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水潭,看不见任何地方有入水口,也看不见任何地方有明显的水源。

  看着几乎接近丑陋的水潭,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是忍不住低低的叫了一声:“水晶宫……”

  但随即两个人又都摇了摇头,这处所谓的“水晶宫”,与所有的人印象当中的水晶宫,实在是相去甚远,根本就是格格不入。

  在所有的人的印象当中,水晶宫,应该是神秘、富贵,甚至是奢华如同东海龙宫一般,从来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却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

  眼前这个丑陋,裸露着白色砾石,充满死亡气息的小水潭,根本不可能与之相提并论,甚至是两个极端的反比。

  “水晶宫?”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再次对望着,眼里都是充满着疑惑。

  “水晶宫?”

  但两个人又都是随即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

  虽然现实与印象,绝对不可能一模一样,但这口小小的水潭,却极有可能就是真正的水晶宫!虽然与印象当中相去甚远,但这的的确确是梁初一、马玉玲等人进入宝坪山山脉之后,所见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可能与“水晶宫”有着特别联系的地方。

  ――特别联系,当然是水晶宫的“水”。

  然而,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两个人愣愣的在山坳上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怎么办?”马玉玲看着梁初一,蹙着眉头问道。

  “怎么办?”梁初一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说,这就是水晶宫或者是水晶宫入口,我们还是弄清楚前面那帮人到底是谁,然后……然后……再做打算吧……”

  如果说这就是水晶宫,那也算是一目了然了,什么一半是冰、一半是火焰,什么神秘的水晶宫核心,等等等等,恐怕那都是以讹传讹的谬误,糊弄人的神化了宝坪山,神化了水晶宫,不让别人靠近罢了。

  马玉玲蹙着眉头,微微点头,现在的确也只能弄清楚了前面那五个人到底是谁,才好做决定,如果他们就是二叔马永嗣、老铁等人,那就赶紧跟他们会合,然后再接着下一步行动,如果不是,就只能说明马永嗣他们走的是另一条山谷,与这里,恐怕相差了大半天的路程,因此,还得赶紧回去找他们。

  但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都没格外张扬,只是选择悄悄的寻找前面的那一帮人,省得那帮人如果是对头的话,立刻就会对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不利,因为山坳地势较高,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凹地的全貌。

  所以,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也没打算下到凹地里面去寻找前面的那一帮人,这样的话,一来更容易发现那帮人的行踪,只要能看见那帮人,基本上就能断定那帮人是不是马玉玲等人,二来,也可以不必惊动他们。

  然而,就在山坳上,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到左边靠近雪山这边的山上,一连换了好几个地方,也没能看到前面那帮人的人影,仿佛那帮人是消失在这块凹地里面一样,始终不见踪影。

  而就在梁初一很是沮丧,马玉玲准备下到凹地,去一看究竟的时候,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的背后,又有了动静,近二十个人,迅捷,高效,如同兵蚁一般直扑山坳。

  看到这将近二十个人,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止不住一阵胆寒,这将近二十个人,是艾可儿的手下,而艾可儿,正坐在一架简易的滑竿上,由四个杀手抬着,艾可儿坐在滑竿上,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威严和冷漠。

  但在见到这片砾石滩,以及中间那一汪奄奄一息的水潭时,艾可儿的脸上,充满了冷酷的微笑――冰冷和残酷微笑着,没有半点儿掩饰。

  艾可儿带着那些杀手,上了山坳,也在山坳上停了下来,估摸着是要稍作休整之外,还进行一些安排,因为艾可儿让梁初一足足胆寒了好一阵,所以一早,梁初一就拽着马玉玲,躲得远远的。

  而且,梁初一还特地寻找了一个极为隐蔽的两块岩石之间,既能看得见艾可儿的动作,又不至于暴露出来的地方,不过,艾可儿停在山坳上,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很快就判断出来,艾可儿其实是在布置兵力。

  估摸着,这是因为在那个小山丘上,艾可儿因为太过自信,吃过了大亏,以致损兵折将,物资补给尽失,所以,到了现在艾可儿不得不小心起来。

  在艾可儿布置兵力的时候,梁初一看着艾可儿小心翼翼的样子,当即转头跟马玉玲低声说道:“你怎么看?”

  马玉玲蹙着眉头答道:“不确定,但如果是我的话,吃过了狙击手的亏之后,我也会布置狙击手,不过这事情我也不太懂,你也经历过的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对吧。”

  梁初一微微点了点头:“如果艾可儿真的吸取了教训,至少在山坳左右两边的制高点上,都有她的狙击手,所以,她才敢依旧这么高高在上。”

  “两边山头上都有狙击手?”马玉玲吃了一惊。

  按照梁初一的说法,现在自己跟梁初一两个人岂不是已经处在了狙击手的枪口之下?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你也别太害怕,艾可儿刚刚才到达这里,如果有狙击手的话,估计也是刚刚才上到制高点,我们现在这个位置,应该是正是狙击手的死角和盲区,只要别动,别惊动他们,就算他们有红外望远镜,也不会发现我们,等到天黑之后,我们再想办法。”

  马玉玲很是担心的问道:“那下面的人该怎么办,怎么通知他们?”

