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点儿所求

  梁初一甚至希望,这是马玉玲的一个承诺,毕竟马玉玲是否心地善,跟她要做的事情本身,不见得就有本质上的关联,人是人,事情是是事情,不见得心地善良的人就一定不会做出伤害到别人的事情来。

  这种情形,梁初一见得多了,默然了许久,梁初一突然咧嘴一笑,吆喝了一声:“胖子,你不想发财吗,来吧,我给你找件好玩意儿…”

  本来还趴在地上,怨天尤人的胡三儿,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望着站在高台上的梁初一,嘿嘿的笑道:“梁老板,你真的肯帮我?”

  梁初一呵呵的笑道:“说那里话!我也只不过是刚刚才想起来罢。”

  胡三儿一阵激动:“梁老板…出去…出去之后,我请你吃大餐,嘿嘿,地点,菜色,由你挑…”

  见梁初一终于肯出马指点江山,付天鹏也是乐得差点蹦了起来:“梁老板,我就晓得,你肯定不会那啥

  玩儿不管我们,呵呵,都到了这里,有好东西梁老板怎么会不管我们哪,胡胖子你说是不是…”

  胡三儿根本就懒得去跟付天鹏计较,几步窜到石台下面,仰望着梁初一,一脸呆萌的问道:“梁老板,哪儿呐?”

  梁初一笑着,微微点头,用下颚指了指脚下的小水池,这个小水池,规模比城外广场上的水池小了很多倍,深度也只有两米多的样子,底部同样积淀一层尘土,甚至已经长上了很多野草,胡三儿微微一怔,但随即明白梁初一是说这水池底部,尘土下面就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想到是这样,胡三儿几乎是嗷的叫了一声,转身冲到还一脸傻兮兮等着梁初一指示方位的付天鹏身边,直接一把将付天鹏身上的背包拽了下来,三两下打开背包,取了绳子,拿在手里,但愣了一下之后,赶紧又把兵工铲拿在手里。

  但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却又将背包里面的其他的几样工具,直接倒了出来,然后将背包背在背上,然

  后拿了绳子,提着兵工铲,直接转身走到水池边上,绳子,胡三儿拿来系在了水池边上的栏杆上,然后提着工兵铲,一翻身越过栏杆,抓着绳子,一下子就滑到水池底部。

  水池底部的尘土淤泥,很是松软,甚至有些糯稠,显然是不久之前,这水池里面都还蓄着水的,人站在上面,稍微一动,就会陷下去许多,甚至能够淹没脚背,胡三儿哪里管得了那许多,稍微站得稳当了,直接就挥动兵工铲,一铲子插了下去,但才插下去不到五寸,兵工铲便碰到硬物,却应该并不是水池的石头底部之类的。

  胡三儿大喜过望,立刻就晓得这水池的底部,的确有东西,当下,胡三儿大力挥动兵工铲,铲起又糯又黏的淤泥尘土,抛在一边,也不管刚刚下来,却几次想帮手的付天鹏,几铲子下去,便挖开了面盆般大小的一个坑,下面的东西也露了出来,果然是些瓶子罐子,杯子盘盏之类的。

  说不清楚有多少,而且都是被淤泥包裹覆盖着的,

  胡三儿放下了兵工铲,小心翼翼的伸手起出来一个圆盘一样站满淤泥的物件,从旁边扯了一把野草,擦去上面的淤泥,不过,让胡三儿有些失望的是,这东西虽然的确是一个盘子,而且还是金属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但颜色黯淡,几欲发黑,与想象当中金光灿灿的形象,实在是相去太远。

  胡三儿再从淤泥里面抠出来几样,瓶子罐子什么的都有,但无一例外都是那么一种毫不引人瞩目的颜色,这让胡三儿有些气馁,感觉好像是梁初一又一次耍了自己一般,如此,胡三儿在下面,刨出来一件,稍微擦拭一下,见物件表面的颜色不佳,便又扔掉,重新再刨,整个一个小猴子掰苞米似的,还特别不满意、不安逸。

  梁初一在石台顶上,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见胡三儿一连扔了十来样,却依旧还在还在继续挖刨,梁初一只得笑道:“胖子,你有眼不识金镶玉了啊,晓得你扔掉的都是些是什么玩意儿吧,呵呵,那可是十足的真金,黄金!”

  胡三儿猛地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梁初一,哑然问道:“黄金?梁老板,我穷没见过真正的黄金,你就不要骗我了。”

  胡三儿这么一说,连一直都有些忧郁的马玉玲都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这年头,自己手里没有真正的黄金,还不见得有多稀奇,但说自己都没见过真正的黄金,铁定是自黑,但自黑到胡三儿这种高度,就让真让人有些忍俊不住了。

  但梁初一却是呵呵的笑道:“胡胖子,你说你穷这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但穷还没文化,那我问你,这些东西都是金属的,对吧?那你说说,什么样的金属,可以在地下埋藏很多年,只会变色,却还能保存完整的形态?”

