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天鹏这么一说,胡三儿在一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其实很简单对吧,这里其实原本就很简单啊,不过就是岔道多了些,规模大了些而已,这谁都晓得的可我们就是没法子走出去。”

  付天鹏一个比胡三儿和梁初一等人都还大了好几岁的汉子,被胡三儿这么一说,居然老脸一红,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梁初一微微一怔,连忙劝道:“胡胖子,先别急着怼,付队长应该有他的想法,不妨让付队长说出来听听,也好集思广益……”

  胡三儿挥舞了一下手里光亮已经昏黄得只剩下一个光圈手电,没好气的说道:“付队长又没干过这样的事,对这方面又不熟……”

  一句话没完,胡三儿的手电光亮闪了一下,随即熄灭,手电光熄灭,几个人顿时被几乎是绝对的黑暗包围,所有的人都是心里一沉,整个通道里面顿时一片死寂。

  好像随着这一只手电的熄灭,几个人很明显的离死亡,大大的靠近了一步,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四只手电,均已经使用过大半天时间,而胡三儿手里的手电,刚刚使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而以此类推,剩下三只手电,也最多不过让几个人还能勉强支撑不到六个小时。

  三只手电还能让几个人勉强支撑五六个小时,那之后,就算几个人把身上所有能够燃烧,能够发出光亮的东西凑起来,又还能坚持多久?然后,就只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一直到几个人渐渐的失去意识,渐渐的死亡。

  几个人都从来没怕过死,但那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向死亡,还得一直忍受着巨大的孤独、黑暗,那无疑是一种无法承受的痛苦,几个人不怕死,但都害怕被那样折磨,黑暗之中,几个人一时之间,都不再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很是微弱,时间、空间、甚至每一个人,都像是被凝固了一般。

  这种让人不由自主恐慌的死寂,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梁初一打破,梁初一将自己的手电打开,原本已经暂时习惯了黑暗的几个人,几乎都觉得眼睛都有些刺眼,但却倍感亲切,即使仅仅只是一丝光亮。

  摁亮了手电之后,梁初一笑了笑,说道:“付队长,把你的想法说说看!”

  付天鹏张了张嘴,但终究却没说出话来,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收到了刚刚这片刻之间被几乎是绝对的黑暗刺激了一下,所以意识还有些混乱,说不出话来。

  将付天鹏不说话,梁初一苦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先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马小姐所说的确不错,这里的规模的确只能用‘巨大’来形容,但我们很可能是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这里应该不止有这样一层通道,而是两层,甚至是很多层,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只不过时其中一层而以。”

  胡三儿怔了怔:“梁老板,你是说,我们其实是游走在很多层的通道之间?可我们……可我们,仙人板板,我们怎么‘上来’,又或者是‘下来’的?”

  梁初一苦笑了答道:“这就是八爷说过的,因为这里的规模很大!就因为规模很大,所以这些通道完全可以让我们刚觉不到明显‘上来’,又或者‘下来’。”

  马玉玲看着怪物似的看着梁初一:“你……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梁初一笑了笑:“这其实很简单,房子这玩意儿,只一层,无论多宽,住上一家子人,那都会显得很拥挤,很狭小,但如果是两层三层,就算本来没多宽的面积,也会显得很空旷……”

  胡三儿没怎么听懂梁初一的意思,有些懵逼的看着梁初一,付天鹏不是农村人,自然也没法子明白,梁初一想要说明的道理。

  马玉玲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微微点头答道:“我明白了,你说的是效果倍增的效应。”

  梁初一嘿嘿的笑道:“什么效果倍增之类的效应,我不大懂,但有一点我就觉得这通道的规模,大得有点儿过头了,大过头了,那是什么,那就是假的是错觉。”

  胡三儿更是有些懵:“假的?错觉?梁老板你能不能再说明白一点儿,这假又假在什么地方?这错又错在哪里?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梁初一依旧是嘿嘿的一笑:“规模大过头了就是假,我们上上下下,永远走不到头,那就是错觉,这很难弄懂么?”

  “可你们自己也说过这地方,它的规模实在不小啊!”胡三儿还是不服气:“我是真干不懂!”

  梁初一恼道:“死胖子,你以前没这样笨的啊,你想想一下,你直接穿过一栋大楼其中一层快,还是整栋大楼,你把每一个角角落落都走完了快。”

  梁初一这么一说,胡三儿顿时一拍脑袋:“对啊,仙人板板,我怎么没能想到这一层!……”

  这时付天鹏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本来想要说的那啥玩儿,也是这个意思,可是……可是,嘿嘿,刚刚……刚那一闪,我就又给忘了了那啥玩儿的……我这人……嘿嘿……”

  马玉玲却有忧心忡忡的说道:“可是,我们怎样才能确定,不再上上下下,做徒劳的奔走呢?”

