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密码

  马永嗣甚至是老铁等人,看了好一阵,一个个均是摇头叹息不已,这密码是真没法子破解了,梁初一却有些沉吟起来,看着看着,梁初一的脑子里面却突然灵光一闪,眼前掠过一些东西。

  只可惜的是,就在这顷刻之间,西安都还没完全抓住,弄清楚这些掠过的东西是些什么,马毓菲的话却打断了梁初一的思路。

  马毓菲突然跟梁初一等人说道:“会不会是这些数字还得加上些什么?”

  梁初一苦笑着摇了摇头,就这些数字,就已经够复杂了,若是还得再加上些什么,那秦虎这家伙,一定是真不想让人再活下去了,老铁跟马永嗣等人也是苦笑了起来,还加,还能加些什么啊!

  马毓菲见梁初一只是苦笑不已,当下又轻声说道:“会不会是这棵枯树里面有什么玄机?”

  梁初一继续摇头:“枯树里面有什么玄机?就这么孤零零的一颗枯树,还能有什么玄机?要不,我再上去看看。”

  本来,马毓菲也只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觉得这么大一棵树,孤零零的矗立在这里,这本身就已经有些诡异,如果说真要有什么玄机,也当真说不一定,只是对梁初一等人来说,这棵枯树如此怪异,相信之前来到过这里的人也一定会注意到过,仔仔细细的检查这棵枯树,就一定有过。

  而且,相信他们也没什么发现,这是很浅显的道理――如果有什么发现,所有的人应该就不会止步于这里,只是马毓菲这么说了,梁初一却当真站起身来,稍微收拾了

  一下,随即站到枯树下面,准备爬上枯树,再去检查一下。

  付天鹏在一旁,也是跃跃欲试。

  只是梁初一仰头看了一阵,这枯树,突然转头问答道:“你们谁晓得这个日记本里面,里面比较主要的东西是什么?”

  梁初一这话,没特定的去问任何一个人,但是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回答了一句。

  “都是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吧!”马永嗣随口就答道,刚刚听说过了,秦虎记载的多半都是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因此,应该是经历是最主要的。

  “雕刻塑像!”马毓菲答道,因为秦虎对那些黑色石头雕塑的数据记载得比较详细。

  老铁嘿嘿的笑道:“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玩意儿。”

  “从表面上看这些东西是不怎么值钱,但这些东西终究是从墓里倒出来的,是否应该有什么暗示?呃,我是说,是否暗示我们须得,进入坟墓或者地下?”

  梁初一也跟着仔细回忆了一下日记本上的那些东西,居然也是突然灵光闪了一下,只可惜的是,梁初一也没法子抓住这一刻间心里面掠过的那些东西。

  过了好一阵,马毓菲才说道:“不错,按照常人的看法来说,他的这些账目,的确只是很普通的经历,但我想老范说的应该没错,这日记本上面记载的确实是他记载的密码――我注意到一件事情,秦虎似乎只在乎不太值钱的几类东西。”

  梁初一嘿嘿的一笑:“是了,一定就是这样了。”

  几个人一起看着梁初一,都甚是诧异的问道:“到底是怎么样的?”

  梁初一解释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即使另外半本日记里面,记载的物件,多半也应该只有五类事物…”

  马毓菲微微一愣,随即答道:“对啊,这日记本上面记载的明器,的确应该只有五类,这…”

  只说到这里,马毓菲立刻回转身子将日记本拿了起来,仔细的按照查看起来,很快马毓菲就整理出来笔记本上出现最为频繁的五类――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物件!

  见马毓菲只是这样简单的归类,老铁忍不住摇头:“马小姐,你这样归类是不是有些太简单了…”

  马玉玲愣了愣,写数字的手也一下子凝在空中,蹙着眉头问道:“你的意思是…”

  梁初一在一旁笑了笑,却转头对马永嗣说道:”马老爷子,你是五行风水地理方面的高手,可还记得昨天,我们经过了一处不大的泉眼?”

  昨天,经过那一处泉眼,谁还不记得,老铁的脚就是在那处泉眼边上,被地下的神秘力量伤害的。

  这自然让所有的人记忆犹新,马永嗣略一沉吟,便忍不住抬头去昨天那处泉眼的大致方位,一看之下,居然发现昨天那处泉眼出现的地方,那处泉眼,就在几个人左手边,但却是斜对面的地方。

  “你是说,这树、那泉眼,代表两个方位!”马永嗣忍不住有些讶然。

  本来,泉眼、枯树,这两处景物,分别在两个地方,说是代表两个方位,这是普通人都晓得的常识,毕竟这两处景物,几乎全都是标志性的地方和景物,只不过,这话从马永嗣的嘴里说出来,那意义绝对就完全不一样,因为梁初一这么一说,马永嗣立刻联想起风水地理之中的五行方位。

