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初一的心,急速的跳动了起来,这周围的确有陷坑!这是梁初一在梦境才晓得是事情,但现在是真的有这玩意儿,而且,陷坑的表面被冰雪覆盖的情形,都是一模一样的,最为诡异的是,胡三儿这家伙,居然同样是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连喊叫都没有一声,唯一有些差别的是,现在是早晨,胡三儿没用手电筒,而且,也没带着砍刀。

  梁初一的脑子急速的转动了一下,立刻大声叫道:“小城大哥、老铁、付队长,你们三个,带上所有的东西,赶紧出来……其余的人原地候着,违者后果自负!”

  梁初一原本没打算加上后面那句话的,但转念之间,梁初一还是说了出来,毕竟这一帮人不像自己跟胡三儿等人一样,也就是乌合之众一伙,说是什么事儿不能干的,就绝对有人干得出来,所以,梁初一加上一句“违者后果自负”,也算是聊做警告。

  至于说有没有什么效果,现实是真的不晓得,梁初一叫完,人已经到了陷坑边上,梁初一一边大叫着胡三儿,一边迅速的打开背包,把要用的工具全部清理出来。

  只是一眨眼之间,小城,付天鹏、马玉玲三个人就背着背包出来,扑到梁初一身边,一看到那个洞口,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开始打开背包,整理工具,也就在这一瞬间,梁初一抬头,发觉秦虎好奇的探出头来,梁初一立刻吼叫道:“看什么看,不想下一个人就是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回去……对了尤其是你秦老哥……”

  秦虎看着凶巴巴的梁初一,忍不住脸色一暗,但随即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不多大会儿,马玉玲跟小城等人,就已经把下到陷坑需要的绳子,滑轮,支撑什么的全部安排妥当。

  马玉玲抬起头来,看着梁初一,说道:“我下去,你在上面盯着……”

  梁初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答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记住了,如果我跟胡胖子两个人都没能回来,你一定别让马老爷子往森林方向任何岔道口走。”

  马玉玲不解的看着梁初一:“什么意思?”

  梁初一一边快速的检查身上的安全装备,一边说道:“我现在没法子仔细跟你解释,但你一定记住任何往森林方向的岔道口都不能走,还有,看好秦虎,别让他单独行动,他要出事了的话,就是我们最大的麻烦!”

  在梁初一的梦境里面,就是跟马玉玲两人,顺着往森林方向的岔口跟过去,然后发现砾石滩,然后遇上艾可儿,然后被两帮人逼着掉下悬崖……

  梁初一原本也不相信梦境里边的事情,可是现在一出门儿,青天白日的,胡三儿居然就应了梦境,这就让梁初一实在不敢掉以轻心了。

  只是梁初一的话,实在是太过没头没脑的,小城跟付天鹏两个人都是听得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待要问梁初一的时候,梁初一已经背了背包,做好了一起准备,随即下到陷坑里面。

  看着梁初一消失,马玉玲转头对小城说道:“把安全绳铆钉加固一下,好好的守着,我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小城跟付天鹏两人均是点了点头,表示晓得,马玉玲这才站起身来,要去雪屋地堡里面,跟马玉玲等人解释现在的突发状况,但就在马玉玲站起身来那一刻,原本钉在地上拴住绳子的铆钉,其中一颗竟然微微动了一下,一刹那之间,绳子如同弹飞起来蛇,一下子钻进了黑黝黝的陷坑里面。

  马玉玲甚至都听到从地陷里面传出来的梁初一的声音,而在这一刻,小城跟付天鹏两个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黑黝黝的洞口。

  过了好一会儿,马玉玲才回过神来,立刻趴在洞口,大叫道:“梁初一……梁初一……你没事吧……”

  可是,等了半晌,也没听见梁初一或者胡三儿在下面吱声,马玉玲顿足不已,当下让小城跟付天鹏两个人守着洞口,随时注意下面的情况,自己却转身回到地堡。

  一进地堡,秦虎立刻问道:“马小姐,他们什么情况?”

  马永嗣阴晦着脸,也是看着马玉玲。

  马玉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很复杂,胡胖子和梁初一都掉下去了,也没人晓得里面的情况,我现在要求你们,按照梁初一说的,秦大哥你千万不要擅自行动,另外,最好能够等我们回来再往前走。”

  马永嗣却是忧心忡忡的说道:“如果按照艾可儿他们的行动速度的话,今天以经是第三天了,我们只怕会远远落在她们后面了……”

  之前,按照马永嗣的计算,艾可儿应该比所有的人早来一天,到今天为止,也就是艾克儿来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也就是说,现在,如果继续耽搁在这里,自己这一伙人继续耽搁在这里的话,寻找水晶宫的进度,已经落后艾可儿至少三天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胡三儿找到能够果腹充饥的树枝树皮,但这东西终究不是长期能够吃下去的,而宠爱可儿那里抢来的食物补给,已经是全部消耗一尽。

  ――何况现在又出了胡三儿掉下陷坑这件事情,所以,还能在这里撑多久,马永嗣实在是担心不已。

  再说了,在这里耽搁着,无论如何都很有可能与水晶宫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马玉玲却叹了一口气:“再说吧,寻找水晶宫,不是谁也没有把握的事情么。”

  马永嗣唯一沉吟,当下又说道:“这样吧,丫头你们在这里救援梁老板和胡胖子,我跟其他的人先走一步,咱们分头行动!”