  “黄金!”胡三儿毫不犹豫的答道,只是回答之后,却又有些疑惑的看着梁初一:“可是,据我所知,黄金就算变色,那没见过黑色的啊,有黑色的,就算是黄金,那成色…”

  梁初一又呵呵的笑道:“说你没文化,你还真是不

  懂,呃,这么跟你说吧,一般来说,黄金的确是不容易变色的,不过,你还记得那条冒着热气的裂隙不,我猜想,那下面极深的地方,应该有火山岩浆之类的地下热源,而地下热源,多半都含有硫化物质,另外,这处盆地,除了四面环山之外,温度也明显的高于其它地方,你想想这样的环境,最直接的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付天鹏忍不住问道:“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马玉玲在一旁抿嘴笑了笑:“会导致小区域之内的水汽之中蕴含大量的硫化物质,让金属物品在逐渐氧化的同时,也接受硫化物的侵蚀。”

  胡三儿一愣之后,不能置信的低头去看被自己扔掉的那十几件沾满污泥的物件儿,过了片刻,突然又嗷的叫了一声,飞快的抓起来,一件件的往背包里面塞,梁初一看着胡三儿那种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又是摇头苦笑,这些物件,可都是沉甸甸的黄金,就这十几件,少说也已经超过五十斤,五十斤黄金也就罢了,偏偏胡三儿这家伙,连上面的污泥也一起装进背

  包。

  ――这不是没见过好玩意儿,而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而且是稀奇古怪的作死的节奏,但梁初一却并不去阻止他们这样作死,只是笑眯眯的看着。

  整个背包,让胡三儿塞了十几二十件玩意儿进去,塞的鼓鼓囊囊,再也装不下任何一件,胡三儿这才满足,然后去提那背包,但哪里还能轻轻松松的提的起来。

  最让梁初一无语的是,就是粘在那些物件上面的污泥,少说也有十几二十斤,实在是没地方可以装得进去了,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这才恋恋不舍的爬上出水池,只是一个背包,少说也有百十来斤重了,别说还得从这儿背出去,恐怕就算是背着走不到一天,都会被压垮。

  上到平台,胡三儿朝着梁初一招了招手,迫不及待的叫道:“梁老板,梁老板,来来来,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几件小玩意儿,能不能值个百十来万儿的…”

  梁初一不忍拂了胡三儿的兴致,下了石台,笑眯眯的蹲到胡三儿身边,连看都没看背包里面的东西,笑了笑,说道:“你打算回去买多少产业?”

  胡三儿嘿嘿的傻笑了一阵,这才说道:“哪儿能啊,梁老板,你又笑话我了,咱真的不是贪心,有这机会吧我也就只想着挣一栋房子,买一部自己喜欢的车子,然后安安逸逸的过一辈子…其它的嘛,嘿嘿…”

  梁初一点了点头,笑道:“就按你这个要求,有个两百万,然后你再节省一点儿,也差不多能达到你的要求了,这样吧,你留下三件,要凑不齐两百万,差多少,回头我补给你!”

  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一下子都有些懵了过去,就三件儿?两百万!

  梁初一又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绝不骗人,梁初一虽然是笑着在说,但是说的很笃定,很坚决,不容置疑:“你们两个人,六件儿,多了的,一齐给我扔回去!”

  胡三儿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张苦瓜:“哎哟,梁

  老板,你看,我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你…你还是我的亲哥不…”

  付天鹏也是犹豫起来,那水池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这玩意儿,按说,他跟胡三儿两个人也已经是不贪心了,也没发疯要图个全,就这寥寥二十多件玩意儿,带出去的话,按照沿山打猎见者有份的规矩,四个人,每个人都也都不过五六件。

  相对来说是真的没贪心了,再要扔掉,可就是实打实的扔掉的钞票啊。

  梁初一依旧是笑眯眯的说道:“晓得我先前为什么不阻止你们不,我就是让你们试试这个背包的重量,试过了吧,感觉怎么样,有信心就你们两个人能背得回去?记不记得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叫做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人死了钱还在,晓得说的什么意思不…”

  梁初一还没说完,胡三儿居然干嚎了起来:“梁老板啊,我的亲哥啊,你别说了,成不,我胡胖爷也是明白人好不好…我扔,我听你的我扔还不成吗,哎梁

  老板…这真是让人没法活了…梁老板啊…嚎…”

  胡三儿一边干嚎着,一边慢吞吞的去打开背包,看样子是准备将多余的扔掉一些。

  付天鹏艰难的吞着唾沫,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凶巴巴的,几乎是盯着敌人一般盯着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那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那心情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甚至是恨不得要杀人才高兴似的。

  但梁初一依旧是笑眯眯的说道:“我保证,每个人三件,那都是你们自己的,在出去之前,不会有任何人跟你们分上哪怕一分钱,谁若是敢打那三件东西的主意,那都是打算要与跟我过不去。”

  梁初一这话的意思,也算是说得很明白了,若是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每个人都都只选择三件的话,梁初一可以给出保障,但若是再多了的话,发生任何意外,梁初一绝不理睬,这话也当真说得掷地有声,斩钉截铁了。

  没想到的是,马玉玲在一旁,也很是郑重的说道:“我也保证,这三件东西都属于你们自己,在出去之

  前任何人想打几件东西的主意,也是打算要跟我过不去,哼哼,别的什么或者我也不敢说,但是三几百万块钱,对我来说,还是可以调动的。”

