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邱家的人,所有的这才发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着邱家的人了。

  梁初一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马玉玲:“你怎么能够断定是邱家的人?”

  马玉玲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自从跟邱八爷等人分开之后,以及小城等人一起过来,昨天晚上宿营,但今天一早,到营地被偷袭,都没见着邱家的人,情况应该就是这样的情况,因为后来艾可儿等人偷袭营地的时候,就算是小城他们几个,也都没再见到过邱家其他的人了。

  见大家都很笃定是邱家的人提前离开了,梁初一也只好一笑了之,怎么邱家的人家里的人,大多喜欢一言不合,就私自行动。

  根据马玉玲和小城等人的描述,邱家的人走的时候,食物装备什么的,倒是带的很齐全,不过,这深山雪谷的,要找,肯定是找不见,但既然邱家的人装备齐全,想来也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只是,邱家的人他居然成了这一次死里逃生唯一的一个例外,弄明白了邱家的人的去向,更晓得他是因为跟八爷的人待在一起很尴尬,所以才私自出走等等原因之后,所有的人也就不再去理会这事情了。

  反正邱家的人不会死,大家现在又找不着他,还提他干什么。

  帮秦虎治伤时,几个人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因为秦虎的右肩是被殉爆的火箭弹尾翼残片击中的,而且嵌进了骨头,虽然给秦虎打过了吗啡针,在取出残片时,秦虎还是痛得差点儿昏了过去,秦虎痛得厉害,其他的人,除了秦虎、马玉玲、孙胖子三个人之外,又人人带伤,一时之间,自然没法子继续往前走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时候,要继续深入雪谷,去寻找水晶宫,也绝不现实,因为昨天,梁初一刚刚弄了一场雪崩下来,越往里走,山谷里面越是危险重。

  再说,这之前,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差不多就已经寻找了一天多时间,所走过的地方,基本上没发现会有水晶宫入口的可能。

  而现在,根据马玉玲等人推测的水晶宫入口也因为这次雪崩,被掩埋起来,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这一次寻找水晶宫任务,基本上已经化成了泡影。

  再加上现在上这些人人,也就十来块压缩干粮,接下来,恐怕大家只能尽快的踏上回程的路,否则,大家都只能葬身在这诡异的宝坪山之中。

  一听说马上就要回程,付天鹏自然是高兴不已,这一趟,虽然水晶宫没见着,到现在为止,大家也还算是有惊无险,马上就回程,这当然是付天鹏心里所想。

  ――付天鹏的任务原本只是帮着梁初一来救援邱八爷,现在邱八爷已经出现,只是自己一心贪念水晶宫里面的财物,才继续跟着走下来,但是现在看来,继续走下去,不但有可能见不着水晶宫里面的财物,甚至有可能因此而丢掉小命。

  这对付天鹏来说,绝对是不合算的事情。

  无端的把自己搅进国外黑势力,怎么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只是马玉玲并不想就这么急着离开――艾可儿既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定真的有机会能够找到水晶宫,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事,只要见到水晶宫,就算是什么也不拿什么也不图,无论是对马家又或者是邱家,都消弭了一场百年来延续不断的灾祸。

  当然了,能够找到马迹需要的东西,那就更加完美,所以,再等等看,也未必不可以。

  至于食物之内的,现在还有些压缩干粮撑着,再撑两天之后,也未必不可,马毓菲本想劝劝马玉玲,这一次,只能放弃,但是马玉玲哪里肯答应,对马玉玲来说,失去了这一次机会,这个遗憾,恐怕就真的只能带到棺材里面去了。

  所以,再多等两天,免去这辈子的遗憾,就成了马玉玲最大的期盼,梁初一等人倒是无所谓,吃草根啃树皮,坚持个两天,那绝对不是问题,何况这雪峰区域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水,有水,也就大大增加了活下去的几率。

  再说,现在还没跟胡三儿,秦虎等人会合,要回去,也总不能把他们父女两个直接抛在这里。

  如此一来,一群人自然而然的就决定,继续在这里等待两天时间,不过,现在秦虎还不能走,也只能等秦虎稍微恢复一下之后,再想办法去寻找水晶宫入口。

  空闲下来之后,马永嗣就直接在梁初一面前,坐了下来,那意思,是打算跟梁初一来一次长谈,接受过治疗之后的孙胖子跟小城两人,主动但任放哨监视之责,好让马永嗣跟梁初一、胡三儿等人商量事情。

  这一次,马永嗣对梁初一客气了不少,一开口还叫了一声“梁老板”,然后才说道:“梁老板,既然现在我们都已经留下来,等待找到水晶宫入口,趁此空隙,我有几个问题,想跟梁老板探讨探讨。”

  梁初一呵呵的一乐:“马老爷子,无论之前我们有什么矛盾,但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了很久的事情,现在,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个样子了,马老爷子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参详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客气。”

  马玉玲笑了笑,点了点头,当下不再客套:“说实话,水晶宫可以说是很多人心里的一个谜团,即如是我,到现在也没法子确定我进入过的地方,到底是不是水晶宫的通道,但邱家那边的人却是有过很多次进入水晶宫的经历,我想问问梁老板,邱家的人真的没跟你透露过什么?”

