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喝声之中,艾可儿哪里去理会梁初一等人的,哗啦一声推弹上膛,随即手指扣动扳机,冲锋枪顿时吐出一串火舌,呼啸的子弹,直奔老铁,刹那之间,老铁几乎都闭上了眼睛,只不过艾可儿手里的冲锋枪吐出的子弹,却并非是去啃咬老铁的身体,而是钻进老铁脚下松软的地面。

  一时之间,枪声连绵不绝,子弹啾啾钻,草叶子泥沙四下飞溅。

  “啊……“老铁一声惨嚎,身上虽然连一颗子弹也被沾到,但老铁突然之间经受神秘力量的拖拽,偏偏艾可儿的枪声炸响,颗颗子弹都在自己的脚下炸开,那种震撼,那种刺激,老铁当真有些受不了,身子一栽,便向凹地倒了下去。

  胡三儿眼疾手快,在老铁倒地前的一刹那,随即发力猛扯,还大喝一声:“过来……”

  梁初一更是机敏,在胡三儿大喝一声之际,便明白其意,让自己这边的人稍稍开了手,任由胡三儿一伙,将老铁生生扯了过去,一眨眼之间,胡三儿等人便将老铁扯到跟前,只是这个时候老铁只躺在地上,一手抓了那柄小斧头,一手却抱着血肉模糊的左腿。

  梁初一眼看着老铁终于获救,不由得暗暗的松了一口,但同时,对艾可儿看法,却多了一些亲近的感觉――不管之前跟艾可儿之间有着怎么样的纠葛隔阂和恩怨,但走在了一起之后,该救人的,艾可儿也还是毫不犹豫的救人!

  这跟梁初一等人的德行反倒有点儿接近,不管艾可儿是不是真心的要救老铁,但至少,在眼前该出力的时候,艾可儿毫不犹豫的出了力气。

  要是换了自己这一群人当中的其他人,落到这种地步,老范又会如何处置?见梁初一跟胡三儿都呆呆的站着,艾可儿慢慢上前,低声说道:“不过去看看?”

  梁初一回过头来,像是不认识一般的看了一眼艾可儿,最终却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又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声不响的跟在艾可儿和秦虎等人等人身后,过去看老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怎么回事……”又惊又怕的老铁躺在地上,弓着身子,抱着一只受了伤,不见了靴子,袜子破开几条口子,鲜血淋漓的脚的脚,不住的问马毓菲和马永嗣等人,看样子实在是痛苦以极。

  艾可儿慢慢的弯下腰,将手里的膏药瓶子,举到老铁面前,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血液流干净而死,要么,让我给你涂上膏药,继续苟延残喘,你选!”

  老铁的一双眼睛变成深灰,盯着艾可儿手里的瓶子,嘴角蠕动着,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看着自己脚上的伤口,就像是看到了被地狱鬼火烧得皮开肉绽的艾可儿的那只手。

  过了许久,老铁终于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谢谢你能帮我……但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

  “这没什么……”马永嗣眼看着艾可儿手里的瓶子,皱着眉头低声跟老铁说道:“你这脚上,只是一些皮肉外伤……”

  马永嗣的手里,也有治伤灵药,但与艾可儿手上的这瓶膏药比起来,那效果恐怕会差了许多,毕竟艾可儿对这里的了解,远远不是马永嗣所能及的,比如说在外面的时节,艾可儿早就已经晓的得用一种药水浸泡刀具,来克制狼形生物。

  而马永嗣又抑或是梁初一,在没得到那个大汉的传授之前,却依旧还得靠躲避和力拼,现在,艾可儿肯用他的秘药相救,马永嗣自是不敢在艾可儿面前再来班门弄斧。

  艾可儿的蓝色眸子闪动着,一边挑了些药膏出来,一边冷冷的答道:“那是水晶宫里面独有的一种生物,有毒,而且是非常厉害的剧毒,有机会的话,你们就会看到它的样子!”