  “震卦东,属木,离卦南、属火,兑卦西,属金,坎卦北、属水!”马永嗣恍然大

  悟,一边念叨,一边忍不住抬眼去看这颗早已经石化的枯树。

  马毓菲愣了好一会儿突然省悟过来:“如果用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物件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再用五行转换成为水晶宫方位…那这些数字…”

  老铁却很是诧异的说道:“可我们是从西北方向进入,向东南而行,按说要经过地标,也应该是先正北方向,然后才是东方,可马老爷子却说东方属木,这怎么可能反过来了呢。”

  老铁的意思,当然是说这一群人如果按照正常行进的方向的话,就应该先遇到这棵枯树,然后才会遇到那处泉眼,但事实上,这一切都调反了过来。

  老铁一边这样说,还抬头去看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天上的太阳,这时候已经升起来很高,如果用太阳做参照,到了这里,也显然应该是东边。

  只是梁初一一句话,却就让老铁的诧异全消:“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又是一处地磁异常的地方,或者,我们只是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是到了水晶宫的东边了!”

  马毓菲也在一旁咂舌不已:“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懵了头,集体失去了方向感?”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除了这个解释,我真没法子再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

  马永嗣却沉吟了起来

  :“既然出现了木、水两个方位,那么对面应该出现‘火’,右侧也会出现‘金’,这两样标志性的东西,如果我们行动迅速的话…”

  马永嗣这话虽然没说完,但很明显是想要去证实一下这件事情的真伪,梁初一却苦笑了一下:“仅仅只是找到这两个方位,我们就整整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难道,我

  们还得再花费一天多的时间去找那两处标志?”

  梁初一担心的是,自己这边所有的人,本来物资补给就不多,过了今天就只能再支撑一天了,仅仅只是为了寻找火、金的那两处标志,就耗费掉所有的物资,当真会划算?马玉玲看了好一阵自己整理几组数据,忍不住蹙着眉头说道:“从所有的数据来看,第一组数字缺乏四、六、七、九这几个数字,第二组这一栏缺乏的是三、六、八、九,而第三组缺乏一、四、五、八,第四组和第五组也各自缺乏四个数字,分别是二、三、六、九和三、五、七、九等等数字。

  梁初一愣了愣:“难道这就是隐藏在日记本里面真正的密码…”

  马毓菲立刻说道:“这么说,这日记本里的东南西北等等方位,就是金木水火土等元素来代表方位,那么我们现在所处反倒应该是正东方,和这五类物件又是怎么对应的呢?”

  按照马毓菲的想法,这里有一颗巨大的枯树,自然就是震卦东方,北方方位却又成了水,但这岂不是又完全自相矛盾了。

  马永嗣沉吟了一阵,这才说道:“恐怕,这就是秦虎的高明之处,毕竟我们能想到这些,其他的人也不可能不会想到这些,但秦虎为了防止这些东西被随意破解,所以才故布疑阵。”

  秦虎把五行方位,对应成五类器物,相信只要有人稍做深究,就不难发现这一点,毕竟到水晶宫来寻宝探秘的人,多半都不会是泛泛之辈,五行八卦,风水秘术之类的,相信有很多人都有极为深刻的研究,对这些人来说,这么简单的五行方位对应,的确是简单了些。

  为了对付这些人,秦虎借势再搞点儿小动作掺杂在里面,自然也就不难理解了。

  只是梁初一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如果秦虎果真这么想,那就又落了俗套,也就是说,秦虎的这点小花招,很明显是骗不了别的人的,而秦虎如果真的是想用花招欺骗别人,那么就应该用得更加深奥一些才是,毕竟秦虎的这些东西事关重大,肯定也不会愿意让别的人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得出来对吧。”

  马毓菲点了点头:“如果是我想要把一件事隐瞒下去,的确不希望什么人都能轻而易举的看得出来…”

  才说到这里,马毓菲脸上一红,忍不住心虚不已的朝着梁初一偷偷瞄了一眼。

  梁初一沉吟了好一阵,才苦笑着说道:“现在出现了震卦东,木,以及坎卦北,水!两个方位,与之交叉对应的,就应该是离卦南、火,兑卦西,金,这方位基本上已经明显,至于判别相互对应,我认为,我们可以从太极阴阳八卦入手,比如说…对应震卦的东方,数字是四,对应甲、卯、乙…”

  马毓菲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立刻说道:“这几组数字当中,含有‘四’的,有两组,分别是第二组、第三组和第五组,这三组数字,分别只缺乏三、六、八、九,和二、三、六、九和三、五、七、九等等数字,而这三组数字当中,频率出现最高的数字,只有三、六、九这三个数字,而频率最低的,只有二、五、七、八…”

  梁初一跟马永嗣均是根据阴阳八卦,默默计算了一遍二、五、七、八这四个数字对应的方位,觉得如果是对应方位的话,分别对应的却西方、东南方、东北方以及西南方,就现在而言,除了东南、东北两个方位对得上,其余的西方和南方也就到了砾石滩对面。

  这好像跟方位之说,也扯不上多大的关系,如此一来,到了这里,这日记本上的密码,似乎又进入了一个误区,或者是一个死角。

  只不过如此一来,梁初一跟马永嗣、马毓菲等人却越发确信,秦虎留给梁初一的这个日记本,里面真的是大有玄机。

  马永嗣寻思了一阵,对梁初一说道:“会不会是秦虎也只是从这两个方位的资料,剩余两个方位,也跟我们一样一无所知?”

