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运气好

  胡三儿忍不住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吭哧吭哧的喘着大气,即如是前天跟马玉玲、梁初一、付天鹏等人走在那处如同蚂蚁巢穴的通道里面,胡三儿都没有如此的恐惧过,因为在里,几个人真的不晓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该怎么走下去。

  梁初一呼呼的喘了好一阵,这才对邱八爷说道:“八爷…我想做个实验…”

  说这话时,梁初一的声音沙哑艰涩,很明显的充满着恐惧,对这种超出常人理解,未知的恐惧。

  邱八爷也是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我晓得你怎么想的,但…现在这种情况,这…”

  胡三儿大张着嘴巴,喘息了好一阵,这才说:“梁老板…你…你说,你想怎么做…”

  梁初一努力吞了一口唾沫,才终于说道:“让一组人,单独的走上一遍,看看会发生什么?”

  胡三儿几乎都没多想,说道:“还会发什么?又走回来罢…”

  梁初一想做个试验,让一组人单独去走上一遍,也就是想看看这通道中的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在诸多

  的不确定因素面前,这种实验存在着很大的危险,比如说,被实验的人弄不好就会是永远跟几个人分开,甚至是永远的迷失在这另一个这样的通道里面。

  梁初一把这些凶险,和担心一一的都说了出来,然后才让大家自己做选择,胡三儿想了好一阵,这才说道:“也罢,反正如果什么都怕,我们大家也都只会困死在这里,走一遍就走一遍,大不了是大家伙儿死在一块儿,又或者大家伙儿分开来死,个龟儿子的宝器,左右是个死,怎么死不一样?梁老板,你算我一个吧。”

  胡三儿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翻出绳子,系住自己的腰间。

  小城沉吟了一阵,也轻轻地说道:“梁老板,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

  老范的肩上有刚刚受到的枪伤,行动也算不大方便,而孙胖子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这两个人,梁初一原本就没考虑在实验对象之内,秦虎就不用说了身体原本就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这本来也不是梁初一想考虑的对象。

  也就是说,梁初一这个是试验,其实是希望由胡三儿跟付天鹏两个人来完成,但这个时候付天鹏在一边,连一点儿自告奋勇的意思也没有,甚至还有一点儿这些事情原本

  就是梁初一等人应该去做的那种意思。

  这让梁初一再次暗地里摇头不已,只是当着邱八爷的面,梁初一实在不好意思把这些表露在脸上,毕竟自己跟胡三儿两个人,欠下邱八爷的不少,甚至包括两条命,何况,自己现在无论怎么做,做什么,也包含着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自救,所以说付天鹏什么态度,梁初一真的不好去计较。

  原本这个实验,胡三儿是少不了的,而必须跟胡三儿合作的另一个最佳的人选当然是付天鹏了,可是付天鹏这个时候躲在一边,生怕被拉去做实验,而小城却又自告奋勇,梁初一也就只能将就了。

  梁初一亲手将绳子系在小城的腰间,然后扶着小城的肩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叮嘱道:“小城大哥,现在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有半点儿担心或者不舒服,依旧可以退出。”

  小城看着梁初一,摇了摇头:“这一路过来,我半点儿忙也没帮上,这一次我能够帮上大家一点儿忙,也是我回报大家的一次机会,不管会发生什么,我都会按照梁老板你的要求去做的。”

  小城的回答,让梁初一很是感动,至少,有付天鹏跟秦虎在一旁作比较,小城的表现,让梁初一心里感到一股温

  暖和认同。

  ――无论平时怎么样,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这就够了!梁初一用力的捏了捏小城的肩头,又点了点头:“谢谢小城大哥的信任,自己也小心一些!”

  小城点了点头:“谢谢…”

  按照梁初一的计算,每走差不多一百步,就会回到现在这个位置,因此,梁初一让胡三儿把所有的绳子接成一根,估摸着也差不多有将近八十米,算起来,足有一百多步长短,这样的话,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就算有什么不妥,自己也可以很快发觉得到。

  收拾妥当之后,为防止意外,梁初一还让胡三儿跟小城两人带上一些吃的和水,甚至唯一的那只微光手电,也让胡三儿带上,至于梁初一自己跟邱八爷等人,却是将就着找了些衣物,做成了两只火把,一来可以勉强照明,二来也给胡三儿和小城两个人比较醒目的标识。

  之后,胡三儿跟小城两人出发,梁初一亲手抓着绳子一点点的放了出去,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很快消失在通道的另一端,这之后,随着绳子一点儿一点的放出去,梁初一跟邱八爷的心也慢慢的提了起来。

  原本也就将近一百步距离的通道,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居然一直走了下去,一直到梁初一手里的绳子放完,两个

  人居然还往前走了七八米远这才突然停下,在这一刻,梁初一当真觉得连呼吸都快停顿了下来。

  不仅仅只是梁初一,就连邱八爷、付天鹏、秦虎都是紧张得一下子都屏住了呼吸――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并没回来!

