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怀鬼胎

  胡三儿梁初一等人,的确没人怕死,艾可儿这样用大家一块儿能不能回去来做要挟,的确反倒让胡三儿等人不但看得轻了,而且很是反感,不错,艾可儿一手邱家大擒拿,的确无人能敌,但是即是如此,艾可儿依旧在梁初一等人手里栽了个大跟斗。

  ――这绝对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只是这个时候,艾可儿也只冷冷的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一双蓝色的眸子里面,满是火焰,一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但也并没因为其他,仅仅就是因为梁初一不想走了,想掉头回去,梁初一倒是嘿嘿的一笑:“你们这么说,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老范急声问道:“梁老板,你想起什么事情?”

  看着老范焦急不已,梁初一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我突然想起,要说秦老哥这人做事情算是比较精明,而且计划性非常强,要说这日记本真没什么秘密,就算是我,也的确信不过去,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日记本我也就一直揣着,没多余的时间去看,再说了,就只有这半本日记,恐怕是真的被人打死,也一定没人看得懂什么意思,如果,要是能够找回来那另外一半…呵呵…还能看出些什么来兴许也说不定!”

  艾可儿眼睛一亮只心想梁初一这应该是说实话了,首先来说,秦虎是考古行业的专家,他们这样的人做事情,严谨细致,更有一套相当严密的程序,这些都是艾可儿深有体会的,这一点,梁初一说的没错。

  其次是秦虎他们考察这些东西,无论是资料的完整性又或者是资料的来源,自然比普通的土夫子要宽广深厚得多。

  而这一次行动,秦虎也只能算是单枪匹马,势单力孤,如此,秦虎一定就会想办法把得到的资料进行很好地保存

  并保证日记本的完整性,也就是说,恐怕只需要撕掉其中一页,这日记本里面的秘密,就只会成为永远的秘密,相信秦虎一定能够做得到这件事的。

  再说秦虎他们这种人意志坚定得很,想要直接从他嘴里掏出这些秘密,恐怕就是跟现在要进入水晶宫一样――没门儿。

  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关键问题――秦虎的身份!

  别看平时让秦虎受点委屈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让秦虎就此失踪也不见得有多严重,可一旦涉及到只有秦虎才晓得的“秘密”,这事情就绝对闹到老大了,大到没人可以承受得起!

  ――这就是为什么秦虎的日记本明明就在手里,却没人敢去惊动秦虎的原因。

  不过话说回来,梁初一这话的意思也很明确了,无论秦虎这日记本里面到底是不是真的隐藏了什么秘密,如果拿不回来另外半本,仅仅只凭着这半本日记,那就真的只能

  是死路一条。

  艾可儿略略沉吟了片刻,立刻说道:“你是说,只要能拿回另外半本日记,就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嗯,这日记本是老范从他们手里抢回来的,所以老范一定晓得他们那帮人在什么地方,去拿那另外半本日记本,算我一个!”

  艾可儿这么说着,一双蓝色的眸子,有意无意的看着老范,艾可儿这意思,虽然只是说算他一个,但实际上,也确定了必须算老范一个――老范晓得那一帮人在什么地方!

  晓得那帮人在什么地方,自然就会少走些弯路,能节约很多时间,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艾可儿其实也是选择了相信梁初一,对于老范的计划,艾可儿反而没什么兴趣,这是因为,老范这女孩子已经做出来过出卖下一等人的事情,大家嘴上虽然不说,但大家心里明白。

  ――既然老范能出卖自己的父亲和梁初一等人,再出卖一次艾可儿,恐怕那是想都不用想就能做的出来的,除此

  之外,对于艾可儿来说,老范毕竟是自己的老对头的人,现在选择跟老范合作,艾可儿便是直接跟自己的老对头投降服软。

  艾可儿又怎么会心甘情愿,跟自己的老对头认输服软?说是去把那半本日记拿回来,艾可儿第一个扯上老范,自然也没安什么好心了。

  只是别人还没搭话,马玉玲立刻主动说道:“算我一个吧…”

  胡三儿见马玉玲也要去,当下嘿嘿的笑道:“这事情,肯定少不了我胡胖子,我真想去看看那个什么老板是哪路神仙。”

  艾可儿冷冷的一笑:“也好,已经有了四个人,但我还差两个人,马小姐应该不会在意跟我们去一趟吧。”

  说着,艾可儿一双蓝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马玉玲。

  一直伺候着马永嗣的马玉玲脸上一红,张了张嘴正要拒绝,马永嗣却说道:“小玲你也去刚好可以照顾菲菲…”

  马永嗣不但答应了艾可儿让马玉玲一起跟过去,还主动让马毓菲也去参加这次行动,这倒不是格外慷慨,要晓得,现在能不能穿过砾石滩,进入水晶宫核心,大家会不会空手而回,或者跟艾可儿同归于尽,其实全都依靠秦虎的那半本日记维系着。

