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疑云(2)

  就拿这次来寻找宝坪山来说,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的主要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帮助邱八爷,寻找水晶宫,都还是在其次,甚至连邱八爷的下落,梁初一现在都暂时放到一边了去,这一点,跟马玉玲来寻找水晶宫,可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

  可是,梁初一一路上都还惦记着马玉玲要寻找的水晶宫,马玉玲本人却并不是那么热心,这要说马玉玲还是在寻找水晶宫,谁信?真的要寻找水晶宫,马玉玲还会这么冷淡?

  估计马玉玲是看出来梁初一的怀疑,当即赶紧赔笑着说道:“梁初一,你可别多心,这里到底是不是水晶宫我没法子判断,再说了水晶宫的线索,是这么多年下来,无数前辈都没有明确确定的,所以综合各种因素,我觉得,我们要找的水晶宫并不会在这里…”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心里却说道:“既然你都觉得水晶宫不会在这里,你还跟着来寻找宝坪山,这岂不是欲盖弥彰了?”

  但梁初一嘴上却淡淡的笑道:“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可以确定水晶宫有可能会在这里!”

  马玉玲何等聪明,只从梁初一这一句话里面,便听出梁初一已经起了疑心,但马玉玲只是苦笑了一下,不再去解释什么,因为就在刚刚自己的解释,在梁初一看来,已经是越描越黑了,再继续漂白下去,马玉玲真的没法子说得清楚了。

  两个人进了巨石堡里,只见堡里的道路宽阔严整,房舍井然,各类设施齐全,甚至还可以看得出来,昔日繁盛时节的热闹,只可惜的是,现在几乎是所有裸露的地方,都已经长上苔藓、藤蔓、野草,荒凉之意,当真无以描述。

  穿过了了两条长满杂草的街道,胡三儿从道边钻了出来,估摸着是没找到什么的值钱的东西,脸上尽是一派阴晦和气恼。

  见到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终于跟了进来,胡三儿勉强笑道:“梁老板,马小姐,都进来了…”

  梁初一笑了笑:“怎么样,找到了什么好东西,能发多大的财?要不,我给你看看?”

  胡三儿恼道:“梁老板,你笑话我不是,我在这里折腾了七八间房子,没有金的银的也就罢了,谁晓得,谁晓得连破铜烂铁也没有找到一块,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付天鹏不晓得从哪里钻了出来,宝贝得不得了的捧着一个罐子一样的东西,几步窜到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面前,笑眯眯的问道到:“那啥,梁老板,听说你是做那啥古玩生意的,帮俺掌掌眼,看看那啥玩儿的,能值多少钱?”

  梁初一只看了一眼付天鹏宝贝得不得了的那东西,苦笑道:“付队长,你这个应该是一个泥胎的土陶罐子,很可能是只是因为保存得不错,所以还没完全风化掉,要说研究嘛,的确有些研究价值,但要说值钱,我就只能呵呵…”

  付天鹏一失神,手上的土陶罐子顿时落到地上,甚至都没听到什么响声,便直接化为一地尘土,当真可以想象得到,这土陶罐子,风化得到底有多严重,还亏付天鹏竟然像是得了无价之宝似的。

  见胡三儿付天鹏两人都是一脸怅然若失,马玉玲淡

  淡的一笑:“你们两个都想要点儿好东西对吧,干吗不让他带你们去找?”

  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都是一拍脑袋,随即两个人一起把目光转向梁初一,齐声说道:“哎呀,瞧我的这个脑壳…”

  梁初一连忙双手乱摇:“别找我啊,我来这里可不是找东西的,要带,你们也得找马小姐带你们去,嘿嘿,她才是寻找这些东西的主儿,你们可别认错了人。”

  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人对望了一眼,又一起把目光转向马玉玲,见梁初一不肯,马玉玲只得笑了笑,说道:“也好,我正好要去一个地方看看,看看那里有没有水晶宫的线索,大家一块儿去吧!”

  胡三儿跟付天鹏喜不自胜,都是立刻噪起来:“那还等什么呢,快走啊…”

  “对对对,我们一块儿赶紧的去找那里…”

  梁初一只是淡淡的一笑,随即默默的跟在三个人的后面,马玉玲要去的地方,其实就是这座巨石堡的中心地带,按照马玉玲的经验来看,但凡远古堡池,其

  中心地带,必定是这座城池的最高管理者居住的地方。

  而最高管理者因为职务和地位使然,手里必然有着超越普通民众的一些东西,即如是在管理者眼里分文不值的物件,也必定价值斐然,只不过梁初一晓得这些道理却不肯说出来,而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根本就就不动这中间的差别。

  要不然一进巨石堡,也就不会直接扑进堡中那些普通房子里面,去大肆搜刮一番,还落得到头来依旧两手空空。

  几个人一路说笑,顺着山势,逐级向上,对于旁边的普通房间,再也无心留恋,很快,马玉玲就带着三个人到了城中间,的一处广场之中,这处广场不大,但其气势,一点儿也不输给城外的那一个巨大的广场。

