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再过片刻,那人的左腿着火处,便开始往下滴淌油脂,燃烧着的油脂,带着火焰,被那个挣扎翻滚的人不断地摔落,甩落,落到地上,眨眼只剩下一摊油污痕迹,整个空气里面顿时都弥漫着一股烤肉的味道。

  但所有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变成烤肉,却没人敢上前救助,甚至都不敢靠近,而那个人先前仅仅只是左腿上被蓝色火焰卷裹,但在那人不住的拍打和挣扎之下,蓝色的火焰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旺,不到片刻,便将那人全部挟裹,顷刻之间火焰暴涨数倍。

  在所有的人眼面前,将那人烧成一具骷髅,最后成为一地灰烬,所有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甚至连大气都没人敢出一口。

  许久,邱三才大叫起来,但是声音里面却充满着一股极度的恐惧:“放下……放下所有的金属制品,一点儿也不许留……一点儿也不许留……”

  胡三儿好不容易涩声问梁初一:“梁老板,这……这什么原理,怎么会……怎么会这么邪……个仙人板板……”

  梁初一怒道:“就你胡胖子多嘴……”

  呵斥了胡三儿之后,梁初一冲着邱三叫道:“三爷,把你的那些臭鞋子,全部拿过来。”

  在没听梁初一的劝告,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手下被活生生的沙成灰烬之后,邱三已经彻底相信梁初一的话,梁初一只是这样一叫,邱三立刻命令其中一个手下,将留在砾石滩边缘,所有的靴子,一股脑儿的收集起来没然后找了根绳子串在一起。

  因为靴子上也有金属物件,搜集鞋子的那人不敢靠近砾石滩,只是拿着那一串靴子远远的站着。

  梁初一怒目瞪着胡三儿:“我让你多嘴,你去,去把那些靴子给我挂在你的脖子上……”

  胡三儿腮帮子的上肌肉直跳:“梁老板……我……我错了,还不成么……我认错了,你放过我吧……”

  梁初一只瞪着胡三儿,绝不再多说半个字,胡三儿还想要分辨,但环视一周,只见艾可儿、马玉玲、以及邱三等人,无一不是饿狼一般盯着自己,有个眼睛血红的家伙,都几乎要扑上前来,收拾胡三儿。

  ――胡三儿这家伙磨磨蹭蹭的,这是要犯众怒的节奏。

  而原因却居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梁初一很生气,梁初一生气,就不往前走,梁初一不往前走大家就进不了砾石滩。

  幸亏梁初一没说去揍胡三儿这家伙一顿,要不然恐怕早就有人扑上去收拾这家伙了。

  见此情形,胡三儿赶紧陪笑道:“梁老板,我晓得你这是为我好,嘿嘿,也用不着劳烦各位大驾,我自个儿来,我自个儿来……”

  一边说,胡三儿一边将长长的一串靴子,挂到自己的脖子上,还嘿嘿的笑道:“诶,其实挂着这个,也挺不错的啊……嘿嘿,挺不错的啊……各种各样,什么样的味儿都……都有……仙人板板的,尼玛这谁的脚啊……哇……”

  梁初一见胡三儿挂着所有的靴子,还在大呼小叫,梁初一的眼底掠过一丝笑意,但也不在去理睬胡三儿的,随即转身,朝着砾石滩深处走去,只是梁初一在前面走,后面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踩着梁初一的脚印儿跟进,哪怕是一丝一毫,也不敢稍有偏差,唯恐稍有偏差们立刻就会引发地下蓝色的地狱鬼火,将自己卷裹起来,让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肢体肌肤,烧成一滩灰烬。

  跟在梁初一等人身后,在砾石滩里面行走的时间不长,很快便到白色石城的脚下,到了这一刻,艾可儿、马永嗣、甚至是邱三、邱八爷,都几乎忍不住要欢呼出来的,但每一个人却都在突然之间沉默了。

