。

  偏偏这时候,先前那个摆弄电子仪器仪器的女人,又过来,低声跟艾可儿说道:“主人,第三区域,监控失效……B2区域边缘,发现异常……”

  艾可儿愣了愣,随即吩咐了一句:“重新调集人手和资源,继续监控第三区,重点监控B2区域……”

  听艾可儿这么一说,胡三儿、小城、老铁等人均是实在难以置信――这个老太婆,居然还有人手和资源!这阵仗,当真惊世骇俗。

  吩咐完摆弄电子仪器的那个女人,艾可儿又盯着胡三儿,看了好一会,见胡三儿也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艾可儿一脸厌恶,冷冷的低喝道:“说下去!”

  这时,艾可儿的注意力仿佛全部走集中到了胡三儿身上,对于呆呆的站在一旁的梁初一,反而视而不见,因为艾可儿晓得,梁初一,已经完全被她给震住,很可能连反抗的意志,也已经消失。

  对于一个已经没有了反抗意志的人,根本就用不着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他的身上,事实上,不仅仅只是梁初一被震住,小城、付天鹏、孙胖子,甚至是胡三儿其实都被艾可儿刚刚的一手,给震住了。

  胡三儿之所以还能胡说八道,绝对不是胡三儿有多镇静,有多厉害,相反,胡三儿这个时候,晓得艾可儿本人就是一个格斗高手之后,早就放弃了暴力反抗的打算,转而寻求其他的办法保命,当然了,胡三儿要保命,自然也不可能首先就仅仅只保住他自己的命――能保住一个,就算一个吧!

  所以,胡三儿只得赶紧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远的不说就说最近,那也得必须从秦始皇焚书坑儒说起……”

  艾可儿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只盯着胡三儿:“你打算跟我讲个故事?”

  马玉玲、马毓菲、秦虎、小城等人一看艾可儿的神色,均无不心惊胆战,唯恐下一刻之间,艾可儿一摆手,立刻就让人直接把胡三儿拉出去宰了,毕竟胡三儿糊弄艾可儿,这个开头就弄得太大,还不说到时候不好收尾,恐怕再说上几句,胡三儿这家伙就会把他的说法弄得千疮百孔,全是窟窿。

  因为胡三儿的那点儿斤两,恐怕都只能给梁初一提鞋,就更不用说马玉玲、马玉玲之流,就更不要说现场还有个专功历史的秦虎,所以,穿帮露底,也不过是早晚之间的事情,可现在,偏偏最要命的却是,只要稍有一点儿马脚露出来,一条小命,就会直接丢了。

  如此,还有谁能不战战兢兢,毛骨悚然,偏偏被艾可儿质问,胡三儿这家伙立刻一副诚恳至极的样子,施施然说道:“大姑奶奶,我之所以从那古蜀国之事说起,就是担心说到一半,大姑奶奶会有疑惑,大姑奶奶有疑惑,那我还不得仔细解释,可以仔细解释,却又得耽搁大姑奶奶宝贵时间,耽误大姑奶奶的宝贵时间,我胡胖子又怎么能安心继续讲下去?”

  艾可儿的一双蓝色眸子急速闪动起来,带着白手套的那只手,也是微微抬起,看样子,只在下一刻之间,就会发号施令,让胡三儿这家伙人头落地。

  “要说透彻这水晶宫的事情,的确须得从秦始皇说起……”一直都不做声的马玉玲在一旁附和胡三儿。

  胡三儿也就三十多岁,在艾可儿面前,说话自然没什么太大的份量,但马玉玲就不一样,毕竟马玉玲出身纽约华商,优势一直都在寻找水晶宫,行事说话,自然有种胡三儿所不能及的气势,再说,马玉玲从早上被艾可儿的人擒获,一直都没说过话,这个时候站出来一说,艾可儿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愣。

  一愣之下,艾可儿微微抬起的手,不由自主的放了回去,一双蓝色的眸子,盯着马玉玲,死死的盯着马玉玲。

  马玉玲晓得,这是艾可儿在等待下文,当下,马玉玲说道:“秦始皇焚书坑儒,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找不死药……”

  “不死药?”艾可儿失声,一下子有些紧张起来,当然了,艾可儿紧张,并不是担心眼前这帮人还会反抗什么的,而是艾可儿一下子感觉到马玉玲这句话里所包含的信息,也就是说,艾可儿对这不死药之事,极有兴趣。

  “对嘛,我就说,这事情要是不从头说起,任谁只听一会儿,也会被绕得稀里糊涂……”胡三儿在一旁赶紧说道。

  艾可儿瞪了一眼胡三儿,沉声喝道:“说下去!”