  老铁忍着钻心的疼痛,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水,很是惊恐的又问道:“我这脚……我这脚,不会……就这么废掉吧……”

  老铁之所以会害怕成那个样子,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非常担心自己的这条腿会废掉,对老铁这样的人来说,最担心的,不见得是“死”或者“伤”,但若是死不了,却“废”了,那即是什么都完了――废,还不如死。

  艾可儿却依旧只是冷冷的笑道:“若是运气好,能够进入水晶宫,你什么事情也不见得会有,但若是运气不好……哼哼……”

  艾可儿没有说下去,但是那一意思,多半便是“若运气不好,你这条腿便是废定了!”

  只不过,“运气”这东西,谁也不晓得会不会很好,因为运气毕竟是不可捉摸,事情过后才能发现好与坏的东西,不过艾可儿的这个回答,也还算是给了老铁一点儿希望。

  付天鹏甚是感激的对艾可儿说道:“那啥,艾可儿前辈,那什么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反正……反正,我、所有的兄弟,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在这里,我们就……就……”

  付天鹏本来想说之前的一切恩怨,大家都一笔勾销,只不过,付天鹏本来也不是鸡肠鼠肚之辈,所以说到后来,就觉得在这种场合之下,再说那些事情,不但煞了风景,还显得自己小气了。

  艾可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漠的看了付天鹏一眼,随即说道:“你用不着感谢我什么,只不过你这兄弟,跟我现在也差不多算是同病相怜,大家相互帮助相互照顾相扶相携,我也感激不尽……”

  艾可儿没有特别的夸张什么或者说明什么,但一个“同病相怜”,一句“大家相互帮助相互照顾相扶相携”,却在不知不觉之中,给人一种同舟共济的温暖和亲近,因为老铁见到水晶宫源泉,兴奋之下,莽撞冒失,造成对自己的伤害,暂时不能再走了,一群人也就索性停下来,稍稍远离了那小水塘,一边替老铁疗伤,顺便歇息休整。

  艾可儿的药膏,付天鹏拿了,跟马毓菲两个人去帮助老铁涂抹,梁初一跟秦虎两人依旧是照顾着邱八爷坐下,马永嗣也在马毓菲、马玉玲的照顾下,坐了下来,一坐下来,胡三儿这家伙又闲不住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水晶宫的事情。

  当然,水晶宫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同样也是胡三儿的话题之一,毕竟这一趟无论有什么样的风险,又有什么样的经历,说到底,水晶宫里面那个秘密才是最实质的根本。

  只不过,对于自己要找到的秘密,艾可儿却是出奇拒绝去做任何揣测和回答,艾可儿说,虽然她跟邱三来过两次这里,但其实她也没去过真正的水晶宫里面,不过,艾可儿有点儿卖弄的说,邱三跟她仔细描述过水晶宫里面一些情况。

  “他跟我说,水晶宫里面有一种花,远远的看着,花型如同淡粉色的牡丹,花瓣层层叠叠,每朵都如同海碗一般大小,算不上特别艳丽,在阳光照射之下,几乎每一朵水晶宫,都带着屡屡轻纱一般的薄雾,婷婷袅袅飘飘然然,形如仙女下凡,近看时却会因为花瓣上一丝丝如同鲜血侵染的脉络,变得艳丽至极的血红,最奇异的是,这种花带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儿……”

  艾可儿这么说着,也不晓得是不是刻意渲染,但听得胡三儿跟梁初一,以及马玉玲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那种花,胡三儿跟梁初一马玉玲,以及付天鹏都见过一次,也就是在邱三姑的石棺里面见过,只不过那一朵花早就已经枯萎发黑,甚至脱落了许多花瓣,但从仅存的花朵来看,鲜活时节,应该确有海碗般大小,而且花瓣也应该的确是层层叠叠的,至于会不会是真的会是“婷婷袅袅,飘飘然然,形如仙女下凡”,还能因为“花瓣脉络如同鲜血侵染”而变色,就不得而知了。

  但对胡三儿来说,这种描述,的确非常清晰和准确,甚至有可能在之后,见到这种话,一眼就能准确的辨认得出来,只是艾可儿的描述,对梁初一来说,绝对是一个能让人惊奇到无以复加的诡异。

