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际上,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心里,却并不太相信艾可儿说的话,可刚刚胡三儿扔出去的石块,却触发了一股蓝色的火焰,而且剧烈的燃烧了足足有将近十秒钟之久,这确实大家亲眼所见的事实。

  想来,刚刚若不是艾可儿及时出现,几个人的脚,踏上砾石滩那一刻,也就是被这蓝色火焰烧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烧成灰烬的时候,这倒当真让梁初一等人唰的冒出来一身冷汗。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才口干舌燥的问道:“你想怎么合作?”

  艾可儿微微转过头来,斜睨着梁初一,但却有些迷茫:“邱八爷真没跟你说过怎么进入水晶宫?”

  梁初一收起枪,微微摇头正要搭话,邱八爷却站了出来,冷冷的说道:“艾可儿,我们不会跟你合作,看在没有反抗的能力的份上,你走吧……”

  “走……”艾可儿盯着邱八爷,冷冷的笑了笑:“走,我往哪里走,我能往哪里走,我这一辈子,都被这个鬼地方折磨着,我还能往哪里走……”

  艾可儿的声音如同碎瓷渣子相互摩擦,刺耳至极,令人牙倒,不过,艾可儿居然说她这一辈子都被这个“水晶宫”折磨着,言辞之间不但充满了愤慨,还充满了凄厉和失落、无奈,这倒让梁初一好奇起来,艾可儿来这里,不是为了贪图水晶宫里面的宝藏?

  让梁初一等人想不到的是,艾可儿缓缓的伸出一双手来,让梁初一等人看得明明白,艾可儿一左一右两只手,一只手上带了一只钻石硕大得如同鸽子蛋一般大小的钻戒,一只手却带了一只白色手套。

  钻石硕大昂贵,光华流转,夺人眼目,手套雪白,同样让人触目惊心――因为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都曾在这上手里吃过大亏。

  见艾可儿缓缓的举起双手,胡三儿的脚肚子都开微微颤动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艾可儿的那双手,因为那双手,如果一旦发动,这里的人,就没人能够侥幸,这一点,胡三儿绝对相信。

  所以胡三儿不由自主的,一双腿子都开始打颤,梁初一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将手在了枪柄上,一双眼睛也是死死地盯着艾可儿,这个时候只要艾可儿的动作稍微过大,又或者有不明的意图,梁初一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枪抽出来,先对着艾可儿轰上几枪再说。

  不管艾可儿会避弹术也好还是会卸枪术也好,总之,艾可儿只要有异常举动,梁初一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手枪里面的子弹全部倾泻过去,但让所有的人都想象不到的是,艾可儿高举着双手,却仅仅只是想让大家能够看得清楚一些,因为在场的人,从来都没人见过艾可儿带着手套的手的真面目。

  所以,艾可儿开始缓缓地,去摘除手套,手套取下,梁初一等人忍不住再次惊呼起来,甚至没人敢相信,那就是艾可儿的手――艾可儿的右手,完全是诡异的黑褐色,手掌、指头,甚至手腕,上面都不布满纵横交错的裂纹,使得黑褐色的皮肤,如同干枯的老树皮一般,开裂、翘起,裂纹里面,却是粉红的嫩肉,布满血丝的筋脉!

  ――那样子,简直不是手,而是一只被活生生烧裂皮肉的爪子,让人触目惊心。

  艾可儿面无表情,高举着右手,跛着脚,在原地转了一圈,嘶哑着如同碎瓷片相互摩擦的声音,凄厉的叫道:“看见了吗,这就是我的手,就因为我来过这里,差一点儿就进到那种城堡里面……还有……还有我的脚……也是因为这座白石城堡……”

  艾可儿手上套着手套,从来没人见过这只手的真面目,想不到的是,居然会这么恐怖,绝对是那种看着都能感觉到钻心的疼那种恐怖,但没想到的是,艾可儿的一只脚,也是这样的!

  ――难怪,艾可儿走路会一拐一瘸,原来她的脚也是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胡三儿这才呵呵的笑道:“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按说,你跟八爷的三爷交情不浅,我叫你一声‘师伯娘’,或者‘师姑奶奶’,那都理所应该,不过,嘿嘿,你这手怎么弄的?被这火烧的?”