  梁初一手里的绳子抖动了几下之后,便突然如同一条被抽了骨头的蛇,一下只瘫软了下去,这让梁初一大吃了一惊,连忙去扯那绳子,但让梁初一想不到的是,绳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无论梁初一如何拉扯却一点儿也收不回来。

  梁初一大急,立刻低喝道:“邱八爷,很可能是我的估计有错,现在…现在,我只能先过去看看…”

  邱八爷微微叹了口气,但却有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邱八爷说道:“老范,老铁,我们一起过去吧,不管他们遇到什么…”

  秦虎原本以为梁初一这个实验,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不曾想,这个实验,除了证明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没能回来之外,其它的什么看不出来,现在梁初一要去追赶小城和胡三儿两个人,秦虎跟付天鹏都有几分不情愿,但却又无可奈何。

  邱八爷要跟梁初一一起过去看看胡三儿他们到底遇上了

  什么,到底什么样了,孙胖子等人肯定是要跟着一起过去的,几个人都走了,付天鹏跟秦虎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所以,大家都走,秦虎跟付天鹏就算不愿也只能跟着。

  梁初一很快收拾完毕,当即一边拉着绳子一边往前走,只是才往前走了四五十步,却发现小城居然也顺着绳子正在往回头走。

  这让梁初一又是高兴,又是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小城也见到梁初一,顿时一脸兴奋,连连跟梁初一等人招手。

  两个人碰头,梁初一立刻便问道:“胡胖子,小城大哥,你们没事吧,前面什么情况?”

  小城连连点头答道:“我没事我没事,前面,前面跟这里差不多,不过…不过…”

  不等小城说出来,秦虎挤上前来,急声问道:“前面什么情况?”

  小城也没去看秦虎,只是跟梁初一说道:“胡胖子就在前面不远,我们一起过去再说…”

  梁初一点了点头,当下复又一边收拾绳子,一边沿着绳子继续前进,碰上小城直走,几个人一起再往前走了将近五十步,几个人陡然之间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依旧是通道,但很明显的狭窄了一些,通道壁

  上,也不再有那些星星点点的微弱光亮,而是一片漆黑,真正的漆黑,连火把,微光手电,照在通道壁上,几乎都不反射出一点儿光亮,明明不宽的通道里面,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跌进了无边嘿暗的空间之中,那情形当真诡异得不可名状。

  而更加不可名状的是,几个人再回头去看那条有着微弱光亮的通道时,却已经再也不见踪影了,几个人就如同从一个“空间”,突然之间穿破中间的边界间隔,一下子进入到了另一个“空间”之内。

  但在穿透两个“空间”之间的边界间隔时,任何人都没能感觉到有半点儿异样,这让梁初一等人,当真觉得不可名状,无法表述,即如是沿着绳子回去过一次的小城,居然也没法子说得清楚,在这短短的一刻之间,倒底都经历什么,唯一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就只有两条截然不同的通道。

  胡三儿这时节半靠在通道壁上,见到梁初一等人,胡三儿勉强笑道:“梁老板,我们…我们…不晓得这里,又是怎么样的…”

  梁初一检查了一阵,晓得这里应该不是先前那处让自己这一帮人走过了许久,却又回到原点的通道,虽然不晓得这一条完全漆黑的通道里面有是什么状况,但若是让大家

  再次回头,肯定也不会有人愿意的,当下,梁初一微微沉吟了一下,便拿出匕首,在比较醒目的地方,刻了一个大大的叉子,作为标记。

  之后梁初一又对胡三儿说道:“还有没有胆子继续往前走?”

  胡三儿看了看小城,随即嘿嘿的笑道:“没胆子,梁老板你也太小看我了,虽说我现在…我现在…嘿嘿,不说了,出不去神马都是浮云,为了大家也为了我自己,刀山火海,我也只能往前闯了…”

  胡三儿现在身上背着从巨石古城得来的三件宝贝,少说也值得起两百万,胡三儿的意思,自然也就是他现在怎么说也是百万身价,只不过,在邱八爷跟老铁等人以及梁初一面前,胡三儿还真是不好意思把“百万身家”这几个字直接说出来,所以,吱唔了两句干脆就直接豪言壮语了。

  梁初一很满意的拍了拍胡三儿的肩膀,嘿嘿的笑道:“要不,换我…”

  胡三儿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梁老板,这冲锋陷阵是我胡胖子的本份,这地方运筹帷幄,发号施令,我们这几个人当中,恐怕除了八爷也就梁老板你了,不多说了,小城子,我们走了…”

