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初一摇了摇头,在进入这里之前的那个通道里面,梁初一曾问秦虎要过纸笔,记录洞壁上闪光矿物的分布,当时梁初一虽然没特别去注意翻看笔记本,但是这一路过来,秦虎时不时就拿出来记上一些东西,这是大家都晓得的。

  这会子马毓菲猜测秦虎的笔记本上边记载着进入水晶宫的法子,想想都没那个可能。

  马毓菲苦笑了一下:“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玲儿在他的笔记本里面发现了一些用密语写出来的东西,一看就看出里面就有玄机,只是玲儿也想不出来这些密语怎么解。”

  梁初一拍了自己的脑袋一巴掌,居然还有这事情,马毓菲怎么不早跟自己说呢。

  ——这么说那个笔记本里面,果然有玄机!怪只怪自己太过匆忙,一直都没能好好地去看去研究,看来,梦境里面,马玉玲说这世上的事情,莫不讲究一个“缘”字,还果真有其事。

  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马毓菲脸上一红,居然很是疚歉:“你不会怪我们偷偷的去看他的笔记本吧……”

  马毓菲的这么说,梁初一既不感觉到有什么好吃惊,也没有责怪马毓菲的意思,沉默了一阵之后,梁初一这才重又问道:“那么,她现在一定是在想办法破解那些密语了?”

  没想到的是,马毓菲这一次居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对了,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这里有几种怪异的生物,一种叫做‘血头菇’,就是下午老铁碰上的东西,另一种是‘鹰翅猴’,目前还没人见过,马小姐你都晓得吧?”

  “啊,这个你也晓得?”马毓菲有些吃惊的看着梁初一:“老铁碰上的东西,到现在我们都还在怀疑,但却不敢确认……你,你怎么晓得的……”

  梁初一一下子有些蒙了,梦境里面的东西,居然有些是真的!比如说,马毓菲可是从哪来就没跟自己提起过水晶宫核心里面什么也没有,这是在梦境里面马毓菲跟自己说过的话,但这居然是真的。

  ——至少,马毓菲发现了秦虎的笔记本里面的异常。

  只不过,血头菇鹰翅猴什么的这件事,不晓得会不会跟梦境里面说的一些样,也就是说,梁初一的梦境里面,有些事情,只是“梦”,但有些东西,却是真的,或者将会发生的。

  这并不难理解,比如说在梦境里面,马毓菲说过,她晓得进入水晶宫核心的法子,在现实里,应该就是秦虎的那个日记本,以及秦虎本人。

  又比如说,在梦境里面,关于血头菇和鹰翅猴的事情,马玉玲从来没跟梁初一说过,但这却也是真的!只不过这些事情,梁初一在几分钟之前的梦境里晓得之后,这才由马毓菲说出来,这就好像是梁初一凭着梦境,提前预知了一些事情。

  但这也让梁初一有些惊恐起来,上一次梦见胡三儿那家伙去拉屎掉进了地陷坑洞,结果,这家伙还真就好端端的就掉了下去,现在梦见马毓菲晓得进入水晶宫核心的法子,马毓菲还真就说那个日记本就有可能是进入水晶宫的法子,这些都已经在自己的梦境之后发生了!

  那么,马毓菲被人掳走,自己跟马玉玲等等人被陷身在迷雾森林里面,直到被困饿而死,等等等等,让人惊悚恐惧的事情,又会不会发生——梁初一实在不敢想象下去。

  因为上次自己在梦境里晓得胡三儿会掉下坑洞之后,特别特别注意过,但最后,胡胖子那家伙掉下坑洞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接下来的马毓菲呢?

  沉吟了许久,梁初一突然说道:“胡胖子掉下坑洞的事情,你晓得不,其实,当天晚上做过那样一个梦,梦见眼睁睁的看着那家伙掉下去……”

  那天晚上,在地煲里面,梁初一做过梦,马毓菲倒是晓得,现在回想起来,第二天一早,梁初一被叫醒之后,的确有过很怪异的表现。

  比如说,胡三儿当时肚子不舒服,才那么一说,梁初一立刻就要胡三儿带上手电,还得带上砍刀武器什么的,当时,梁初一也没跟旁的人解释什么,但随后胡三儿就果然出了事,这事情诡异就不说了,但梁初一现在这么说,马毓菲立刻就晓得,梁初一这话一定会跟自己有关。

  梁初一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先前,我又梦见你被人抓走,情形很真实,但我不晓得会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不过……你晓得,我不希望会在发生那样的事情,所以,马小姐你一定得要好好的注意……”

  马毓菲略一沉吟:“你是说,你很担心我,会真的被人抓走,对吧,谢谢,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什么都不晓得,他们抓我去,也没什么用处啊。”

  梁初一愣了愣,马上想起梦境里面,马玉玲跟自己说过的推断,当下梁初一说道:“不,你不是什么用也没有,而是你太有用了,就算你不晓得进入水晶宫核心的法子,他们也会用你来要挟我,要挟我们所有的人!”