  这种花,梁初一见过的,而且记忆特别的深刻,虽然只是在梦境里面――梦境里面!甚至梁初一到现在都还能很清晰的记得那个梦的梦境:在一堵很高的悬崖下面,是一片笼罩着淡薄如同轻纱的薄雾,地上是如茵绿草,薄雾笼罩之下,便是一大片花海,花色淡粉,远远的看着,那花朵都如同海碗一般大小,算不上艳丽,但是特别素雅,博物笼罩之中,显得婷婷袅袅,飘飘然然,的确形如仙女下凡,

  拿到手里,再来看是,的确又成了血红,也的确是因为,花瓣原本是白色,但花瓣上的脉络,却是一丝丝的,如同鲜血侵染,艳丽至极,但越到花瓣顶端,颜色却又越淡,而在远处,能够看到的,也多是花瓣顶端,因此,能看到这花的颜色,只是淡粉,拿在手里细看时,自然引人注目的也就是那艳丽至极的血红……

  而且,梦境里面还有马玉玲,尤让梁初一难忘的是,自己跟马玉玲两个人居然都吃过大量,不,几乎是把一大片的花朵当成饭吃过,甚至吃到那一大片的花,只剩下寥寥几个的花骨朵。

  一回想起这个,梁初一顿时又是想笑,又是颇为伤感,但更多的却是诡异――艾可儿说的水晶宫的形状,大小,甚至是花色,怎么会如此惊人的一致?

  艾可儿所说的邱三对她描述的水晶宫里面的那种花,却居然跟梁初一梦境里见过的花莫名其妙的如出一辙,当真是有些见了鬼了。

  梁初一在这边愣神不语,马玉玲却在另一边红着脸,低着头,诧异里面带着无尽的羞涩,不晓得是不是艾可儿的描述,也触动到了马玉玲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总之,梁初一、马玉玲、胡三儿三个人,听艾可儿这样描述水晶宫,一个个的,都是神色怪异莫名。

  只不过现在在场的马永嗣,艾可儿,甚至包括邱八爷,基本上都是老人精,是过来之人,尤其是艾可儿,更是经历过胡三儿的情劫,梁初一跟马玉玲、胡三儿三个人各异的神色,那还没人能看得出来。

  胡三儿这家伙,只一看就晓得,那是一种见过,不晓得哪里能找得到的单纯,而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与胡三儿就截然不同,他们两个人的神色很复杂,复杂到难以用言语表述,或者说,根本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什么。

  所以,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都是呆呆的,痴痴地,除了偶尔会抬起眼来,偷看一眼对方之外,就再也无话可说,马永嗣跟马毓菲父女两个人均是微微皱着眉头,不由自主的微微叹气,但却让邱八爷和艾可儿两个人各种各样的羡慕嫉妒恨。

  马永嗣跟马毓菲父女两个,早就晓得马玉玲已经是对梁初一暗生情愫了,而马永嗣跟马毓菲父女两个人原本也并不见得会反对这事情。

  尤其是马永嗣,甚至数次都有主动亲近梁初一的动作,谁曾想,梁初一这家伙硬是不识好歹,动不动就拒人千里之外,这让马永嗣在这一件事情上面,既恼火又没法子发作,偏偏这一路上,却又依赖梁初一很多。

  所以,这事情,当真是让马永嗣有些进退两难,对于马毓菲来说,梁初一这小子,当真是既可恶又可恨,打一见面,两个人便是大打出手,后来马毓菲主动放低身段,去找梁初一帮忙,梁初一也是毫不客气的断然拒绝,现在,梁初一这个混球,居然跟马玉玲又玩起若即若离,可偏偏马玉玲一直都护着梁初一,当真让马毓菲哭笑不得。

  这便是马永嗣跟马毓菲父女两个皱眉叹气的原因,而对邱八爷来说,邱八爷最多的是羡慕和伤心,羡慕马永嗣,能够有马毓菲这样一个好女孩子。

  回头想想自己的女儿高雅,就因为邱八爷不想让高雅也搅进江湖恩怨,所以这么多年,邱八爷不但没有给过高雅半点儿父爱,更是连高雅的身份邱八爷都刻意的隐藏起来。

  想想这些,再看看马永嗣和马毓菲,邱八爷当真自责不已。

  看着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让艾可儿最真实的感受,却是嫉妒和恨,艾可儿不仅嫉妒马玉玲,还恨,而且更加痛恨梁初一,而这一切的源头,自然便是因为邱三!只不过艾可儿把这嫉妒和痛恨,都隐藏了起来,绝对不在所有的人面前泄露出来半点儿。

