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三儿见到这东西,当即抢上前一步,伸手就去抓那盒子,生怕梁初一或者马玉玲给抢了似的,梁初一低低的喝道:“你不要命了,就这么伸手去拿,没准儿那上面有毒!”

  胡三儿一愣,随即嘿嘿的低笑道:“我这不心急吗,呵呵,梁老板,这玩意该算我的吧。”

  梁初一跟马玉玲均是微微哼了一声:“没人跟你抢……”

  胡三儿一边说,一边取了身上一块布,裹在了手上,这才去将那个盒子拿在手里,只是胡三儿将盒子拿在手上,顿时一脸怪异:“个龟儿子的,怎么会这么重?”

  “很重?”梁初一怪异的看着胡三儿。

  胡三儿将盒子拿在手里,使劲抖了抖,想要将还牢牢抓住盒子的那半截手臂抖掉,但是抖了几下,那半截手臂,哪里能够抖得掉。

  “仙人板板,这玩意儿是金属的,嘿嘿,不会是黄金的吧?”胡三儿抖了几下,没抖掉那半截手臂,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金属?黄金?”马玉玲也在后面好奇的问道。

  为了不至于弄出太大的动静,胡三儿直接将这玩意儿递到梁初一面前,让梁初一试试这东西的份量,梁初一也找了块布,把手掌裹了,这才去接那盒子。

  盒子入手,果然感觉很是沉重,少说也有十几斤吧,但不见得就是真正的金属铸就的,因为梁初一没有感觉出金属物品的那种质感,反倒觉得应该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石头之类的。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东西很眼熟?”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眼熟?该不会是梁老板以前见过这玩意儿吧,我怎么没听说起过。”

  梁初一这么一说,马玉玲也是沉吟起来。

  “难道你不记得白龙过江和血河里面的那些黑色的石像了?”梁初一白了胡三儿一眼,没好气的低声说道。

  “对啊?”胡三儿抓了抓脑袋,嘿嘿的笑了起来:“你是说,这玩意儿,是石像上面的东西?”

  马玉玲也很是奇怪的说道:“你是说,这里,也有白龙过江和血河里面的那种石头雕像?”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这种黑色材质的石头,很少见对吧,可是我们在白龙过江和血河里面见到的那些石像,并没有发现有残缺,如果不是这里有这东西,那就只能说是还有其他的地方也有这种这种材质的石像。”

  梁初一这么一说,胡三儿跟马玉玲两个人,均是摇头苦笑起来。

  梁初一说着,拿出砍刀用刀尖在这半截手臂上轻轻划拉了一下,果然,那半截手臂发出铁石摩擦的声响。

  胡三儿嘿嘿的笑了一下:“不会是这地方也有吧,要不然,还有谁这么背着这玩意儿上这里来。”

  梁初一跟马玉玲都是苦笑了一下,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这半截手臂是不是别人带到这里来的,谁也说不准,不过,这倒让梁初一跟马玉玲倒真的想好好地看看这个洞穴里面的情形。

  偏偏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紧接着便又手电光照射过来,手电光才晃动了几下,立刻又响起了的枪声,枪声在这洞里激荡,十分震耳。

  马玉玲眉头微微一皱,当下失声说道:“不好,是付队长……”

  留守在上面的人,就只有付天鹏了,估摸着是付天鹏下来的时候,终于惊动了那个东西,所以才开了枪。

  梁初一跟胡三儿、周天气琴三人再也顾不得许多,一边大叫着,一边拿了家伙,掉头就回去,下来的人果然是付天鹏,这个时候付天鹏正冲着一个筲箕般大小的脑袋,拼命的扣动着枪的扳机。

  那颗筲箕般大的脑袋,正冲着付天鹏,咧开巨嘴露出满嘴如同匕首般的牙齿,极力想要将付天鹏咬住并扯碎吞掉。

  梁初一跟胡三儿、马玉玲三个人扑到的时节,付天鹏枪里的子弹恰好已经打光,而付天鹏根本就来不及更换弹夹,也就只能拿着枪直接捅向那张大嘴。

  没有了子弹的枪,也就成了烧火棍一般,尤其是在这种巨大的生物面前,根本一点儿作用也不起,那生物一口咬下去,直接咬住付天鹏的枪,只脑袋一甩,便把枪从付天鹏手里拽走。

  也就在这一刻,马玉玲大叫:“这是霸王螈……霸王螈……”

  胡三儿一边拉枪栓一边大叫着问:“到底是霸王龙还是霸王螈什么的?”