  这许多年间,每搁五年的一次血腥搏杀,死伤无数,终于,水晶宫的核心就在每个人的眼面前了,但每个人却都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这座黑色的石头城堡。

  城堡的黑色石头,跟梁初一等人在黑竹沟里面见过的那些黑色石像的材料,如出一辙,加工的工艺也是一模一样,巨大的石块,表面光滑平整,虽然经历无视岁月沧桑,依旧光鉴照人,甚至没法子能够看得出来缝隙在哪里,如此神秘神奇,给人无论是视觉又抑或是感觉上,都给人以极度的震撼。

  一群人在城堡面前,默默的仰视着,过了许久,艾可儿这才涩涩的问道:“怎么进去……”

  怎么进去?这话,艾可儿当然是问梁初一,只是这石头城堡城墙上有将近五米高的城门,城门虚掩,甚至能从缝隙里面看到城堡里面的光亮。

  只不过,城堡里面建筑却是那种纯黑色,所以,从城门缝隙里面看进去,城堡里面,居然是如同地狱一般一片漆黑,让人惊悸不已的漆黑。

  但都到了这里,每个人自然都必须得进去,可到底要怎样进去,这个就只能问梁初一了,因为没有梁初一,所有的人,连砾石滩这一关都过不了。

  梁初一转过身来,看着身边和身后的所有的人,然后沉声说道:“这座石头城堡里面,杀机重重,比砾石滩上面的蓝色火焰凶险得多的东西,数不胜数,谁也没法子晓得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在这里,我可把话说前面了,不进去就算了,进去之后谁要是居心不良,给大家伙儿上眼药,关系到大家活儿活路的事情,哼哼……”

  艾可儿那一双冒着蓝色眸子不住的流动着冷焰:“谁敢乱来,杀无赦!”

  邱三转头看了看自己仅存的三个手下,忍不住冷着脸:“进去之后,能动的不能动的,大家都规矩点儿,别毛手毛脚谁要弄出问题,谁自己负责。”

  马永嗣只是转头看了看马毓菲以及马玉玲,却不多说,因为马永嗣晓得,她们姑侄两个,都不是会乱来的人。

  邱八爷很木然,没去叮嘱小城、老铁、孙胖子等人,只是不由自主的跟梁初一靠得近了一些,看样子,邱八爷已经是真正的,彻底的,跟梁初一靠近了些,梁初一还是依照惯例,凶巴巴的瞪了胡三儿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那意思,现在是关键的时候,让胡三儿也的小心一点儿,若有乱来,梁初一也保不住胡三儿这家伙。

  胡三儿倒是忍着各种各样的靴子脚臭味道,嘿嘿的一笑,对梁初一点了点头:“梁老板,你放心……放心,你怎么说,我怎么来……仙人板板,能不能,将这些……这些先扔掉,这……这会死人的……”

  梁初一一脸肃穆,但眼底深处的笑意让胡三儿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其余的人,更是没法子看得出来。

  一道五尺来宽,长达六七米的石桥,凌空架设在一道云雾弥漫深渊形成的护城河之上,石桥对面便是黑色的石头城堡,白色石城的城墙高将近三丈,城门却有四五米,算不上特别高大威严,但仅仅只是城墙里面石块的纯黑色,就着实让人望而生畏,让人恐惧不已。

  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人,几乎是闭着眼睛,一步一挨的踏上石桥,生怕石桥突然之间断裂了一般,其实,不仅仅是胡三儿害怕,就算是马毓菲、马玉玲以及所有的人都很是害怕,这道石桥,虽是工稍凿造而成,但终究经历许多沧桑岁月,许多地方都已经是裂纹斑驳,还真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坍塌下去。

  再说,这深渊一般的护城河里面云雾缭绕,根本就看不出来深浅,加上深渊上面疾风劲吹,人走在上面几乎就是摇摇摆摆站立不稳,说不害怕,那根本就是假的,幸好,一群人虽然一路上胆战心惊,还是有惊无险的过了这道石桥,石桥头上,的城墙,虽然经历无数岁月侵蚀,城墙上的垛口依然棱角分明。

  城门的确是虚掩,胡三儿伸手去推城门,城门发出嘎嘎的一串怪响,当真扣击着每一个人的心扉,胡三儿将城门推开了可供人进出的宽窄,探头往里看了一眼,又嘿嘿的笑道:“仙人板板,里面怎么会这么一个黑法,都看不见呢?”