  马毓菲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一笑:“有你在,他们一定没法子抓到我的,还有,他们要是真的把我抓去了,我也一定不会让他们来要挟你!”

  说到后面半句话的时候,马毓菲说得有些艰涩,很有一种若是落到别人手里,她宁可自尽也绝不被人利用的以为,很是艰涩但很坚定。

  “你傻啊,干嘛要去那样想!”梁初一低低的呵斥道:“又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难道就不会去想想别的办法了么,听着,我还没死之前,你就不能去想什么死不死的,这一点你给我记好了,否则,下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

  梁初一这意思,虽然不见得是反对宁死不屈,但凡还有点儿办法的时候,梁初一也不提倡莽撞行事。

  这一路上的千辛万苦,出生入死,在这一刻有梁初一的这一句话,这一辈子都值了,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会怎么样,马毓菲也都可以无怨、无悔,只是马毓菲想不到的是,梁初一这么威胁马毓菲,却并不是马毓菲想象的“告白”。

  一连做了两次噩梦,梦境之中有很多事情都已经在现实里面发生了,那么接下来,马毓菲被人掳走的事情会不会发生,梁初一当真不敢有什么保证,但梦境里面,关于马毓菲被人掳走这一节,在现实里面,现在却真正成了梁初一的致命软肋,甚至是关系到所有的人命运。

  如此,梁初一实在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对待马毓菲,不过,这种小心谨慎,只是为了防范因为马毓菲被人挟持,而给梁初一等人带来更大的损失,甚至是导致全军覆灭,跟与马毓菲谈情说爱,婚姻嫁娶,完完全全是两回事。

  只不过,马毓菲激动之余,竟然毫不犹豫的答道:“好,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我……我一定好好地活下去!”

  梁初一很明显是听出来马毓菲的意思,但这个时候,梁初一也不敢把这事情挑明了来说,马毓菲正在兴头之上。

  梁初一不敢想象这个时候跟马毓菲把话挑明,在受到刺激下的马毓菲,会做出什么样的傻事来,为了马毓菲,也为了所有的人,更为了不让梦境里面发生过的事情发生、重演,梁初一不得不暂时装聋作哑。

  梁初一点了点头:“好,那就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时刻就在我的身边,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我的视线,还有,除了我的八爷、胡胖子、马小姐这几个人的话可以听之外,其他的人,任何人的话,都不要去听去相信,你能做到吗?”

  马毓菲原本明白梁初一说的这些话,事关重大,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爸爸的话,也不能听么?”

  梁初一一愣,邱八爷是梁初一最为敬重的人,再说,以邱八爷的为人,自然不会为难马毓菲,更不会利用马毓菲去做那些龌龊之事,胡三儿是自己的兄弟,虽然贪婪狡诈,但梁初一相信,无论如何,这家伙还不会做得出来伤害马毓菲的事情。

  至于说外冷内热的马玉玲,其实也是一个性情中的女孩子,如果有必要,就算把马毓菲交给马玉玲来照顾,梁初一也非常放心。

  除了这几个人之外,诸如老铁、付天鹏或者老铁,又或者就是小城等人,他们很可能不会做对不起马毓菲的事情,但在关键时的时候,他们也未必可以为了马毓菲而牺牲一切,如果因为需要,他们甚至可以抛弃马毓菲。

  ——他们只是保镖一类的人而已,所站的角度不同,原则也不一样,所以,在特殊的情形之下,不管马毓菲,却也无可厚非。

  至于马永嗣本人,梁初一倒是不想跟他过多接触,其中原因,自是很有可能会牵涉到一些儿女后辈的私事,而秦虎跟艾可儿两个人,梁初一就根本不去考虑了,秦虎能够保住自身就已经很不错了,让马毓菲跟他走得太近,那是增加秦虎的负担,艾可儿就更不用说了——绝对的与狼共舞,与虎谋皮!

  马毓菲点点头:“嗯,好,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做……”

  梁初一微微地舒了一口气:“好吧,谢谢你的合作,休息吧别太累着了,明天,不晓得我们还要面对些什么呢。”

  马毓菲乖巧的答道:“好吧,不过我想到这儿来睡,睡着踏实,可以吗?”

  梁初一一愣,忍不住摇头苦笑了起来:“这外边很冷的,你不怕冻着了!”