  而如果有机会进入水晶宫核心的话,就只能去抢回来那半本日记,而现在大家都出人出力,马永嗣自然不想落个坐享其成的话柄给人家,只是梁初一跟老铁本来也想一道前去,当然了,这是出于一股奋勇,也就是既然去抢那半本日记,谁都晓得可能回不来,但谁都没担心害怕回不来。

  但艾可儿却冷冷的笑了笑:“其余的人就还是算了吧,一来手里的武器本来就不够,再说了,剩下的这些伤病,也需要有人照顾,倘若能动的人全都过去,弄不好被人反咬一口。”

  艾可儿嘴上这么说,其实却并非如此好心,就目前来说

  ,马永嗣这一派势力,除了老铁脚上有伤,行动不便之外,依旧还有五个人,而马永嗣毫不犹豫的让他女儿小芳和保镖付天鹏参与这事情,这就让艾可儿不愿意格外开罪马永嗣。

  毕竟这一次去抢那半本日记,谁能活着回来,谁不能活着回来,谁心里也不可能有底。

  至于梁初一,其实艾可儿已经好好的想过了,梁初一这家伙极难掌控,有他在一起,胜算增大但风险也成倍增大,尤其是跟他跟胡三儿、马玉玲在一起,到时候一个弄不好,艾可儿就没法子控制得住局面。

  反倒是堂而皇之的将梁初一跟胡三儿拆开,然后用梁初一的生死兄弟胡三儿和马玉玲来牵制梁初一,效果反而会好很多,再说了,现在能不能进入水晶宫核心,全都维系在秦虎的笔记本上,但这还得需要梁初一仔细琢磨、破解,让梁初一一起参加行动,自然就得耽误许多时间。

  另外,也就只有那么几件武器,那么点儿弹药,再多的

  人过去,确实也没什么用处,因此,艾可儿索性大大方方的卖个好,反而实在得多。

  艾可儿的理由的确也算是堂堂正正的了,胡三儿、马永嗣都不反对,而且极力支持,梁初一自然也不好多说,当下,艾可儿等人稍作整理,便出发去抢那半本日记本。

  艾可儿等人走了之后,枯树底下顿时清静了下来,梁初一围着枯树转了一圈,又敲了敲那枯树树干,只觉得那枯树极硬,似乎已经石化,按说,仅仅只是这样一颗枯树,若是在外面,就应该值不少的钱的。

  只可惜的是,眼下所有的人,甚至包括胡三儿,也没想过这样的事情,梁初一这样想着,又忍不住有些好笑起来,自己一向不喜欢格外计较身为之物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去想这样的问题。

  梁初一转了一圈之后,马毓菲却上前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自己也用鉴定古玩的心态太和标准

  转了这一圈,说实话,“值钱”就是梁初一得出来的唯一一个结论,至于其他的方面,梁初一还真是看不出来,没看出来。

  “这棵枯树,矗立在这里不少年了吧,不过有些奇怪,按说这里的环境,也应该算是温暖湿润的小环境,这原本应该导致这样的枯树,没法子留存上很多年才是!”

  马玉玲仰头看着裹满青绿苔藓的枯树,缓缓地说道,不过这个问题,梁初一自然是早就想过,而且,不仅仅只是这里的小气候温暖湿润,这里的地热资源丰富,就说这棵枯树,树龄少说也应该在好几百年,到现在都已经石化了,因此,存在的时间就应该更长。

  但最为怪异的是,这棵树,一边只有不到十米远,就是时刻都会冒出来一股蓝色火焰的砾石滩,另一边却又是森林和砾石滩之间二三十米宽窄的一条结合部,而这个带状的结合部,地上野草丛生,却就是没有一颗像样的树。

  以至于这棵枯树,就这样孤零零的矗立在砾石滩头,这

  就让梁初一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个先有树还是先有砾石滩的问题来,按照梁初一的想法,不管怎么样,这颗枯树如此巨大,又非常古老,很明显就是一处地标物体。

  但如果是先有砾石滩的话,这棵树按说就不会存在着孤零零的长在这里,而如果是本来就有的话,砾石滩又怎么会对这棵树没什么影响?要晓得,这么大的树,就算是现在,那些巨大的枯枝,依旧延伸在砾石滩的上方,而还活着的时候,树冠覆盖的面积,肯定只会更大,枯枝落叶什么的,肯定也不会少。

  那么,任何物体掉落在砾石滩里面的,都会引发一阵蓝色的火焰冒出来,这是大家亲眼所见的事情,但用到这颗枯树上,怎么就没被这蓝色火焰的地狱鬼火直接烧成灰烬?难道说,地狱鬼火的蓝色火焰,对这棵树不起作用?

  但这颗枯树若果是后来才长的,那这条带状,光秃秃的的结合部为又怎么解释,为什么其他的地方又再也没发现有这种类似的树木?

