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毓菲跟马永嗣等人虽然不满老范以及邱三等人的所作所为,但不管怎么说,到目前为止,再没开枪伤人,而且,注意力也逐渐被转移开,这无疑是梁初一创造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胡三儿这家会就会跟梁初一较劲儿,搞不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而最关键的是,大家都是在一心一意的想办法打开地洞里面的那道石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就只能来个坐山观虎斗。

  老范想了想,弯腰找来一条绳子,扔到梁初一脚下,晃了晃手里的枪,喝道:“你把他绑上。”

  梁初一咧嘴一笑,毫不在乎的把绳子捡了起来,然后双手把绳头握在手里,背转回身子,对老范笑了笑,说道:“我都说了,这一路下去,转弯抹角的要的人非常多,你绑上一个,就少一个了。”

  老范也是有自己的打算,这些人当中,只有胡三儿跟梁初一是最要好的兄弟,想要控制住梁初一,只需要控制住胡三儿即可。

  然后用胡三儿牵制梁初一,相信马毓菲他们这边多半还会认账,邱八爷等人更是不会轻举妄动,所以,控制住梁初一实际上就等于控制住在场的每一个人。

  见梁初一挺是老实,又背对着自己,老范当下慢慢收回手枪,伸手去拉梁初一手里的绳头,只是邱三双手才接触到两根绳头,突然发现,梁初一的手一眨眼之间不见,而且,自己手里拉着的,也不是什么绳子,而是梁初一的一只大手,如同一条大张着嘴巴,露出獠牙的毒蛇,一下子就咬在自己的手腕上。

  老范大吃了一惊,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没想到自己梁初一一转身,手里拿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就对着自己心口。

  “梁老板你……搞的是什么鬼……”

  老范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大吃了一惊,赫然看着梁初一,梁初一是怎么做到的。

  梁初一嘿嘿的一笑,缓缓松开擒住的老范的手,淡淡的笑道:“老范,我说过,你太心急了,怎么样,功败垂成了吧!呵呵……”

  胡三儿愣了愣,也是上前一步跟梁初一分左右站到老范身边。

  胡三儿听梁初一说话这口气好像是有点儿明白过来,这一次,是不打算在轻易绕过这个老是拿自己做牛做马的叛徒了。

  老范在最初的一愣之后,立刻回过神来,双手一伸就去夺梁初一手里的枪,而且,这一伸手,居然很是成功的就从梁初一手里把枪夺了过来。

  顷刻间,情势再次逆转,老范手里有了枪,胆气一壮,还不等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动手,调转枪口,对准梁初一的脑袋,大喝:“谁敢动,谁敢动一下,我就打死他……”

  梁初一笑盈盈的望着老范,说道:“你要开枪就开吧,反正大家也都没什么好活了……”

  老范可不是一般的小流氓,而是真真正正从血海尸山爬出来的,梁初一说他不想活了,老范就毫不客气的扣动了扳机,“咔嚓……”扳机被扣动了,但是撞针却撞了个空,没有子弹射出来。

  梁初一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说道:“看好了!”一扬手,十几颗子弹,便抛撒了一地。

  老范瞪着眼睛吃惊不已:“你……”

  只是惊异归惊异,老范也不是庸手,尤其是到了这当儿,老范突然觉得梁初一一定是晓得了些什么,也就是说,老范自的处境已经很是危险了,感觉到危险,老范将手里的空枪扔向已经冲着自己伸出手来的胡三儿,一闪身避开梁初一的一掌,反手还了一抓。

  说动手一下子就动上了手,情形当真是瞬间巨变,原本胡三儿还有些担心纠缠老范,邱三会上前插手,又或者是艾可儿会出面阻止,殊不知几乎所有的人,都只是冷冷的看着场面,一个说多话的也没有。

  包括邱三,艾可儿,以及马永嗣甚至是邱八爷。

  老范身手不弱,但与梁初一跟胡三儿这一类人相比,却相差不多,老范只是在这一愣之间身上便挨了胡三儿一拳,再过几招,老范明显抵不住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的攻势,这之后,老范就接二连三的被胡三儿拳打足踢,甚至没有了还手之力。

  “八爷……”

  慌乱之间,老范也发出一声惨叫,嘴里大叫着,眼睛却盯着邱三,然而,邱三缓缓地把眼睛转向另一边,不去理会老范的叫喊,邱八爷更是看也不多看老范一眼。

  胡三儿一招得手,再是一抓便抓住了老范的脖子,随即往后一扳,饶是胡三儿没用多大力气,老范依旧是被胡三儿了的喘不过气来,不到片刻,几乎便要被勒得晕了过去,见老范不再挣扎了,胡三儿这才放开了手,站起来拍了拍手,说道:“范大哥,得罪,但你这做法……”

  不管老范背叛了邱八爷还是邱三,总的来说这是邱家门下的事情,就算是清理门户,也轮不到胡三儿跟梁初一来动手,所以,胡三儿制服老范,随即罢手,后面的事情,自然有邱八爷跟邱三说话。

  梁初一在一旁却是淡淡的说道:“胡胖子别吹牛了,关键时刻小心被反咬一口……”

