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老铁摇了摇头,说道:“我么,没什么可忙的,就是出来办点儿事情,碰巧路过所以来看看你。”

  梁初一笑问:“路过?”

  老铁再次点头:“当然是路过,咱哥儿几个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这了,呵呵,就顺路过来看看你找你喝酒……”

  见老铁闭口不谈,梁初一反而晓得它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只不过梁初一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把傅雪、吴娟、甚至是自己的老头子都搅进去。

  所以,梁初一笑着转头,让傅雪和吴娟先去工作室,还让吴娟定了桌酒席,说是待会儿要去跟老铁喝酒,傅雪跟吴娟自然晓得梁初一是不想掺和有些事情,当下跟梁大庆打过招呼,然后租车回工作室。

  梁大庆当然也是人精,晓得老铁来找梁初一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虽然不晓得到底什么事情或者是哪方面的事情,但事关儿子的很多方面,梁大庆在傅雪跟吴娟走后,也借口出去买东西,让梁初一跟老铁私下里谈话。

  铺子里面只剩下梁初一和老铁,老铁这才叹了口气说出事情的原委,本来,这一次宝坪山之行,已经让邱三承受了很大的损失,可对邱三来说,到底只是伤了元气,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所以从宝坪山回来之后,立刻就搞出很多事情来,本来,一出现问题,老铁立刻就去找邱八爷,希望他能帮着派些人去收拾一下局面,只是邱八爷把老铁狠狠地骂了一顿,后来,老铁想了,就邱三现在搞出来的那些事情,站在邱八爷的角度上来说,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儿私人利益,而且邱八爷现在虽然是占据了上风,但邱三终究跟邱八爷同属邱家子弟。

  所以,很多事情,邱八爷也不能不顾忌一些。

  所以,梁初一沉默了一阵,这才说道:“老铁,你的意思,是只能让我们自己去解决?”

  老铁点了点头,气哼哼的说道:“我们千辛万苦做点儿生意,在他眼里,也就不过是鸡毛蒜皮,哪能跟他们的‘家族利益’相比!”

  老铁这么说,梁初一算是稍微明白了一些,无论跟邱三发生什么事情,邱八爷都不会主张大张旗鼓,对邱八爷来说,很多事情都只能是私底下的。

  比如在宝坪山水晶宫的时候,邱三那么苦苦相逼,但真正站到邱八爷面前的时候,邱八爷反而不主动出手去抗衡邱三。

  ――无他,邱八爷现在有望踏上邱家掌门宝座,很多事情邱八爷自然低调处理。

  就拿老铁现在说的事情来说吧,无论是生意上的事情还是什么,都的确不算大,这对站在邱家权力金字塔顶端、必须要从全面高度来考虑问题的人来说,的确只能算是“鸡毛蒜皮”。

  只是老铁这一生气,梁初一心里,对老铁的想法也总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只是梁初一不敢去把这层纸给捅破而已。

  “用什么样的方法?”梁初一问道,现在邱八爷的生意那边出了问题,要解决问题,也无非是从两个方面入手,一个是用金钱,另外一个就只能是帮邱八爷把事情做了!

  要解决这个矛盾,梁初一偏好于用钱去处理,毕竟天下的钱,一个人是赚不完的,有钱大家赚大家也都高兴。

  老铁再次摇了摇头,沉着脸说道:“我已经试过了,用钱恐怕是解决不了,他们的胃口太大了,周围的县城乡镇,他们都想抓在他们手里!”

  梁初一也是一惊,别看周围县城乡镇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邱三他这很明显是要彻底打掉邱八爷的根基,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能够用钱摆平的可能了,用钱摆不平,那就只能用第二种方法!谁拳头硬,就听谁的。

  老铁咬着牙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八爷的利益,就必须得我们自己来保护。”

  梁初一再次沉默了下来,“八爷的利益,自己来保护”,这话是说得不错,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一定得要大动干戈甚至是以牺牲别人的性命为代价?

  见梁初一有些犹豫了起来,老铁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晓得你善良仁慈,这件事情你要不要继续参与,我决不强求,不过,我也实话跟你说个明白,这事情,站在八爷的角度上是没法子直接出面了,如果你一定放弃,我也就只能去找别人帮忙了。”

  老铁说完这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老铁刚刚说的,梁初一明白老铁以及邱八爷的处境,老铁上头还有邱八爷,而他邱八爷又须得“要顾全大局”,如果邱八爷直接站出来,显然与他邱八爷“顾全大局”的要求严重相悖。

  所以,梁初一如果愿意放弃,老铁也就只能去找别人。

  梁初一想了好一阵这才望着老铁:“老铁,你放心,八爷他有办法也有能力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我相信八爷现在也是因为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等八爷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八爷立刻就会掉过头来处理这件事。”

  要让自己跟老铁就这么放弃帮助邱八爷,梁初一当然不会,只不过梁初一在想,要用那种该方法才能更好地达到目的。

  顿了顿,梁初一又才说道:“我并不是推诿,也更不会放弃,只是我现在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有点儿着急,所以……”

  “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许多……”听梁初一说不会放弃,老铁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

  毕竟,梁初一有要紧事情缠身,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不过好的是,邱八爷的生意那边,虽然发生了那样的情况,再要有事情发生,也是后期延续,相信也来得及过去处理,反倒是梁初一这边的事情,如果真的很重要的话,还得先解决了才好。

  所以,老铁不再说下去了。

  梁初一叹了一口气,突然又说道:“有个叫赵文轩的人,老铁你认不认得?”