  秦虎乖巧得换了个人似的,马玉玲跟梁初一等人都坐着,但秦虎却依旧忙个不停,拿了吃的和水,先给了梁初一一些,然后又去服侍邱八爷,甚至把邱八爷当成自己的长辈一般来服侍。

  当然了,秦虎这样做,也不是没有他自己的小算盘。

  比如说,之前,秦虎一直都很反对梁初一跟邱八爷走得很近,但是到了现在,梁初一对邱八爷的感情,秦虎不可能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因此,对秦虎来说,伺候好邱八爷,那便是替梁初那就是找到一座靠背山。

  毕竟秦虎晓得自己其他人相比较的劣势所在,因此,秦虎只能努力争取,争取在梁初一以及邱八爷心里的每一份好感,建立起自己在梁初一心中的地位,以便再次遇上不测之际,无论是邱八爷又或者是梁初一都能记着第一个要保护的人就是他秦虎。

  邱八爷、秦虎、胡三儿这边高高兴兴的,梁初一那边也不晓得跟马永嗣等人怎么商量的,待付天鹏等人帮着老铁涂好药膏,稍微休息了一阵,随即吆喝了一声,准备再次出发,再往前走时,胡三儿又到砾石滩上边上去试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穿过砾石滩,进入到白色石头城堡的路径。

  没想到的是,胡三儿几块石头扔到砾石滩上,腾起的蓝色火焰,比先前那边的火焰还要高,还要炽烈,延续的时间也还要久,而且,胡三儿一个不小心,还差点儿被暴起的火焰给烧着了,幸好在一旁的艾可儿眼疾手快,拉了胡三儿一把,不然,那下场,肯定比艾可儿还惨。

  看着光溜溜的砾石滩,没法子靠近,一群人只得又继续沿着树林边缘,一边往前搜寻水晶宫,一边想办法寻找穿过砾石滩的路径。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再也没人还记得今天,已经是第几天了,不过这是所有的人都刻意的在忘记――刚刚从曹爷那里得到不少的物资装备,在这里多待几天,已经不是很大的问题了,所以,回去不回去,已经变得没有之前那样迫切。

  绕开了水潭,再往前一段,前面居然出现一条铺满落叶的小道,小道很是规范,齐齐整整三尺来宽,路面上除了落叶浮土,半根杂草也不曾有。

  但上面绝对见不着有野兽走过的痕迹,跟树林里面的兽道自是大相庭径,如不是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之前走过巨石古城前面那种长满野草小树,但却与其它地方大不相同的石板路,几个人一定又会吃惊一番。

  因为最喜欢一惊一乍的胡三儿跟付天鹏等人都晓得,形成这样的怪异的路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浮土下面,本来就是一条石板路,只不过,出现了这样的石板路,或许也就意味着,很快就能找到能够进入白色石头城堡,也就是水晶宫核心的路径。

  见到这条小道,走在梁初一身后的艾可儿明显的呆滞了一下,但犹豫了片刻,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色阴沉的跟在梁初一身后。

  “前辈,这条路您应该走过的,对吗?”梁初一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艾可儿在那一刻间的犹豫,便头也不回的问道。

  也不晓得艾可儿是点了头还是摇了头,只是缓缓地跟在梁初一身后,上了小道又平静的答道:“我的确走过这条小路,不过没能走多远,一共死了八个人……”

  艾可儿这话说得平静,梁初一等人却是给吓了一跳,连后背上都生出一片冷汗,这条路上,还没能走多远,就一共死了八个人,艾可儿还回答得十分平静,这要换了是别人,只怕无论如何也会心惊担颤,吞吞吐吐起来,不晓得这艾可儿是真的胆识过人,还是真的心如寒铁既冷又硬。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