  老范自得脱之后,只是微微一怔,但随即大踏步扑向马毓菲。

  没人晓得这个老范为什么会这么疯狂,也没人晓得老范为什么要这么疯狂,这让梁初一只能再次上前,出手截击。

  “三爷……你为什么不动手帮我……”老范本想去制住马毓菲,但是一头撞上了梁初一,老范,不得不大声求救。

  梁初一一边招架老范,一边说道:“这个范大哥欠八爷很多东西,今天,我要亲手将他交给八爷处置,谁要是宁肯不进那道石门也要护短,我这里就先谢过了。”

  梁初一的意思很明白,这是邱家的家事如果出手护短,那也就是直接没打算进入那道石门。

  邱三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艾可儿却是冷冷的说道:“我们可以不阻止你们的事情,但是别拖泥带水老是拖延时间,好吗。”

  听艾可儿这么一说,老范一下子绝望起来,很想一下子就回到邱八爷身边, 只要邱八爷深处一只手,或者说一句话,老范立刻就能够化险为夷,只可惜的是,邱八爷根本就没看老范,再也不去理睬这个曾经最为忠心的保镖。

  老范无奈之下,只得调头往城外逃去,若是留在这里,说不定梁初一都不会用自己动手, 只需要说上一声,立刻就会有人将自己抓住交给梁初一,然后落到邱八爷手上,而梁初一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一定是晓得了很多东西。

  毕竟这一路过来,老范已经晓得梁初一带着马毓菲跟小城两个人,去见过一个女孩子,而且,以老范的狡诈,早就想到那个欠了梁初一的朋友,应该就是唐怡才是,所以,到了这个时候,老范若要是能够好好的继续活下去,就只能先逃走。

  老范一开始逃跑,梁初一跟胡三儿甚至是艾可儿等人便跟在后面一路看下去,那老范倒也没其他地方好逃,仅仅只是觉得黑色石头城堡外面天地宽广,就现在而言,也只能先往外边逃窜。

  殊不知,所有的人在进入白色石城时,都是在梁初一的带领下进来的,现在要出去,不晓得会怎么样,但实际上,老范的运气实在是糟透了,才冲出城门,刚刚垮过深渊上的对岸,脚底下边呼的窜出来一股两次来高的火焰,火焰蓝色,很是扎眼,一瞬之间,老范倒地,在地上打其滚来,一边大滚一边哀嚎不已,

  马毓菲皱着眉,从边上捡起被邱三扔弃的背包,找出绷带、药品,到一边去,帮助几个人敷药包扎,绝对不去多看老范一眼。

  这时候,梁初一看的终究就有些不忍,当下出手将一支脚都快烧没得的老范救了下来,然后把老范丢到了邱八爷面前,原本梁初一以为自己做到了这个地步,老范一定会亲口将很多事情说出来,但没想到的是,老范见梁初一把自己救了,干脆脑袋一歪,晕了过去了。

  胡三儿找了绳子,把老范捆的像个大粽子一般,还唯恐被挣脱,不但将收拾完邱三,胡三儿这才站起来转头问梁初一:“梁老板,你说要用阳光充盈石室就能打开着门,这个情节你怎么想到的。”

  梁初一嘿嘿的笑了一阵,答道:“要是你的话,你就编不出来这么完美的谎言吧。”

  这时,艾可儿一瘸一瘸的走到梁初一面前,居然很是恭敬的微微弯了弯腰,说道:“是我看走了眼,梁老板你的确是位高手,我……”

  梁初一淡淡笑了笑:“想要感激什么的,就不要多说了,我们还是收拾收拾,赶紧回程,嘿嘿……这一趟,我可是放下生意来跟着发疯,亏进去的可不只是几句好话。”

  顿了顿,梁初一又面带嘲弄的笑道:“能不能打开这道门,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我既不想要那些金银财宝,也不想什么其他,你要真有兴趣,你们自己去打开这道门好了。”

  这时,马毓菲也走到梁初一身边,红着脸,低声说道:“梁初一,帮着把那道石门打开吧,好吗?算我……算我求求你了。”

  邱八爷忍着腿上的伤痛,说道:“这个地方祸害了我们邱家以及很多人百来年,实在不次于一个恐怖诅咒,打开,就此断绝一个祸根,也算是好事一件……”

  梁初一沉默了片刻,说道:“八爷,你放心,我们来的时候,就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我这就去安排。”

  顿了顿,梁初一对所有的人说道:“动手吧,大家一起动动手,看看能找到什么能反光的,可以用的。”

  让所有的人一起动手,意思就是梁初一要跟所有的人一起来打开那道神秘的石门,为邱家以及马家破除纠缠他们百年之久的魔咒。

  当下,所有的人都应了一声,周围仔细地检查起来,梁初一一边往阶梯上走一边说道:“按照我的推测,要想引入巨大的光源,必定有巨大,精密的器物隐藏在什么地方,所在方位,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庙宇外面必定有一处安装着可以反射阳光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找到那个可以反射阳光的角度,让阳光可以照射到水晶石上面。”