  老铁淡淡的一笑:“不认得,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起来,原本也跟我没多大的关系……”梁初一苦笑着说道:“既然老铁问起来了,我也就不隐瞒了……说起这个人原本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这个人之前准备设计我手下一名歌手,后来又设计坑害了我一位朋友……”

  “你想怎么收拾他?”

  梁初一也笑了笑:“这个人目前在中州还有些身份,有些方式我这边用不上,不能用。”

  “我懂……”老铁点了点头:“可惜,我也还有好些事情要急着去处理,要不然,你这事情,我倒可以帮你去处理,嗯,这样吧,待会儿我给这边的朋友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再请他帮忙打探一下,打探清楚之后再做处理。”

  老铁自然不能随口给梁初一什么保证,但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是老铁已经表明,是可以帮梁初一的,但是具体的情形,还得问过他这边的朋友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梁初一点了点头:“那就先谢过了老铁!”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老铁淡淡的笑了笑,站起身来,摸了一张卡,递到梁初一面前:“刷卡吧,我没带那么多现金。”

  这是老铁买梁大庆的镶金错银壶款项,梁大庆虽然把东西交给了老铁,但因为是梁初一的朋友,又跟梁初一有事情要谈,所以梁大庆也没急着算钱,但老铁倒是没忘记这事儿。

  银货两讫,老铁转头对梁初一笑了笑说道:“八爷那边给了个差事,说是让我中午十二点顺便去参加他一个侄子辈的开业庆典,据说就在中州大酒店,有空过去坐坐。”

  梁初一明白老铁的意思,人家开业庆典,能让邱八爷这样身份的人记挂着,那人的来头肯定也不小,再说,到时候在开业庆典上,肯定还会有许多名人要人,跟老铁一起过去,自然能够结识到不少的重要人物。

  这对梁初一是很有帮助,所以,老铁才让梁初一过去“坐坐”。

  梁初一很是感激老铁的一番好意,当下点头说道:“好,十二点,我准时去酒店。”

  老铁呵呵的笑了一阵,这才收了银行卡与那只镶金错银壶,出了寄卖行。

  送走了老铁,梁初一看了看时间,才不到八点,离人家开业足足还有四个小时的空闲!

  可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一转头,却发现傅雪又回来。

  ――吴娟是工作室后勤主任,有着很多事情要去处理,傅雪却并没什么事情,也就是跟工作室样子工作人员聊天胡扯,然后去看了一下郑小文、黎筝、洪媛等人的新专辑训练和录音之类的。

  可是看着别人练歌什么的起劲,傅雪又过来找梁初一要歌。

  梁初一也明白傅雪的心思和想法,本来正要直接把准备好的歌曲拿给傅雪,偏巧这时一个五十来岁,穿着挺普通的大妈,一只手腋下夹着一个长条形的布袋子,一只手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子走了进来。

  一进到铺子里面,这大妈抬眼看了一下梁初一等人,一双浑浊的眼睛定在傅雪脸上好一会儿,顿时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准备转身离开。

  梁初一赶紧上前,很是亲热的问道:“大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那大妈抬起有些浑浊的双眼看了看高雅,又看了看梁初一,叹息了一声,说道:“这儿是寄卖行吧,我来找这儿掌柜的,掌柜似乎没在?我是来当点儿东西的,可是你们……你们几个年轻人……”

  这大妈的意思好像是走错了门,很明显的又是因为梁初一和傅雪太过年轻,所以有些疑惑。

  傅雪笑了笑,指着梁初一亲亲热热的说道:“大妈,不急,这位也算是店里的老板,我们掌柜的师傅,过一会儿也会回来,如果方便的话,请大妈稍微等一下,或者直接跟我们这位老板谈谈,好吗?”