  艾可儿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我的手,我的脚,这些,都是拜邱三所赐,他若是让我活活烧死,让我化为灰烬,我也无话可说,可他……可他邱三,让我烧成这样却又把我救了下来,让我这一辈子,一辈子……你们说……你们说……”

  说到后来,艾可儿几乎是嘶声嚎叫了起来,声音凄厉刺耳,让人牙齿直接倒掉。

  梁初一皱着眉头,等到艾可儿勉强停了下来,这才问道:“好,老前辈,你别激动,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跟邱三爷,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梁初一见过的邱三,邱三阴沉、古怪、更是狠毒,尤其是现在,从艾可儿的话里都能听得出来,邱三可以活活的将艾可儿烧得皮开肉绽,一辈子都忍受着莫名痛苦,所以足见邱三的心狠手毒。

  难怪艾可儿一开始见到梁初一等人,根本就没毫不客气,手下也不留半点儿情份。

  胡三儿沉默了片刻这才不自然的嘿嘿笑道:“那个,这么说,我还是叫你一声‘老前辈’罢了,嘿嘿,个龟儿子的宝器,老前辈,你这烧伤,难道就没去治过?”

  艾可儿本来要回答梁初一的问题的,但胡三儿这样插话,使得艾可儿忍不住愣了愣,旋即冷冷的笑了起来:“治!你以为这是普通的火烧伤的,这是地狱鬼火,二十多年了,你看看二十多年了啊!依旧还是这个样子……”

  胡三儿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心里暗暗地说道:“不就一只手一只脚嘛,烧坏了好不了,干嘛不截肢,手不好截掉,脚不好也截掉,岂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谁晓得,艾可儿像是看穿了胡三儿的心思,直接冷笑道:“若是截肢能解决问题,我也用不着年复一年的来找水晶宫!”

  胡三儿张了张嘴,又准备问问艾可儿,为什么会截肢都无法解决问题,但是被梁初一一眼瞪了回去,梁初一对艾可儿为什么连截肢都解决不了问题,同样也很是好奇,但梁初一更加想晓得邱八爷到底是怎么看待艾可儿。

  把胡三儿的话瞪了回去,梁初一这才坐到草地上,从背包里面翻出来一瓶矿泉水,举了起来,对艾可儿说道:“前辈,如果不嫌弃的话,先喝点儿水,我有些问题想先问问前辈,至于合作的事情……”

  梁初一说着,转头看了看小城、胡三儿、然后又看了看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邱八爷,邱八爷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面无表情说道:“我可以给你最大的自主选择……”

  邱八爷这意思当然是允许梁初一可以自主选择处理艾可儿这件事的方式,而不加以限制和干涉,这当然是对梁初一很大的信任。

  因为邱八爷也相信在这件事情上面,梁初一断然不会选择跟艾可儿联手来伤害自己,或者说,就算梁初一敢于翻脸,邱八爷也有的是办法来克制梁初一。

  梁初一当然明白邱八爷的想法,也当然不会因为艾可儿可怜,而去出卖邱八爷,所以,梁初一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对邱八爷的信任表示感激。

  不过,艾可儿脸上神色一滞,不能置信的看了看梁初一身后几个人,但随即一拐一瘸的找了块砾石然后坐了下去,艾可儿身后,一个肩头上带着斑斑血迹的杀手,快步上前,从梁初一的手里,接过矿泉水,还打开了盖子,随即转身递到艾可儿手里。

  艾可儿到没有丝毫嫌弃,直接接过水,一仰头,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随即才握着瓶子,冷冷的说道:“你问吧,但我希望你不要食言……”

  梁初一点了点头:“我们之间的确是有些误会,但现在大家都做坐到了一块儿,误会也好,什么也好,我不求老前辈能够宽宏大量,但我可以答应老前辈,如果有可能可以解除老前辈的痛苦的话,我一定竭尽全力的想办法,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作为信息交换的条件,如何?”

