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爷很是礼貌的笑了笑,但是看样子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在曹爷的眼里,梁初一他们这些人当中,艾可儿算是一个比较扎手的人物,其他的人,曹爷还真没放在眼里,只不过那大个子这么说了,曹爷自然不能不依,当下,叫了先前毒打邱八爷那个人,以及准备带秦虎那人,三个人一起过来准备带梁初一过去。

  这个时候,梁初一等人依旧还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艾可儿却是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砾石,依旧一脸迷茫,胡三儿跟梁初一蹲在一起,马永嗣等人却是距离稍微远了些。

  等曹爷抱着冲锋枪,跟另外两个人,重新回到梁初一等人面前时,曹爷当真倒也没敢格外靠近,只是离梁初一等人隔了两三米远,便站住了身子,随即冲着梁初一笑了笑:“梁老板你的价值不错,我们老板想再问你几句话,呵呵,别让我失望,你晓得的……”

  梁初一跟胡三儿、马毓菲三个人,后两个身手不弱,尤其是马毓菲,更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所用招式,自然都是出其不意,一击必杀之技,让人防不胜防,像这样蹲在地上,还能给人致命一击的招数,马毓菲至少能用出来好多种。

  只是是胡三儿这家伙很小的时候,被人打得跪地求饶,就干过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跪在地上用石头砸过人家的脚,等人痛得抱着脚翻倒在地之际,便立刻反败为胜,反而将对方痛打了一顿这样的事情。

  现在,梁初一等人自然不会用那样低级的招数,出手之际,只会更加阴狠毒辣,而这个时候,曹爷要带梁初一过去,梁初一只得很不情愿的慢慢地站了起来,梁初一的动作很慢,估摸着这是担心曹爷会发生误会。

  但见梁初一慢吞吞的,实在让人等得焦躁不已,两个陪着曹爷过来的人,实在不耐烦了,两个人当下一左一右大踏步上前,准备押解梁初一,只是就在这两个人快到梁初一身边的时候,梁初一突然往前一扑,一下子穿过来押解自己的那两个人,直接到了曹爷跟前。

  曹爷大吃一惊,只不过,曹爷倒底冲锋枪玩得溜顺,枪口一抬,手指已经扣上了扳机,但也就在这一刻,梁初一一只手已经搭上了曹爷的冲锋枪,微微一推便将枪口推开,脚下飞起直踢曹爷裆部。

  曹爷倒也见识过人,当下顾不上再去将枪口对准梁初一或者其他的人,只是微微一弓腰,避开梁初一能让曹爷断子绝孙的这一脚,但梁初一这一脚,却是擒拿手里面一招虚实可用的招术,曹爷避不开,梁初一这一脚,便可以结结实实的踢在曹爷的裆部。

  至于能不能让曹爷断子绝孙,那就得看曹爷的运气了,但曹爷要是能避开的话,梁初一这一脚却立刻就会化实为虚,只是往前大大的跨上一步,更加贴近曹爷,很显然的是,曹爷吃惊之下,下意识的收腹弯腰,选择逼开梁初一这一脚,但在躲避之际曹爷自然就难免分神,自然也就没法子顾得上手上的冲锋枪。

  可是,曹爷这微微弓腰躲避,却又恰好让梁初一钻了个大大的空子,原本踢向曹爷当不得那一脚,一下子就站到了曹爷的两腿之间,若仅仅只是梁初一的一条腿立足在曹爷的两腿之间,而曹爷立刻选择在同一时间再次后退避让,梁初一自然也不大容易得手。

  可是偏偏曹爷感觉到自己没被梁初一踢中立刻便手指用力,扣动冲锋枪扳机,但如此一来,梁初一还有一只手搭在曹爷的冲锋枪上面,还顺势往旁边推了一下,如此一来,冲锋枪炸响,子弹却嗤嗤的飞向左侧,没人晓得这些冲锋枪子弹有没有打中一百五十米开外的那个狙击手,但是这一瞬间,那个狙击手却没有朝这边开枪。

