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梁初一跟邱八爷,马永嗣等人,已经收拾完毕,开始继续往前,梁初一等人一走,艾可儿跟老范两个人,也只得慢慢的跟在一群人后面。

  出了营地,邱八爷居然跟着梁初一等人只走了一阵,随即慢了下来,一看邱八爷那意思,便依旧还是想跟老范说说话,艾可儿自然是识趣的紧走了几步,远远的避开老范,见到邱八爷慢慢走到自己的身边,老范嘴角微微一翘,眼底深处,掠过一抹笑意。

  “老范,我有话跟你说……”邱八爷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沉沉的说道。

  “八爷,你说!”老范点了点头,依旧跟以前一样恭顺的说道。

  “昨天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计划?”邱八爷很是阴沉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跑?我为什么要跑?”老范淡淡的一笑:“八爷,我也是想着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给大家制造机会……”

  “你是想给大家制造脱身的机会?”邱八爷盯着老范:“你就为这个?”

  老范叹了口气:“八爷,你怀疑我……”

  邱八爷挥了挥手:“可是,你跑出去之后,立刻就有朋友告诉我们,你跟他们泄露了我们所有的情况,背叛我们,出卖我们……”

  “背叛你们,出卖你们?”老范失声叫了起来:“八爷,是梁初一这家伙跟你们这么说的吧?我就晓得,这家伙会这么说我……你相信我会背叛你们,八爷你相信我会出卖大家?跟了八爷这么些年,八爷还不清楚我的为人?”

  邱八爷盯着老范,过了好一会儿,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但邱八爷却依旧沉沉的问道:“梁初一从来没说过你半句坏话,告诉我们你背叛了我们的人,是一个叫孟天浩的朋友,还有,你跑了之后,曹爷立刻就开始杀人,你能说这跟你没半点儿关系?还有,如果不是你梁老板,我这条命早就丢在那里了。”

  老范愣愣,一脸很是委屈:“八爷,那个孟天浩到底什么人啊,怎么他说什么,你们都相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们却都不相信……早晓得这样,我……我还不如直接让那个狙击手一枪打死我算了。”

  说到后来,老范眼里居然涌出两滴泪珠:“我拼死拼活的逃了回来,没想到你们会对我这个样子,原来……”

  看着老范委屈不已,邱八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又才问道:“昨天你逃走之后,当真是一直都在跟那个狙击手周旋?”

  老范但依旧点了点头,却不说话,邱八爷也是叹息了一声。

  前面的马毓菲转过头来,低声对梁初一说道:“秦虎那日记本,你怎么不要回来?”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那个日记本,现在我拿回来也没用,他们拿着,比我能保管得更好,我干嘛要去拿回来?”

  “你是说,暂时寄存在他们那里?”马毓菲很是不解。

  且不说曹爷的老板他们已经破译出来一些日记本上的线索,仅仅只是老范给自己日记本的时候,那番意味深长的话,就足以说明,那个日记本里面是真的有玄机,而日记本被偷走了就被偷走了,不想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去抢回来,那也没什么,但是,老范都已经抢回来半本,还交给梁初一,梁初一却依旧又毫不在意的给了老范。

  这当真让马毓菲很是不理解,只是梁初一把那半本日记留在老范那里,并不索要回来,当然也不会平白无故,不珍惜,更不可能不想晓得那日记本里面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只是要破译秦虎留在日记本里的密码,当真就能这么容易,说不定梁初一拿过来,反而没法子完全破解,这还只是梁初一的一点儿小心思。

  除此之外,老范拿着这半本日记回来,如果不是真正的抢回来的,那老范就只有一个目的——拿这半本日记来试探梁初一等人,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梁初一表现得对那日记本特别感兴趣,或者真的能查看出来什么端倪,老范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曹爷的老板。

  也正因为如此,梁初一盯着马毓菲,很是慎重的叮嘱道:“记住昨天晚上我跟你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离开我太远,还有,老秦的日记本的事情,尽量别让他晓得。”

  马毓菲点了点头,表示绝对会听从梁初一的。

  一路向前,才走不多大一会儿,马永嗣等人竟然直接到了有一颗巨大、干枯的古树跟前,这棵枯树,少说也有六七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干枯的树根遒劲蜿,时隐时现,扎根在砾石滩和草地之间。

  树干上长满苔藓,犹如披了一层厚厚的外衣,干枯的树枝,根根如刺,苍劲,怪异,只是到了这里,一群人左边,前面却都是砾石滩,右面却是密不透风的一片森林,森林里面,不见天日,甚至连野草落叶都极是少有,露出来的,是一片片黝黑的土壤。

  只一看这片森林,便有说不出来的怪异,偏偏森林和砾石滩边缘的那条小路,早就不见的踪影,也就是说,这里是砾石滩突入森林的一处凸出部位的顶端,而到了这里,要么就只能穿过前面突出来的砾石滩直接到达对面,要么就只能进入右边森林,从右边森林里面绕过去。