  艾可儿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梁初一的这个回答,的确触及到艾可儿深埋在心里的怨恨――说是误会,就邱三对爱艾可儿的手段,那是一个“误会”就能消除得了的?梁初一炸掉艾可儿数以吨计的物资,让艾可儿手下三十余名杀手到现在仅仅幸存两个人,甚至让艾可儿都受了伤,这仅仅只是一个“误会”?

  现在艾可儿见到梁初一,只能选择合作,那是因为手下两个受了伤的杀手,远远不是梁初一、胡三儿、邱八爷等人的对手,艾可儿自己也有伤在身,可以说是就是三个残兵败将,而对方,包括邱八爷在内,几乎好手,以艾可儿现在的实力,想不合作都很难。

  再说了,这一次进入水晶宫的机会,若是得不到梁初一的支持,艾可儿就只能望湖兴叹,继续承受被地狱鬼火烧过的痛苦,但选择跟梁初一合作,并不代表艾可儿就可以不记仇,一旦有机会,艾可儿当然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只是梁初一却前先把这些话,都说在了头里,还承诺可以消除“误会”,可以跟艾可儿帮忙,寻找到解除痛苦的办法,若梁初一随口这么一说,艾可儿自然是不会相信,但梁初一说可以把这一点当成是条件,这份诚意就很明显且厚重了。

  所以,艾可儿再次点了点头:“你问吧,只要是我晓得的。”

  梁初一很是礼貌的谢过了艾可儿,这才问道:“这里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寻找的水晶宫?”

  “是!”艾可儿的回答明了简单,而且斩钉截铁。

  梁初一点了点头,依旧看着艾可儿:“世人一直都把薛大将军宝藏和水晶宫联系在一起,但据我所知,无论邱家又或者马家甚至是所有盯着水晶宫的人,都是在寻找水晶宫和薛大将军宝藏之外的东西,是这样吗?”

  艾可儿一双蓝色的眸子闪动了一下:“水晶宫和薛大将军宝藏的确联系不大,但要说完全没有联系却也不可能……”

  说到这里,艾可儿顿了顿,好似要看看梁初一的反应,但梁初一却摆着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即使到了现在,无论是从马玉玲那里又或者是邱八爷这里,梁初一都根本没办法能够得到更多关于水晶宫或者薛大将军宝藏以及之外的东西的任何消息和情况,反而是从艾可儿这里能够得到更多一些。

  梁初一当然愿意洗耳恭听了。

  艾可儿那蓝色的眸子闪动了好一阵,这才说道:“这得从谢长春说起……”

  艾可儿说,整件事情说起来其实也是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当初薛大将军起事,是谢长春带着他的两个弟子主动去找薛大将军的,据说当时薛大将军并不是十分看重谢长春,但是后来谢长春见过薛大将军之后,薛大将军的性情突变。

  也不晓得谢长春跟薛大将军说了什么或者看了什么,薛大将军居然丢下手头军务,整整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到薛大将军再次出现的时候,薛大将军陡然间就变得残暴起来,除了对手下苛严凶残之外,对当地老百姓更是横征暴敛,以致弄得当地百姓民不聊生。

  但薛大将军却偏偏乐此不疲,但搜刮来的财物却又去向不明,而且不仅仅只是财物消失得无影无形,就算是薛大将军手下士卒,也是成批成批的消失不见。

  不过对外,薛大将军却说下落不明的那些士卒是因为不满苛严的待遇而开小差逃走,但实际上没人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兵士侥幸活了下来,世人才逐渐得知事情的一点儿真相――谢长春从古籍当中找到一处神秘的地方,也就是“水晶宫”,水晶宫里面有能够一统天下的秘密!

  对于能够“一统天下”,薛大将军自然是醉心不已,当然了,要取得这个能够一统天下的秘密,以当时的条件来说,仅仅只是要找到“水晶宫”,其艰难程度就已经犹如登天,薛大将军搜刮来的财物、失踪的手下兵士,大多便是因此。

  只不过,直到薛大将军兵败,薛大将军也没见过真正的水晶宫,甚至都没能来过这个地方,至于“一统天下的秘密”,自然也成了谢长春给薛大将军一张画饼。

  薛大将军宝藏跟水晶宫的关系,大抵便是如此了。

  不过,这件事或者说整件事当中,却有着几个耐人寻味甚至可以说是极为诡异的地方。

  第一,薛大将军为什么会相信谢长春所说的一切?

