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问中,梁初一也探头去看那棺椁里面,只看一眼,梁初一也是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这具石棺的底部,也有厚厚的一层冰,冰块里面除了一大片黑黝黝的粉状物之外,再也见不到其它了。

  这对胡三儿等人来说,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没人晓得那黑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东西,更没人想得通如此巨大的城墙,如此严密的防护,如此厚重的石棺,保护着,竟然只是一些黑色的粉末。

  这当真没人能够想象得出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胡三儿简直是恼羞成怒――忙活了这大半天,仅仅就只是看到了这一片被冰冻住的粉末,气恼之下,胡三儿扬手就将手里的冰镐直接扔进了石棺。

  梁初一原本也是呆呆的看着这石棺里面的黑色粉末,百思不得其解,但在这一片刻之间,梁初一原本就有些炸毛的感觉,却越来越浓烈,甚至似乎看到有一把顶着自己脑袋的枪,扳机正在慢慢的被抠动,射出子弹,就只在下一瞬间。

  又或者是一头巨大的野兽,已经将自己噙在了嘴里,下一瞬里,便是将自己吭哧吭哧的咬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恍惚之间,梁初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声喝道:“快……快把这棺盖盖上……”

  付天鹏回过神来,一边放下砍刀,一边苦笑:“那啥,哥儿几个,用不着这么紧张吧,这不什么都没有嘛……”

  偏偏付天鹏一句话没说完,不晓得从哪里传来“昂”的一声吼叫。

  这声吼叫,浑厚激越,声浪汹涌,直击人耳鼓,几乎让人心脏都跟着震颤起来,一些冰锥冰块,都出现了裂纹。

  马玉玲叫了一声:“是这石棺里面的气味……”

  付天鹏没跟梁初一等人去过白龙过江,更没见过用棺椁里面的物事来诱使毒虫毒物的机关,但这些事情,马玉玲、胡三儿、梁初一可都是亲身经历,犹在眼前的事情!

  这口石棺里面也有香味,尤其是刚刚这一声怪异的吼叫,相信现在又是已经触发了这里的机关。

  马玉玲一句话没说完,只听见哐啷一声,冰锥坠地,撞击地面的声音。

  胡三儿跟付天鹏顿时醒悟过来,赶紧要再去前那石棺盖子盖上,梁初一却喝道:“还去管那些干什么啊,快跑啊……”

  梁初一叫着,一把拽了马玉玲,迅疾的往城墙上跑去,胡三儿跟付天鹏均是对望了一眼,再也不敢去管那棺盖,均是跟在梁初一背后,开始狂奔,几个人上了城墙,拿手电照了一下外面,一看之下,一个个的脸色都惨白起来。

  城墙下面,少说也有三四头先前见过的那种霸王螈,而相比之下,先前那头霸王螈的体型,还不到现在这几头蝾螈的一半。

  而这几头蝾螈,这个时候,已经非常靠近护城河了,其中一头,甚至都已经下到护城河里,正在试图往城墙上爬,不要说下去这几头蝾螈血战,就是看看这个阵势,当真就足以让人心胆俱寒。

  胡三儿一边去拿砍刀,一边问梁初一:“怎么办……”

  梁初一大叫道:“快跑啊,还能怎么办……”

  只是现在要跑,也只能顺着城墙顶上跑,而且,还只能看看什么地方没有这种霸王螈,至于方向,就已经没人能顾得上了,梁初一等人,撒开脚丫子,顺着城墙,往另一头跑去,但很可能是沾染了石棺里面的那种气味,城墙下面的哪些霸王螈,也就几乎是沿着护城河,隔河望着梁初一等人,尾随追击。

  霸王螈过处,那是石像、冰块,无一不纷纷被撞到在地,摔得破碎不堪。

  几个人在城墙上跑了整整一圈,却根本不敢找地方突围――稍微在城墙上有一点儿停顿,那几头霸王螈,便已经到了脚下,而最让四个人心惊胆颤的是,这些霸王螈居然极善攀爬,而这城墙原本也不过七八米高低,城墙表面又覆盖着一层冰冻,原本很是光滑。

  可这一层冰,却又成了这几头蝾螈利爪支撑巨大身体,爬上城墙最好的覆盖物――那些霸王螈,每一爪子下去,尖利的爪子,便足以在冰层上抓出几个孔洞,然后如同壁虎一般在城墙上游动。

  若不是城墙上布满倒钩一般的鹰嘴石,恐怕不消片刻,这些霸王螈,就会越过城墙,直扑梁初一等人,在城墙上奔逃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胡三儿忍不住叫了起来:“梁老板,马小姐这不是办法啊,追得太紧,甩不掉啊……”

  梁初一大叫道:“下去,抄近路……”

