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老铁和胡三儿遇到血头菇,马玉玲没能看到过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再加上当时情急,自然也就没时间去回想记载上说过的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艾可儿仔细描述,又勾起了马玉玲旧时的回忆,马玉玲这才回想起来。

  而恰好跟血头菇相生共存的另一种恐怖东西,恰好也是马家先人有过具体描述记载过的。

  “和血头菇共生,却生活在树上?”梁初一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什么的道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们马家记载过这种生活在树上的东西,叫‘鹰翅猴’!”

  “鹰翅猴?”梁初一忍不住差点儿笑出声来:“不会是就是长着翅膀的猴吧,那可是传说之中‘天使’的形象啊!”

  马玉玲苦笑了一下:“我不晓得到底是哪种东西,记载上说这东西,比真正的猴子可要恐怖得多。”

  只要手上有枪,有武器,就算是遇上真正的老虎,那也未必会有多可怕,但是“鹰翅猴”这种东西,其恐、怖程度却比真正的老虎厉害得多。

  马玉玲苦笑着摇头,一脸懊悔:“只可惜的是,那时候我是真的不晓得这些东西都是真的,根本就没认真去看过记载上说的,唉……当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见马玉玲一脸懊悔不已,梁初一劝道:“万事万物因缘际遇原本就讲究一个缘法,倘若当日你认认真真的看过并且全部记了下来,今日今时,恐怕你也未必用得上。”

  马玉玲叹了一口气:“我还记得,记载上说鹰翅猴这种东西,无影无形,杀人不见血,最善于将猎物逼到血头菇捕猎的范围,在血头菇捕获猎物之后,才现身出来跟血头菇分享猎物,不过这东西大部分时候栖身树上,不被惊动,或者闯入它们的领地,除非他们是需要,才会出来围猎。”

  顿了顿,马玉玲继续补充:“最关键的是,这东西无影无形,也就是根本看不见……看不见就不晓得从什么地方来,怎么去招架……”

  梁初一甚是庆幸的笑了笑:“还好,我一直都没想过要躲到树上去的想法……”

  再往前走了一阵,梁初一突然“咦”了一声,指着前面说道:“马小姐,你不会是从这地方出来的吧。”

  这时节,本来应该是快到正午,阳光最为充足的时节温度也逐渐升高,雾气原本应该逐渐散开才是,但可惜的是,两个人前面的雾气不但没有渐渐散开,反而出现一团浓黑,如同煤炭粉尘一般的黑雾。

  而且,这团黑雾居然跟雾气有着明显的边界,尤为怪异的是,其它地方水雾即使是在这样的森林里面,时不时的还会看得见有轻微的流动,但这一团白色的雾气居然凝住不动。

  这让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人都是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这才涩声笑了笑:“这团黑雾里面该不会又有什么凶险吧,要不要去看看?”

  马玉玲却是皱着眉头沉吟了起来,自己在这森林里面也晃荡了好几天了,可是却从没见到过这样的黑雾气,甚至对这一带的地形,也毫无印象,只是马玉玲对梁初一要不要去看看这个说法,不由苦笑了一下。

  这片森林,往哪里走都一样,反正走了好几天也没走出去,遇到的危险,也不在少数,自然也就不在乎黑雾里面到底会有什么,去看看就去看看呗,大不了也不过就是自己一条命而已罢了。

  梁初一有些艰涩的一笑:“还是好好的想想吧,或许……或许……”

  马玉玲往旁边的一棵树上靠住身子,苦笑道:“如果再走其它方向的话,恐怕也不大容易走得出去,若再绕上两天的话,就算不会遇上其他的危险,恐怕我们也只能被饿死,如果这黑雾后面要是真有什么,除了是我们两个人的命数之外,倒也来得痛快一些。”

  马玉玲说的到也不无道理,对梁初一来说只不过是在这森林里面迷失了几个小时,但对马玉玲来说,却是迷失了整整八天。

  最关键是就算两个人还能再坚持一个八天,又有谁敢保证就能从这里走出去了?更何况,梁初一带着的,救命的一块牛肉干,都已经给了马玉玲,到了这时,基本上已经算是弹尽粮绝。

  这个时候如真的能来个痛快,倒也未免不是一桩惬意之事。

  见马玉玲坚持,梁初一苦笑了一下,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一条绳子,往自己的腰间一系,笑道:“也行,我们就老规矩,省得再走散了不好找。”

  马玉玲微微叹了口气,接过绳子的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间,跟梁初一中间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系好绳子,梁初一吸了一口气,然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前面有神也好,有鬼也好,有神,我们今天就来会会神,有鬼,我们也来会会鬼,要是死了,就当我们睡个长觉,哈哈……”