  马玉玲立刻答道:“洞栖蝾螈的一种,霸王螈,不是霸王龙……”

  梁初一哪里去顾忌这巨大的生物是霸王螈还是霸王龙,在那张巨嘴咬向付天鹏之际,一把抓过付天鹏,手里的砍刀也砍在那巨大的嘴巴之上。

  砍刀砍了个正着,而且,梁初一用的力气也很大,但梁初一感觉到手里的砍刀,却差点儿被那种坚硬和坚韧,给震得脱手飞了出去,很显然这砍刀并没能够给那张巨大的嘴巴造成多大的伤害,反倒是这一刀,大大的激怒了这个庞大的家伙。

  胡三儿在那边开了几枪,一来梁初一跟付天鹏挡在前面,胡三儿不敢随意开火,再说了,才开了几枪,胡三儿边发现这家伙又跟狼形生物一样,普通的枪弹,对它不太有效。

  可除此之外,胡三儿再也没有更加趁手的家伙,胡三儿只得收了枪,大叫:“跑啊,找地方给它来一颗……”

  付天鹏脱开身,到一旁喘了一口气,随即举起砍刀要重新扑上去,马玉玲一把拽住付天鹏,叫道:“跑……往前面跑,找地方伏击……”

  付天鹏微微一愣,随机掉转身子,转头便跑。

  胡三儿拿了马玉玲身上的砍刀,上前去帮梁初一,而梁初一这个时候虽然一连在那颗巨大的脑袋上看了七八刀,但却都没有太大的效果,梁初一自己反而被逼上石台,胡三儿扑上去还没砍上几刀,居然连砍刀都被砍折了一大截。

  胡三儿不得不一边挥舞着半截砍刀,一边大叫:“梁老板,这家伙皮厚,顶不住,赶紧脱身……”

  梁初一一刀砍在那家伙的鼻梁上,然后借力一跃,跳到一边,大喝:“快走……”

  梁初一才叫出口,那家伙的脑袋又已经凑了过来,胡三儿打横里扑了上来,几乎是用蛮力硬生生的将那颗脑袋撞得偏了过去。

  就这一瞬间,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向前跳了出去,那巨大的家伙一连几次吃了些小亏,自然是怒火中烧,猛然之间发出一阵怪异的吼叫,再次追着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冲了过来。

  枪和砍刀都没有用,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哪敢恋战,两个人都只一路嗷嗷的叫着,让前面的马玉玲跟付天鹏两个人快跑。

  马玉玲本来还想着能够找个地方,绕一下,然后按照原路,爬到地面上去,但这这洞里,却极少岔道,一路跑过来,不但没见着可以躲避霸王螈的岔道。

  甚至连稍微宽敞一点儿的回旋余地都找不到,所幸的是,这个洞里面也并不太过宽敞,而且弯弯曲曲的,这无疑大大的迟缓了巨蟹霸王螈的速度,

  再加上四个人手上都有手电,在加上洞里因为霸王螈出入,地面出奇的平整,所以四个人还不至于显示无头的苍蝇,跌跌撞撞,另外,胡三儿这家伙当真也不顾那许多,跑了一阵,见背后的那家伙死死的追着,胡三儿稍微拉开了些距离,便真的一边跑一边摸了个手雷出来,扯掉保险,便朝后面扔了出去。

  扔了手雷之后,胡三儿更是哇哇大叫,只催促着梁初一、马玉玲等人快跑,瞬间,轰隆一声巨响,在几个人身后响起,谁晓得,胡三儿为了安全,心想着让大家跑远一点儿,因此拔掉保险栓,拉火之后,立刻便扔了出去,等手雷爆炸时,那霸王螈,早已过了手雷好几米远。

