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胡三儿想要跟曹爷的人火并一场,马永嗣居然反而持不赞成态度,不过,曹爷后面还有几个人这是真的,毕竟曹爷不是这几个人的头儿,这一点,马永嗣等人都是晓得的。

  梁初一仔细去看马玉玲,只是才大半天没见着马玉玲,马玉玲的头发也闪乱了,人也憔悴了不少,这让梁初一很是有些心疼。

  本想慢慢的挨过去,跟马玉玲说说话,但是这个时候曹爷说完了话,随后一挥手,让梁初一等人站了起来。

  “动起来动起来……”曹爷晃动着枪,像是驱赶牲口一般,驱赶着所有的人。

  只是这会儿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根本就没去听曹爷说了些什么,曹爷让所有的人都动起来,也不晓得这是要去干什么,邱八爷一边缓缓地移动,一边低声告诉梁初一,曹爷说,现在已经到了水晶宫,但是还得仔细研究一下进入水晶宫的法子。

  但曹爷不想就这样在露天之下工作,所以,让大家先动手搭建一个能够住人的茅屋,好让曹爷他们可以坐镇指挥。

  胡三儿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这是给惯出来的……真他妈的作死……”

  邱八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看他那意思,应该是在等候什么人,又怕我们不安分,所以……”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也就是说,他的确是把我们当成俘虏了,他要等的应该就是他背后的老板。”

  胡三儿忍不住再一次低声骂道:“这一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艾可儿在一旁叹了口气:“这伙人跟我作对了好几次,前两天,就是他们……”

  胡三儿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前两天,刚刚被艾可儿俘虏,从艾可儿背后突然冒出来一股势力,打得艾可儿一众人落花流水,想不到居然他们原来就是老对头。

  只是艾可儿再次叹了一口气:“这一伙人非常神秘,跟我们也交手了好几次,虽然互有胜败,但我却一直都不晓得他们幕后的老板到底是谁。”

  艾可儿这么一说,梁初一等人都是忍不住吃了一惊,曹爷他们一伙人跟艾可儿交手过很多次,但艾可儿居然连他们的老板是谁都还不晓得!曹爷的老板也未免太厉害了吧――毕竟面对面的交火,未必是真正的可怕,自己在跟谁交火都不晓得,恐怕才是最可怕的。

  难怪以艾可儿如此嚣张的一个人,认出曹爷就是前两天在背后捅她一刀的那伙人之后,竟然也没有了反抗的心思。

  胡三儿忍不住转头去问梁初一:“梁老板,你人缘广见识多,晓得这伙人的来历吗?”

  梁初一没好气的答道:“我哪晓得,要真晓得,还不跟他们套套近乎攀个交情,还用得着来跟他们做苦力!”

  梁初一所说的“苦力”,也就是曹爷让他们去砍树,几个受过伤的人,轮番用两把砍刀砍倒小树,然后由梁初一等人扛到曹爷指定的地方,搭建茅屋,或许曹爷真的只是还在等待他背后的人,所以,梁初一等人动作快慢,也没人管,但是就只一条绝对不能停下来。

  一旦停下来,立刻便有蒙面的人过来,过来呵斥、抽打,曹爷很是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滋味,一个人在一块较大的砾石顶上,一手抱了枪,还让一个人在一盘给他生火煮咖啡,有一个艾可儿的手下,见没人格外注意他,抽了个空子,躲躲闪闪的就朝着树林深处钻去。

  只是才跑出去不到三十米,曹爷笑眯眯的举起枪,突突突的就是一阵狂扫,梁初一等人全都扔了手里、肩上的树枝树木,抱着脑袋趴在地上,等曹爷放下手中的枪时,那个准备逃跑杀手,已经被打成筛子,一点儿人样也没有了,只是曹爷却半句多话也没说,只是端着咖啡,笑眯眯的抿了一口。

  等梁初一等人回过神来,曹爷这才呵呵的笑道:“还有人想跑吗?我给他机会,你们跑啊……只要跑得过我的子弹,那么我恭喜你,你们成功逃脱了……”

  曹爷的话,无疑具有巨大的煽动性和诱惑,可是,没人敢不拼命忍住这种诱惑,跑得过子弹!尤其是跑得过曹爷手里的子弹,那是做梦,梁初一等人睁睁的看着那个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杀手,一个个都是愤怒不已,但却又无可奈何。