  马玉玲没说什么,不是马玉玲不想说,而是马玉玲说不出来,梁初一一边笑着,一边拽着手里的绳子,缓缓走进黑雾之中。

  黑雾里面当真乌漆墨黑张口不见牙,梁初一只能试探一下走一步,再试探一下再往前走一步,根本就是一步一挨,马玉玲在后面,反而走得快乐些,甚至都快贴到梁初一的身上。

  才走了没多大一阵,马玉玲居然听到一阵咕咕的声响——这是梁初一的肚子里发出来,按照梁初一的经历来说,梁初一是昨天晚上吃过晚饭,然后一直到现在,到了这时节,也正是梁初一的胃折腾得最厉害的时候,也正是梁初一最难受的时候。

  过了这一阵,反而会好些,只是梁初一到了这这时节,反而伸出手来,紧紧地握着马玉玲的手,一丝一毫也不肯放松,唯恐一松手马玉玲又会走散。

  但两人在伸手不见五指,张口不见牙的黑雾里面,摸索着走了好几个小时,前面却依旧是一片茫茫黑暗,但梁初一渐渐的有些焦躁起来,这黑暗,无边无际,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是个头,若是真正的夜晚,那也还有个天亮的时节,但这黑雾,当真只有让人绝望。

  只是梁初一越是这样想着,就越想早点儿走出去,越想早点儿走出去,就越耗费体力,马玉玲在梁初一身边,明显感觉到梁初一的焦躁,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安慰梁初一,不要太过激动,无论如何也得要保持住稳定的情绪。

  只不过,马玉玲起初还能贴着梁初一,甚至是依赖着梁初一慢慢地往前走,但几个小时之后,马玉玲的体力实在有些不支,梁初一无法,只得摸索着背起马玉玲前进,不过,前面的路慢慢的便开始坎坷起来,梁初一背着马玉玲,走得不但很慢,体力消耗更是巨大。

  等梁初一摸索着到了一处大石块跟前时,梁初一终于精疲力竭,被累垮了下来——实在是走不动了!

  梁初一几乎是一头栽倒在地上,但梁初一努力的叫了一声:“马小姐,你没事吧?”

  马玉玲很是虚弱无力的答道:“我没事,梁老板你还好吧……”

  梁初一强忍着腹中空虚和全身的酸疼,伸出手来,摸索着探了出去,摸索了好一会儿,将马玉玲的手抓在手里。

  入手,只觉得马玉玲的手一片冰凉,几乎感觉得不到马玉玲的体温,估摸着马玉玲更是又冷又饿。

  “嘿嘿……”梁初一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还很响亮:“嘿嘿,马小姐,没想到我这人倒霉透顶,就算是想痛痛快快的去死居然也不成……”

  马玉玲虚弱得不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说这些,省点儿力气吧……”

  梁初一趴在地上,喘了口粗气,又笑道:“唉,说句实话吧,从我认识你那一天起,我就觉得你这马家大小姐,表面上一派高贵冷,其实你的心里却是一片火热,要说娶老婆能娶到你这样的女孩子,当真是一种福气。”

  马玉玲努力的把手抽了回去,但只一瞬间,梁初一却感觉到马玉玲在自己的手上拍打了一下,很是嗔恼的那种“打”,只是马玉玲到了这时没什么力气了,这一“打”,也就只能变成轻轻的一拍。

  马玉玲很努力的说道,但那语气里面除了嗔恼,却有些欣喜:“你笑话我……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梁初一又反手抓住马玉玲的手,呵呵的大笑了一阵:“你说,我们两个人给以后来这里的人留下一个最大的谜,让他们绞尽脑汁都猜不透,好玩不好玩?”

  马玉玲虽然没什么力气,但听觉仍在,甚至也还极为清醒,不过,马玉玲弄不懂梁初一说两个人留下一个让后来的人绞尽脑汁也猜不透的谜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初一呵呵的笑着解释道:“你说,等我们死了,要是有人发现我们两个躺在一起的骨骸,他们会怎么想这种情形,是双双遇难的夫妻,还是会说我们两个人是相互残杀的盗贼?”

  黑暗之中,马玉玲都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你这人,真是,到死都没个正经……”

  说着,马玉玲又想要把手抽出来,去打梁初一一巴掌,哪怕是打在梁初一的手上都好,只可惜的是,马玉玲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甚至想从梁初一的手里把手抽回来,也只是微弱的挣扎了几下,再也没法子挣开。

  梁初一不去理会马玉玲的呵责,只是呵呵的笑道:“马小姐,要不然,我们两个人把姿势摆的更加亲密一些,让后来的人直接认为我们两个人就是一对双双遇难的夫妻,哈哈,怎么样,相信我,这会让他们百分之百的大错特错,然后……我们想想那些家伙一脸蒙逼,是不是会很搞笑,呵呵……”

  马玉玲也微微笑了起来:“一直以为你这人……是一个耿直豪爽的人,可想不到,你还是个连死了之后都还会害人的害人精……你这人真是……”

  越到后来,马玉玲的声音越微弱,终于直到再也说不出话来。

  梁初一感觉到马玉玲没了声息,当即便大叫了几声:“马小姐……马小姐……”

  梁初一只是一顿没吃上饭,再加上整整大半夜和一天的体力透支,但远远还没达到灯枯油竭的地步,反倒是马玉玲,不但整整八天时间没吃没喝,还严重透支体力,到了这时,实在已经奄奄一息。

  梁初一继续大叫:“马小姐……马小姐……”

  突然之间,在黑暗之中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了梁初一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低低的唤道:“梁老板……梁老板……你又做恶梦了……”

  梁初一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抓着自己并说自己在做梦的人到底是谁,只是在这一刻,梁初一发现抓着自己胳膊摇晃的人,竟然是胡三儿,微弱的火光下,马毓菲也在一旁正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

  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又睡了多久——自己又做了一场噩梦!