  手雷爆炸,也就炸掉了霸王螈半截尾巴,爆炸的气浪,反而推得霸王螈,猛地往前面扑了一下,脑袋虽然撞到了洞壁上,但一下子也与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拉近了好几米的距离,筲箕般大小的一颗脑袋,几乎都到了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身后。

  但在同一时间,洞里的冰块,以及风化极为严重的石块、洞壁,也开始扑簌扑簌的直往下落,那头霸王螈还不觉得,反正那家伙皮坚肉厚,体型又大,几十斤上上百斤的石块冰块,砸在身上,也就像是砸在一团团败絮上面,对霸王螈影响不大。

  但对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反而就造成了极大危害,别说几十斤上百斤的冰块或者石头,就是几斤几两的石块,砸在身上,可都有极大的生命危险,也正因为这样,四个人几乎是在雨点一般的石头、冰块之中,左转右折,狼奔突兀。

  梁初一一边逃命,一边破口大骂:“死胖子,你嫌我们还死得不够快是不是……你打算把我们一起都给活埋了是不是……”

  胡三儿一边躲避落下的石头和冰块,一边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是那家伙太厉害了,要不要再来一颗……”

  梁初一大叫:“你还想再来一颗,还嫌死得不够干净吗……”

  胡三儿哪里听得进去,避开一块上百斤重的冰块,大叫道:“先前是计算错误,这一次,我瞄准了放。”

  付天鹏在遇上狼形生物的时节,就已经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就已经莫过于狼形生物了,但现在可好了,头顶上有如同于点一般倾泻下来的石头冰块,身背后是一头做梦都没过的巨型原始生物,若不是早前经历过了狼形生物的阵仗,这会儿只怕早就已经瘫下去了。

  相对来说,梁初一、胡三儿、马玉玲三个人就除了冷静得多之外,行动也迅疾了不少,而最让付天鹏钦佩得五体投地的是,这两家伙,在这种情形之下,居然还有心情斗嘴!是不是梁初一跟胡三儿这两家伙故作姿态,付天鹏不晓得,但这两家伙这样大呼小叫的,付天鹏却晓得,这两家伙一直都垫在后面。

  虽然他们两个人的行动,本来要比付天鹏与马玉玲都快,但他们却一直不来超越自己跟马玉玲两个人,跑到前面去,甚至反而因为两个人在后面大呼小叫的,让付天鹏觉得很心安,可以安安心心的直往前。

  四个人一路往前面奔跑,渐渐的脱离那一颗手雷爆炸所影响的范围,但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也叫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胡三儿跑了一段,嚷道:“梁老板,被这样追着撵,真不是办法啊,还是再来一颗……就一颗,行不?”

  梁初一无论如何也不干:“那真不是闹着玩的,我们现在还能跑,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可想啊,这样跑下去,就算不被吃掉,也会被累死的……仙人板板……”胡三儿死活还想再来一颗。

  梁初一跑了好长一段,才叫道:“来一颗也可以,但是我们不能跟先前那样就这么来。”

  “你说……”

  胡三儿有些开始喘气了,毕竟这样冲刺一般跑着,是胡三儿最不擅长,也最不愿意坚持的事情。

  梁初一一边跑,一边叫道:“我们得想办法让它张嘴,让它往肚子里面吞。”

  胡三儿微微喘着气,但却嘿嘿的笑道:“仙人板板,这个办法硬是要得,只是我投弹的本事,嘿嘿……要不,我去想办法让它张嘴,梁老板你亲自给他来一颗。”

  梁初一忍不住叹气,就这样一边逃命,一边回头扔手雷,梁初一也是毫无把握,但这个时候,想要停下来,在跟先前一样,直接跟那霸王螈来个面对面,梁初一更是没把握,毕竟这家伙实在是被彻底激怒了。