  曹爷手里的枪本来就已经可怕了,但给曹爷烧咖啡那家伙,手里还有一把狙击枪!最恐怖的是,这帮人根本就没毫不在乎弹药,也就是说,他们的弹药充足到不值钱,几十发上百发的消耗,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见梁初一等人木然待在原地,曹爷又哈哈的笑道:“不想被我杀的,就动起来吧,动起来……让我看看谁最慢……”

  毫无疑问,谁最慢,很可能就会成为曹爷下一个目标,一时之间梁初一等人十几个人,赶进都开始卖力气来,邱八爷一边忍着痛苦,搬运着小树,一边不动声色的左顾右盼,梁初一见到,晓的邱八爷在想着要干什么,当下,借故跟邱八爷走在了一起。

  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个人抬了一颗小树,梁初一气喘吁吁地低声问道:“八爷,这个曹爷一看就是道上的人物,八爷应该清楚这人的底细吧?”

  邱八爷苦笑了一下:“这个曹爷就算如何凶残,也不过是小角色一个,恐怕他背后那人才是真正的难缠得很……”

  曹爷背后还有人,这是大家都看出来了的,但是曹爷背后那人是谁,却恐怕没人晓得。

  邱八爷忍不住黯然,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谁,我对不起你们,这一趟……原本……原本……唉……”

  梁初一苦笑着说道:“邱八爷,别这么说,也别泄气,你还记得,那天你让常老头挟持,一枪爆掉常老头整条手臂的人吧?”

  邱八爷眼睛一亮:“你晓得是谁?”

  梁初一摇了摇头:“准确的说,我也不晓得他们到底是谁,但邱八爷应该还记得我说过,有三个早于我们进入雪峰区域的人吧,就是他们。”

  “是他们?”邱八爷诧异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就是他们,我们已经接触过其中之一,看样子应该是那三个人当中的人。”

  “他们是什么人?”邱八爷眼里亮光闪动了起来。

  梁初一答道:“具体是什么人,到目前为止我的确还不晓得,但他们是我的朋友,跟我们接触的那个人说过,他是受一个‘欠我们’的人的委托,来跟我们接触的,还说过,他们不方面马上露面,但会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们,为我们提供支援。”

  邱八爷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也就是说,我们背后,也还有一支奇兵支援!”

  梁初一放下手里小树,这才说道:“不晓得他们有没有跟过来,但就现在的形势来说,越拖,对我们反而有利,所以,千万别轻举妄动,只能等待机会……”

  “我晓得了……”一瞬间,邱八爷原本黯然的眉头稍稍的舒展开来。

  几个人这次被曹爷俘虏,下场肯定不会很痛快,这是邱八爷晓得的,只是这一趟过来,让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落到如此地步,邱八爷一直都很是自责,私下里,邱八爷也准备弄点儿动静出来,好掩护梁初一等人突围,幸好梁初一算是看出来邱八爷的想法,提前跟邱八爷说这事情,自然也就是为了阻止邱八爷,别去干那个杀手那样的傻事。

  “邱八爷,这事情,估计就你们和艾可儿还不晓得,我们也就马小姐、付队长,胡胖子我们四个人晓得,让老范他们别轻举妄动,也不要别声张,省得泄露出去,等待时机成熟,大家再来个里应外合。”

  梁初一放下小树之后,又拍了拍手叮嘱了邱八爷一句,邱八爷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梁初一的意思,现在大家十几个人,甚至包括艾可儿,唯一的生路,就是那位“欠了”梁初一等人的那位朋友。

  但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事情要是被泄露出去,那当真会害人害己,邱八爷哪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当下,邱八爷找了个机会,让老范等人也不要轻举妄动,只能暂时隐忍,等候机会,老范很是不满,甚至私下里问邱八爷,现在都到了被人当做是奴隶使唤的境地了,梁初一他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反抗!