  但很显然,这两条路,基本上就是绝路,胡三儿甚至用石块试过砾石滩,石块落进砾石滩,立刻便生出一团蓝色的火焰起来,火苗呼呼作响,甚至舔灼砾石,都能将砾石表面烧灼出来一层粉末下来。

  就这情形,要穿过砾石滩,根本就没可能,但要是从森林里面穿过去的话,仅仅只是那遮天蔽日,密不透风的树林,以及光秃秃的怪异地表,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偏偏最关键的是,马永嗣跟艾可儿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要进入森林的意思。

  估摸着两个人都吃够了这片深林里面的苦头,又或者,他们都晓得这片森林里面,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胡三儿围着这颗巨大的枯树转了一圈,这才跑到梁初一面前,嘿嘿的笑道:“梁老板,这都到了地头了,你给句话吧,掉头回去还是另寻它路?”

  梁初一没好气的瞪了胡三儿一眼:“我给句话,我能给你一句什么话?我给的话能有用么?你怎么不给我一句话?”

  胡三儿讪讪的打了个哈哈:“梁老板,你还真别这么说,要我说这里根本就是无路可走。”

  梁初一干脆就懒得去理睬胡三儿了,不去理睬这家伙还好,越是去理睬这家伙,这家伙只会来更多的仇恨,而到了这时,艾可儿、马永嗣甚至是邱八爷,都不由自主的围住了梁初一,一个个都把希翼的目光投了过来。

  只不过,前面来过的马永嗣、艾可儿等人,基本上也就只是到到了这里,便再也没了其他的进展,尤其是艾可儿,前几次想要绕过这块砾石滩,从森林绕路,可真是损失了不少的人手,这就使得艾可儿真的只能看着梁初一,只希望梁初一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只想不到的是,梁初一来这里,根本就是第一次,再加上根本没从任何人那里晓得什么水晶宫的资料,到了这时,自然也是一筹莫展,好在见梁初一没有了主意,老范倒是有些着急起来,当下避开秦虎,拿了那半本日记出来,再次主动地送到梁初一面前,还谄媚的叫了声“梁老板”。

  梁初一很是不情愿的接过日记本,却看也没多看,直接就递给了艾可儿,笑道:“艾可儿前辈,你如果能够从这日记本里找到线索,呵呵,我也好沾沾艾可儿前辈的光。”

  艾可儿都没想到梁初一会毫不在意的把日记交给自己,一时之间,艾可儿居然是百感交集,这里路过来,谁不是对她防范有加,可就只有这个梁初一,说是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就真的一笔勾销了。

  ——笔记本里面有进入水晶宫的线索这么重要的东西,梁初一都能毫无戒备的交给自己!

  这使得艾可儿只能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仔细翻看起日记本来。

  只是扉页之后,秦虎在上面记载着:“九月,东,白龙过江……十月十五,葛家村天坑……十月二十二,血河大殿……”

  上面记载的,很明显的是秦虎等人一路走过来的见闻以及各处地点,除此之外,便真的在也没有其他。

  只是看了一阵之后,艾可儿兴味索然的将日记本还给了梁初一,并且很是冷淡的说道:“这的确只是他的日记,至于有没有包含密码,我看不出来,但梁初一你应该晓得一些。”

  梁初一苦笑着摇头:“以艾可儿前辈之能,都不能堪破其中的奥秘,我这个后生小子,嘿嘿……艾可儿前辈,你看这……”

  老范却是绝对不相信这日记本里没有隐藏着密码,但是见日记本从梁初一手里,落到艾可儿手上,却又从艾可儿手上转回到梁初一的手里,而且,梁初一再也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老范很是有些不甘心。

  “梁老板,我们这么多人,一定可以破解程瞎子师傅的密码的,来来来,我们再详细的研究一下……”

  老范见梁初一要收好日记本,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只是梁初一嘿嘿的一笑:“怎么?老范你不相信艾可儿前辈,那这个我就不得不说一句了……”

  老范却越发焦急起来:“梁老板,不对吧,这明明就是一个用密码写成的,他们都已经破译了一部分密码了,你怎么……你怎么……”

  梁初一苦笑摇头不已,如果曹爷的老板他们真的已经破译了一部分出来,还用得着老范拿着这一半日记本回来试探自己——真不晓得是老范把这里所有的人当成白痴,还是曹爷的老板跟老范实在迫不得已之下,只能装成白痴。

  只是艾可儿也有些怀疑的看着梁初一:“这日记本上面所记载的一些最近走过的地方和经历,的确是真的!要说这就是密码的话……”

  艾可儿盯着梁初一,几乎一瞬不瞬,但这意思却很是有些明显,秦虎这个日记本上记载的事情,应该是真的,所以艾可儿也才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密码。

  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却是有些吃惊起来,尤其是梁初一,原本也是以为这些日记会具有一定的指向性,没想到艾可儿居然也说这上面这些日期,经历却都是真的,而且是最近梁初一等人一起走过的地方,也即是说,这日记里面的的确确是秦虎做过的事情的记载,跟密码无关。

