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马玉玲心细,现在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梁初一也不可能放心得下胡三儿跟马毓菲以及邱八爷等人的安危,当下,马玉玲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又问了梁初一一句:“说说你离开之后的情况!”

  梁初一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自己离开营地之后的情形,因为从离开营地到现在,梁初一经历过的,也就只有那几件事,也就只有那几个小时,实在也没什么可以过多的描述的。

  不过最后,梁初一依旧无不忧虑:“胡三儿我倒是不太担心,可这马毓菲马小姐的事情,你们有她的消息么……”

  马玉玲摇了摇头,在营地里一天多时间,直到在森林边缘走散迷失,也没有人晓得马毓菲的情况,不过马玉玲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那天晚上,马毓菲应该是被人掳走的,而掳走马毓菲的人,一定应该是老范!

  梁初一没想到马玉玲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当下忍不住微微一愣,顺口说了一句:“为什么不会是艾可儿或者其他什么人呢?”

  掳走马毓菲的人,十之八九是曹爷他们一伙的,这个,梁初一没什么异议,但要说一定是老范掳走马毓菲的,梁初一却是不愿去想。

  出于对邱八爷的尊敬和感激,对老范,梁初一一直都只是采取容忍,纵容的态度,跟老范相处,所以,掳走马毓菲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老范干的,梁初一从来都没去想过,不愿去想!甚至梁初一明明晓得掳走马毓菲的人,八成果真就是马玉玲说的这样,梁初一还是不愿去想。

  只是马玉玲很明白梁初一的心情,但这事情,既然是梁初一极为关心的事情,马玉玲也就不能不说了。

  “梁初一,我晓得你对老范的看法和顾虑,但这件事情,无论是不是真的就是老范做的,但跟他绝对脱不了干系,你想想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掳走我姑姑的人,肯定就会具备一个很特殊的条件,那就是对我们营地的布置,所有的人的习惯,都有着极为丰富的了解,这绝对不是艾可儿或者别的人很容易办得到的事情……”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两点,第一是胖子他们打死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曹爷他们一伙的,你晓得这意味着什么,另一点,我姑姑被掳走之后,一天多的时间里面,艾可儿一直都跟着我们在一起,如果是艾可儿前辈掳走的话,艾可儿前辈还有必要继续跟着我们?直到第二天中午,大家一块儿失去联系?”

  梁初一微微叹了一口气,很是有些无力的辩解了一句:“那也不一定非得他亲自动手啊……”

  事实上,老范的确有可能会把梁初一等人习惯的营地布置,告诉给曹爷的老板等人,再让别的人来掳走马毓菲,但是这就有一个比较容易被忽视的缺陷。

  ——因为是在深夜,营地里面又不止马毓菲一个女性,再说,马毓菲也并不是特别出众的一个女孩子,而且还跟马玉玲的身材长相十分接近,就算跟曹爷的一般人有过接触,那也只不过仅仅只有一天时间,这除了老范之外,换了别的人,在黑夜之中,要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准确的认出马毓菲,并将之顺利的掳走,就一定不会那么容易了。

  而在那种情形之下,别的人来掳走马毓菲,一旦稍有疏忽,势必会落到被人直接打死的境地,也就是说,为了能够准去认出马毓菲,并迅速将马毓菲掳走,就只有老范潜一个人,因为,即使是掳掠马毓菲失败,老范也不至于会立刻被人灭了。

  ——营地里的每一个人都认识老范,还跟邱八爷有不浅的关系,即使逮到老范,老范也更容易脱身,因此,这件事情除了老范,还真不是其他人可以具备的优势,至于老范不但轻易地潜进了营地,而且还非常顺利的将马毓菲掳走,这当然是老范优势所在再加上那几个偷袭者配合的结果。

  若是不然,就再也不会有更合理的解释了,梁初一只得沉默下来,不再对这件事本身做任何辩解,因为那不但没用,反而会越描越黑,而且是给邱八爷越描越黑。

  只是梁初一一直不愿意格外计较老范反水这件事情,其实也是不得已——这件事还是艾可儿跟胡三儿给梁初一提了个醒儿。

  曹爷被自己这一帮人干掉之后,胡三儿跟艾可儿都曾经猜测曹爷背后的老板就是邱三!

  也就是说,老范多半就是邱三安插在求八爷身边的钉子,平日里老范自然是不会暴露自己,但是那天邱八爷跟老范透露了梁初一手下还有一支奇兵的事情,也即是说,这件事情绝对危及到了邱三本身的安危,老范自然只能不顾一切出卖邱八爷和梁初一等人。

  然而,对梁初一来说,老范这件事情,实际上就关系到了邱家派系之争,这绝对是梁初一不想被卷进去的事情。

  ——单独帮邱八爷寻找水晶宫,破解水晶宫之谜,又或者对付邱三,这些都是可以的,但是卷入邱家派系之争,对梁初一来说绝对是件极为危险的事情,至少,梁初一也不想大张旗鼓地被卷入进去。

  不过,马玉玲却安慰梁初一说:“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姑姑的安危,既然是老范掳走的马毓菲妹子,相信无论过多久,在没见到你之前,老范一定不会格外为难我姑姑。”

  “嗯?”梁初一诧异的嗯了一声,但随即也不再多说。

  梁初一明白,马玉玲做出老范暂时不会为难马毓菲的推断,应该是还不晓得马毓菲有穿过砾石滩,进入水晶宫核心的法子,如果马玉玲晓得,应该就不会做出这样的推断了,但这件事情,梁初一又只得当成什么都不晓得,半个字也不能多任何人多说,即如是马玉玲,梁初一也不想跟她透露半个字。

  不过,在自己没见到马毓菲之前,老范不会格外为难马毓菲,马玉玲这个说法,梁初一确实有些怀疑——老范这家伙,哪有那么善良!