  梁初一一击得手,整个人也已经撞进了曹爷的怀里,而曹爷双手正抱着冲锋枪,根本就没法子回手抵挡梁初一,偏偏梁初一的一只脚,又插足在曹爷的两腿之间,曹爷想要转身也就根本不可能了,但梁初一刚刚贴进曹爷的怀里,搭在冲锋枪上手早已收回来,握拳击向曹爷的右肋,另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剑骈,直插曹爷的双眼。

  曹爷哪里躲得开去,只听噗的微响,梁初一的两根指头,已经插进曹爷的眼窝,曹爷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嚎,一双眼睛,硬生生被梁初一给给戳瞎,曹爷负痛至极,居然直接松开冲锋枪,腾出双手,一手去捂眼睛,一手想要推开跟自己贴得很紧的梁初一。

  只是梁初一这个时候早已收回双手,接住曹爷的冲锋枪,将冲锋枪抱在怀里,并且已经后退一大步,哪里让曹爷去推得着,梁初一从突然冲刺,用脚虚踢曹爷,到曹爷下意识的收腹弯腰,躲避梁初一,再到梁初一拳击曹爷右肋,指插曹爷双眼,当真只不过一眨眼之间。

  而梁初一所用的招式,无一不是邱八爷教给他的擒拿手里面的杀着,只不过,梁初一这几下之间,除了运用纯熟之外,也的确是起了必杀之心,所以,无论从角度,力度以及速度方面,梁初一至少把这一场景,在脑子里面都过了好几十遍,甚至每一个细节,梁初一都经过反复推敲和斟酌过。

  尤其是在速度上,梁初一几乎已经是将自己最后一份潜力都已经压榨了出来,当然,曹爷瞬间失手,这也跟梁初一先前表现得懦弱,让曹爷嘴上说是如何如何忌惮梁初一等人,但实际上,这跟曹爷心生轻敌之意,实在不无关系。

  毕竟先前大半天,在曹爷面前,梁初一那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怯懦的庸夫!只是到了这时,梁初一几乎还是憋着一口气,端着冲锋枪毫不犹豫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在打滚之际,便已经将冲锋枪归置妥当,随即爬起身来,半跪在地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顿狂扫。

  冲锋枪子弹,如同死亡之鞭,胡乱抽打着树木、野草、砾石、人体、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碎屑四下炸飞,曹爷的两条腿都被冲锋枪子弹撕扯成为两截,曹爷的老板等人,更是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而在这一刻之间,胡三儿已经抱着先前见邱八爷打晕过去的那个人,将那个人死死地压在身下,醋钵般大小的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在那个人裹了围巾的脸上,马毓菲这边得手更快,几乎只是三拳两脚,那人便被放倒在地上。

  这一刻,马永嗣等人全都是佝偻着腰,迅速的冲到茅屋的右侧,很快便躲到砾石、树木背后,躲避左侧的狙击手,梁初一一通狂扫,直到将冲锋枪子弹耗尽,这才把冲锋枪往旁边一丢,抓起马毓菲放倒的那个人丢在地上的冲锋枪,再对着狙击手藏身的方向,实施火力压制,掩护马毓菲跟胡三儿两人,脱离狙击手的射界。

  只没想到的是,胡三儿这家伙,拿了那个杀手的枪不说,居然连背包一起抢了过来,只不过,等梁初一跟胡三儿和艾可儿三个人拖着邱八爷也躲到茅草屋的另一边,避开狙击手的射界时,这才发现,那个先前去追杀老范的人,已经被一直跟他在一起的那个自己人给打死。

  另外,曹爷的老板他们三个人,那个大个子老板被梁初一的冲锋枪扫中,身上两个血洞,一个在胸口,一个在小腹,虽然还喘着气,但已经是活不成了,拿着信号枪的那个中等个子和另一个却逃脱了,这个时候,也不晓得逃到哪里去了。

  看样子那两个人当中,应该也是受了伤,野草上面,两行血迹延伸出去很远,不过梁初一没敢去追,毕竟现在茅屋左侧还有一个狙击手在一百五十米开外,一旦露头,很可能就会有一颗子弹,直接掀开自己的脑袋。

