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初一追得慢,前面的那人影也慢了下来,两者之间,始终保持着二三十米的距离,既不太远,也不会太近,如此一追一逃,也不晓得过了多久,而到了这时,胡三儿等人的枪声,早已慢慢的稀疏下来。

  不过,让梁初一有些沮丧的是,正跑着,手里的强力手电竟慢慢昏黄起来,看样子,电力已经开始不足了,这让梁初一背脊上一凉,立刻收回手电,重新举起枪,大声喝道:“停下,否则开枪!”

  但那人影那里肯听,梁初一顿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砰砰的便是一串子弹扫射了出去,那人影明显是被子弹打中了,但却往小路旁边的森林之中一头钻了进去,眼看着前面的人影被打中梁初一,更加迅速地追了上去。

  到了那人影钻进树林的地方,梁初一用昏黄的手电去看时,只见地上有一摊液体,准确的说,那不是人类的鲜血,而是类似淡蓝色,如同橡胶水一般粘稠的液体,但却有股淡淡的腥味儿,梁初一不晓得这是什么,甚至只是估摸着这该不会是那人影身上带着的某种装液体的容器被打穿了吧,所以才会漏出这种不知名的液体来。

  接下来,梁初一顺着不时溅落在地上,野草上的液体,离开小路,进入森林向前,但很快,梁初一便吃惊地发现,事情变得很诡异很糟糕起来——首先,那种如同蓝色橡胶水一般的液体,才没多远便像是流干净了一般,再也找不到踪迹。

  其次,这一路过来,其实梁初一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路上的野草,不晓得在什么时候,没了痕迹,另外,梁初一手里的手电在突然之间闪动了两下之后,随即因为耗尽电力而完全熄灭。

  梁初一本想换了电池再去寻找,殊不知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居然一块电池也没找出来,无奈之下,梁初一只好摸出打火机,打燃了打火机,没走几步打火机却熄灭了一次,这让梁初一心想,看样子只能先去找些几根树枝野草什么的,扎成火把,好歹也能撑上一阵,仅仅只能靠着这打火机,晃眼睛就不说了,整个打火机还不如一只火把支撑得久。

  当下,梁初一摸出打火机点燃,再去寻找枯枝野草,只是这一带的森林树木高大茂盛,其间野草却不多,想要找到合适的树枝做火把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收集到枯草树枝做成一个火把居然花了梁初一好一阵时间,待收集到勉强能扎成一个火把时,梁初一赶紧将火把点燃,然后再回过头来寻找来路。

  只是梁初一追击那个人影,一早就不知不觉离开了那条小路,进入到了森林森出,何况,梁初一为了收集柴草,左转右转也不晓得转了多少个圈子,这时回头再来寻找那小路,哪里还能找得着。

  偏偏耽搁了这么一阵,胡三儿他们那边的枪声,早已经停下来了多时,到了这时,梁初一不但找不着了那条小路,更听不见胡三儿的声响,梁初一心里更是焦急起来,举着火把,一边大喊着秦虎跟胡三儿两个人的名字,一边凭着记忆寻找小路。

  只是周围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又没明显标记,再说了,地上的野草不多,寻了一阵,梁初一自己也弄不清现在自己到底离那条小路、邱八爷、胡三儿他们有多远了。

  本来,梁初一的方向感又或者是寻路的本事不可能有多差,但到了这个时候,梁初一却是真真正正的把自己走丢了,毕竟这里的地形虽然并不是很复杂,但环境实在是太过诡异,就拿刚刚梁初一看到的那个人影来说,就已经让人的常识有些不够用了。

  但梁初一不敢停下来,只能麻着胆子,一路大叫着,一边寻找回到水晶宫边上的小路,一连换了好几根火把,直到头顶上有些微光透露下来,梁初一竟再也没见着胡三儿或者秦虎两人,那条小路更是无影无踪。

  见头顶上有些微光,梁初一晓得是天亮了,可是没找着马毓菲反倒把自己给弄丢了,这让梁初一懊丧至极,又自责不已。

  这时虽是天已亮了,但不多时间居然又生出一片雾气,迷迷茫茫的一片使得视线受阻,根本看不了多远,东南西北就更别想分得清楚了,只是到了这时,却也再用不上火把,梁初一扔了火把,专往树林空隙较为宽敞的地方走。

  才走不多远,梁初一依稀听见有人叫了一声,梁初一大喜,连忙大叫询问:“谁……谁,在哪里……”

  话音刚落,左边不远处顿时有声音低低的应道:“是我……你是谁……”

  声音里面充满着极度的疲惫,很是沙哑,但一听这声音,梁初一更是惊喜不已,那边应声的人竟然是马玉玲!

