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疑云(1)

  左冲右突,狼奔突兀,只是剧烈的坍塌,一直都跟着几个人身后,最远的时候,也差不多就隔着一个岔道口,最近的时候,几乎就在几个人身后,几个人甚至都把自己体内每一分的力气,每一分的潜力都压榨了出来,都灌注到两条腿上,毫不停歇的奔跑,跳跃。

  再也没人去注意方向,方位什么的,所有的人眼里有的都只是还没坍塌,或者还没完全坍塌的岔道、洞口,尽一切可能去躲避尾随而来的坍塌和吞噬,几个人这样不住的奔跑、跳跃着,不晓得是过了一年,又或者是一辈子。

  当坍塌终于慢慢的停止下来时,四个人也终于跑不动了,几乎是一起趴在一处还算完整,稍微宽敞,一边洞壁上的洞口坍塌了一半,另一边还有一个完整洞口的地方,浓黑的灰尘烟雾散尽之后,四个人身后,竟然一个巨大得超乎想想深坑,坑壁上,层层叠叠,全都是残破不堪,但却如同蚁穴里面的洞眼,通道!

  这些,四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因为,一片湛蓝的天空,就在几个人的头顶上,落日的辉晖,恰好洒在是个人对面,突然出现的这一处深坑壁上,所以,四个人看得一清二楚。

  精疲力竭的胡三儿趴在地上,一边狠命的用双手捶打着地面,一边形同疯狂哈哈的大笑着:“是把炸药放多了点儿…哈哈…仙人板板…是把炸药搞多了点儿…哈哈…”

  付天鹏半跪半靠在残破的洞壁上,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却目不转睛的盯着深坑对面坑壁上、那何止数十层的残碎的通道、洞口构成的线条和黑点,马玉玲很安静的看着天空,以及不时飘过的一云彩,梁初一斜斜的依靠在马玉玲的身上,嘴角还挂着的血迹,也掩饰不住脸上那一抹微笑。

  这个曾经让无数人迷失其中,丧失性命的地方,就这么让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给捅了巨大的窟窿出来,简单,粗暴的就给通了个巨大的窟窿出来。

  之后,四个人再也没怎么去钻那些会让人迷失的通道,而是恢复了些体力之后,又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法子,直接向上,攀爬坑壁,直接上到地面,上到地面时,夜幕已经笼罩了大地多时,不但视力无法及远,更没发现马玉玲等人的踪迹。

  当晚,梁初一等人就近找了一处勉强能够避风的地方,四个人背靠着背相互取暖,勉强撑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梁初一等人醒来,这才发现,几个人已经身处在一处四面都是高耸雪山,中间却是一处盆地,里面

  是广阔数里计的森林边缘,森林里面,不见半点儿白雪,当真是绿树如茵,草地如毡,晴空如洗,叫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爽,只是没人晓得,这到底是不是马永嗣跟大家约定碰头的地方,不过,马玉玲决定了,要在这里等候一些时间,或者,马永嗣等人应该会寻找到这里来。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以及马玉玲的祖传伤药,梁初一又是年轻力壮,受到的内伤,也恢复了不少,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刚刚死里逃生,尤其是付天鹏带着好几样工具出来,这让胡三儿对付天鹏格外青睐。

  找付天鹏要了砍刀,胡三儿说要去找些吃的回来,付天鹏要跟着一块儿去,但胡三儿不让,说是梁初一现在受伤了,须得要照顾,以防万一发生点儿什么事情,马玉玲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付天鹏不好推辞,只得留下来守着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本来,胡三儿出去找吃的,梁初一也不能不允,只是胡三儿这家伙大条,而且很容易忘形,一个不好就会惹出事端,胡三儿一个人进入森林去找吃的,这让马玉玲和梁初一两个人都不大放心。

  商量了几句,梁初一还是觉得留些记号和讯息,以防马永嗣等人来了这了还不知情,去找吃的,就还是几个人一

  起进入森林,省得到时候走散,反正梁初一休息了整整一个晚上,也很想活动活动。

  当下,马玉玲用大块的石头,做了几处只有马玉玲看得懂的标记讯息,四个人便结伴进入森林,只是刚刚进入这片森林,梁初一等人就有些奇怪起来。

  森林的地表平坦就不说了,毕竟这是盆地里面,大面积的地形平整,也不见得有多稀奇,这个季节也依旧是绿草如茵,这也不说了,毕竟这里是盆地,四面高耸的雪山,很容易阻隔寒冷气流,形成小区域温暖气候,这也可以解释。

  但这森林里面,却依旧看不到一只动物,一只飞鸟,甚至连一只昆虫也见不着,这就太过奇怪了,梁初一甚至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又什么时候开始做梦了,眼前的一切,甚至是昨天的经历,一切都还是自己的梦境。

  马玉玲沉吟了半晌,却笑着说道:“你很怀疑是做梦,但我应该不是在做梦吧,再说,就算我是在做梦,怎么可能跟你做同样的这个梦?”