  梁初一等人隐蔽在茅屋右侧,藏身在树木,砾石之后,梁初一这才大大的吐了一口气,但这口气一松,梁初一整个人也软瘫在地,刚刚这一阵,梁初一实在是憋着一口气,一直都没敢吐出来,因为梁初一晓得,这一战,已经让自己无论是体力上,精力上,都严重的透支。

  毕竟那严重的内伤,始终还没痊愈。

  秦虎从一块砾石后面爬到梁初一身边,搂着梁初一的脑袋,问梁初一:“梁初一,你怎么样,没伤着吧……”

  梁初一摇了摇头,转瞬间,却看见马玉玲也在朝着这边观望,梁初一只得苦笑了一下,却对胡三儿说道:“胡胖子,我们躲在这里,依旧还是处在狙击手的火力范围之内,想办法去搞掉他……”

  胡三儿抱着抢过来的冲锋枪,大声答道:“放心吧梁老板,一定将那龟儿子收拾掉……”

  马毓菲也叫道:“胡胖子,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远远的,一块砾石后面,那个梁初一的朋友的朋友,也是大叫道:“梁初一,胖子,我给你们提供火力支援……”

  马玉玲等人并不晓得这里还有一个人其实自己这边的人,先前也更没去注意那人的动向,这个时候,听见那个人一喊,马毓菲等人还吓了一跳,没想到侧面还有人。

  只不过,听那人大叫着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还说可以提供火力支援,马毓菲顿时有些惊奇的问梁初一:“梁初一,那人谁啊……”

  梁初一还没说话,胡三儿倒是嘿嘿的告诉马毓菲等人:“那也是我们的兄弟,混在他们那边做卧底的,现在任务完成,呵呵,幸好有他……”

  胡三儿和马毓菲去回来,跟梁初一说再没见到那个狙击手,也没见到老范的下落,这让梁初一跟邱八爷等人都既是高兴又是郁闷。

  那狙击手逃走了,还有曹爷的老板带来的那两个人也逃脱了,也就是说,威胁仍然存在,而这个地方,也就不能久留。

  曹爷被梁初一插瞎眼睛,又打断了双腿,但还没死,只是躺在茅屋边上哀嚎不已,一个劲的祈求梁初一等人给他个痛快,可是没人理他,这家伙心狠手辣,原本的确是死有余辜,但是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实在也算是咎由自取,没人会去给他一个痛快,也没人会怜悯他半点儿。

  那个大个子最终还是咽了气,不过,胡三儿和艾可儿除去他的眼镜、围巾之后这才发现,这家伙应该并不是曹爷的真正的老板。

  因为这个人的身材虽然壮硕,但一脸艰辛和沧桑,跟普通的杀手,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马毓菲还说了一个让梁初一等人有些沮丧的消息――这一伙人不止一次跟马毓菲交过手,像这样的“头头”,马毓菲也干掉过两个――马毓菲分析说,这应该是曹爷背后老板的替身!

  这就是马毓菲和马玉玲跟他们交手过好几次,直到被逮住但却始终不晓得那个对手是谁的原因,因为,那个幕后的老板,一直都在使用替身,所以,没人晓得那个幕后老板到底是谁,甚至都不见的有人晓得,背后那个人到底有没有来过现场,因此即如是曹爷这样的人,恐怕也不会晓得他们的老板是谁。

  胡三儿去问了一下曹爷,曹爷晓得这事情的重要,问胡三儿开了个条件,只要说出来谁是他的幕后老板,胡三儿就给他一个痛快,胡三儿大怒,但却假意答应了下来,等到曹爷告诉胡三儿他的老板就是那个狙击手的时候,胡三儿踹了曹爷一脚,之后就在也不去管这家伙的了。

  很显然,这家伙是想骗胡三儿的,曹爷的老板若是那狙击手,梁初一拿给他的信号枪,自然不会去交给已经死了的大个子,曹爷这么说,唯一的目的,就是想骗胡三儿给他个痛快而已。

  梁初一想了一阵,也觉得是有些奇怪,因为梁初一回想起一个细节,就是那大个子接过曹爷给他的信号枪之后,看都没,就交给了那个中等个子――极有可能,那个中等个子才是曹爷的幕后老板。