  而尤为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广场的设置,几乎完全跟蹭吃外面的那一个巨大的广场一样――广场的面积小了很多倍,水池也小了很多倍,水池中间的塔形石台形石台,也同样小了许多倍,但因为这小广场,比

  之前的大广场高了好几十米,所以,即使是站在小广场当中,几乎也能俯视城外的整个巨大广场。

  只是小广场后面的建筑,不再是气势恢宏的城墙,而是九根合抱粗的巨石立柱,石柱少说也有六七米之高,石柱后面,是现如同神庙一般的一栋建筑,在看起来都还极为威严,森严!看起来,这个地方就是之前,这个城堡管理者居住的,以及处理事务的地方。

  估摸着,这也正是马玉玲想要找的地方,到了这里,还不等马玉玲有什么交代,胡三儿个付天鹏两个人,再次主动的扑了进去,依旧还是害怕被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抢了先似的,只是这一次,马玉玲不再如同在城外那样,表现得冷淡,而是连水池以及池中小型塔形石台都没去多看一眼,便主动的跟在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身后,一路进入这栋建筑。

  这几乎让梁初一产生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就像是先前马玉玲的表现以及马玉玲说的话,完全都没有过似的,这给梁初一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无论如何,马玉玲对自己有所隐瞒,无论马玉玲有什么理由,对自己又隐瞒了什么,梁初一心里都很是不痛快。

  只不过,无论梁初一痛快与否,终究还是跟这胡三儿、付天鹏、马玉玲三个人身后,进了这一处神秘、威严,表面长满野草藤萝以及苔藓的建筑物,这里面,空间不小,九排跟外面一样合抱粗的石头柱子,九排,每排九根,每根石柱之间间隔也有约莫八九米,顶着石头横梁,显得格外的古拙,但却透出一股无可比拟的浑宏和厚重,当真让人叹为观止。

  只不过,这样一个巨型,如同神殿一般的大厅,里面,除了数十根巨大的石柱之外,居然同样一无所有,甚至这些石柱上,连其他地方最为常见的花、云纹的雕饰也见不着半点儿,除了自然而然能够让人生出来一股森冷之外,就剩下一股死寂和死气――这就让马玉玲也有些讶异起来。

  在马玉玲推测当中,这里既然是这座城城池最高管理者居住、处理城中事务的地方,就算不是金碧辉煌,起码也有些有看头的东西,比如说,管理者的雕塑,比如说管理者存放在这里的物品,等等以前马玉玲遇到过类似的遗迹之中较为常见的。

  可是,这里没有,除了气势宏伟和森冷的死气之外

  ,其余的什么也没有,甚至连楼梯、地窖之类的暗门机关,都没人找得到,这让胡三儿、付天鹏,甚至马玉玲自己都有些傻了眼,怎么会跟那些普通房间里一样,什么都没有?

  这不仅让胡三儿他们三个人有些傻眼,连梁初一都好奇起来――曾在这里生活过的那人,他们到底是过着怎样方式的一种生活?为什么整个石堡里面,被遗留下来能看得到的东西,除了石头,就还是石头?

  根本看不见其他地方常见的雕塑,神像?那种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都见过很多吃的黑盔黑甲的是雕像――难道这里面的人,根本就不信神佛?

  可是这也无法解释得通啊――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底下的那种石头城堡里面,大家都还看见了无数黑盔黑甲的石头雕像,可是到了这里,反而一尊是想也见不到了。

  好像这座石头城堡跟之前遇上的那些城堡、雕像什么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次和类属,或者根本就是跟之前的那些完全割裂。

  毕竟大凡远古时节的人,别说一城之众,没准儿就

  算是只有一个村儿的人,只要稍微有点儿条件,修葺庙宇,祭拜菩萨神灵的事情,都绝对不是什么稀罕事,这是其一,其二是,大凡古时,就算是一个部落,也有自己的敬畏的神灵,而且极为容易的就会演变成族人崇拜的图腾,或者信仰。

  但在这里,完全看不到有类似的遗留,就好像这里的人从来都不相信神灵、也根本没有自己的图腾之类的东西,可是,如果这里的人不信神灵,为什么会在城外,修建了那么宏大,精美的祭台?

  要晓得,那处祭台,可以以活物献祭的地方,不晓得有多少活物或者人死在了那上面流干了鲜血,连石台都被鲜血侵蚀,上面的血痕,到了至今都还无法淡去――这岂不是不可思议的矛盾?