  笑过之后,马玉玲这才说道:“或许,这跟这里的气候有些关系吧,比如说,这里的确是一处比较特殊的区域性小气候,也挺适合植物生长,但恰恰因为周围这些雪山太高,再加上另外一些比较特殊的因素,这就导致在这个小

  小的区域之内,没法子存活其他的动物…”

  动物生成,会因为环境形成一个完整的食物链,如果其中缺了任意一环,就很不容易形成一个完整的动物群落,这个道理,梁初一自然是懂得的,只是这片森林,以及这个盆地里面,到底是不是如同马玉玲所说,因为某些特殊的因素,而无法形成动物群落以及食物链,梁初一也就只能姑且暂时相信。

  毕竟在这里面,没人能够见到任何飞禽走兽,甚至连在其他地方能够见到的最平常昆虫,也没有人见到一只,这是事实,不过,也因为任何动物都见不着一致,这就是使得这片广袤的森林显得格外静谧和怪异。

  为了不至于在这片森林里面迷失道路,甚至闹出乌龙和笑话,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在前面一路走,一路都留下记号,好方便无论是马玉玲他们赶过来,又或者是自己这四个人走回头路。

  然而四个人在森林里面转悠了好大一阵,能吃的东西没找着,却有了一个极大的意外发现!这森林里面,居然有一道只长了低矮野草,以及零星、低矮的小树的一条地带,这条地带不宽,差不多也就三四米,但极为规则,平坦,一直延伸进入森林深处。

  两边都是高耸的参天大树,几乎遮天蔽日,都在这条地

  带上形成了一条绿色的隧道,而隧道两边,无论是野草或者是树木,都要丰茂得多,这让梁初一等人实在忍不住要浮想联翩,而最直接的人,却是付天鹏,这家伙,居然直接拿了工兵铲,跑到绿色的隧道里面,直接开始挖刨起来。

  而且,很快,这条地带上面的野草树木,比不得其他地方丰茂的谜底,就让付天鹏揭开了――这条地带下面,只有不道一尺深得尘土,下面,便是石板!也就是说,这条地带,其是应该是一条石板路。

  这是一条石板路――这当真让梁初一等人感到意外。

  这森林里面,出现了一条石板路,原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几个人才刚刚经历洞窟里面的城池,裂隙里面的那一根铁链,以及如同蚁窝一般的通道,这些,可都是真真实实的人造遗迹!这里会出现一条石板道路,当真没什么好意外的。

  但话说回来,这条石板上路上的浮土,才不到一尺深浅,连树木野草都长得比其他地方的要低矮稀疏许多,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条石板路,才荒废没多少年头!这里的石板路才没荒废多少年头,这个意外甚至让梁初一等人感到有些吃惊。

  当下,胡三儿再也不吵着嚷着要去找吃的了,而是跟付

  天鹏两人在前面开路,一直沿着这条石板路走下去,想看看这条石板路到底通往哪里,石板路的另一头又是什么情况,一路走下去,不知不觉间石板路居然渐渐靠近了北面的雪山脚下,绿色的隧道也突然戛然而止,几个人一下子又重新沐浴到了阳光之中。

  只是到了这时,梁初一等人的心情,当真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入眼处是足有三四个足球场大小的一块平地,上面同样只长了石板路上一样的野草和小树,显示这里曾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石板铺就的广场。

  广场中间,是一个足有数百平的池子,三四米深的池子底部同样积淀了不少浮土淤泥,而池子中间,却是一座方形且逐级收缩,围着一圈圈石头栏杆的石台,约莫七八级之多,少说也有六七米高低,石台的每一个面,都有一道两米来宽,每一级只有七八寸高矮的石梯,直通顶端,而石台顶端,远远望去,却只有一方两米左右,一米多高的石台,石台四角棱角分明,台阶清晰,妥妥的一座精雕细琢,极为精美的塔形石台!

  池子四方,都有平直厚实而且有着极为精美栏杆的石桥,连接着石台上的台阶,估计是让人直接登上那座塔形石台形石台之用,广场背后是一座依山而建,面南背北、气势恢宏的就是古堡!