  说起这事情,梁初一当真只有苦笑不已,关于水晶宫,邱八爷的的确确没跟梁初一多说半个字,甚至在这次之前,梁初一都只勉强晓得有水晶宫这一说,马永嗣再次点了点头,也很相信梁初一不会欺骗自己,当下马永嗣让马玉玲把在艾可儿面前,透露出来的一些事情,重新跟梁初一说了一遍。

  在艾可儿面前,多半时间,那都是胡三儿在跟艾可儿胡说八道,马玉玲在一旁,也就是零零碎碎的帮助胡三儿遮掩,不过,马玉玲帮着遮掩的,的确有不少干货,只是当时是在刻意敷衍艾可儿,马玉玲也就多半是顺着胡三儿的说法,一路说下去的,其中自然少不了好些事情都是颠三倒四的串叠着拿给艾可儿。

  现在,马玉玲想要从梁初一这儿拿到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跟梁初一说这些,自然也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无半点儿胡说。

  马玉玲说:“我父亲也来过这里一次,那次来的时候,曾经观察过这一带的地形,按我父亲当时对风水地理上的了解,就一直认为这里的地形,应该是一处‘飞蛾扑火’的格局,昨天,我到了这里,再次堪舆,觉得我当时的推断,应该没什么误差。”

  梁初一微微皱眉,略一沉吟,即开口答道:“马老爷子的意思是说,这里所谓的飞蛾扑火,其实是一处九死一生之地?”

  飞蛾扑火,百十不回,这是所有的人都晓得的道理。

  不过胡三儿在一旁好奇不已:“嘿嘿,梁老板,马老爷子说,许多年前,他就认定这里是那什么飞蛾之地,昨天,马老爷子又有复查,这其中马老爷子并没错,可我就不明白了,那什么飞蛾扑火的说的是风水地理吧,这跟水晶宫有什么关系?“

  梁初一苦笑着摇头跟胡三儿解释:“风水地理什么的,说实话,我也不懂,但就马老爷子所说,若这里的确是一处‘飞蛾扑火’的话,这宝坪山就极有可能是大凶,绝杀之地……”

  梁初一说不懂得风水地理,同样没有半点儿假话,只不过梁初一晓得,秦虎是考古专业,这方面的事情秦虎自然是最懂。

  “堪舆风水一道,最讲究细致入微,须得分厘不差,这就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从看山形、闻土味、问乩卜、把龙脉之类的望、闻、问、切等等技巧入手,尽可能避免百密一疏,留下破绽……”

  果然,秦虎见梁初一等人不说话,一个人便在一边独自说了起来。

  而从时间上来说,一到此地秦虎就催命似的,催促着所有的人,快马加鞭,马不停蹄,实地寻找水晶宫入口可的具体地点,哪有半分空闲留给懂得风水地理的人可以施展望、闻、问、切等等手段。

  所以,直到现在,梁初一对这一带到底什么地形,什么龙脉,墓葬穴位在哪里,根本就没一无所知。

  但要说到这“飞蛾扑火”的格局,仅仅只从表面来看,的确如同秦虎所说,应该是一处能够福荫后人,主大富大贵之难求吉穴。

  但马永嗣深知,从实际上来说,飞蛾,乃鳞翅小虫,太阳即火,飞蛾扑火,有去无回!

  马永嗣接着说:“地有四势,山有五形,穴有三吉六凶,尤以山形如刀剑,笔立朝天,亦或是戳地之处,是凶祸难逃之地,葬此墓穴,殃及后人,而细看此域内雪峰,座座如同笔立,穿天凿地势如犬齿獠牙,长矛剑戟,朱雀扑地奄奄一息,玄武压顶来势汹汹,青龙无形委顿不堪,白虎猖狂张牙舞爪,不聚脉气,不藏风息,仅此一处,便已经是兵战死刑囚之地,所谓飞蛾扑火,即为来者如同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离者,则无鲲鹏之力,有心无力!”

  马永嗣一路解说下来,秦虎固然频频点头,以示马永嗣所说不错,梁初一却更是额头上汗水涔涔。

  很多事情,梁初一是不晓得,但却不是不信,相反,好些梁初一并没接触过的东西,梁初一反而深信不疑。

  何况,仔细想来,凡来此地者,三五个人一伙也好,七八个人一群也好,十几二十个人一帮也罢,无一兵、斗、刑、伤,哪一时哪一刻,不在上演,就凭刚刚一场火拼,殒命之人,何止三五,刑伤者,又何止十数?即如是梁初一、胡三儿这样的好手,折在艾可儿手里,又何止仅仅须发倾庚?

  以风水地理定断时局形势,并非是没有道理的胡说八道,所以,梁初一信!

  梁初一越想,越是觉得眼热心跳,不到片刻,涔涔汗水便湿透了后背,冷风吹袭,梁初一便忍不住“啊吃……啊吃……”的,一连打了好几个响亮的喷嚏。

  偏偏这个时候,马永嗣说得兴起,忍不住笑着跟秦虎说道:“那天,在许家镇,跟一位同是这方面爱好的大家畅谈,共同探讨地理风水之奥奇,实在是至今难以忘怀,今儿个高兴,又有空闲,又遇上秦虎老弟这样行内方家,不如我等以风水地理、占星堪舆之理,乩卜一卦,如何?”