  梁初一摇了摇头:“没办法了,只要我们稍微有点儿动作,立刻就会遭到精准射击,无论下面的人是谁,他们自求多福吧。”

  暂时顾不上下面那帮人,马玉玲晓得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梁初一,马玉玲以及马永嗣等等,可以说都已经成了艾可儿的死敌,只要稍微露头,被任何一个杀手发现,百分之百毫不犹豫予以射杀!

  别说这事情只有艾可儿才会这样干,就是这些杀手,也不会等艾可儿吩咐,因为梁初一干过些什么,连梁初一自己都清楚得很――毕竟这样的事情,换了梁初一,梁初一也会毫不犹豫的跟他们一样的去做。

  而到了现在,马玉玲也是一样的,成为那帮杀手眼里的目标,稍有露头,同样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梁初一说的没错,现在,两个人只能等到天黑之后,再找想办法找机会脱身。

  至于已经下了山坳的那一帮人,无论是不是马玉玲他们,也就真的只能是让他们自求多福了,要不然,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自己都死了,还去担心他们,岂不就成了一句空话,也正因为如此,马玉玲只能默然。

  梁初一沉吟了一阵,本想探头出去再看看外面的情形,不曾想,头顶上传来一阵极低而且极为短暂的说话声,梁初一立刻把脑袋缩了回来――梁初一和马玉玲都估计得没错,艾可儿的确是安排了狙击手,至少,已经有狙击手到了两个人上方不足二十米的地方!

  虽然是刚刚才赶到的,但却是确确实实的存在,头顶上低低的说话声,马玉玲也隐隐听到了,而且估计这阵说话声,是在跟艾可儿报告他们已经就位的消息,因此,只是很短暂的说过这一阵话之后,就再也没了声息。

  梁初一苦笑着,微微扭动脑袋,将嘴巴附在马玉玲的耳朵上,用只有马玉玲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恐怕我们一动也不能动了,只要一动,嘿嘿……”

  现在,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就栖身在狙击手下方十来米距离的地方,就算是稍有动静,头顶上的狙击手,立刻就会发现,要想想保住命,就绝对不能再有半分动弹,所幸的是,梁初一选择的位置,不但能够完全隐蔽自己,同样也还能够观察得到整个凹地里面的情况,而且根本不用有太大的动作。

  所以,梁初一看着艾可儿布置完兵力之后,大摇大摆的进入凹地,甚至直接踏上砾石滩,只是艾可儿踏上砾石滩之后,却就再没有了动作,而是守在砾石滩边缘,再次扎下营帐,似乎是在等候什么。

  但在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之前进入凹地的那几个人,梁初一却一个也没见着,所以是不是马永嗣等人,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也一直无法确认,如此,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藏身在艾可儿的狙击手的枪口下,又没法子确认之前进入凹地的几个人的身份,当真只能是主动加被迫的一直保持着半坐半躺的躲在两块岩石之间。

  随着时间慢慢的消逝,天色终于慢慢的暗了下来,只不过,天色暗了下来,温度也随之慢慢的降了下来,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都冻得有些僵了,但梁初一却依旧坚持着,一直等到真正的暗夜降临,随后才悄声跟马玉玲说。

  现在,必须要去弄掉自己头顶上的狙击手,要不然的话,就只能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的窝着,不但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还不晓得要窝多久,梁初一要出去弄掉头顶上的狙击手,但却让马玉玲依旧窝在这里等候。

  因为梁初一现在要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容许有半点儿差错,一旦有半点儿差错,迎头飞来的,恐怕不会只是一颗两颗子弹,因为这些杀手手里,一定会有夜视设备,马玉玲当然是晓得这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也不会脑残一般的一定要跟着梁初一一起出去,去冒这个险。

  只不过马玉玲还是轻轻的动了一下,伸手抓起梁初一的手腕,蚊呐一般的叮嘱了一句:“你小心一些……”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好好地呆着别动,如果是成功了的话我就过来找你,万一……”

  不等梁初一说完,马玉玲低声说道:“没有万一,我不能落到他们手里,否则,我只能一头撞死在这里。”

  梁初一愣了愣,但随即低声说道:“好,你等着我,我没来的话千万别暴露,还有,记住了我回来的话,三声哨子,两长一短。”

  说完之后,梁初一缓缓地伏下身子,尽可能地将身子贴在地面上,然后如同一条蛆虫一般,缓缓的蠕动起来,在这一刻,马玉玲突然只觉得鼻子一酸,眼里的泪水也止不住滚落下来,梁初一这样出去,谁也不晓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马玉玲除了担心,也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梁初一匍匐在地上,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移动着,而梁初一选择的策略是迂回侧击,因为如果是从正面直上的话。