  马玉玲明白马永嗣的心情,毕竟过了今年,再要找到进入宝坪山寻找水晶宫的事情,恐怕马永嗣也就真的只能是有心无力,只能成为这辈子的遗憾而带进棺材。

  而马玉玲一直在外奔波,不就是为了二叔马永嗣或者使整个马家么?

  所以,马玉玲只能点了点头:“带上小城大哥,路上小心一些,还有,梁初一说过,直走,千万不要走任何通往森林的岔口。”

  其实,梁初一的话,马玉玲早就听到了,只是马玉玲并不明白,之前,马永嗣遇上邱八爷的地方,也就是靠近森林边缘的啊,梁初一却又不让,自己还过去干什么?

  马玉玲叹了口气:“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但这是梁初一的交代,我希望二叔你能听得进去,我……我相信梁初一不会是凭空胡说的……”

  说了这话,马玉玲打开另外的几个背包,将里面的绳子、武器、手雷之类的东西取了出来装进自己的背包,然后才说道:“秦大哥,你还是留在这里等梁初一吧,他说过,没见着他不让你乱走。”

  谁也不晓得秦虎怎么想的,秦虎略一沉吟,当即便说道:“不麻烦马小姐了,我还是跟马老爷子一起吧。”

  马玉玲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也好,自己小心些,我再去跟小城大哥说说,让他照顾着点儿你……”

  说罢,马玉玲也不等秦虎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就重新钻出地堡,然后到了洞口边上。

  一边重新打铆钉,一边对小城说道:“小城大哥,我二叔有些等不及了,你陪着他去走一趟吧,对了,好好帮我照顾秦大哥,别让他有什么闪失。”

  付天鹏在一旁问道:“马小姐,我呢,我怎么办?”

  马玉玲将绳子系好,这才说道:“付队长你就留在这里,帮助我救援梁老板他们两个。”

  付天鹏点了点头:“算了,马小姐你就在上面,还是我下去吧,下面可能有危险。”

  马玉玲摇了摇头:“好好地在上面守着,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如果下面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想办法通知你。”

  说着,马玉玲也开始往陷坑里面下去,陷坑壁上非常光滑,还有雪水融化流下来时凝结成的冰,这使得马玉玲不得不小心翼翼,一点点的往下降落。

  不过,这个陷坑并不是垂直向下的,才到六七米的位置,便已经成为一条坡度极大,斜斜向下洞,因为洞壁上有冰,所以根本无法立足,而到了这时,整个洞穴空间,依旧只有两米不到的直径,形同一个大管道,所幸这坑洞其实并不深,也不过是十四五米的样子,到了底部,便已经是很平坦了。

  然而,快到底部时,马玉玲的脚一下子踹在洞避上,却很是意外的发下脚下软软的,有些弹性,而且还似乎动了一下。

  马玉玲看了看,见脚下依旧是黑黝黝的,并不是梁初一或者胡三儿,当下也就以为是发生了错觉,也不在意,只很快的落到地上,落到地上之后,马玉玲却并没看见梁初一或者胡三儿两个人,梁初一下来时用过的绳子,估计也是让梁初一收拾了起来。

  马玉玲下到底部之后,略作收拾,往前走了几步,便拿着手电准备打量洞底的情形,并叫了一声“梁初一……胡胖子……”

  但马玉玲刚刚叫出口,马上便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别叫……”梁初一压低着嗓子说道。

  马玉玲被捂着嘴,但晓得梁初一没事,于是连连点头。

  梁初一放开了马玉玲,马玉玲这才低声问道:“你没事吧?胡胖子呢?”

  身后,胡三儿低低答道:“在这儿呢,马小姐你怎么下来?”

  这家伙,很明显的是问了一句废话,但胡三儿随即又低声说道:“这里面有东西,动静别太大,小心来活儿。”

  胡三儿在后面搭腔,马玉玲顿时放下心来,既然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这么说,他们两个人自然就没什么事情了,这里面有东西,胡三儿说“小心来活儿”,马玉玲也能够理解,毕竟马玉玲也不是一次两次下地底,跟地底‘东西’打交道,早就已经见惯不惊了。

  只是马玉玲有些不解,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胡三儿跟着梁初一两个人都噤若寒蝉,连声气儿也不敢大了些,一转念,马玉玲便示意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既然这里的东西,是梁初一胡三儿两个人都惹不起的活儿,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走呗,不是说惹不起还能躲得起的么。

  只可惜的是,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梁初一则把马玉玲按得慢慢的蹲到地上,还将马玉玲手里的手电也遮住了,三个人顿时都陷入一片黑暗。