  乩卜之事,秦虎原本并不十分精通,毕竟诸如此类学说,虽是与秦虎的学业有所关联,但在实际运用当中,秦虎自然使用得极少。

  现在,马永嗣要乘兴乩卜,秦虎自然只能如实相告。

  只不过,马永嗣淡然笑道:“乩卜之事,如同神怪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或可全信,亦可不信,老朽我只是触景生情,兴之所至,秦虎若是不介意为怀,权当陪老朽我消遣空闲可好?”

  秦虎对乩卜原本并不感兴趣,但这个时候,马永嗣几乎是硬拽着梁初一,要秦虎陪着他乩卜占卦,消遣作乐,到了这时,秦虎自然也不好断然拒绝,当下问马永嗣:“要乩卜占卦,那得有可卦之物,不晓得马老爷子需要那些东西作卦乩卜?”

  正正经经的乩卜占卦,那得需要乩签卦件,现在,秦虎身上能拿的出来除了枪支弹药,一把砍刀,再也别无长物,平时亲回来的背包里面的东西,秦虎自然是不会随意拿出来摆弄,如此也就没什么好东西拿来乩卜占卦了。

  但马永嗣笑了笑:“天地万物,无不可以用来乩卜占卦,所显卦象都自有对应,所谓乩签、卦物,大多不过是事先设定好卦辞说法,我若也是这样那跟街头摆摊算命的,又有什么两样,我相信随手之物随手之卦,秦老弟,你随意而为即可。”

  马永嗣这么一说,当真让秦虎有些心动起来,秦虎对乩卜占卦,不太感兴趣,少有涉猎,也正是因为看惯了接头看相算命之类的,但马永嗣说可以用随手之物,随手乩卜,这显然跟那些普通抽签算命截然不同,既有不同,又聊算是陪马永嗣消遣作玩,当然可以一试了。

  当下,秦虎四下看了一眼,打算随便寻找点儿东西,以当卜卦之物,只是身上能拿出来的零碎除了枪支弹药别无其他,地上又是一层积雪,一时之间,哪里还能去找得到其他的东西来代替。

  秦虎略一思索,当即探手进口袋,口袋里面还有没能压进弹匣的子弹,秦虎当即随意抓了一把,秦虎手大,一把抓了口袋里的子弹,口袋里便所剩无几,估摸着抓在手里的子弹足有上十发子弹,握在手里,弹头又或者单颗,都从几根手指缝里露了出来,桠桠叉叉的。

  “老马,我也没其他的东西,就这几发子弹吧,你看这还可以吗……”

  “当然可以!”马永嗣笑了笑:“你把手里的子弹,随意往地上一撒,子弹落地即能显示出此次乩卜结果。”

  秦虎应了一声,心想:这一次来宝坪山,已经是凶险无比了,接下来,要是大家伙儿平平安安的回去,这趟事情也算圆满了,至于说水晶宫、薛大将军宝藏什么的,多半也不用抱什么希望。

  秦虎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笑说道:“那好,我就用这几颗子弹,问一问我们的前程!”

  马永嗣点了点头,秦虎当即随手轻轻将手里的几颗子弹,撒在脚下雪地之上,子弹落地,马永嗣略略一看,眉头顿时不由的锁了起来。

  那些子弹,秦虎绝对是随意抓的一把,抓在手里之后,秦虎也并没稍作整理,一句话说完,便撒了下去,更没有用什么特殊手法来抛撒,可这些子弹落在雪地里,居然全是底火朝上,弹头全部扎进雪地。

  按说,子弹弹头外裹被甲中间钢芯,的确比只装了火药的弹壳要略略沉重,但在没有使用特殊手法的情况下,离地面距离又不高,而且是一把子弹一起撒下,就算弹头略微沉重,也绝不致颗颗子弹都是底火朝上才是,可偏偏梁初一这一把抓了十来颗子弹,每一颗子弹却都是底火朝天,弹头入地,乍一看,还让人以为是一颗一颗的按进雪地里的。

  这就有些怪异了,偏偏马永嗣首先便是清点子弹的颗数,一看之下,地上的子弹,足足有一十三颗之多,仅仅只是这个数字,就已经让马永嗣高兴不起来,现在既然是乩卜,所用来乩卜之物,无论是数量,或者是形状,又或者是落地形状,那都是有这很大讲究的。

  比如说现在的子弹数量是一十三,这是在梁初一毫无意识准备之下,随手抓来起来,秦虎手大,一下只能抓着十来颗子弹,这原本并没什么稀奇,可是坏就坏在这无意之间抓出来的子弹颗数是一十三。

  而一十三这个数字被认为不吉,虽是来自西方耶稣受害前,和他的弟子们共进晚餐,而后受难是的数字,但对同样相信数字有吉凶之分的东方人来说,同样会被认为不吉。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