  梁初一不能置信的看着胡三儿,随即又转头去看马毓菲,马毓菲见梁初一盯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低声说道:“你又做噩梦了!你没事吧?”

  梁初一愣愣的看着马毓菲,过了好一会儿,才赶紧挣开胡三儿抓着的手臂,讪讪的问道:“我睡了多久了,你,你们没事吧?哎,胡三儿你干嘛这么大力气……”

  说着,梁初一还活动了一下胳膊,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也就睡了五分钟吧!我没事,大家也都没事,哎,梁老板,你怎么了,这段时间老是这样魔怔……”胡三儿怪异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没去理睬胡三儿,只是诧异至极的看着马毓菲:“我就睡了五分钟?”

  “应该还不到……你到底做了什么梦,怎么会那么急促的大叫马小姐?”胡三儿一脸暧昧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愣了愣,但随即想到一个问题,马上便低声说道:“马小姐,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还有,我让你无论如何也不要说的事情,你记住了吗?”

  马毓菲诧然:“大约也就五分钟之前吧,你就睡了过去,嗯,你说的什么事情不让我说?”

  梁初一略一沉吟,便站起身来,也不管马毓菲答应不答应,只拽了马毓菲,选了几处光线暗淡,地形比较隐蔽的地方,绕到砾石后面,梦境里发现有个收发器的地方,到了这里,梁初一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却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人或者有人遗留的东西,甚至梦境里面那些倒伏的野草也不见一处。

  看来自己还是虚惊了一场,梁初一重又回到火堆边上,挨着马毓菲坐下,沉吟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我的确是做了一个噩梦,在梦境里面,你被人抓走了,我们出去找你,可是,后来我们都迷失在对面的那座森林里面,再后来我梦见我们都给饿死了……”

  说罢,梁初一苦笑道:“最近我也不晓得是怎么了,尽是做着这些奇奇怪怪的梦。”

  马毓菲幽幽的叹了口气,顺口说道:“梦,有时候也会很灵验的,你老是做梦跟她一起,该不会是暗示只有你跟玲儿两个人,才能得到一些东西吧……”

  “唉……”梁初一也是叹了口气:“我以前从来不这样的,也不晓得这几天到底怎么了,对了,马小姐你应该不会多心吧……”

  马毓菲苦涩的笑了笑:“你能控制自己做什么样梦吗?”

  梁初一摇了摇头:“我以前都不做梦的,更没听说过还可以控制自己做什么梦?马小姐你不会……不会能够控制自己做什么样的梦吧!”

  “不会!”马毓菲毫不犹豫的答道:“我自己都不会控制自己能做什么样的梦,我又怎么能对你做的梦多心呢?”

  顿了顿,马毓菲却又幽幽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有句话叫做梦由心生,你应该是过多的把心思放到玲儿身上,所以,才会做与她有关的梦,梁初一不要让自己陷进去,好吗?”

  马毓菲当真也不会亏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倘若是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即使是在梦中叫唤别的女孩子,那下场都一定会很凄惨的,但马毓菲却很明显只是谅解和劝解梁初一,对梁初一梦中出现马玉玲谅解,再劝解梁初一不要让自己陷进去。

  要说善解人意,路也当真也够善解人意的了,梁初一只得点了点头,但却不再去说这事情,再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梁初一凑到马毓菲的耳边,用只有马毓菲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如童蚊呐一般低声问道:“马小姐,在我的梦境里,你曾跟我说过,你晓得穿过砾石滩进入那座白色城堡的法子,真有这事吗?”

  梁初一的声音极低,果真除了马毓菲之外,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够听得见,只是马毓菲愣了愣,过了片刻,这才低声问道:“你不让我说的事情,就是这件事?”

  梁初一盯着马毓菲,微微点了点头:“在我的梦境里面,你被抓走就因为这事!”

  没想到的是,马毓菲摇头,低声说道:“穿过砾石滩,进入水晶宫核心的法子我是不晓得,呃,玲儿倒是跟我说过一件事——那个秦虎,玲儿说,虽然不清楚秦虎的真实身份,但是他应该有法子进去,而且这个法子,应该记载在那个日记本里面?”

  梁初一不能置信的看着马毓菲,秦虎居然会晓得进入水晶宫的法子,还记在他的那个笔记本上,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我和玲儿都发现,这些天,他背着我们时不时的就偷偷的看那本日记,随即又表现得特别平静”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