  古堡的城墙厚重高耸,规模宏大的无一不昭示着,很久很久之前,这里的繁华和兴旺,只可惜的是,这座巨石古堡到了现在,无论是城墙上,又或者是民居、街道等等,早就成了荒草和藤蔓的栖息之地,当真有种说不出的荒凉和神秘。

  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人一前一后,手舞足蹈的吆喝着,冲进巨大的门洞,消失在这座荒废已久的古堡之中,他们两个自然是对这样的遗迹充满了期许,或许,这就是传说里的水晶宫了!当然,或者里面也应该有着想象不到的财物。

  所以两个人都很兴奋,都很激动,都不在等候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了,而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对身外之物,实在没太多的兴趣,反而多了几分要弄清楚这座古堡本俩面目的想法。

  所以,两个人都只是闲庭信步一般,踏上水池上的石桥,准备到石台上去看个究竟,至于古堡里面,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自然也是要去的,但两个人却都不急于一时,水池上的石桥,也有两米来宽,左右桥栏上,多是雕刻着云形花纹,以及一种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没怎么见过,状如牡丹的花,而且,这种花几乎就是整个桥栏上面的主题纹饰。

  除此之外,再也见不到其它动物,或者人物之类的雕刻,这些雕刻很是精美,但却没有任何文字符号之类的,这就让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根本无法直观的判断,这座古堡到底什么来历。

  不过,想来这些东西应该跟马玉玲或者邱八爷要找的东西都有着极大的关联,但这到底存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就不得而知了。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并肩走过水池上的石桥,到了石台下面,更是惊讶的发现,建造石台的工艺,几乎跟血河里面里面的建筑如出一辙,光滑,严实,看不出来哪怕一丝丝儿的缝隙,似乎整个石台,就是用一块石料雕凿出来的一般。

  但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都晓得,其是这些石台,是有缝隙的,只不过是这些石台的建造者,工艺太过高超,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衔接得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让马玉玲和梁初一再次惊叹之余,两人又沿着阶梯拾级而上,一直到达塔形石台形石台的顶端。

  石台顶端的面积并不大,除了那块同样南北朝向,一米多高,两米来长的石台,也仅仅就只能稍微稀疏的站得下十来个人而已,下面的那些将近一米来高的大台阶,除却栏杆,宽度少说也在一米左右。

  而台阶上的这些石头栏杆,同样显得古拙,精美,但不失庄重和肃穆,只不过,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在石台顶端,看着那块一米多高的石台,却实在是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石台之上,同样也积淀了薄薄的一层尘土,看不出来上面的本来面目,但是石台东西两方的立面之上,颜色发黑,而且比其它地方要深上许多。

  不用说,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都晓的,那是长时间被人血浸透了的颜色,也就是说,这块石台,其是是一个杀人用的石台,所以才会被鲜血浸透东西两个立面。而且很明显的是,被杀的人,一定会是躺在这块石台上之上,要不然,鲜血就不会浸染大面积的石台里面。

  而躺着被杀的情形,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几乎都不愿去过多的想象那些画面,毕竟,那种情形,最多的是用在一种仪式上面――祭祀仪式!古老而且残忍的活人祭祀仪式。

  而搞了半天如此庄严,精美的一座塔形石台竟然是一座祭祀台,这实在是让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恶寒不已。

  两个人想都没再多想,便直接下了石台,随即下了阶梯,直接朝着城门走去,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巨石堡里面,不晓得有没有发现什么之前的玩意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家伙,现在肯定如同疯子一般在巨石堡里乱

  窜。

  进入巨石堡时,梁初一突然问马玉玲:“马小姐,你觉得水晶宫会不会是在这里面某个地方?”

  马玉玲没想到一直都默然无语的梁初一会问出来这样一句话,当下忍不住脱口答道:“应该不会吧…”

  没想到马玉玲这样回答之后,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补充了一句:“不晓得…”

  马玉玲这样回答,梁初一的眼里顿时闪动了一下一样的神色,但梁初一没去看马玉玲,甚至都没打算去再跟马玉玲说话了,因为梁初一觉得马玉玲表现有些奇怪起来。

  ――打一开始回来找梁初一,就说明马玉玲是来寻找水晶宫的,而且已经早在梁初一等人进入宝坪山之前,就已经派了一支精锐力量进入,之后也一直再说,马玉玲的目的是水晶宫,及至到了现在还没什么结果,但这之后,马玉玲就极少提及水晶宫的事情来。

  在地底下那座怪异的巨石城里面的时候,见到那两具石棺,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升棺发财什么的都忙得不可开交,可是马玉玲却表现得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就好像晓得水晶宫不会出现在那里一样。

  而到了这里,马玉玲依旧表现得并不是太热心去寻找有没有水晶宫的可能和下落,甚至刚刚梁初一顺口问一句水

  晶宫会不会就是在这座巨石堡里,马玉玲居然脱口就答道应该不会,“应该不会”是什么意思,梁初一又不是有多傻,怎么不会联想起来很多东西?

  至于说马玉玲后面赶紧补充那一句“不晓得”,梁初一那里还不晓得那是怎么回事,但这就奇怪了,莫非马玉玲本来就晓得水晶宫的下落?而跟梁初一等人在一起,要找的根本不是水晶宫?而是有其它的物事。

  梁初一喜欢马玉玲是不错,但梁初一还没达到因为喜欢马玉玲,而陷入盲目无视一切的地步,何况,梁初一的原则性,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强。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