  马永嗣冥思苦想了好一阵,甚至将太极八卦图直接画到地上,以同圆内的圆心为界,画出相等的两个阴阳表示万物相互关系,阴鱼用土壤画成白色,阳鱼却用砾石颗粒布置成白色,并相互调换土壤于砾石颗粒,阳阴鱼头部阴阳眼,又以整个阴阳鱼的圆心分为四份,定为四象,四象为太阳、太阴、少阳、少阴,用来表述表述空间的东西南北,时间的春夏秋冬,这样,就可以任何一组象限加中心,构成为天、地、人三才。

  之后,又增加了阳明、厥阳两个面项,它与四象组成六合,而四象再加上加圆心的阴阳鱼,就构成五行,再以六合加圆心构成为七星,这使得这幅太极八卦图之中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互相渗透,乃至包含万物万象。

  梁初一只看了一眼马永嗣画出来的图形,便忍不住吃惊的说道:“马老爷子你这是在以奇门八卦推算?”

  马永嗣淡淡的一笑:“这奇门八卦复杂异常犹如天书,当真神鬼莫测,我这等哪里能勘透其中之万一,呵呵,我这样,其实也是班门弄斧。”

  马永嗣微微叹了口气,当年,若不太过自信自己对奇门八卦的了解,也不至于会导致损失那许多的人甚至连自己都差点儿折在了这里。

  只不过现在,既然都画了出来并一一标注上相应的方位和卦位,马永嗣只得娓娓说道:“奇门八卦,又可称为奇门遁甲,即将两个九宫格对应八卦,分为天盘、地盘,

  上下两盘重叠整合,天盘置位九星、八门、八神、配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而地盘则配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十二地支,相互顺序配合,对应六十甲子。”

  顿了顿,马永嗣有点淡淡的一笑:“这些,发展到现在基本上已经简化成一种高级罗盘,可以很方便的用来纪年,纪月和纪时,只可惜我随身带着的,却到了这里给弄丢了…”

  马永嗣说自己的高级罗盘,被他在这里弄丢了,也就不再说下去了,不过,着其实也是遮掩了一下,在遭到曹爷等人的伏击时,马永嗣等人所有的物品,都被收刮了个一干二净,都虽然是丢了,但却是被人抢去的。

  邱八爷也曾有自己的罗盘,但同样也在被被曹爷俘虏的时候,被人抢走了,所以到这个时候,马永嗣跟梁初一两个人,就只能依葫芦画瓢,在地上整了奇门八卦的图形出来。

  马永嗣看了好一阵这地上画出来的奇门八卦,忍不住看着梁初一:“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血河里面发现那些雕像,其中也是蕴含着时令季节,以及二十八星宿…”

  梁初一一愣,随即苦笑了一下:“你是说,这里也包含着时令季节,已经精准天象,这恐怕…嘿嘿的,他这日记本里面,并没提到这一节啊!”

  马永嗣沉吟了许久,却说道:“奇门八卦,分为乾、兑、离、震、巽、坎、艮、坤等卦位方位,对应到阵法是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等八门,以五行要素人、事、地、物、时相配合,以判断凶吉方位,而一般来说,开、休、生三吉 死、惊、伤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但运用时还必须看临何宫及旺相休囚,也就是说

  ,吉门并不一定永远就是吉门,凶门就永远会是凶门,因此,古人就有总结: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

  梁初一点了点头:“按理说,我们现在所在之地 震卦正东伤门,左边巽卦东南杜门,右边艮卦东北生门,属于吉凶最为容易变换的地方,而且看样子,秦虎当初跟艾可儿前辈来这里时,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应该都是从这里走过,这也就成为了艾可儿前辈最深刻的记忆,但是事实上,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却截然相反,甚至根本对不上号,是这样吗?”

  马毓菲等均是回想,艾可儿在看到这棵枯树的时候的狂热,甚至梁初一说要就此掉头回去,艾可儿都发出要跟所有的人同归于尽的威胁,当真是狂热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只不过马永嗣点了点头,当下再次凭着梁初一画在地上粗糙的奇门八卦图,再结合日记本那里面的一些数字,仔细推算起来。

  马永嗣跟梁初一两个人这一算,住住算了两个小时,但由于秦虎留在日记本上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迷糊,两个人按着数字去算,却屡屡都有不对头的地方。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