  三个都不敢吱声,但黑暗之中,除了三个人的心跳之外,还混杂着一种奇异的声响,那种声响如同人的呼吸一般,呼哧呼哧的,一起一伏,不是很响,但很是悠长,就像是有人把嘴巴搁在耳朵边上一样,让人听得很是清晰。

  “这是什么东西?”马玉玲低声问梁初一。

  梁初一却低声答道:“还不晓得,我们一直都没弄清楚。”

  “要不,我们走吧!”马玉玲显然是惦记着马玉玲,再说,听着那一呼一吸的声响,又不晓得那是什么,心里也有些毛毛的。

  胡三儿低声说道:“走不了……要不然你试试……”

  马玉玲一愣,如果说之前梁初一的绳子掉了下来,胡三儿跟梁初一都走不了,也还正常,现在不是有绳子可以攀上去么,怎么还是走不了?

  梁初一怒道:“胡胖子,那会死人的,你敢这样跟马小姐开玩笑?”

  胡三儿噗噗的低笑了起来:“不因为这事儿有点儿怪怪的,跟马小姐解释起来麻烦么,仙人板板,让她自己试一试,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梁初一又是怒道:“你还笑!”

  胡三儿果然不再笑了,但却说道:“现在走不敢走,躲又没地儿躲,梁老板你说咋办吧。”

  马玉玲虽然听着那种呼吸之声,心里毛毛的,但见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这样神神叨叨,也是有些不满,当下站起身来,打算试试回去,看看又能怎么样。

  只没想到的是,马玉玲才站起身来,都还没开始走,却马上又蹲了下来――马玉玲站起来时,一股气流都喷到了马玉玲的脸上,很臭,像是一个二十多年没刷过牙,还上了火人的口气,马玉玲都还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便被熏得蹲了下来。

  但在这一刻,马玉玲也晓得了,几个人蹲着的地方,是一块形如石台的脚下,石台上面,有个东西,而这东西的确是生物,而且应该是大型、凶猛的生物,怪不得那呼哧呼哧如同人呼吸的声音,就在几个人的耳朵边上。

  最关键的是,这个大型的生物,很可能是已经警觉起来,过想想也是,三个人接二连三的下来,而且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还是砸下来的,自己下来的时候,也还踹过这玩意儿一脚,还能不惊动这个生物,就有些奇怪了。

  也怪不得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下来之后,没想办法上去,而是蹲在这里,可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

  梁初一将声音压得极低,几乎只让马玉玲听到:“我看过了,这东西怪异得很,很大,按照原路返回,恐怕是不行了,至少,得让它离开那个位置。”

  马玉玲下来的时候,是在两三米高的位置踹上那东西,也就是说,要原路回去,至少得再次从那东西身上跨过去,一想到还得再从那东西身上跨过去,马玉玲自然而然的胆寒起来。

  胡三儿低声说道:“往前面走吧,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出路。”

  梁初一打开手电,照了前面一下,见前面洞窟空间不小,这才说道:“只能往前走了,看能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地方,把它引过去,然后我们再掉头回来。”

  当下,梁初一跟胡三儿、马玉玲三个人顺着石台,慢慢的往前移动。

  胡三儿跟在梁初一身边,一边慢慢的移动,还一边低声说道:“梁老板,要不,咱们给它来一颗,要是不够,就再来一颗……”

  梁初一没好气的低声喝斥道:“你就晓得来一颗,你不晓得,这里面的山体岩石,常年被冰雪侵蚀,动不动就有可能散架坍塌,你跟它来一颗,还不等于给自己来一颗?对不起,我可没兴趣陪着这玩意儿在地底下过完这一辈子……”

  马玉玲也低声说道:“还是先找找其他的地方再说……”

  一句话没说完,梁初一在前面说道:“先等等……”

  梁初一的脚下,居然是一地散落的骨骸,乱七八糟的,反射着手电光,白生生的很是刺眼,更是人――不过,这样的洞穴里面有动物骨骸,这并不见得有的什么稀奇,毕竟这洞里有梁初一跟胡三儿以及马玉玲到现在都还不晓得到底有多大有多厉害的生物。

  但梁初一之所以一下子注意起来,是因为在这些乱糟糟的骨骸当中,梁初一发现了人的骨骸,而且有好几个人头骷髅。

  在梁初一等人进来之前,早就有很多人来寻找过宝坪山,这地方有人的骨骸,要么就是跟胡三儿一样,碰巧掉下来,被那个很大的东西吃掉的,要么就是那个很大的东西,出去觅食,给吞吃了之后带到洞里来的。

  ――这原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梁初一奇怪的是,在散乱的白骨中间,有一枝黑黝黝的手臂,只有手掌和半截前臂,黑黝黝的,手掌之间还握着一个长条形的东西。

  那长条形的东西,应该是一个腐朽得不成样子的长方盒子,两寸来宽,约莫一寸来厚薄,却有一尺来长,这是这一堆白骨之中,较为显眼的,所以,梁初一才会注意到,但奇怪之处就在于,这只手臂的主人,既然是被那个东西吃掉的,按说,肌肉筋骨都应该给消化了,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还紧紧地抓着一个盒子。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