  艾可儿还未唯恐梁初一不相信,当下又说道:“前面有几页上面的事情,恰好是我们一起经历过的……日期上应该是不存在问题的了。”

  梁初一忍不住更是好奇起来,艾可儿亲自参与过这日记本上,也就是这几天之间的事情,没想到曹爷的老板他们居然在这个上面寻找进入水晶宫的线索,尤其老范还说的煞有介事,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范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等艾可儿说完,梁初一冲着老范,胡三儿等人都是嘿嘿的笑道:“听清楚了吗,艾可儿前辈已经很好地跟你们诠释了这个笔记本最终的作用,也就是说,这是老秦这段时间所见所闻,你却说那有什么密码,嘿嘿,我只能说,你们想象力太丰富了。”

  梁初一这么一说,老范的脸色迅速的黯然了下去,艾可儿也是阴沉沉的,不想再说话。

  胡三儿讪讪倒是的笑道:“梁老板,可我就不明白了,老秦他不就在这儿,把他叫过来问上一问,不就什么都明白了,还非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梁初一没好气的瞪了胡三儿一眼,却不去接胡三儿的话茬儿,只是摇头叹息道:“原本我也想沾沾艾可儿前辈的仙气儿,既然艾可儿前辈,都那这事情毫无办法,看来,我们现在能做的,恐怕也就只有一件事了——撤!”

  胡三儿这家伙是真的想象不到自己心里打什么主意,说谢长春有个日记本放在孟天浩他们那边,梁初一是信口胡说的,是当时为了拖延和敷衍曹爷的。

  这事情,不仅仅只是邱八爷、马永嗣等人晓得,胡三儿都应该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是昨天晚上,秦虎的日记本被偷,很明显是在老范回来之后的事情,而且梁初一推断,另一半日记就在老范身上,而老范现在的目的就是想要套出破解“密码”的方法,找到进入水晶宫的法子。

  既然秦虎的日记本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密码,为什么不拿这日记本好好的做做文章?可惜的是,胡三儿这家伙居然跟着就相信了日记本里面有密码这么荒唐的事情,你说这可气不可气?

  可是,梁初一越是这么说,胡三儿一下子叫了起来:“啊……不是吧梁老板,这就撤?你……你不会……你不是,这不是梁老板你的作风啊梁老板,梁老板你从来都只是迎着困难向前冲的人啊!成么这会儿一下子就怂了……”

  听梁初一说到了现在,只能撤,不仅仅只是胡三儿一个人跳了起来,艾可儿、马永嗣、邱八爷都忍不住有些失望起来。

  老范更是着急:“梁老板,这不行啊,我们要撤,这个……总之就是不能就这么撤走……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梁老板,你有办法的,是吗!”

  梁初一苦笑着摇了摇头:“办法?且不说我们的食物补给,就只能勉强撑到明天后天,我们这帮人,现在人人带伤,要吃的没吃的要喝的没喝的,谁还有办法撑下去?”

  梁初一这么一说,所有的人一下子都不由得低下了头去,先前过来得的时候,每个人也就只是喝了小半碗牛肉、压缩干粮搅合的汤,而且就是这样的汤,也最多只能再坚持到后天,这是所有的人都很清楚的事情,如果这个时候撤回去当然还有一线生机,继续留在这里当真只怕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只是艾可儿沉吟了许久,突然抬起头来,问梁初一:“你们这一路过来,到底遇到了些什么?”

  梁初一愣了愣,随即答道:“那日记本上面都记载得很清楚了,反正我并没感觉到什么特别……”

  “夫人,看来我们真的只有直接去找秦虎了……”突然之间,老范看着艾可儿说道。

  艾可儿几乎没有犹豫,几乎只在老范的话音刚落之际,就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控制住了秦虎,即如有着付天鹏、小城等人,也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艾可儿将秦虎抓在手里。

  但在这一瞬间,梁初一也明白了艾可儿的意思,艾可儿说过,她这一辈子,已经全部都交给了水晶宫,也即是说,现在梁初一如果想就这么撤退的话,很可能艾可儿不会在意留下很多人来。

  其中应该就包括梁初一,这就是艾可儿直接威胁梁初一,既然来到了这里,这么一无所获就要走,想都别想。

  艾可儿闪动着一双蓝色眸子扫视众人:“如果确实连水晶宫都进不了,什么也得不到,我也无话可说,既然进了水晶宫,到了这里立刻就掉头回去的话,哼哼……大不了,大家一齐不用回去……”

  半晌,胡三儿才勉强嘿嘿的笑道:“艾可儿前辈,你这话可就有点儿不中听了,嘿嘿,想我哥儿几个,哪一个不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这条命,要是稍微还值点儿钱,也不至于如此不顾惜,要说拿回不回得去来说事儿,嘿嘿,这可就是你想错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