  “是我,梁初一……马小姐,怎么会是你?”梁初一忍不住大叫道。

  “啊……是梁初一……”马玉玲在那边惊喜不已的叫了起来。

  两人一问一答,好不容易才碰了头,可是一看之下,梁初一大吃了一惊,才半个晚上没见,马玉玲不但憔悴了许多,头花也乱糟糟的,精致的脸蛋上也沾满泥垢,原本鼓鼓囊囊的背包不见了,浑身衣物也褴褛不堪,一道道血痕,隐隐从防寒羽绒服的破口处露了出来,整个人也几乎是在冷雾之中瑟瑟发抖。

  真不晓得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马玉玲她们遇上了什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这行头,当真跟街头流浪的乞丐也差不多,见到梁初一,马玉玲勉强一笑,但随即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滚落下来,不晓得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太过伤心。

  梁初一慌忙取下背包,从里面翻出来两件衣物,递到马玉玲面前,让马玉玲穿上,一边问道:“马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其他的人呢?”

  穿上衣物稍微暖和了些,马玉玲的泪水也止住,却低低的问道:“我饿得走不动了,你还有吃的吗?”

  梁初一立刻将整个背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翻看了一阵,但也就仅仅只有一小块牛肉,这是胡三儿特意留给梁初一作为救命用的,梁初一等人的食物补给之类的,大多来自曹爷他们那一伙人,本来就只能够梁初一等人支撑不到三天。

  不过,即如是本来就只能够梁初一等人支撑三天的食物,也不至于让马玉玲饿成这样,毕竟昨天晚上不是还吃过,就现在这个点儿,不也才最多是该吃早饭的时候,这让梁初一很是疑惑,但是看着马玉玲吃着牛肉,梁初一也不好立刻就询问马玉玲,昨天晚上自己离开之后,马玉玲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块并不大的牛肉,马玉玲却吃得很慢——除了马玉玲慢嚼细咽的习惯之外,估摸着马玉玲的心情,也是马玉玲吃得很慢的原因,因为马玉玲吃着牛肉,却不住的流泪。

  这跟马玉玲之前的性格,实在是有着巨大的反差,一块牛肉吃完,马玉玲明显的意犹未尽,当真像是好几天都没吃过东西了似的,这让梁初一忍不住疑惑起来,这到底还是不是马玉玲啊。

  要晓得,马玉玲现在的这个样子,根本就跟梁初一印象中的马玉玲完全是两个人,更何况,一见面就问梁初一要吃的,而且还一边吃一边流泪,这要放到以前,梁初一根本就没法子想象马玉玲会像这样。

  不过有一点,马玉玲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儿没变化,那就是马玉玲吃东西很慢,很斯文,慢嚼细咽的,这一点,也正是梁初一确信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子,的确的确还是马玉玲本人!

  只是马玉玲吃了梁初一用来救命的那块牛肉,依旧意犹未尽,梁初一不得不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原本指望着能发现一些野果之类的东西,用来果腹充饥,但寻找了好一阵,就别说野果了,嫩绿的树叶都没发现几片。

  这里的树木高大异常,导致接近地面连灌木丛都没有,就算是采摘树叶,那也得爬上十好几米高的树干,这个方法自然是不可行的了——毕竟不是每一种树的树叶都能吃的,事实上,好些树叶根本就不能吃甚至还有毒,一个不好就会吃死人的。

  实在找不到还能吃的,梁初一只好跟马玉玲说道:“我认识好些能吃的丛林植物,不过这里没见到……”

  要说在野外找点儿吃的,支撑一下,马玉玲的经验并不会比梁初一差到哪里去,可这丛林里面,马玉玲还真是没发现有什么能吃的,要不然也就用不着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马玉玲微微的点了点头,低声问道:“我晓得这森林里面找不到什么吃的,这几天,你都还好吧?”

  梁初一愣了愣,“这几天”,这几天不是大多时候都在一起么,好不好,谁还不晓得,马玉玲这不问得多此一举吗?只是马玉玲接下来的话,让梁初一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了。

  马玉玲说,自从梁初一离开营地去找马毓菲之后,胡三儿跟老铁还有付天鹏他们几个人发动了一次冲锋,凭着强悍的火力,将那些偷袭的人赶跑了,还打死了一个,看他们的装备的确是曹爷一伙的。

  挨到了天亮,曹爷的老板那一伙人,却再也不来骚扰,甚至马玉玲等人在营地里面等到中午,也在没见到那些人的踪影,过了半天之后,艾可儿跟周怀远以及邱八爷等人便商量着,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大家伙儿再去找找穿过砾石滩进入白色石头城堡的法子。

  整整一天,所有的人都过得非常平静,但却没等到梁初一和马毓菲的消息,若是按照一群人的补给来说,即使已经过了一天,也还可以支撑两天,有两天的食物补给,原本足以让所有的人撤回到雪峰边缘的小山丘上去,之后再想办法回程。

  只是邱八爷跟胡三儿两个人没见着梁初一,自然是不肯走了,艾可儿没能进入水晶宫核心,甚至连天堂花都没看到一眼,艾可儿自然是不愿意走了,而马永嗣这边,因为还有两天的补给,马永嗣也就索性继续留了下来。

  平静的一天过去之后,马玉玲等个人依旧回到砾石摊边上的那处营地,休整了一晚,但依旧过得非常平静,好像曹爷一伙人突然消失了一般,一天一夜过去,依旧没有梁初一跟马毓菲两个人的消息,邱八爷跟胡三儿等人便开始有些焦急起来。