  邱八爷只说老范又犯了“大老爷”的脾气,一边让老范不要生气,但终于还是没忍住,告诉了老范,不是梁初一现在不想反抗,而是梁初一还有一只后援奇兵,只不过现在时机未到,还不能现身出来。

  老范听得皱着眉头不大相信,不过想起前面几次的确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支援梁初一跟自己这边的人,老范便问梁初一埋伏的那支后援奇兵是谁。

  邱八爷苦笑着,不敢格外解释,毕竟在曹爷的几个手下监视下,过于跟邱八爷解释,肯定是不可能。

  不过,见老范稍微安静了些,邱八爷勉强放下心来,不管怎么样,老范不急着发大老爷脾气,大家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

  接下来,大家果然都安安静静的帮着曹爷盖茅草屋,只是胡三儿这家伙嘴巴不得闲,避开了曹爷的几个守卫,悄悄接近到艾可儿身边,涎着脸问艾可儿:“嘿嘿,前辈,你也跟邱八爷来过这里几次,还有一次都已经到了那座石头城堡的脚下,嘿嘿,前辈就应该晓得那座城堡是什么来头,里面又该有些什么样的宝贝对吧?前辈不是说,水晶宫里面还有那什么一统天下的秘密,那到底是上古兵书还是什么神兵利器?”

  艾可儿咬着牙忍着痛,一边帮着给树枝,一边低声答道:“我怎么晓得那座石头城什么来历,又有什么宝贝,他们又没跟我说过……”

  胡三儿实在没想到艾可儿给出来的,居然是这个答案,忍不住暗暗地骂了声:“活该你守寡……”

  不过,艾可儿是不是守寡,胡三儿是不晓得了,反正胡三儿就觉得艾可儿这样的女人,本来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随后,胡三儿又问了一句:“水晶宫水晶宫,所有的人都觉得应该是建在水里面的,可前辈说这里就是水晶宫,我怎么看也没见着一滴水的影子啊……”

  说起这个,艾可儿忍不住一愣,随即转头去看水晶宫。

  眼前这片砾石滩,靠近白色石头城部分的确有些凹陷,但果真没有湖水出现过的痕迹,是一直都没出现过,而不是已经出现过了,也就是说,为什么不叫这里“白石城”又或者什么什么“城堡”、“天宫”之类,却取了个“水晶宫”之名。

  而且,宝坪山虽然是北临啸江,但本来却是中州一带的大山深沟地带,跟“水”其实并不是太搭界,所以其名为“水晶宫”,实在是太过牵强了。

  这让艾可儿也经不住一愣――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恐怕也没人去认真想过!

  就算是艾可儿自己,经历过很多年宝坪山里寻找水晶宫,也没从来没去想过为什么会是在宝坪山山区盯上有这么个水晶宫,而不是啸江里面或者晓江岸边。

  这是怎么回事?

  艾可儿努力回忆,跟邱三来这里的几次,其中一次的确是出现好大一个湖泊,也正是因为那个巨大的湖泊,才让艾可儿跟邱三躲避了狼形生物。

  另外几次来的时候,这里也有水,虽然不多,但并不是这样滴水俱无,而且,也正是因为有水,艾可儿才没被地狱鬼火直接烧成灰烬,可是现在,怎么会真的滴水俱无!难不成水晶宫的气数已尽,再也不会出现洋洋数里的湖泊来。

  一想到水晶宫气数已尽这种事情来,艾可儿一下子颓废了,水晶宫湖水不再出现,也即是预示着进入水晶宫不会再有生长,没有了进入水晶宫,艾可儿被地狱鬼火烧炙过的手和脚,这辈子就再也没有了希望。

  这绝对是一个让人绝望的事情,艾可儿顿时一下子如同虚脱,整个人直接瘫了下去,若是在平日,艾可儿这样软瘫,至少就会有两三个离她最近的手下会冲上来,扶住艾可儿,然后将艾可儿安顿得好好的。

  可是,现在,艾可儿带来的杀手,也就仅仅只幸存了一个,而这一个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杀手,这个时候,眼睁睁看着艾可儿瘫倒,也不敢过来救助。

  反倒是胡三儿,一把扶住艾可儿,大叫道:“曹爷,这儿,老前辈昏倒了……”

  曹爷高高的坐在砾石上,抱着枪,喝着咖啡,艾可儿昏倒的情形,他是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曹爷只跟身边那个狙击手吩咐了一下,让他过去看看,曹爷自己却就懒得过去了,只抱着枪,冷冷的看着胡三儿等人,相信只要稍微有半点儿异动,胡三儿等人立刻就会成为枪下之鬼。