  现在,几头霸王螈,就跟在几个人身后,有两头都已经在城墙上来了,若不是因为城墙顶端有鹰嘴石阻挡,那两头霸王螈甚至都已经上了城墙顶端,梁初一选择下城墙,然后走那两间墓室之间穿过去,能不能完全甩掉几头霸王螈梁初一不晓得,但是至少甩开它们几十米远,这完全是能做得到的。

  四个人几乎都是连滚带爬下了城墙,然后脚不沾地的扑向对面,后面那几头霸王螈似乎感觉到几个猎物愈来愈远,顿时两声怒吼起来。

  其中一头在城墙上游走的霸王螈,甚至扬起一只巨爪,愤怒至极的去拍打挡在前面的鹰嘴石,拍得鹰嘴石上面的冰锥冰块,哗哗的直往下掉。

  而这时,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已经连滚带爬的上了对面的城墙,但点儿也没耽搁,直接用飞虎抓抓住里面的鹰嘴石,然后攀援而下,梁初一等人落到地面之上,只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见落脚之处,地面上虽然同样很是平整,但极像是一条进出这里的过道。

  梁初一等人再也不敢过多耽误,均是设了性命一般,跟这这条过道奔跑,至于旁边的那些石像什么的,再也没人敢去留心一下,好不容易跑到了这个洞厅边缘,但那几头霸王螈已经绕过了那座面积本来就不大城墙,追到几个人身后三四十米远的地方来了。

  就这三四十米的距离,那几头霸王螈要扑过来,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可是,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却发现,这条通道到了这里,居然是一道巨石拱顶的圆形石门。

  最让人失望的是,这道圆形石门不但宽大异常,而且,根本没有门,基本上跟外面最常见的牌楼一个形式,对霸王螈来说,根本没有半点儿阻拦的可能和作用。

  胡三儿一边大声咒骂着,之前建造这里的人是吃饱了撑得慌,一边当先冲圆形石门,而圆形石门之后的空间明显小了许多,中间的冰锥石笋什么的,也密集了不少,那条通道,也基本上成了曲曲折折的幽径小路,时不时的,还得上台阶下梯子,甚至是过转折曲桥。

  整个里面的情形,居然如同大户人家的后花园,只是那几头霸王螈,似乎对着里面的路径熟悉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梁初一等人如同没头的苍蝇,才没逃出去多远,那几头霸王螈就已经到了身后二十来米的距离。

  胡三儿跑过一座长廊一般的曲桥,忍不住定住身子,转头对梁初一吼道:“梁老板,这些畜生欺人太甚,我干它一下……”

  梁初一当然晓得胡三儿说“干它一下”的意思,这座长廊一般的曲桥下面,也有些空间,形同干涸了水源的一个小小池塘,但曲桥下面形同干涸水源的池塘并不深,中间也有石笋冰锥之类的,这也就是上面会有长廊一般的曲桥的原因。

  胡三儿想“干它一下”,无非也就是说拿两枚手雷,将这取巧炸掉,可是,炸掉了这座曲桥,那几头霸王螈固然不能从曲桥上追过来,但却能够从干涸的池塘里直接过来啊。

  也就是说,炸掉这座曲桥,依旧没法子阻挡霸王螈,根本就是毫无用处的浪费。

  只是梁初一还没搭话,冲在前面的付天鹏,大叫道:“哎,梁老板,这里有两个洞口,走哪一条啊……”

  长廊一般的曲桥走完,前面不远,便已经是到了花园的边缘一般,洞壁上不道十米的距离,并排着一大一小两个洞口,大的一个洞口,应该足有五六米高矮,七八米宽窄,往洞口一靠,便有一股劲急寒风,扑面而来,稍许停留得久一些,整个人身上边披上一层淡淡的霜花。

  不用说了,越往里走,温度铁定会越低,只怕往里走不到半里远尽,整个人都会被冻僵,但话说回来,有这样的气流的洞里面,必定会有宽广湍急的暗河伏流,也就是说,这的确有可能是出路,但能不能撑到活着出去,却绝对是个巨大的难题,

  毕竟那些巨型的蝾螈,远远比人更耐寒,也更不怕水,若是走这个洞的话,能不能活着出去,真的没人能够说得准。

  而另一边的这个洞,却并不大,两米来高矮,也只有一米多宽窄,站在洞口,感觉不道有太明显的气流,但并不寒冷,甚至比几个人处身的地方,都要暖和一些,只是到了这个时候,马玉玲几乎都没犹豫,直接跑到这边的小洞门口,只略略打量了一下,随即转头跟梁初一等人说道:“就走这边吧,这边洞口小,它们没法子一拥而入……”