  这地方规模原本就不小,无论是不知不觉上了一层,又或者是下了一层,都不可能很直观的看得出来,甚至都没法子能够感觉得出来,继续走下去,还不是一样的结果,何况这里的规模的确不小,就算做标记,恐怕都没法子做完,何况,食物、照明,等等自愿,都是极度匮乏的情况下。

  只是梁初一说了一个字出来,但就这一个字,让胡三儿兴奋得差点儿跳了起来,而付天鹏,却是一脸既期盼,却又有些恐惧的神色,马玉玲却很是担心的看着梁初一。

  “炸!”梁初一就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既然一栋大楼没法子直接穿过去,又必须得快速穿过去,那就弄上几个大窟窿呗,胡三儿之所以兴奋,当然就是因为能够再来一发,而且是尽情的,愉快的来一发,而付天鹏则觉得,把一栋大楼弄几个窟窿出来,的确有可能可以快速穿越过去,但也极有可能会把整栋大楼给折腾得全部坍塌下来的啊。

  马玉玲所担心的,也正是如此,而之前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炸了两三次,无论是洞穴还是通道里面,那种灾难性的坍塌,想想都足以叫人不寒而栗,毕竟现在梁初一受过了不轻的内伤,不说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算是能不能避开再一次灾难性的坍塌,恐怕都没人敢保证。

  梁初一看着满脸关切和疑虑的马玉玲,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地方,不会再有人能找到我们,来救援我们,早死几个小时,和迟死几个小,能有多大的区别?”

  胡三儿一边打开背包,清理手雷,一边嘿嘿的笑道:“梁老板说的是这个理儿,咱们逃过了这一劫,就算是又捡回来一条命,万一逃不过,咱哥儿几个也能落个同年同月死,黄泉路上,大家伙儿,依旧可以一起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值了!”

  付天鹏苦笑着看了看马玉玲:“那啥,梁老板,这一趟我本来应该一直的保护着你们直到完成这个任务,可是,梁初一这兄弟不错,跟马小姐挺配,待会儿梁老板马小姐您们就一起走,走得远远的,我留下来那啥的……”

  梁初一既然想出用炸弹在这里开个大窟窿出来,就肯定是倾尽所有的要弄个大的出来,可是梁初一现在受了内伤,到时候出现坍塌,肯定没法子跑得快,这就只能事先远远地离开,可是,总得还要有人留下来引爆炸弹才成,所以,付天鹏只能主动站出来。

  没想到的是,胡三儿几乎用近乎不屑地的口气说道:“付队长,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哥儿几个对吧,怎么说咱哥儿几个,就这条件来一颗,还不轻轻松松的小意思,还能轮得到你来英雄一回。”

  马玉玲也是笑了笑,劝道:“付队长,你别这么想,就这两家伙,弄个什么延时起爆装置什么的,真不是什么难事,付队长你自己做好准备就是了。”

  付天鹏听马玉玲这么一说,晓得这个任务是抢不到手了,不过付天鹏失望至于,却更加高兴起来――用不着自己炸死自己,当然值得高兴,虽然从来都不怕死,但用不着去死的时候,谁愿意去死?

  又不是去逛街买菜!看大妹子,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把三个背包里面的手雷、炸药,甚至是子弹什么的全部都拿了出来,一共还由六颗手雷,四十余发子弹,炸药却并不多,只有付天鹏的背包里面有三块,因为没有单独的雷管,所以一直都没拿出来用过。

  不过,这三块炸药,都是五百克包装的高爆炸药,这一公斤半的高爆炸药比六颗手雷威力还要大得多。

  胡三儿一边制作药包,一边嘿嘿的笑问梁初一:“梁老板,要不要省点儿出来,留点后路?”

  梁初一微微叹了一口气,断然答道:“一点儿不留!”

  顿了顿,梁初一又说道:“可以留下一个背包,但除了绳子之外,其它的工具,别超过五公斤……这个,还得劳烦老付队长带着。”

  胡三儿一下子极度不舍起来,四个人,还有三把虽然整个只剩下四十余发子弹了,但这些东西,大家都一直带着的,现在要扔谁舍得。

  还有,三个背包里面的工具,那都是可以用来救命的,即使这里用不上,但万一出去之后,就保不齐是绝对的必须之物,只不过,胡三儿明白梁初一的心情,到了现在,大家都已经只能是背水一战孤注一掷,很多的东西自然也成了负累,哪怕只是眼下的,暂时的。

  梁初一这么说了,胡三儿就算不舍,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付天鹏将三个背包里面的工具都倒了出来,然后仔细的甄选,付天鹏也是一边叹息,一边一样一样的审视这些将来都能用得上的工具,几乎拿一样,叹息一声,又只得依依不舍的放下。

  三个背包里面的工具,也就而是多样,让付天鹏挑选,付天鹏怔怔挑了近十分钟,这才挑了四五样,一把砍刀,一对冰镐,一把多功能折叠兵工铲,以及一把战术匕首。

  就这几样工具的重量,其实已经超过了梁初一所说的五公斤的标准,只不过,付天鹏再也没法子扔掉其中任何之一。

  付天鹏将几样选好的工具装进背包,但是趁着梁初一一个没注意,又偷偷地收了两样,快速的收进背包里面,这虽然有点儿自欺欺人的意味,但付天鹏却毫不犹豫的做了,只不过,梁初一的眼神何等锐利,付天鹏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去,只是梁初一暗地里叹息了一声,却绝不去揭穿。