  其次,那个能够一统天下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再次,薛大将军为什么会迷信于斯?

  再再次,从已经成为历史的结果来看,薛大将军的确败得很惨,但就当时来说,薛大将军和谢长春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再再再次,所有的资料都显示谢长春是一个隐修的得道高人,但谢长春为什么会带着两个弟子去找薛大将军,把薛大将军也挟裹进寻找水晶宫这件事当中来?

  当然了,到了现在为止,所谓的“水晶宫是谢长春建造”一说,早就没人相信了――谢长春就算有着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年之间修出白龙过江、血河、以及这宝坪山等等那些地下工程。

  所以说,“谢长春的水晶宫”一说,早就没人当真了,谢长春充其量也只是跟现在的大家一样,仅仅只是一个发现了水晶宫的线索一直在寻找水晶宫的人而已。

  至于艾可儿喜欢上邱三,那只是整个灾难的开始。

  事实上,艾可儿跟邱三合伙来寻找水晶宫之后,艾可儿的手下就接二连三的失踪,包括邱三一起的几个人,也是数次莫名其妙的失踪。

  后来还遭遇了狼形生物,那个时候,没人晓得那些狼形生物并不是普通的狼!艾可儿跟邱三等人都只晓得,那些狼无论怎么打也打不死,无论怎么逃也逃不掉。

  后来,邱三一起的那几个人都死了,艾可儿那些朋友,也是不断的失踪、死亡,也就是那个时候,艾可儿第一次跟邱三来到这里,但那一次,邱三也没能直接进入到那座白的石头城堡里面,因为那一次,在逃避狼形生物的时候,邱三也受了伤,到达这里的时候,邱三已经快要昏迷过去。

  后来,艾可儿将邱三带了回去,又准备了好几年,才晓得这里竟然传说里的水晶宫,之后,邱三跟艾可儿再次来到这里。

  只是不幸的是,第二次来的时候,艾可儿带来人手损失一尽,而邱三也突然改变了对艾可儿的态度,与艾可儿生分起来,所以,第二次来这里,艾可儿跟邱三还是没能进入到那座白的城堡里面。

  不仅如此,在第二次来到这里的最后一段时间,邱三突然性情大变,不但不感念和艾可儿之间的情份,还故意把艾可儿推到地狱烈火之中,使得艾可儿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后来,艾可儿自己也来过这里几次,但只有一次再次进入到这里,但依旧没能进入到那座白的城堡里面。

  另外几次,由于种种原因,甚至都还没找到入口就被迫调头回去,只是那之后,艾可儿也就只跟邱三保持着生意上的往来,至于其它方面,也就不用多说了。

  艾可儿的话声嘶哑,但很是刺耳,叙述也很是平直,而且语气神态,无一不带着对邱三深深的痛恨。

  当然了,从谢长春的水晶宫到薛大将军宝藏,再到艾可儿跟邱三,艾可儿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梁初一听着,猛然一下子也晓得了好多原本根本就不可能晓得的东西。

  只不过艾可儿的遭遇,梁初一都能理解,毕竟艾可儿跟邱三一起几次出生入死,甚至是把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华,都交给了邱三,但是到头来,邱三却不但伤了艾可儿的心,还让艾可儿承受数十年身体上的痛苦――艾可儿痛恨邱三,梁初一当然也就能够理解了。

  只是胡三儿听了一阵之后,忍不住怪异的问道:“老前辈,我记得你说过,老前辈第一次遇上邱三的时候,跟邱三一起的,还有四个人,男的女的都有,他们都是谁啊?”

  胡三儿这样一问,艾可儿眼里的蓝芒又闪动了好一阵,才答道:“那另外四个人,全都是男人,都是谁,我已经不记得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