  那狙击手极为谨慎的靠了过来,还离胡三儿跟艾可儿等人距离五六米远,就举着手枪,呼喝着让胡三儿让开不得停下手里的工作。

  等胡三儿走开了,那狙击手这才举着手枪,慢慢地靠近艾可儿。

  艾可儿是真的颓废了,软瘫在地上,没有半点儿举动,狙击手用脚碰了碰艾可儿,这才转头跟曹爷叫道:“老大,这老太婆子可能不成了……”

  曹爷哼了一声:“晓得那老太太是谁吗,艾可儿……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艾可儿,一手大擒拿和鹰爪功出神入化,嘿嘿,你要觉得她不成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狙击手哼了哼,稍稍退开了些,这才挥动着手枪,指了指就近的邱八爷跟小城两个人,喝道:“你们两个,过来,拿绳子,把她绑起来,然后……然后扔到那边去……”

  这家伙果然歹毒,不仅让邱八爷跟小城两人去绑住艾可儿,还让两个人将艾可儿扔到砾石滩上去,要晓得,那砾石滩上,动不动就会生出那种蓝色的火焰,那火焰,便是地狱鬼火,沾在人的身上,根本就无法扑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成灰烬。

  艾可儿虽然已经颓废了,但那狙击手根本就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胡三儿忍不住叫道:“哎,兄弟,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这只不过是一个老太太哎,用不着下手这么狠吧……”

  一句话没完,背后一个人挥起枪柄,嘭的一下一下打在胡三儿的后脑勺上,胡三儿嗷了一声,捂着后脑勺,转头过去,瞪着背后那人,怒道:“你敢打我……”

  一句话没完,胡三儿轰然倒地,一下子晕了过去。

  “胡胖子……”梁初一跟邱八爷都大叫着,一下要往这边扑过来。

  但是,另外的两个蒙脸的人哗啦一声,推弹上膛,瞄着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个人:“回去,退回去……”

  看这架势,如果是梁初一跟邱八爷再上前一步,又或者再不回去做事,这两个人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开枪射击。

  邱八爷血红着眼睛,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几乎就要忍不住扑上去,但就在这个时候,曹爷抱着枪,大踏步过来,一根食指抠着扳机,枪口冲着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人,嘿嘿的笑道:“梁老板,邱八爷,嘿嘿,说实话,我非常非常的忌惮你们两个人,要不要给我一个杀了你们的理由!”

  梁初一跟邱八爷都是盯着曹爷,眼里喷射着怒火,但却又不得不屈服在曹爷的枪口下,曹爷并非是不会杀人,甚至要让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人给他个理由,那都是假的,只不过时梁初一跟邱八爷还有一点点儿的利用价值而已。

  但如果这点儿利用价值,小过了对曹爷的威胁,曹爷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见两个人射杀,人,人命,在曹爷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甚至不见得会重要过一颗子弹,这是曹爷他们这种人的本性。

  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个人都咬着牙,只得忍住怒火,转身去继续干活,但两个人都暗自发誓,这曹爷千万别落到自己的手里,否则,曹爷一定会死得惨不忍睹。

  只是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个人刚刚转身过去,那边的老范却趁着曹爷他们三四个人,全部都在注视着梁初一跟邱八爷两个人之机,偏偏余下两个人这个时候正在低头抽烟对火,迅速的闪身窜了出去。

  那两个人抽烟对火的人刚刚点燃烟,立刻便发现了老范逃了出去,两个人根本就没二话,直接拉动枪栓,的朝着老范扫射起来,老范倒也不愧为邱八爷的贴身保镖,一路上闪展转折,很快便闪进树林消失在树林里面。

  曹爷大怒,冲到那两个人跟前,每个人赏了两记耳光,转头对那狙击手和打伤胡三儿的人喝道:“去,抓回来,要死的,不要活的……”

  吩咐完狙击手跟另一个人,曹爷又才转头对挨耳光的那两个人喝道:“给我看仔细了,谁要再有异动,格杀勿论……”

  抽烟的那两个人连连应道:“是……是……”

  看着老范逃了出去,邱八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老范倒是有机会逃脱了,可是接下来这边的梁初一、胡三儿、马永嗣他们,以及所有的人,可就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了,毕竟曹爷这家伙的歹毒,比艾可儿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个人再是稍有异动,曹爷当真只会毫不留情的射杀所有的人。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