  梁初一等人苦笑了一下,现在,日头已经往西,因为白色石城的遮挡,所有的人本来就处在黑色的阴影当中,再加上白色石城外表白色但里面却是纯黑色,黑白交错之间还能看得见里面具体的情形,当真就有怪了。

  胡三儿推开了城门,所有的人却又都把目光盯向了梁初一,谁都想从这黑色的城堡里面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都想着能够安安全全的拿到东西再安安全全的出来,但谁也没法子如同梁初一一样,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出砾石滩。

  马永嗣不能,邱三不能,艾可儿也不能,所以,每个人都愿意听从从梁初一的指挥,但不包括打头阵,若不是胡三儿主动去推开城门,开启城门这类危险至极的事情和力气活儿,那都得是手下保镖和杀手做的事。

  只是现在倒好,前面开路有梁初一指点江山,力气活儿有胡三儿,其他的人自然是坐享其成。

  梁初一看了看黑色的石门背后,虽然除了黑色,还是黑色,梁初一还是嘿嘿的笑了笑,随即昂首阔步,进入城门,进入城门之后,所有的人才发现,这座外面看来森严诡异的白色石城里面,竟然是一片废墟!

  除了城墙之外,城中黑色的石头建筑,全都成了一片废墟砾石,倒在地上的柱子,大的直径几乎超过了一米,最小的也起码在半米以上,砌墙用的,基本上都是打磨得很是光滑石砖,每一块石砖少说也有百十来斤。

  尤其是倒在地上,残存的石柱石砖的表面,那光滑度,让梁初一跟胡三儿等再次见到的人也还很是惊异,这哪里是远古时代的建筑啊,分明就是现代技术才能做得出来石头产品!看着这些,所有的人都忍不住要想象这里刚建成之初的精美与奢华。

  穿过了一条街道模样的地带,中间有个占地将近一亩的小小广场,广场上也是石砖铺地,不过,这个时候,杂草树木,将大部分的石砖掀得乱七八糟,高低不平,然而,在杂草树木中间,赫然摆放着一个帐篷!

  一见到这个帐篷,艾可儿忍不住低低的“啊”了一声,帐篷里面没有人,应该说,是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帐篷很老,很破败,好戏地方都已经成了破洞。

  只是艾可儿叫了一声之后,梁初一忍不住转头看着艾可儿,很明显,艾可儿对那顶帐篷很熟悉!不仅仅梁初一这样看着艾可儿,甚至所有的人都这样看着艾可儿,毕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看得出来,艾可儿对这顶帐篷很是熟悉。

  但也就人每个人都想到一个问题,艾可儿来过这里?艾可儿盯着那顶帐篷,过了好一会儿,才走了过去,只是帐篷里面,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整个就是一顶被人遗弃了的破旧帐篷。

  见艾可儿对着帐篷愣愣出神,梁初一笑了笑:“艾可儿前辈,这个帐篷,应该也是你的吧?”