  既然是直接针对马毓菲,当然就应该晓得对付马毓菲的法子,如果马毓菲不说出来,或者将老范等人带进水晶宫核心,要怎么对付马毓菲,相信老范有的是法子,令到马毓菲一个字都不留的说出来——毕竟马毓菲羸弱,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何况马毓菲远不敌老范狡诈狠毒。

  没想到的是,马玉玲继续说道:“老范掳走我姑姑,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以及水晶宫核心里面的东西,没有你拿着这些东西去跟老范交换,我姑姑的确有可能会在老范手里吃亏,但是你会眼睁睁看着马毓菲吃亏,而不去理睬吗?”

  马玉玲这么一说,梁初一不由得眼前一亮,但随即又黯然了下去,水晶宫核心里面的东西,自己到哪里去能拿得到?在这地方这么久了,连进入水晶宫的法子都没找到,又遑论水晶宫核心里面的东西。

  但马玉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我们都还活着,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要不然我们还能怎么样?”

  马玉玲这么一说,梁初一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至于马毓菲现在在老范手里,到底会怎么样梁初一也就只好暂时先替马毓菲祈祷,至于胡三儿那边,马玉玲说,他跟邱八爷离得最近,应该是跟邱八爷在一起,这一点,梁初一倒不是格外担心,担心也没用,

  反正胡三儿那家伙,跟自己之间有着相当的默契,再说胡三儿那家伙,能力不弱,相信不会出什么大事,当下,梁初一决定还是跟马玉玲一块儿先去找找路径,看看能不能先走出这迷宫一般的森林再说。

  “你还有很多问你想问我对吧,我们是从西南面进入这里的……”

  马玉玲一边说,一边伸手捡了一根落在地上枯枝,然后蹲下身子,稍稍扒开地上的落叶,随手画了一个如同鸡蛋一般的椭圆,又在中间画了个不规则的内圆,随即又从不规则的内圆上画了三条细长的直线和一条虚线,向内外圆之间的空白处延伸出来。

  马玉玲所画,就是整个水晶宫盆地大致的地形图,不规则的内圆,即是砾石滩以及水晶宫的核心,两个圆之间的空白,便是这一片原始森林,那三条细线,大略便是马玉玲等人进入原始森林里方位和路线,这样简略的地形图,梁初一自然是一眼就看得出来。

  只不过到了这里,除了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之外,还有浓密的雾气,实在东西难辨,不晓得马玉玲现在画这个还有什么意义,马玉玲一边用枯枝在圆圈上面最左边那条直线画上一条短而粗的平行线条,一边低声解释

  “那天中午,我们就是按着这几条路线过来的,这一片区域,大约就是我们过的地方,也是我们走散的方位……”

  马玉玲这么做,也不晓得是不是为了让梁初一更加直观,更加详细的了解马玉玲等人的经历,但梁初一只是很认真的听着,在这里一切普通的自然界法则和常识都已经不够用了,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当真只有凭着运气,然后见招拆招。

  马玉玲指着那条短线条说,当时,马永嗣跟马玉玲等六个人,走的是最右边的那条路线,艾可儿一个人势单力薄就在最中间,胡三儿跟邱八爷走的是最左边。

  每个人间隔也差不多就几米十来米,原本以为会没事的,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了问题,不过,梁初一倒没这样去想,只是觉得,这片森林太过诡异,要真没什么事情发生,那才不正常。

  马玉玲还说了一件让梁初一大为惊讶的事情——梁初一离开的第二天早上,所有的人依旧没有梁初一跟马毓菲的消息之后,决定留下来继续,在进入预定的区域之后,才走没多远,艾可儿也遇上了遇上了老铁和胡三儿遇上遇上过的那种情形,忽然之间,一只脚被什么东西粘住,那情形跟老铁当时一模一样。

  只不过艾可儿要比老铁沉稳许多,再加上艾可儿本就是有备而来,又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一发现情形不对,便立即稳住身子,顺势抽出准备好的一根末端有两处倒须、可以伸缩的钢刺,照着立足之处便插了下去,

  一尺来长的钢刺,瞬间被艾可儿刺得仅仅只剩手握一段,随即艾可儿沉腰坐马,低喝一声,将钢刺往上一提,随着钢刺往上提,艾可儿右脚之处那股神秘的力量一松,艾可儿顿时收回右脚,只是艾可儿并没罢休,继续将钢刺往上猛提。