  本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几头霸王螈,是不是一拥而上,本来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还有一头蝾螈跟在后面跟着,几个人的命那都还是悬着的。

  毕竟要弄死一头霸王螈,目前最稳妥的办法就只有用手雷来一发,可问题是,一枚手雷也好,两枚手雷也好,只要爆炸,带来的后果,那都几乎是灾难性的,甚至完全有可能让几个人反受其害,被震得坍塌下来的冰块,石块,瞬间活埋。

  几个人的确没怕怕过死,但还没到绝境,就这样自己作死,却没一个人愿意去干,是以,马玉玲选择了小的这个洞口之后,付天鹏,跟胡三儿都二话没说,当即就钻到前面去开路。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反而在落在后面殿后,小洞里面,地面倒是平整,也应该是经过人工整理过的,尤其是洞壁上,很是光滑,根本就见不着半点儿岩石棱角,只是这洞壁上虽然是经过人工修凿过是不错,但洞壁上却见不着一星半点儿图案或者符号。

  事实上,也没人去在意洞壁上有什么或者没有什么――屁股后面跟着好几头瞬间就能让几个人消失于无形的巨兽,谁还有心情去管洞壁上那些,但这小洞却是超乎想象的深邃,后面的霸王螈始终在几个人身后二十来米的距离追着,几个人也就只能咬着牙,闷着头,拼命的往前逃窜。

  只是愈往前,通道愈是向下,温度也莫名其妙的渐渐升高了起来,温度稍高,梁初一等人便只觉得嗓子眼里渐渐开始冒烟了,毕竟仓皇的奔逃,而且好似无休无止的,无论是体力消耗,又或者精神上的压力,都让人几乎无法承受。

  就在梁初一等人都觉得快要支撑不住,只能用手雷来解决问题的时候,通道突然中断,准确的说,是这条通道前面,出现了一条裂隙,横亘在几个人面前,裂隙里面黑黝黝的,不晓得有多深,而且,裂隙边上,温度更高。

  这个时候,几个人往裂隙边上一站,那感觉,几乎就是从外到内,都是一股几乎无法忍受的火热,而那条通道到了这时,却继续转折顺着裂隙蜿蜒向下,梁初一都不晓得还能不能继续向下方去逃命。

  不过,到了这时,胡三儿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怒火,都没跟梁初一说,只是假装站下来喘息,等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出了通道,边悄悄地拿了两枚手雷,直接拉弦,随即转身扔进刚刚出来的通道里面。

  手雷爆炸,不晓得有没有炸死紧随而来的霸王螈,但整个裂隙和山体,似乎都晃动了好一阵,通道也坍塌了半截,靠近通道的裂隙边上,好些地方,都是哗啦哗啦的直往下掉石块,扔了手雷的胡三儿,片刻也不敢停留。

  只跟在梁初一身后,几乎是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的,一边吆喝着让前面的人快跑,一边避让直往下掉的石块,好的是到了这时,裂隙的空间巨大,又由于温度升高,石壁上早就没有冰块,那种冰块巨石,扑簌扑簌直往下掉,要活埋人的节奏。

  只是持续了不到片刻,便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然而,还不等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松一口气,背后再次传出来那种令人心胆俱裂“昂昂”的吼声,估摸着,那些就算胡三儿的两个手雷起了些作用,也应该不大,毕竟之前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合力炸死那头霸王螈,可是是实实在在的把手雷直接塞进了蝾螈的嘴里,让那头霸王螈吞进了肚子里面。

  否则,即如是高爆手雷,对霸王螈的伤害,也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只是这个时候,通道里面仍然还有“昂昂”的吼叫声,也就只能说明一点,胡三儿的个手雷,仅仅只是勉强阻住了霸王螈,如果不趁此机会尽快逃离这里,被霸王螈追上,铁定是迟早的事情。

  四个人顺着裂隙上的通道,继续向下,估摸着下降了上百米,不仅越来越热,而且依旧看不见裂隙底下的情形,仿佛这道裂隙,就是直接通往地狱的入口,恐怖得让人不想继续往下。

  只是这裂隙壁上,也就仅仅这么一条通道,四个人除了继续顺着通道逃命,就再也无路可走,而且最为要命的是,几个人的前途还是一片渺茫之际,身后却又已经有了霸王螈的动静。

  不晓得有几头霸王螈,已经钻出了通道,直接冲着裂隙下方的四个人嘶吼,并顺着裂隙上的通道,直追了下来,这通道再斜斜向下,足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之后,梁初一等人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真的是一线!

  一条黝黑,如同梁初一等人在斯豁村后山的山洞里面见到过的那种粗大的铁链,凌空出现在通道的尽头,看样子,这条通道,到了这里,应该就是去到裂隙对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