  那些远古的事情,马玉玲开了个头,胡三儿接下来就说的流畅得多了:“要是大姑奶奶不想从头听起,我就这么说吧,这水晶宫,其实就是秦始皇让人建造的……”

  “胡说八道……”胡三儿一开口说这水晶宫,艾可儿果然就勃然怒了:“完全胡说八道,那些东西,岂是几千年的人力所为!”

  只是艾可儿这一怒,仿如胡三儿早有预料,当下,还不等艾可儿再有表示,胡三儿立刻满腹委屈,分辩道:“大姑奶奶,我就说这事情若不是从头说起,那是决计不会有人相信的,哎,这样吧,大姑奶奶你先别生气,我就先跟你把这段儿解释清楚再说……”

  几乎没有停顿,胡三儿就接着解释:“看见我们这帮人了吧,其实我们都不是普通人,我们――都是秦始皇后人!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事实上,我们不仅仅只会出现在这里,接下来,我们还得去很多地方……”

  前面,胡三儿胡诌了一句,马玉玲接着开了个头,果然引起了艾可儿的兴趣,接下来,胡三儿云山雾罩的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只是胡三儿这家伙,平日里嘴巴就零碎,又喜欢胡乱侃大山,最擅长的,那便是这样跟人胡侃,而胡三儿这家伙,就算是侃大山,也绝对是七八句假话里面,一定会透露一两句真话,就算是七拼八凑,说真话的时候,也必定会真人真事绝不掺假。

  再说,有马玉玲这个见识广博,老奸巨猾的人在一旁,不时引经据典,出言帮衬胡三儿,不多大会儿,艾可儿居然就被胡三儿侃得有些迷糊起来,艾可儿原本并非很容易就会被糊弄过去的人,但胡三儿甚至马玉玲等人没一个人晓得,艾可儿就是邱三爷原来的情人。

  艾可儿跟邱三爷有过一段恋情,而邱三爷跟艾可儿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说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说异闻,虽然不多,但终究也是说过,而胡三儿原本对那些传说异闻,不甚了然,但不久之前,却是刚刚进入过白龙过江,血河缝隙,机关雕像等等等等,略有了解,而这些,被胡三儿侃着侃着,全部都东扯西拉的套用到秦始皇身上。

  而艾可儿本来寻找到梁初一,想跟梁初一合作,进入水晶宫,便是晓得梁初一跟邱八爷的关系,更是想要借助梁初一或者邱八爷方面的优势。

  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梁初一顾及到秦虎的身份,又是在秦虎的催逼之下,才提前进入宝坪山雪峰山谷的,现在,胡三儿跟马玉玲一阵似是而非,东拉西扯,甚至都已经从白龙过江,到薛大将军宝藏,再到秦皇陵,再到《山海经》,《河书洛图》、《易经八卦》,再到风水地理、占星卜卦……

  别说艾可儿被绕得一愣一愣的,就算是胡三儿自己又或者马玉玲,都被他们两人自己给绕得有些晕乎乎的了,艾可儿一愣一愣的,不时还问上一个神问题,比如说:现在的秦始皇,都有哪些人是代表?又或者,那谢长春该不会是秦始皇的后裔?

  诸如此类在梁初一等人看来,几近小白的发问,但胡三儿却毫不犹疑的一一给出神一般的回答:仅仅只是谢长春的身份,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谢长春到底有什么身份,这一路过来,胡三儿又或者马玉玲甚至是秦虎或者梁初一,都是越来越觉得玄乎。

  比如说,谢长春留给梁初一的印象,那就是一个仙风道骨,无所不能的世外高人,但到了秦虎那边,谢长春又是一个猥琐无德,挖坟掘墓的土夫子,但对马玉玲来说,谢长春却绝对是器宇轩昂,古道热肠的探险高手。

  凡此种种,胡三儿夸夸其谈的以一言蔽之,总结为谢长春的身份本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再用梁初一和马玉玲,以及秦虎等人的看法,去反驳艾可儿的种种谢长春乃一平庸的说法。

  三两个回合下来,凭着胡三儿三寸不烂之舌,直接就将谢长春平庸说反驳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连艾可儿也不得不相信谢长春的身份,的确是个“天大的秘密”!