  只可惜的是,那中等个子跟其他的人一样,都是戴着风帽,防雪盲眼镜、围巾遮住了大半个面孔,就算晓得那个人就是曹爷背后真正的老板,也同样没人晓得他是谁。

  这时,那个“卧底”过来,跟梁初一和胡三儿辞行,那个“卧底”在最后一刻,将那个追杀过老范的人干掉了,从很大程度上来说,保证了梁初一等人的安全,毕竟那个家伙离梁初一等人都很远,不干掉他的话,即使梁初一等人也会成功,但肯定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也算是就过了大家一命吧。

  胡三儿有些不舍:“兄弟,你也算是救过我们一命,,我们不但没见过你的真面目,连你的名字都还不晓得,这以后我们就算想请你喝个酒聊个天,我们到哪儿找谁去啊……”

  那人嘿嘿的干笑了两声,摘下了风帽,防雪盲眼镜,已及围巾,露出他的真面目来,很年轻,甚至嘴唇上都才刚刚出现一层细细的绒毛,不超过二十二岁吧,因为年轻,剑眉星目的,也显得很是英俊,也显得很大方。

  直接跟梁初一等人说,他也姓孟,孟天浩!不过,跟邱八爷什么的不沾边儿,但听他的朋友说起过邱八爷的名字,所以晓得梁初一、胡三儿等人。

  孟天浩也跟之前送梁初一等人背包的那个大个子一样,能说的,他都说,至于那个欠了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个人的朋友是谁,孟天浩也不肯说,甚至连他们的行踪,孟天浩都不肯透露半点儿。

  不过,告孟天浩诉梁初一等人另外一件事,梁初一的那位朋友的事情,不幸的是,梁初一的那位朋友掉进了雪坑,摔断了一条腿,没法子活动,孟天浩他们只能将他安置在一个很隐蔽很安全的地方,忙完梁初一这边的事情回头再去带他回去。

  说过这些之后,梁初一问孟天浩现在是不是要去找那个朋友,孟天浩说是,因为孟天浩的朋友,也在追查曹爷的幕后老板待敌是谁,至于原因,孟天浩不晓得。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孟天浩似笑非笑的看了好几眼艾可儿,虽然没人晓得那是什么意思,但估摸着,孟天浩他们要做的事情,原本跟艾可儿也有些关系。

  送走孟天浩之后,茅草屋边上清净了许多,梁初一等人,尤其是胡三儿,可是把曹爷一伙人遗留下来的装备,全部收集了起来,然后大致上分配了一下,梁初一等人人少,仅仅只有胡三儿,秦虎、邱八爷等四个人拿了背包和武器之类的,秦虎依旧只有他自己一装工具仪器的背包,现在增加的也只有食宿用具之类的。

  其余的,物资、补给,梁初一跟胡三儿都给了马永嗣等人,反正多了也带不走!艾可儿算是受到了些优待,跟在梁初一等人一起,不过因为艾可儿本身残疾,没法子携带物品,也就只能空手了。

  马永嗣等人没想到的是,原本只有少量,不足以维持他们六个人三天的牛肉,到了现在,接受了曹爷等人遗留下来的装备,每个人都再多撑三天,又已经不是问题了,这世间的事情当真难以预料得很,没想到一群人吃过了一番苦头之后,却又因祸得福。

  然而,艾可儿虽然不在意物资补给之类的,却对孟天浩他们很有兴趣,好几次都问梁初一,这个孟天浩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说起和事情,马永嗣跟马玉玲也都是很好奇,就连邱八爷都很好奇,梁初一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孟天浩等人,可是谁会相信,就算胡三儿和马玉玲、付天鹏三个都站出来辟谣都没人相信。

  把梁初一问得急了,梁初一干脆闭嘴不说了――艾可儿一定是相信有个什么笔记本放在孟天浩他们几个人那边的,可那个送装备的大汉以及这个孟天浩,自己都真的不认识啊。

  还有,那个朋友到底是谁,到目前为止别说胡三儿、马玉玲,就算是自己,也还是一头雾水,再说了,那个朋友不小心掉进了雪坑还伤了腿脚,要说梁初一不担心就肯定不可能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