  胡三儿跟在梁初一身后,一边爬台阶,一边问道:“梁老板,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对这类的东西不太那个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高深莫测了。”

  梁初一没好气的说道:“你动动脑子,而且,以后多看一点儿书……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受到另外一处古文明遗址的启发,在那处遗址里,也是一座庙宇,而且,那座庙宇幽深黑暗,一年之中,只有夏至这一天,阳光才能照射到庙宇深处……”

  “原来是这样啊!“胡三儿抓了抓脑袋,顿了顿,又问道:“要是哪一年夏至这一天阴了天,或者是下了雨,那座庙宇岂不是一年都处在黑暗之中了,万一不巧得很第二年第三年甚至是第四五六七八年,年年夏至那天都没阳光,那座庙宇,岂不是永远都沉沦在黑暗之中了……”

  梁初一真有了一巴掌拍晕胡三儿的冲动,这神一样的问题,问得实在是让人无语至极,何况梁初一所说的事情,早在很早之前梁初一据说过同样的话,胡三儿这家伙记不住而已,马毓菲、邱八爷,甚至是艾可儿,都是忍不住微微一笑,什么问题到了胡三儿那里,都会变得稀奇古怪让人始料不及。

  梁初一等人在庙宇的基础高台上,进入到庙宇,几个人很快就找到那根顶端有水晶似的柱子,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人还特意的爬上柱子,仔细地看了一下,水晶石果然有拳头般大小一块儿,是被极为巧妙地镶嵌在柱子里面的,如果不是胡三儿眼神特别锐利,在无意之中发现,还真是不容易找到。

  只可惜的是这块水晶石是不小,但那根柱子却已经坍塌,也就不能够再用了,不过,梁初一猜测是引入光线,进入地下通道的事情,看来多半便是如此。

  胡三儿从茶杯般大小的孔洞里看到那块水晶石,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这东西亮晶晶的,要是拿出来,一定能够值上好多的钱!

  梁初一瞥了一眼胡三儿,低声说道:“这只不过是一块水晶石,你以为能值多少钱?”

  胡三儿摸了一下流到下巴的口水,叹了一口气:“梁老板,你说那道门背后,到底有什么?会不会,是更加值钱的东西。”

  梁初一一边观察和推测水晶石的位置,一边说道:“我怎么会晓得那后面到底会有什么,我又没进去过,我怎么会晓得?”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啊,不是,梁老板,我怎么发现才没多久,你好像越来越厉害了,对了老范那事情,你打算……”

  对于老范的事情,梁初一嘿嘿的笑着摇头不已,自己先前也没一定要逼着这家伙去跳进地狱鬼火里,谁晓得他自己要跳火坑的,梁初一都还把他给救了一下,要换了别人,梁初一都难得去搭理。

  看好了方位角度,慢慢从柱子上下来,然后问马毓菲、马玉玲要了化妆镜,走到庙外,到自己看准的地方,然后拿着镜子将阳光反射到水晶石上面。

  在这一刻,奇迹发生了――被梁初一用化妆镜反射的阳光,透过那块水晶石,立刻折射出两耀眼的道光柱,一道光柱冲破庙宇,直直的刺进空中,不知去向,一道却在庙里的柱子中间不停地折射开去。

  看着这样的奇景,梁初一忍不住“啊”了一声,手上的化妆镜也跌落着地,碰在一块砾石上,摔了个粉碎,不过,即使没有了化妆镜的反射,那两道光柱依旧不曾消失,冲破庙宇的依旧如同一柄光剑,直直的刺向宇宙深空,直至融合在太阳的光芒之中,另一道光柱,却仍然在庙宇之中的柱子之间灼灼闪亮。

  梁初一、胡三儿、马毓菲等人都被这种奇异的景象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木然的跟在邱八爷身后,邱八爷瘸着腿,在马毓菲的搀扶之下,激动异常的循着这根蜿蜒转折的折射光柱一步步走了过去。

  没用多久,几个人循着光线的指引,再次回到先前那道没炸开的石门前,这时,那道石门上竟然发出一道道灼灼的电弧,在弧光闪耀之中,连靠都没法子靠近的石门,正在无声无息的缓缓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门终于完全打开,展现在几个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到底有多大,没人知道,也没人看得清楚,因为在这一瞬间,外面的那一道光线,直直的射在这个空间里其中一个点上,而这个点,经过光线照射,立刻发出一阵耀眼之极的蓝光。

  刚刚踏进这个空间里的人,全部被这种蓝光笼罩,梁初一凝聚目力,尽最大的努力,总算是看到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座三层台阶的石台,石台上是一朵形如荷花的雕刻,发出蓝光的,是雕刻之中的一块大如篮球的晶石。

  艾可儿跟邱三,都是大叫了一声,飞身扑向蓝光的源头,显然,在邱三眼里,这种能够发出耀眼蓝光的东西,应该足足可以让他堂堂正正的过完下半辈子了,马永嗣也大叫了一声,也想要扑过去――这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只想着将这东西据为己有!谁都一样。

  喜欢重生之鉴宝大师请大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