  稍有停顿,这家伙绝对会是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来,胡三儿倒是早就想好了,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跑了几步,越过梁初一,一弯腰,从地上抓起来两块石块握在手里,再往前跑了几步,这才回身,一扬手,手里的石块飞了出去。

  不曾想,那霸王螈只是脑袋一歪,很是轻松的避开胡三儿的石块,但就在这一瞬间,霸王螈一下子就靠近了梁初一跟胡三儿年个人好几米。

  偏偏胡三儿也在这一瞬间看清楚了,这霸王螈的嘴巴也是大张着,嘴上都挂着黏乎乎的口涎,而胡三儿再扔一块石头过去,明明大张着嘴的霸王螈,依旧是一晃脑袋,又避开了去。

  胡三儿一下子有些急了:“梁老板,这家伙没有吃自来食的习惯啊,到了嘴边的东西,它都不吃……”

  扔过去的石头,霸王螈不往嘴里吞,而是直接避开又或者撞开,这几让梁初一真的不敢胡乱扔手雷了,先前胡三儿扔一个手雷,因为手雷爆炸,而引发洞体坍塌的范围,到现在四个人才勉强脱离,现在又胡乱来一个,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梁初一将一颗手雷拔了安全插销,但却没扔出去,只是大叫道:“这种霸王螈,只怕是冷血动物,再加上在地底生活的时间应该比较长,视力应该有所退化,因此它凭着的应该是感知震动,或者气味之类的,你再想想办法试试,一定想办法让它主动吞咽任何飞到它面前的东西。”

  胡三儿扭头逃开去一段之后,这才重新找了石块,等到时机稍微合适一点儿,并再次扔了出去,一连试了几次,胡三儿有些崩溃。

  这霸王螈,对胡三儿扔出去的石块、冰块,无一例外的坚决避之,绝不张嘴去接,而霸王螈,不张嘴去接任何东西,梁初一也就不肯把手雷扔过去,要不然,除了浪费手雷之外,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那是自己花样作死。

  而这一段时间下来,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好像都经历了个五公里越野,甚至是六公里、七公里,也许是八公里或者九公里,反正都开始不大喘得上气来。

  但前面的洞穴依旧是曲折、幽深,丝毫也看不到尽头,最关键的是,那巨型的霸王螈,体力似乎比梁初一等人还要好,一直追着梁初一等人,不离不弃,不休不止。

  付天鹏在前面跑着,渐渐地也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只觉得这霸王螈很是恐怖的确是不错,但反过来看,自己跟梁初一等人到现在不也还活着,也就是说,其实这霸王螈,体型虽大,但其实也真不是那么可怕,毕竟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不是还落在后面老大一段,而且他们两个人也还都活着。

  付天鹏平静下来,话也就多了起来:“还有别的办法弄死它么……”

  马玉玲低声说道:“别说话,尽量节省体力,我们两个能够跑得远一些,他们两个更有把握摆脱霸王螈。”

  付天鹏大大的喘了一口气,这才应道:“那啥,就这样子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嫩死那玩儿,我们就会被累死在这里的……”

  那霸王螈追着几个人,不离不弃,不休不止,如果没有有效的办法阻止,几个人最终只会死在它的巨嘴利齿之下,这是谁都晓得的,可关键是,现在谁也没有比较有效的办法啊,而到了这个时候,胡三儿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快要跑不动了!

  跑不动的后果,那直接就是到时候连挣扎一下都没力气,这样肯定是不行的,梁初一早就焦急了起来,就这一段,梁初一还不觉得有什么吃力,但是梁初一晓得,其余的胡三儿、马玉玲、付天鹏他们三个人,肯定就再也坚持不了多久。

  但现实的情形却是,越是这样,梁初一越不敢胡乱的扔出手雷,毕竟就算梁初一可以把手雷控制在霸王螈恰好经过的时候爆炸。

  但手雷如果不是在稳妥的地方炸响,带来的后果,又会是整得洞里的冰块和风化石块坍塌下来,这个时候再来这样一发,只会比先前胡三儿弄的那一下更加要人命。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