  但也因为邱八爷跟西安一两人的焦急,导致所有的人在第二中午之后全部走散——不错,的确是全部走散。

  事情的起因是在第二天一早,马永嗣跟艾可儿又决定去寻找进入白色石头城堡的法子,邱八爷跟胡三儿很是有些不满——都已经过了一天一夜,梁初一跟马毓菲依旧没有半点儿消息,两个人都想先找到梁初一再说。

  毕竟物资补给一天比一天少下去,到时候就算是梁初一需要帮忙,也没人有资源和力气,两伙人之间虽然没有争执,但至少已经有些裂痕。

  然而,无论是出来搜寻梁初一跟马毓菲也好,继续寻找进入白色石头城堡的法子也好,两伙人的目标区域却很是巧合的都锁定在营地一侧,未经过的区域,而的时候,一群人拉开了队形,形成散兵线,进行拉网式。

  当时,最左侧是马永嗣等人,中间是艾可儿,最右边却是邱八爷跟胡三儿,大家相互之间的距离也并不远,最远的也没超过十米。

  本来这样的安排,谁都认为会没有事,就算是有人遇到危险,所有的人也可以迅速的进行支援救助,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在那样的情形之下,一群人很快便各自走散了——的确是走散开了去。

  马玉玲一发现情形不对,立刻便掉头朝着砾石滩回去,但不幸的是,马玉玲都已经走了整整七天,现在还在这儿,不但没能找到走散的马永嗣等人,更没能回到砾石滩!所幸,原本都已经要绝望的马玉玲,居然碰上了梁初一。

  “今天,已经是第九天早上了……”马玉玲幽幽的说道。

  “慢着……”梁初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马玉玲:“你说今天已经是第九天?”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梁初一明明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晚上离开营地,很快便发现一个人影,然后是追着人影跑了很长一段,但梁初一记得,说是很长一段,却也绝不会超过两公里,因为那时候还能听到非常清晰的枪声。

  再然后梁初一也对着人影开了枪,然后发现那个人影遗留下来的蓝色橡胶一般的液体,之后梁初一便搜寻那个人影但没找着,之后,梁初一用打火机寻找枯枝野草做火把,想回去找胡三儿或者马玉玲,但却迷失了方向。

  但这一切,也不过几个小时之前的的事情,怎么可能已经过了整整八天时间?难道说,梁初一进入了时空隧道?穿越了?又或者是马玉玲他们才是穿越了。

  梁初一这么一说,马玉玲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甚至拉起马玉玲的手,沉沉的说道:“掐我一把……马小姐你掐我一把……”

  原本愁眉苦脸的马玉玲,忍不嘴角一翘:“你是想确定这是不是在做梦,对吧?我告诉你,我倒希望这只不过是一个梦。”

  说着,马玉玲还是动手掐了一把,掐在梁初一的胳膊上。

  “哎哟……”梁初一真的感觉到很痛,都痛到忍不住叫出声来,还一边龇牙咧嘴,嘶嘶的吸着冷气,还不住的去抚摸被马玉玲掐过的地方——真他娘的好痛,但这绝对不是在做梦。

  见梁初一被自己一把掐得呲牙咧嘴,怪模怪样的嘶嘶抽着凉气,马玉玲又是歉然,又是好笑,所有的烦恼和哀愁,瞬间消逝多半,只不过,梁初一只过了半个晚上,马玉玲等人却过了整整七八天,这让梁初一无论如何也没法子想得通,怎么会这样。

  难道自己真的经历过了时空隧道?又或者是马玉玲经他们经历了时空隧道——难道是那一片迷雾?

  对梁初一来说,自己只经历半个晚上,这绝对是铁一般的事实——昨天晚上吃过晚饭,到现在都还没感觉到有什么饿意,而且救命的那块牛肉干,不刚刚拿出来给了马玉玲!如果说有什么可以欺骗自己的眼睛感官,但自己的生物钟,怎么可能一点儿都没反应?

  八天,毕竟不是很短的时间,但因为时间的不可逆性,也就是说,梁初一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实际上也是过了八天,但梁初一的生物钟,居然都没半点儿反应,这怎么可能?但是对马玉玲来说,这八天的经历,又何尝不是铁一般的事实!

  自从第二天中午,跟所有的人走散之后,马玉玲一个人孤独、寂寞的穿行在在这无边无际的森林里,每过一天,马玉玲便绝望一分,毎绝望一分,马玉玲便要拼命的回味一次之前的情形,过了几天,就有多绝望,马玉玲怎么可能不记得清清楚楚?

  两个人都是沉默了许久,直到梁初一也渐渐开始感觉腹中饥饿,毕竟,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这个时候,已经该开饭的时候了,只是在这里,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充饥果腹的东西。

  梁初一只得低声说道:“这里不可能找到什么吃的,可是只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马玉玲低低的应了一声,梁初一当下收拾好背包,站起身来,可正要走,却又立住了身子,这该往哪儿走啊?要往哪儿走啊!还有,都已经过了七八天,也不晓得马毓菲的情况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