  胡三儿干嚎着,摸摸索索的打开背包,但却又艰难的把背包推到付天鹏面前,看着背包里面沾满污泥,颜色暗淡,但却是贵重无比,价值连城的宝贝,胡三儿实在没法子下手,所以,把它们推到付天鹏面前,让付天鹏来做出选择。

  付天鹏眼里的血红慢慢的褪了下去,尽管目光还很呆滞,但总算已经做出了抉择――付天鹏也是明白人,更懂得东西再多,带不出去,一切都是空的,就现在来说,几个人连吃的都没有着落,这百十来斤的背包,是真的带不出去。

  既然带不出去,留着,那又有什么用,只是这拿到了手了的东西,马上又得扔出去,这换了谁,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所以,付天鹏怔怔看了好一会儿被打开的背包,只恨恨的骂了一声“王八蛋”,又将背包给胡三儿推了

  回去,胡三儿依旧是痛不欲生的干嚎着,一双满是泥污的手,颤抖着,从背包里面翻出挑挑拣拣。

  好不容易拿出来一个体积不大,又很是薄块的盘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阵,居然又给塞了回去,这块盘子,虽然体积不大,但荷叶边造型的,看着特雅致,仔细的摸摸,上面还有些花纹,肯定能值不少的钱,胡三儿舍不得。

  再掏了一阵,又拿出来一个像是烛台一样的东西,沉甸甸的,分量不轻,造型也不错,顶端像是荷花花瓣,半张半合,中间是酒杯粗细,上面有些凸出雕饰,底座是一个大圆盘的东西,因为沾满了污泥,胡三儿没法子判断精致与否,但就这么沉实的份量,就算只是当成普通的黄金来卖,那也能值不少的钱,所以胡三儿一下子又塞了回去。

  抖抖索索的,再拿出来一个壶形的玩意儿,扁扁的,全须全尾的,有盖有塞,跟个军用水壶差不多,如果是带着,就当是带个军用水壶,也差不离儿,所以没胡三儿拿着,在身上比划了一阵,依旧还是给塞了

  回去。

  见胡三儿抖抖索索,半晌也没能挑出来一件,付天鹏一咬牙,鼓起勇气,将背包拉了过去,又骂了一句:“王八蛋…”

  然后随手抄起一件体积不小,形如酒杯的物件,抬手就扔,看这付天鹏这么坚决,爽快,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都忍不住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也慢慢的放回去,殊不知付天鹏要扔,架势是做足了,但却那酒杯子一样的东西,却能没脱手,脱不了手。

  因为就在酒杯要脱手那一刻,付天鹏突然想到,就这杯子,说不定也能值个几十万上百万,甚至更高,要自己一抬手就扔出去这么多的钱,那是会遭天谴的,就因为这么一想,付天鹏原本鼓得足足的勇气,一下子就这么泄了,整个人也如同没了骨头似的,一下子软瘫在地上,抱着那个酒杯子一样的物件儿,跟着胡三儿一起,昂昂的嚎叫起来。

  胡三儿付天鹏两个人一个盘脚坐在地上,仰着头,

  嚎嚎的叫着,一个软瘫在地上,紧紧地搂着全是污泥的酒杯形物件,昂昂的嚎叫,可以说是当真是丑态毕露,但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有什么好笑之处。

  相反,梁初一还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两个人――若不是自己,他们两个人又怎么会如此丑态百出?最关键的是,梁初一这么做,并非没有私心,而梁初一的私心,就是要在马玉玲面前,与他们两个人来形成鲜明的对比,以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现在,梁初一的目的达到了,但这很龌龊,很卑鄙,所以梁初一觉得实在是有愧于他们两个人,对马玉玲来说,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的表现,非但没有任何可笑之处,反而让人心生怜惜,因为那是他们两个人贪婪,却又不会因为贪婪而完全失去理智,可以肆无忌惮的表达出来心里的好恶,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最真的一面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

  相较之下,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的马玉玲,就显得虚伪了许多,因为无论是喜、怒、哀、乐,忧愁或者

  是愤怒,高兴还是失望,马玉玲都只能仔细的斟酌之后,用更加隐蔽,更加含蓄的方式和行为来表达。

  最起码,失去了很多的“真实”,即使是在梁初一面前,马玉玲也无法拥有那种“真实”,真正的自我,再说,让一个人面临最艰难的抉择,这本来就是一种折磨,无论抉择是对还是错,内心的那种挣扎煎熬,都足以让人崩溃。

  所以,在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面临这样的抉择的时候,其实也是让人怜惜他们的时候,梁初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付天鹏面前,将背包拉了过来,然后挨个儿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取了出来,摆放在地上,一件件的看过之后,将自己认为有可能最值钱的六件物品,重新装背包。

  做这一切的时候,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都是大张着嘴巴,一边嚎叫着,一边紧紧地盯着梁初一,但偏偏脑子里面空荡荡,什么想法也没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能做的都仅仅只是冲着梁初一,大张着嘴巴不住的嚎叫。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