  胡三儿等人在这栋如同神庙一般的大厅里面,整整盘桓了二十多分钟,甚至找遍了所有的角落,但却依旧是一无所有,到了最后,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都忍不住垂头丧气,甚至断言,这座城池里面的人,应该是有计划的疏散和撤退出了城,所以,而且,在撤走出城的时候,应该人都还不少,能带走的,都带了

  个一件不剩,干干净净。

  只不过事实究竟是否如此,梁初一等人手上对这里的资料,只能说是一无所有的极度匮乏,所以,到底如何就无从知晓。

  一个个的,俱都是气闷不已,郁闷至极的出了神庙,胡三儿这家伙,直接越过那个小小的水池,连其中的塔形石台形石台,都没多看一眼,就到了小广场的边缘,然后往后便倒,把自己摆成了个“大”字,嘴里还大声疾呼:“天不与我啊,活不下去了,不活了…”

  付天鹏也是兴意阑珊,直接坐到胡三儿身边进一言不发,只默默的看着是森林后边,高耸入云的雪山!梁初一在大厅里面也找过了一转,但梁初一原本就不是要找能够值钱的古物名器之类的。

  梁初一要找的,是方法,一个仅仅只是为了能够解除邱家诅咒的方法而已,所以,除了要找的之外,还要找什么样的东西,梁初一也并不晓得,不过这个时候,从那处大厅里面出来,梁初一反而对小水池里面的石台有些感兴趣了。

  这小水池,比广场上水池,小了很多倍,里面的石台也小了很多倍,但其造型,无论是水池又或者是石台,以及水池上面的石桥,却都是一模一样的,梁初一信步上了水池上的石桥,石桥有些窄,仅容一个人通过,桥栏上,同样也有些云纹、花纹图案的雕饰,当真是一模一样。

  石台顶端,面积并不大,仅仅可以容纳两三个人站立的样子,不过,却没有城外水池中间石台上那种长方形石台,这是两者之间唯一不相同的地方,也许,城外广场上的石台,是用来杀人祭祀的地方,而这里,却是城中最高管理者,观看祭祀又或者是观赏景色的地方。

  总的来说,站在这座石台顶端,游目四望,着实能给人一种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一切,甚至万物苍生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很是心动,也很是神往,甚至可以让人,浮想联翩,梁初一正看得兴致勃勃,却突然听到,不晓得什么时候跟上的来的马玉玲低声问道:“在看什么呢?”

  梁初一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马玉玲淡淡的一笑:

  “你也上来了!”

  “不错,居高临下,虽然没有万般美景,也有各种美不胜收可以尽数收归眼底,不错不错…”

  “心情吧!”梁初一随口答道。

  “应该不止!”

  “嗯?”

  “这个地方,应该是代表身份、地位,本身就是一种可以俯视一切的象征,你觉得真的只有心情?”

  “对我而言,现在便是如此!”

  “你的心情现在是好还是坏?”

  “不晓得…”

  “其实应该是很复杂!有疑虑?”

  “不晓得!”

  “你是很牵挂?因为他们?”

  “不晓得,我自己也不晓得!”

  梁初一当真像是个一问三不知的傻子,但是马玉玲却晓得了,梁初一的心情死真的很复杂,当然,这应该先前自己的表现不无关系。

  “嗯…”马玉玲微微叹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不再是

  娇嗔,一下子之间,突然多了许多认真:“有件事情,我本来应该跟你说,但是我现在还没想好…”

  “那就不要说了。”梁初一很平静的应道:“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也没义务跟别人坦诚一切,这我能理解。”

  “不要这样好不好?”马玉玲的眼里突然之间充满期盼,希望梁初一能够原谅自己。

  但梁初一依旧是很平静,很平淡的答道:“我这人算不上特别洒脱,但我还能看得开,包括很多事情,很多!”

  马玉玲的头一下子勾了下去,眼圈都红了,想来心里很是难过,因为梁初一的回答,不是马玉玲想要的,尤其是梁初一的一句“看得很开,包括很多事情”,这已经足以证明,先前马玉玲不经意间的失误,在梁初一心里已发了巨大的波澜,甚至已经影响到马玉玲的一生。

  事情往往就会来的这么突然,突然得让人猝不及防,马玉玲也是人,自然也难免出错,但这个错误,让马玉玲也不晓得该去如何弥补,所以马玉玲很是难过

  ,懊悔。

  “我们依然还是朋友!”梁初一说这话时,腮帮子上的肌肉都忍不住抽动了几下,应该是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出来。

  “我们依然还是朋友!”马玉玲重复梁初一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低,且充满失望和黯然,仿佛曾经的一起出生入死,都变得微不足道,甚至是缥缈起来,马玉玲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最后终于忍不住落下一滴,落在石台上的野草之上,隐入薄薄的尘土之中。

  只是梁初一也没敢转头去看马玉玲,一双眼睛,也只是盯着远方,怔怔的,很是有些空洞,甚至梁初一的喉头都有些发堵,因为梁初一晓得自己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更晓得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但这句话,绝对不是梁初一简简单单的一句气话,而是出自于梁初一的原则,作为朋友,如果马玉玲的那件事,会有逾越的地方,梁初一才能更好的把握分寸,如果是超出了“朋友”这个关系,梁初一很担心自己没法子把握住自己,甚至跟马玉玲依“旧还是朋

  友”,也是因为马玉玲说过,她的事情,不以制造别人的痛苦为目的这句话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