  马玉玲仰头看着十二十来米高,腰身巨大的枯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梁初一苦笑了好一阵,也是实在没法子解释为什么这么空旷的一个地方,突然就会长出来这么一颗孤零零的巨树。

  梁初一苦笑着说道:“兴许是这里的环境怪异,有这样怪异的东西,也很正常才是吧,呵呵,反正这东西很怪异,我是没法子解释了。”

  马玉玲也是摇了摇头,不过马玉玲却只想到的是,这颗枯树,它到底有什么作用,或者说为什么会长在这里。

  但这颗枯树矗立在这里,诸如艾可儿等等到过这里的人一定也没少干过勘测,推断之类的事,只是他们都没找出来个合理的解释,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又如何能够仅仅只是看一眼就可以知根知底了呢。

  马永嗣在一旁坐着,没去像梁初一跟马玉玲一样,来研究这颗枯树,反而是对梁初一说道:“他们已经出发了好一会儿了,那日记本的事情,恐怕你还得好好研究研究,

  省得到时候他们回来,没有什么说辞。”

  倘若艾可儿等人顺顺利利的把另外半本日记抢了回来,而梁初一这边,却根本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到时候肯定就会难以自圆其说,当然了,这不仅仅只是针对艾可儿一个人,事实上,所有这次参加行动的人,都非常非常希望梁初一会给出来一个满意的答案,最不济,也须得是能够让人心服口服的答案。

  梁初一苦笑了一阵,这日记本里面的东西,自己和艾可儿都看过了,的确是秦虎这一路跟着过来记下的一些经历,还要梁初一给出来一个大家都希望的答案,这不让梁初一直接去编么。

  要不然直接去问秦虎?

  但这要是去直接问秦虎,能不能问出来还两说,梁初一肯定就会直接站到秦虎的对立面上去――站到秦虎的对立面那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从此以后,梁初一什么事情都不要去干了,换

  句话说也就是这事儿无论是梁初一去问秦虎还是别的什么人去问秦虎,梁初一的前程就完了。

  无论是马永嗣也好还是邱八爷也好,就连胡三儿都懂得这个道理,正因为如此,所有的人才刻意一直隐瞒着秦虎。

  马毓菲也在一旁跟梁初一说道:“要不然,你拿出来大家一起看看,也好想个对策。”

  梁初一不好拒绝几个人的好意,只得回到几个人身边,找了一处砾石块,然后坐了下去,之后,梁初一只得拿出日记本,让马玉玲,马永嗣等人都过来,大家一起来看日记本上的东西说实话,这上面的日记,秦虎做得很是直白详细,但对梁初一等人来说,日记上记载的东西都是秦虎跟梁初一等人的亲身经历,看秦虎的文字形式记载,实在是枯燥乏味得很。

  除了大多晓得那些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之外,秦虎对那些东西的描述也是平白实在,其它的就再也看不出来都什

  么。

  马玉玲看得倒很是仔细,甚至把这半本日记每一页都仔细看过,然后按照摩尔斯密码的规律,用字母去对应一上面的子句,但很快,马玉玲便发现这根本不会是什么摩尔斯密码,因为秦虎记的日记实在找不出什么规律。

  比如说现在看到的这一页上面记载的是三天前的一些零碎琐事,按照马玉玲的方式,那么就是上面的数字“三”,应该是“S”,“梁”应该是“L”,“马”应该“M”…以此类推,然后根据这些字母进行组合,但这这很显然跟正规密码的记载方式,大是迥异。

  除了编排方式毫无规律和线索可循之外,还因为秦虎的日记出现大量的数字――秦虎大多时候并不是跟着所有的人在一起,或者三个或者五个,这些人数的数字就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另外,遇上诸如塑像之类的,诸如塑像高矮宽窄、器物长短厚薄等等,更是有着大量重复的数字。

  如此,在这个日记里面寻找密码什么的,其实也就不存

  在任何实际意义。

  只是这中很直观地数字排列方式,却仅仅只是马玉玲采取的其中一种,见这种方式根本没什么效果,马玉玲又换了其他的几种数字排列和字母对应,比如说按照后面物件的数量来确定前面的是数字,或者按照人数来确定整个数字的排列,等等方式,

  总之,马玉玲一下子换了好几种方式,但得到的数字排列,却依旧是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没什么实际用处。

  只是马玉玲虽然是博闻强记,看着记下来的一大堆不断重复数字,也忍不住微微摇头叹息,如果说这些数字或者文字本身就是这日记本里的密码的话,恐怕真的就只有秦虎能懂得其中的奥妙了。

  马永嗣只看了一阵,也是觉得头晕脑胀,直接看不下去了,不过这到让马永嗣等人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老范所谓曹爷的老板他们,已经找到线索,甚至已经破译出来部分密码什么的,完全都是一派鬼话,根本不可能有那样的事

  情。

  老范回来,一定是想套取梁初一等人的情报!还好,让梁初一简简单单单的用一个借口,就打发艾可儿逼着夏天风带着几个人一同回去,去找曹爷的老板,抢那半本日记,不晓得这是不是应了那句恶人自有恶人磨的老话。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