  艾可儿楞楞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但却没说这个帐篷到底是谁的。

  但从艾可儿的神色来看,的确应该就是自己的,艾可儿愣了好一会儿,才从帐篷旁边穿过去,然后顺着废墟里的一条小路往前,这条小路,一直在废墟里延伸,慢慢的到了一处庙宇一般的建筑废墟前面。

  从坍塌的废墟来看,这处庙宇原本应该是十分高大、宏伟、气势惊人,门口的柱子,少说也有十来米高,人站在下面,渺小得像一只小蚂蚁,只可惜的是,整座庙宇,也跟这城堡里面其他的建筑一样,早已坍塌,只剩下方圆上千平的庙宇地基,只能让人凭着想象去感受这处庙宇昔日的辉煌。

  这处地基跟梁初一等人见过的其他地方一眼样,都是巨大的阶梯状的石台,其它的什么也没有,而且,台阶极高,每一级台阶差不多都有将近一米,这让梁初一等人爬起来十分吃力。

  爬完九级台阶,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不过,到了这时节,艾可儿已经不再指望着梁初一在前面带路什么,反而是心无旁骛、毫不犹豫的往里走,使得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也只得紧紧地跟着。

  庙宇地基高台上里面也是满地的巨大,残碎的石柱和其他,只是这些残碎的石柱子上,也镌刻着外边城墙上那样的古彝文文字符号,但是却没人认识。

  说话间,一行人到了庙宇门口。

  艾可儿回过头来,很是正式的对梁初一、胡三儿等人说道:“有几点我就得必须说明一下,我要寻找的只是对其他任何人都没用处的东西,你们如果想找其他什么好东西的话,你们请便,这与我完全没什么关系……”

  这里的废墟遗迹,一路过来,除了满地黑色石头的废墟,就还是满地黑色石头的废墟,谁也没见着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现在,艾可儿却把话都说得很明白了,艾可儿要找的,是对别人没任何用处的东西,至于其他的人,说不定也有可能会碰上一些能值钱的,有用的,但这跟艾可儿无关。

  很显然,艾可儿要找的东西,便是不想让别人也跟着分享,只是艾可儿很明显不愿跟别人分享,但马永嗣、邱三等人,也很明显是晓得艾可儿在找什么,一个个,都是嘿嘿的一笑,也不多说。

  见一众人都不想多说,但也绝没有放弃的意思,艾可儿冷冷地说道:“既然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也罢,不过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实不相瞒,这座庙宇里有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应该是被封闭了的密室,进入密室,可能会比较艰险,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同舟共济。”

  目前的情形,艾可儿也用不着多说,情形是一目了然,好几伙人!而且是各怀鬼胎的好几伙人!

  虽然没人明着表现出来,但是谁心里都跟明镜一般的都晓得,只是这几伙人当中也就艾可儿身手最强,她站出来说上一句“同舟共济”之类的话,那意义自然是形同告诫其他的人。

  只是就目前的形势而言,梁初一、胡三儿、邱八爷、马毓菲等四个人自成一伙,老范虽然表面上还是站在梁初一等人一起的,但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都已经是不理不睬的了。

  只是邱三跟他几个保镖,都不用问身手怎么样了,肯定是生力军,不晓得能不能打,但是就凭他们四个人,实力也不可小觑,马毓菲跟马永嗣、马玉玲一家,虽然个个都是“高手”,但是无论是跟艾可儿相比也好,还是跟邱三一伙相比较也好,都不见得会能占多少赢面。

  也就是说,现在,如果仅仅只是看人数的话,梁初一这边,胡三儿、邱八爷、老铁、孙胖子、小城、付天鹏、秦虎等一共八个人,好像是很强势了,可实际上一旦动手,秦虎肯定是第一个不会出力的,老铁、邱八爷、孙胖子身上又都有伤,都未必能够使得出来全力。

  但是对方的邱三、艾可儿就算是不与马永嗣周家一方的势力站在一起围攻邱八爷这边,邱八爷等人也很可能都会处在劣势之下。

  但艾可儿在这种情形之下还特别强调要“团结”、要“同舟共济”,想来,是真的对她很重要了,对艾可儿生硬的态度,梁初一倒也不太以为意,只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对一直都不愿意说话的邱八爷等人点了点头,然后带头进入庙宇地基深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