  原本十几二十米的距离,单纯从距离上来说,的确近得几乎是触手可及,但话说回来,这绝对不是梁初一敢这样去做的事情,直接上去,梁初一怎么敢保证对面的右边山头上有没有潜伏着狙击手,又有没有恰好正看着这边,毕竟梁初一也做过伏击狙杀的任务,晓得如何互为支援,互为支撑。

  所以,梁初一选择横向从头顶上两个狙击手下方绕过去,然后从狙击手侧后出击,如此,既可避开右边山头的狙击手的监视,还能出其不意,只是这样一来,梁初一需要潜行的距离,就长了不止十倍,但为了自己,以及马玉玲的安全,梁初一也只能这样。

  最初的四五十米,梁初一几乎花去整整一个小时,但到了这时候,梁初一找到了一条因为水头流失而形成的直上山顶的凹槽,这条凹槽虽然并不深,但足以让梁初一可以完全放开手脚,直接攀援而上,梁初一进了凹槽之后,活动了一下身子,又狠狠地喘了一口气,然后才计算狙击手的位置。

  之后快速上到与狙击手差不多的高度,然后再次慢慢向狙击手靠近,这又让梁初一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毕竟要做到悄无声息,一击必杀,梁初一不得不小心万分,要不然,稍有半点儿响动或者疏忽,梁初一立刻就会功败垂成。

  而仅仅只是想一个人,失败了,也就是失败了,但现在,马玉玲还潜伏在狙击手脚下十来米的地方,梁初一失败,也就意味着马玉玲也只能跟着去死――否则,落到杀手手里,又或者落到艾可儿手里,都只能生不如死。

  不错梁初一所料的是,狙击手果然是两个,选择的阵位,视界和射界,都堪称最佳,而这个时候,两个杀手狙击手,身上罩着伪装网,并排据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当真已经与大地融为一体。

  若不是梁初一早前听到狙击手向艾可儿报告信息,梁初一当真也很难察觉得到它们的具体位置,梁初一几乎是如同那蚂蚁一般,慢慢的靠近两个狙击手,随即一跃而起,以自己生平所学的必杀之技,扑向两个狙击手。

  梁初一双手握拳,拳头如铁,竭尽全力,直击两个毫无察觉的狙击手后脑,只听噗噗两声拳头正中两个狙击手的后脑勺,两个狙击手半点儿也没反抗,均是脑袋一歪,之后便在没有了动弹。

  这不但没让梁初一欣喜不已,反而让梁初一吃了一惊,几乎生出一种掉进了陷阱里的感觉。

  太顺利了!所以,梁初一一击之后,发现有异,便迅速隐身到一棵树后,防止因为这真的是个陷阱,而遭到猎手狙杀,以及担心右边山头上的狙击手会发现自己。

  自己的必杀技有多厉害,梁初一还是心中有数的,邱八爷说过,后脑勺的确是人也比较脆弱的部分,梁初一也的确有把握在一击之下,让人直接晕过去。

  但就对手来说,这两个狙击手,应该也是好手中的好手,就算是被梁初一铁拳击中,直接昏过去,至少也应该抽搐一下什么的吧,可是两个狙击手中了拳头,居然根本就没没有任何动弹,仅仅就只是歪了一下脑袋而已,就歪了一下脑袋而已!

  这样的好手,就这么弱?这就是所谓的好手?梁初一一边惊疑不定,一边迅疾观察其他有可能有狙击手潜伏的位置,但出奇的是,凡是现已目所能及的地方,梁初一再也没看出来再有任何异常。

  而那两个被梁初一铁拳击中的杀手,却依旧是趴在那里,看不出来有半点儿动静,这种情形,当真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但偏偏梁初一没法子晓得这种诡异,从何而来。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这才壮着胆子,重新慢慢靠近那两个杀手,稍微试探了一下,确定再没什么危险之后,这才慢慢揭开两个杀手的伪装,仔细查看,一看之下,梁初一当真无语至极。

  两个杀手的背上,都有一个血洞,看样子是匕首,或者砍刀之类的刀具,直接刺中两个杀手的后心――两个杀手早就死去了多时!

  梁初一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要晓得,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就潜伏在这两个人脚下十来米的地方,而且是从艾可儿出现那一刻,微微听到这两个狙击手向艾可儿报告情况开始,一直到现在,梁初一都绝对没听到半点儿声息。

  而这两个杀手却就这么挂了,就这么挂了!这让梁初一很想晓得,弄死这两个杀手的人,到底是谁啊。

  沉吟了一阵,梁初一取出手电,用布遮住光亮,然后再仔细检查了一下,两个狙击手的确是早已经是气绝多时,身子都已经冰冷坚硬了,虽然这跟夜晚温度快速下降有关,但这两个人死了很久这一点,梁初一却是看得出来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