  这个时候,胡三儿将做好的炸药包在手里掂了掂,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呵呵,我们能不能活出个生天,就全靠宝贝你了……”

  然后想了想,拿了一根錾子一样的工具,在通道壁上錾了几下,然后找了个可以做成支架的冰镐,稳稳的固定下来,之后找了一段绳子,中间裹了些碎布,将拔了保险栓的手雷和G4炸药做成的药包,用这段绳子绑起来,吊在支架上,一个可以延时起爆的炸弹,就做成了。

  炸弹做好之后,胡三儿拿出打火机,笑着跟梁初一和马玉玲等人笑道:“现在来还是待会儿来?”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来吧,呆在这里,就算是死,也不见得能是个干净利索。”

  付天鹏看着这个可以延时爆炸的装置,怔怔的问道:“那啥,这能延时多久?”

  胡三儿无不得意地笑道:“一般来说,正常的情况下,五到七分钟吧,不过,考虑到有可能引发危险,点燃之后,我们就得不要命的开始跑,直到成功爆炸之后。”

  付天鹏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那啥,我还是有点儿怀疑你这那啥玩的,可靠吗,中途熄火了咋办,那啥玩儿的,是不是还得找个人回来这里重新点火……”

  这一次,胡三儿没有气恼,也没有轻蔑,只是更加得意的嘿嘿笑道:“要说可靠性,我胡胖爷做的炸弹,这可靠性,绝对百分之百的,晓得不,这触发器是沾过了子弹药粉的布匹,一旦燃烧起来,可以保证绝对不会熄灭,直到烧断绳子,然后炸弹落地,引爆手雷,再然后就轰的一下,妥妥的没毛病。”

  胡三儿对自己制造的延时炸弹,信心满满,梁初一也完全放心,毕竟胡三儿是龙峡村的猎人,下套捕猎什么的真的没毛病。

  跟付天鹏解释完毕,胡三儿这才笑道:“问完了吧,问完了,就开始跑呗……”

  说到“开始跑”的时候,胡三儿的火机已经摁燃,火苗直接舔到包裹在绳子上的破布块,只一瞬间,几个人鼻子里都闻到一股硝烟味儿,而那破布匹因为揉了子弹里面的火药,竟然发出细微的嗤嗤爆燃。

  就这种爆燃,别说会自然熄灭,恐怕就算是想要弄熄灭,恐怕都不容易得很。

  只是胡三儿将破布点燃之后,突然大叫了一声:“哎玛,火药搞多了……”

  叫罢,一把将梁初一拽到背上,随即发了疯似的,依旧往最左边的一条通道钻了进去。

  紧紧跟在后面付天鹏,一边撒开脚丫子,紧紧追在马玉玲身后,一边好奇的大声问道:“哎,胡胖子,火药搞多了,那啥玩儿的,会怎么样啊……”

  马玉玲在前面,当真有些忍不住笑,一边跑一边答道:“火药搞多了,燃烧的速度就会加快,延迟的时间,就根本达不到五到七分钟。”

  付天鹏又再问:“能延迟多久,可以三分钟吗?”

  胡三儿在前面背着梁初一,几乎是如同一马奔马,但还是没忘记回过头来,大叫道:“仙人板板,火药搞多了,我哪里晓得可以延迟多久,顶多半分钟还是一分钟……到底多久,天晓得……”

  付天鹏听胡三儿这么一说,立刻跳了起来:“卧槽卧槽卧槽,那啥玩儿的你咋不早说……”

  四个人脚不沾地,个个都只觉得耳边的风声,呼呼的作响,甚至每个人都是把吃奶的力气都拼了出来,都只想着尽快、尽力的远离那个延时炸弹。

  说不清楚到底是过了半分钟,还是一分钟,又或者是五到七分钟,胡三儿即使背着梁初一,都还没感到力竭,马玉玲跟付天鹏也都好像还没喘上几口气,所有的人,都只感觉到脚底下突然就摇晃了起来。

  极为剧烈的摇晃,胡三儿背着梁初一,甚至都一头撞到了通道壁上,后面的马玉玲一下子扑倒在地,付天鹏却是摔了个四仰八叉,几个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龙吟,顿时呼啸而过。

  龙吟之声过后,胡三儿等人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脚底下,通道壁上,头顶上,便迅速的出现无数树枝一般的裂纹,裂纹不住的变大、变宽,并迅速往前延伸,裂纹过处,梁初一等人虽然被拉那声龙吟把耳朵都震得有些不好使了,但看着裂纹迅速扩散,也能想象得到这些风化了无数年头的石块,在崩裂时发出的声响。

  而几个人身后,几乎是成片的山体坍塌,仿如地下有一头可以吞噬任何东西的怪物,在吞噬一切,那情形,仿如世界末日到了一半,而到了这个时候,胡三儿再也没法子去背梁初一了,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咬着牙,拼命的跟迅速扩张变大,扩散的裂纹赛跑,左边没路了就往右边,右边坍塌了就往左边,左右全没路了,边立刻又掉过头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