  若是单纯只是管束手下又或者发号施令,邱八爷自然比

  梁初一高了一个层次,但要说到现在这种地方脱险逃生,邱八爷却又不如梁初一,毕竟梁初一年青而且最关键是思维方式大异常人,也还有过白龙过江之类的地方的经历,这些,跟邱八爷的经验、威望,本质上就有着很大的差别。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又或者无知者无畏。

  而在这种神秘莫测的地方,以前的经验见识之类的东西,反倒成了种种负累,要不然,无论是马玉玲有或者是邱八爷,都绝不跟梁初一透露半句这方面的经历经验,为的就是防止梁初一会被所谓的前人经验给带偏了思路。

  在这一点上,别说付天鹏等人,就算是邱八爷,都不可能与梁初一比肩,所以,胡三儿说需要梁初一来运筹帷幄,发号施令,倒是真的没有夸大,只是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这一次走得比较慢,除了地上渐渐有些碎石障碍之外,这种阴森森的绝对黑暗,着实也让胡三儿有些心惊胆颤。

  一害怕,自然就走得很慢,以致好一会儿,后面的梁初一等人都还能看得到前面一团漆黑之中,隐隐约约的闪动着那点儿微光手电的光亮,微光手电的光线很弱,隐隐约约的,但始终能让梁初一看得见,毕竟在几乎绝对的黑暗里面,哪怕一点儿光亮,也很是醒目。

  梁初一一边放着手里的绳子,一边注视着代表胡三儿跟

  小城两个人的微弱亮光,只是没过片刻,梁初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梁初一一边继续放着绳子,一边问道:“八爷,有件事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我想问问你,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你有什么话,直接问就是,只要是我晓得的,我还能不跟你清清楚楚的说出来?”邱八爷因为身上的枪伤,邱八爷的声音显得有点儿沙哑。

  不管怎么说,邱八爷的年纪都不算小了,身上有伤,都已经远不如年轻的时候那样能扛得住。

  听着邱八爷有些沙哑的嗓音,梁初一心里微微一痛,但随即问道:“我记得,当年是八爷在这样类似的通道里面救过马永嗣马老爷子,不晓得当时八爷你…”

  邱八爷半点儿犹豫也没有,沙哑着嗓子,说道:“当年碰上马永嗣,也纯属巧合,后来走出去,其实也花费了很大精力,说起来,那次能走出去还真的是因为运气好,我的经验或者能力什么的,基本上都没用上!”

  邱八爷这么一说,梁初一愣之间,绳子弹了弹,手上的绳子放完,而这个时候,再也看不见胡三儿跟小城两个人的光亮,但绳子一弹之后,再过片刻又是一弹,一连三次的弹动,这是胡三儿在告诉梁初一――前面安全,并且没

  什么异样。

  梁初一把这个情况跟邱八爷说了,邱八爷等人大喜,当即一边收拾绳子,一边跟了过去,只是一路上确实不太好走起来,通道壁上也渐渐出现一些坑洼,脚下时不时的便有大大小小的石块。

  这跟之前略有些光亮的那条通道,完全就是两码子事,跟胡三儿和小城两人碰头之后,胡三儿更是兴奋起来,梁初一用的这个法子,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是让大家在通道里面,但毕竟有了变化,有了变化,至少也就表示没有在漫无目的,无限重复那一段路。

  只要不是无限重复其中一段,那么这条通道就算再长,也一定会有尽头,几个人碰头之后,只是略作休息,胡三儿便再次跟小城出发,而这一次,则由孙胖子帮着放绳子,梁初一依旧在石壁上大大的刻了一个叉子,留做记号。

  邱八爷有些搞不懂,那么诡异的一条通道,为什么几个人一起走,就老是走不了多远就会回到原地,而梁初一这样只用了一条绳子,把人分开,居然立刻就能离开。

  只是邱八爷这么问梁初一,梁初一也只是摇头苦笑起来:“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条通道里面,不管有多少人,如果是形成类似一个‘点’的形状推进,就很容易迷失在里面,所以,我选

  择一条‘线’。”

  梁初一的这个说法,原本也没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但秦虎略一沉吟,当即便说道:“梁老板是想说,在同一空间之内,‘点’可能会在任意时候掉头转身,而不会被发觉,但是‘线’,要掉头转身,就极不容易!”

  梁初一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个,我还真的是没想得这么深刻,不过,这点儿灵感,我却是来自那边那条通道墙壁上的那些光点。”

  秦虎如何不晓得梁初一是不是在敷衍自己,但要想再问其他的,看样子梁初一是不会再说了,只不过,梁初一的这个法子,看起来的确是很有效果,毕竟梁初一这一条‘线段’,足有七八十米长,相对于几个人挤在一团,形成的一个‘点’,的确更不容易被迷惑。

  秦虎不晓得邱八爷是不是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救过马永嗣,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梁初一用这个法子是成功了,虽然通道里面坑坑洼洼,还时不时的转弯抹角,但几个人的确是在前进,而且很快速的前几个。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