  只不过如此一来,艾可儿的神色,居然就缓和得多了,最重要的是,接下来,艾可儿居然开始跟胡三儿、马玉玲两人,一起探讨如何进入水晶宫这事,对梁初一及其他的人,都不再多看一眼了。

  只是越是这样,胡三儿就越是有些艰难起来,毕竟之前这些,都是胡三儿胡说八道,杜撰出来的,就算与马玉玲在一旁帮衬,但胡三儿却从来没进入过水晶宫,更没有得到谢长春什么指点。

  可艾可儿现在商议进入水晶宫这事,却是实打实,来不得半点儿花巧,毕竟艾可儿来过水晶宫三次,其中一次,还格外接近过水晶宫核心部分,对于这样的艾可儿来说,胡三儿想要在她面前,再弄出来点儿什么花花巧巧,自然也就不异班门弄斧。

  好在这方面,马玉玲也算是见多识广,再辅以马家历代寻找水晶宫的先人留下来的笔记手札什么的,三言两语之间,虽不能完全帮助胡三儿蒙混过关,但这水晶宫原本就有诸多神秘之处,胡三儿时不时露出得一处破绽,反而就显得更加切近实际。

  如此,三个人研究了半天,中间,那个摆弄电子仪器一起的女人,又过来跟艾可儿报告了几次,估摸着是有了什么发现或者端倪,艾可儿心情大好,甚至单独见马玉玲跟胡三儿两个人留在帐篷。

  其余的,梁初一等人,也就暂时懒得去处理,艾可儿只叫了人,把梁初一等余下几个人赶了出来,出了帐篷,梁初一依旧是格外郁闷,这倒不是那些看守几个人的杀手依旧对几个人并不太客气,而是经此一役,梁初一实在是没什么信心了――跟艾可儿交手一个回合,梁初一一败涂地,这让梁初一连想要翻盘的勇气都有些丧失。

  被赶出帐篷之后,梁初一等人被驱进一个离艾可儿的帐不远的帐篷,左边的小帐篷,说是小帐篷,其实就是头顶张开一块十来个平方的油布,如果有下雨下雪的话,勉强能遮住风雨而已的地方,周围还有足足一个班的人,死死地盯着。

  梁初一等人被驱赶进去之后,倒也没人格外限制几个人,但就是绝不能超越范围这个时候,秦虎抢先挤到梁初一旁边,但可惜的是,看着梁初一,秦虎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但一双眼里却满是疚歉。

  马毓菲也绕到梁初一身边,苦笑一下之后,悄悄将梁初一的手握在手里,随后又低低的问道:“你没事吧!”

  梁初一有些茫然的看着马毓菲,也不晓得自己是在摇头还是点头。

  马永嗣在一旁,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小块牛肉,那种这一次只有马永嗣一个人准备卤牛肉。

  牛肉很少,估摸着这是马永嗣留下来的最后一点儿,少到小小的不过半个香烟盒大,差不多就筷子头厚一块。

  马永嗣把牛肉塞到梁初一的另一只手,然后低声说道:“吃了它,我们的希望全在你的身上,你得活着!”

  梁初一将本来就不多的有点儿牛肉接在手里,但嘴里却喃喃的念叨着,话声低沉几近颓废:“她用的是邱家大擒拿手,大擒拿手……是大擒拿手,我根本就没法子控制得住她……”

  这邱家大擒拿手,梁初一若是不晓得,没练过,倒也不见得会觉得能有多可怕,但偏偏艾可儿所用的大擒拿手,梁初一不但晓得,而且还练过,自然就深知其中的利害,虽然眼睁睁的看着梁初一明明手上拿着的一把枪,但眨眼之间却又变成一堆零件,掉在艾可儿脚下。

  仅此一点,梁初一就晓得,艾可儿比自己高明不是一点半点,这让梁初一生出一股绝望――以梁初一的身手,要破解大擒拿手,唯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只能是主动远离艾可儿,另一条却直接倒在艾可儿脚下,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是以现在的情形,远离艾可儿,别说梁初一已经做不到,就算能做得到,其他的人怎么办,整整一个班的杀手盯着,梁初一再有异动,十几枝枪肯定毫不客气的朝着所有的人倾斜弹药,到时候,无论是梁初一又或者其他人,一定会被射成马蜂窝――所以梁初一做不到。

  倒在艾可儿脚下这条路,梁初一自然不甘心,无论是拜倒,还是被打倒,梁初一都不会甘心,因为不值!可是,无论值与不值,梁初一现在是技不如人,又无法反抗,也就自然少不了颓废之意。

  付天鹏离梁初一近一些,忍不住低声问道:“我听你一直都在那啥大擒拿手,这旮旯怎么跑出来个什么大擒拿手啥的,要不,咱哥儿几个,找个机会,一齐上去,我还就不信整不死她……”

  小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省省吧,付队长,大擒拿手,你晓得什么是大擒拿手吗?我听八爷说过,这世上懂得邱家大擒拿手的人,恐怕只要扳着一双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就我们几个,一齐上,恐怕都还不够人塞牙缝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