  马毓菲抿嘴一笑:“不是你说过,我不能离开你的视线范围之内么,再说了,我有睡袋和毯子,又冻不着,睡在这里也安心一些……”

  梁初一只得苦笑不已:“去吧去吧……”

  等马毓菲取来了睡袋和毯子,将睡袋铺好,马毓菲这才拿了毯子,披到梁初一身上,然后说道:“很冷,披着它,会暖和一些……”

  梁初一不敢格外拒绝,除了拒绝没用之外,还怕伤着马毓菲,到了现在,马毓菲成了这个队伍里面不是宝贝的宝贝,梁初一不能不顺着她一些。

  不顺着马毓菲一些,会有很多事情都会陷入被动,甚至会导致马毓菲遇险遇难,这绝对不是梁初一想做的,愿意看到的,或者说,人,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这么无奈,原本不想做不愿做的事情,却偏偏必须得去做,而且还得小心翼翼,尽心尽力的去做。

  不过,现已披上了马毓菲的毯子,的确暖和了许多,马毓菲睡下之后,梁初一一个人坐在火堆边上,再也不敢有半点儿睡意,只是没过多久,老铁爬了起来,原本梁初一觉得老铁也受过不少的伤,梁初一本来没打算让他这个时候就起来值夜,不过到底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朋友,老铁一觉睡醒,还是起来,打算替换一下梁初一。

  有老铁加入值夜,梁初一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只是才跟老铁两个人才闲聊没几句,左侧方向便传来一阵枪声。

  很刺耳的枪声,刚刚才睡下的马毓菲等人,一下子就被惊得爬了起来,胡三儿就更不用说了,直接抓起枪,低喝:“来了……来了……”

  只一瞬间,营地里面的人全都钻了出来,梁初一顺着枪声看过去,只见不时闪动枪火,以及曳光弹划过,很容易分辨出来,是四五个人在追杀一个人,被追杀者的战斗素养很好,一边退却一边借助有利地形展开反击,虽然被四五个人追杀,但那四五个追杀者并不能占到多少便宜。

  只可惜的是,被追杀者到底势孤力单,看样子也是不敢格外恋战,只是胡三儿看了片刻,忍不住惊讶的叫了起来:“是老范……”

  叫着,胡三儿抬起枪就朝着后面那四五个追杀者搂了一梭子。

  邱八爷低喝道:“干什么干什么……胖子,让你开枪了吗?”

  胡三儿一楞,忍不住愣愣的说道:“八爷,是老范,老范啊,他在被人追杀!”

  邱八爷依旧是冷冷地低喝道:“我晓得她是老范,但是你能确定他真的是被追杀!”

  梁初一等人被曹爷俘虏之时,梁初一等人原本计划好伺机行动的,可是在关键的时候,老范突然逃跑,是的梁初一等人计划落空,但随后孟天浩便告诉梁初一等人,老范出卖了所有的人,这不仅让梁初一等人吃惊不已,也更让邱八爷悲愤不已。

  而现在,老范不晓得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还被几个人一路追杀,稍微有点儿脑子的,就没人看不出来老范这只不过是在给所有的人上演一出苦肉计,正因为如此,邱八爷才阻止胡三儿支援老范。

  ——反正营地里面人员充足,弹药虽然不是特别充盈,但也还能维持一场小小的战斗,但这些人员和弹药,都是要维护整个营地里面的人和物资的,哪有多余的一颗子弹,去支援一个背叛了所有的人,现在又被追杀的老范?

  所以,邱八爷索性不让胡三儿开枪,这营地里面,其他的人诸如马永嗣艾可儿老铁等人,要不要支援老范,邱八爷管不着,但胡三儿、梁初一、老铁、小城等几个人,邱八爷还有握指挥得动。

  只不过也正因为胡三儿突然搂了一梭子,追杀老范的几个人晓得这边还“埋伏”着有老范的人,为了不至于被设伏袭击,后面的那几个人便不再敢再继续追击老范,不到片刻,枪声便渐渐的停歇了下来,追杀老范的也主动偃旗息鼓随后撤离开了去。

  而老范也慢慢的向营地靠了过来,只是营地里面其他的一众人等,分明也是觉得老范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肯定又事没安什么好心,眼睁睁看着老范摸索着,踉踉跄跄的往营地靠近,一个个的也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绝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引导,迎接老范。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老范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快要靠近营地的时候,居然脚下一绊,整个人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之后,就再也爬不起来,那情形,似乎已经是疲累不堪,精疲力尽,又或者受伤不轻,到了这时已经是再也支撑不住了。

  营地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只冷冷的注视着趴在地上起不来的老范,就这样,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梁初一有些忍不住了,就算是要置老范于死地,那也得让老范明明白白的去死,也不能这样冷漠这样不管不顾眼睁睁的看着。

  毕竟谁也没亲眼看到老范跟曹爷出卖自己这帮人。

  所以,梁初一站了起来,但梁初一还没能站直身子,邱八爷一只大手便按在梁初一的肩上:“你想干什么!”

  邱八爷吼道,只是邱八爷的声音嘶哑,哽咽,一双眼里怒火熊熊,相信在阻止梁初一的时候,邱八爷的心里,比刀割还要难受,但邱八爷心里虽然难受,却在大是大非面前,邱八爷选择了冷漠。

  只是这个时候,胡三儿却大叫了一声:“八爷,我、我忍不住了……不管他做了什么,弄回来问个清楚再说吧……”

  胡三儿叫着,愤然起身,大踏步走了出去,眨眼之间便到了老范身边,一把拎起老范,往肩上一放,便把老范扛了回来,到了火堆边上,胡三儿把老范往自己的睡袋上一放,转头叫道:“马小姐,能麻烦你帮忙检查一下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