  大妈叹了口气:“我哪能不急啊!老头子躺在医院里,就指着我赶紧换点儿钱过去,要去晚了,还能不能见着老头子都还不一定呢……对了,你就是那位……那位歌星,傅……傅……”

  说着,大妈却抬起有些脏的衣袖,擦了擦眼角。

  这位大妈显然是认得傅雪的,也晓得傅雪是一位很红的歌手,可是,相对他们家老头子躺在医院这件事来说,再红的歌手跟她也没什么沾边儿。

  “大妈是要来寄卖东西啊,能不能把你要寄卖的东西给我看看?”梁初一一听大妈说是赶着换钱救人,当下站了起来。

  那大妈很是有些不舍的将夹在腋下的那个布袋子,递给梁初一,又说道:“我这是一幅字画,老头子请过好几位专家看过,平日里都宝贝得不得了,要不是老头子得了心脏病,需要一大笔钱……”

  才说几句话,大妈又再次抬起有些脏的衣袖,去查原本就很是浑浊的眼睛,这时,梁大庆刚好回来,一听说大妈来当字画,不由得一愣,眼里顿时冒出来一股急切的向往。

  那大妈擦着眼角,那小男孩子却滴溜溜的转着一双乌黑的的大眼睛,看着傅雪跟梁初一两人,咧嘴笑了笑,奶声奶气的说道:“姐姐,你好好看啊……”

  本来,正在那大妈伤感的时候,被这童言无忌的小孩子一说,傅雪连忙蹲下身,拉着小男孩子,微微笑道:“小弟弟,怎么你爸爸妈妈没来?”

  那小孩子歪了歪脑袋,看着傅雪,低声说道:“我爸爸跟我妈妈……不能来……来不了啦,姐姐,你好香啊……”

  傅雪的心里一阵像是被什么揪了一下,当下搂过那孩子,在那孩子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柔声说道:“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吧,喜欢吃点什么,姐姐买给你……”

  小孩子答道:“姐姐,我最喜欢吃的是鸡腿,我妈妈最喜欢给我买来吃了,可是,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这小男孩子这么一说,连梁初一心里都忍不住一阵酸楚,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没了父母的孩子。

  “小刚,你怎么能这么没规矩呢……”那大妈一边将腋下的字画递给梁初一,一边低头呵斥道。

  梁初一将字画接到手里,并不急着打开来看,事实上,梁初一凭着这字画冲破布袋只得气息,都能看得出来,这画,不见得就是一副上好的画,只是梁初一眼睛看着那个没了父母的孤儿,嘴里淡淡的说道:“大妈,大叔的病症严重吗?”

  那大妈擦了擦眼角:“儿子儿媳出了事之后,老头子的病也就没正正经经的去治疗过了,已经拖了好几年,一个好端端的家,也给他拖得……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手术的机会,可是……”

  梁初一点了点头,像大妈这种情况,梁初一当然能够想象得出来,儿子儿媳出了事,他们家里的经济来源也就断绝了,要正正经经的给老头子治病,又谈何容易,再说要医治心脏病,那治疗费用也高得惊人,要不然,这大妈也就不会拿着老头子的宝贝出来筹钱了。

  梁初一想了想,对大妈说道:“大妈,你知不晓得治疗大叔,一共需要多少费用?”

  “光是手术费用,就可能要超过十多万……”那大妈叹了一口气,说道。

  梁初一再次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晓得了,大妈,你说,你这画要多少钱?”

  大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布袋子,犹豫了半晌,说道:“十五万吧,这是经过专家鉴定过的,是真的。”

  看大妈的样子,虽然叫价十五万,但如果梁初一要还价的话,少给几万块,大妈也可能是会卖掉的,梁初一将布袋子放到柜台上:“大妈二十万够不够?”

  傅雪愣了愣,那大妈都才开口五十万,梁初一却给了人家八十万,而且,最让傅雪不解的是,听梁初一的那意思,这画最多也就只能值十万!梁初一却开口二十万,他这是要干什么?那大妈听梁初一这么一说,顿时又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然后很是疑惑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淡淡的说道:“大妈您先别急,办理手续和转账什么的还需要一些时间,大妈您得先等一会儿。”

  说着,又转头对傅雪说道:“傅雪,先带这位小弟弟去买点吃的。”

  那大妈愣了半晌,也不管傅雪抱着那小孩子出去,看着梁初一,疑惑的问道:“老板,那些鉴宝专家都说,这幅画,顶多就值十五万,你……”

  梁初一笑了笑正要说话,梁大庆却提着一包茶叶进来,梁初一转头看了看梁大庆:“呃,这位大妈来寄卖一幅画,我给了个二十万,呵呵,爸,这单生意算我自个儿做的,怎么样?”

  要是在别的铺子里面,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发生,不过梁大庆自然不会跟梁初一计较这些,只是呵呵的笑道:“你做了就做了就是,难道还跟我分什么你我,呵呵,我倒想看看你的眼光有长进了些没有……”

  说着梁大庆已经将画打开,拿着放大镜仔细地看了起来。

  只是越看,梁大庆的脸色越是凝重,这幅画明显是真迹,至于价钱,梁初一都说了,给二十万,价钱上梁大庆自然是不会去考虑,但遇上了真迹,梁大庆就不由得要分外的谨慎。

  看了好一阵,梁大庆才很是慎重的对梁初一说道:“是董其昌的画的一幅山石花鸟图啊……”

  梁初一头也不抬,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先放那边吧,待会儿再说。”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