  但随着艾可儿的钢刺往上提,地底下顿时有东西动了起来,而且力量之大,难以想象,艾可儿虽是手脚都有残疾,又浑身是伤,但到了这时,也顾不上许多,只拼足了全力,咬牙握住钢刺,与地下的东西拼起力来。

  当时,马玉玲就在艾可儿右侧不远,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发现艾可儿异常,马玉玲便直接扑了过去,只是艾可儿左侧的胡三儿,速度却更快,一边扑向艾可儿,一边举枪便射,只一刹那之间,子弹嗖嗖的直往艾可儿的钢刺旁边飞了过去。

  只是被艾可儿的钢刺倒钩勾住,又被胡三儿一顿枪弹扫射,那地下的东西显然越发挣扎得厉害,几下之间,便挣得地面上裂开寸许宽的裂口,等马玉玲扑过到的时候,几可从裂缝之中隐隐看见地底下的东西一些模样出来。

  虽看得不是清楚,但地下的那东西,隐隐露出一团肉红色,只看一眼那表面,几如蚯蚓表皮,只不过,那绝对不是蚯蚓,毕竟地底下的东西,应该非常巨大,而那如红色如同蚯蚓的表皮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针孔般的小孔,好些孔洞里面,还有一根根,颜色乳白,几近透明,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却又黏黏糊糊如同头发般的丝状物。

  马玉玲看得真切,相信吸住人的脚,拼命往地下拉扯的神秘力量,便是那些头发是一般,又黏黏糊糊的东西在作怪。

  听马玉玲这样一描述,梁初一忍不住失声叫道:“那是什么……”

  马玉玲忍不住看了看着梁初一:“你晓得那是什么,那是极为罕见一种原始生物,这么跟你说吧,我们马家的记载上其实提起过这事儿,说这种东西叫做‘血头菇’,是一种介乎生物和植物之间的一种奇异生物。”

  梁初一又苦笑了一下:“又是一种奇异生物……”

  “对付血头菇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一旦遇上血头菇,无论是枪弹也好,刀具也好,甚至是木头棍子都行,只要死命的往地下扎就成……”马玉玲苦笑着说道。

  梁初一点了点头:“是的,艾可儿也说过,对付血头菇的法子,也正是如此。”

  马玉玲“嗯”了一声,却又说道:“这种血头菇,其实应该是一种比较原始,却又凶残和恐怖地下生物,只有地热资源丰富的地方,才会偶有出现,依靠地下极其细微的土壤裂缝,渗透前进和捕食猎物,一旦捕获猎物,绝对比被地狱鬼火沾上了更恐怖,猎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肢体,被血头菇分解和消化。”

  梁初一摇了摇头:“这一点,艾可儿倒是没跟我说过。”

  马玉玲笑了笑:“你们也有遇到过吧?”

  梁初一摇了摇头,对自己来说,也就一个晚上,真正遇到的,除了那个诡异的背影,就是之前遇上的大雾,其余的自己什么也没遇到。

  “你呢?”

  殊不知梁初一这么一问,马玉玲苦笑了起来:“不多,七八天时间里面,也就只是遇上二三十次而已!幸好我看见艾可儿遇上血头菇的情形,才侥幸次次逃脱。”

  梁初一一下子差点儿跳了起来,二三十次而已!那该是一种什样的经历和感受啊,不过,梁初一也总算明白为什么马玉玲会这样衣衫褴褛,甚至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丢失怡尽——七八天时间,遇上二三十次血头菇,别说是马玉玲了,就算是自己,恐怕也一定会被弄得狼狈不堪。

  在只有不足两天的食物的情况下,每天还得应付好几次血头菇,马玉玲到现在还能活到七八天,当真已经是不容易,非常不容易。

  这要换了意志稍微柔弱一点的人,就算没被渴死饿死,没被血头菇吞噬消化掉,也一定早就崩溃了。

  马玉玲回过头来,淡淡的笑了笑:“我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要不是遇到你……”

  梁初一摇了摇头,苦笑不已。

  马玉玲也是涩然一笑,只是一笑之后,马玉玲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当即很是担心的问道:“遇到血头菇的时候,你们都没想过要爬上树去躲避吧,那可千万别那样做!”

  但这话一说出口,马玉玲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初一也是笑道:“没想到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问出来这样幼稚的问题。”

  马玉玲这话,的确有些可笑,毕竟无论是谁,一旦遭遇血头菇,无论如何都是尽快挣扎,一旦挣脱开去,也是尽可能的远离血头菇,只要尽快的远离血头菇伏击的地方,也就根本没必要再去往树上躲避了。

  这原本是一个很简单而且很明显的问题,马玉玲居然很是担心,当真就显得有些幼稚了。

  笑过之后,马玉玲讪讪的说道:“其实,就算是血头菇,若不是你那样仔细地描述,我也不会想起来那就是血头菇,只是我突然想起,马家的记载上还有另外几样东西,其中有一样,就是跟血头菇共存的的东西,只是生活在血头菇出没附近的树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