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一个交代

  “烧?要烧坏了怎么办…”话才出口,那男子有下意识的有些懊悔了起来,用锤子砸,用酸液滴,这些极具破坏性的暴、力检测方式肯定是不能用的,可要烧坏了,那就说明那里面的零件并不是金属,更不可能是黄金,烧坏了自己就输了呗,烧坏了还能怎么办。

  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那男子也没什么有退路了,总不可能只是用嘴巴说,就能让梁初一相信那里面的零件就是金属,就乖乖的掏二十万块钱给自己吧,要让梁初一能乖乖地掏钱,就得证明那些金灿灿的东西,的的确确就是金属!

  本来,梁大庆还要去找火过来,但是那男子是抽烟的人,身上自然带着打火机,何况,那男子也还担心梁大庆去拿火焰温度更高的氧气喷枪什么的,当下,这男子立刻摸出自己带在身上的气体打火机。

  打火机的火焰,舔着那金灿灿的零件,不到片刻,那金灿灿的零件表面,便被熏得一层漆黑,不过,好的是,那些金灿灿的零件,却没有丝毫变形。

  这让原本紧张不已的男子,大喜过望,熄了打火机,转过头来,用一副大赢家的姿态,朝着傅雪、马玉玲两个女孩抛了个媚眼,这才对梁初一说道:“老板,我赢了!愿赌服输,给钱

  …”

  梁初一摇了摇头,说道:“你再好好的看看吧,到底是输是赢,只用嘴巴来说也算不得数的。”

  那男子回过头来,一脸瑟,大模大样的拿起那块表,准备送到梁初一面前,让梁初一看看,到底是谁赢了。

  谁晓得,那男子刚刚拿起表壳,便不由自主“哇”的叫了一声――表壳里面的零件,掉落在玻璃柜台上,很是柔和的发出“啪”的一声,在玻璃柜台上滚了一圈,随即停了下来那男子一愣,随即扑到柜台上,眼睛瞪得像两个铃铛。

  过了好一会儿,这家伙才惊喜的叫道:“没变形…不是塑料的…”

  只是刚刚那一团零件掉落到玻璃柜台上的时候,发出来的那声音,跟金属掉落在玻璃上的声音有着天壤之别,在场的人,不要说是那男子、梁初一、梁大庆、梁大祝等人,就算是离得较远的傅雪跟马玉玲两个人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种声音,绝对不可能是金属发出来,甚至都不可能是比较坚硬材质会发出来的声音,这男子自然能想得出这个道理,叫声刚刚落下,又急急忙忙的身手去那一团零件儿。

  只是把零件拿在手上那一刹那,这男子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死灰。

  不要说这团零件拿在手上没有金属那种沉重感,就算是被打

  火机熏黑的地方,让这男子手指碰掉那层黑烟,里面露出来的也是白生生的一块。

  这真是一团镀了金漆的塑料!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陡然间,那男子一脸悲愤:“妈的,这段时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玩儿什么输什么,赌什么输什么…这…这他么不公平…”

  梁初一却淡淡的笑着说道:“大哥,明晓得这是假的,我依旧给你五百块钱,这还不够公平么?”

  “五百…五百块钱,我都还不够…”那男子悲愤至极,不过却没再说下去了,想来,这五百块钱,虽然是侥幸得来的,但可能还是不够还输给别人的赌账。

  “爸,拿五百块钱给他,呵呵,这只表就让它空着壳子,放到货架上凑个数!”

  店里的生意如果是大桩的,就用刷卡或者用电脑转账,像这样的小生意,自然就是用现钞结算,梁大庆拿了交易手续和几张百元钞票有些不情愿的送到那男子面前:“大哥,这是交易的手续,现金,拿好了。”

  那男子呆呆的看着那几张钞票,以及那一张单据,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块表,明明计划可以最低卖到十万的,怎么就不明不白的只有五百块了呢,好像是出错了吧,可是错在什么地方啊!那男子怎么也想不明白。

  犹豫了半晌,那男子才抓起那一扎钱,准备放回口袋里,只是临到钱都触及到了口袋,那男子却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腾出一只手来,从裤兜里摸出来一个钱包,那钱包瘪瘪的,里面出了两三张十元面额的钞票和身份证之类的卡片之外,基本上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这时,梁初一笑了笑,说道:“大哥,能不能帮我换点儿零钱,好去买包子油条什么的,省得每一次拿大钞去,找回来的都是一大堆的毛票子!”

  “我也没有零钱啊?”那男子哭丧着脸说道:“零钱就不是钱么。”

  梁初一笑了笑,又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这里做生意的,几毛几块的零钱,根本就用不着,放着一大堆占地方,也烦人。”

  那男子见梁初一执意要跟自己换钱,当下把两张十块的还有几张五块的全拿了出来,说道:“一共是七十块,你给我一百块,我就换给你。”

  “还是不要这样吧,大哥,我就换你一几十块钱,就换个钱,你也不好意思跟我要几十块手续费对吧。”梁初一笑眯眯的说道。

  一直默不作声的梁大庆、傅雪等人,突然之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眼里都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不过,梁初一现在正在

  跟那男子交谈,其余的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那男子犹豫了一阵,慢吞吞的又从屁股上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张五十的钞票,扔在柜台之上。

  “七十块,你给我一百块。”

  换个零钱,还的贴进去三十块,这世道,梁初一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哥,好歹咱刚刚也是做了好几百块钱的生意的对吧,找你换几十块零钱,你却这样不依不饶的,那以后我还怎么跟你做生意…”

  那男子见梁初一始终不肯,忍不住犹豫了一阵,这才把那些零散钱往梁初一面前一推,笑着说道:“算了,咱们也算是交了个朋友,这两张十块的,我不换了,五十,咱一块换一块…”

  梁初一掏了一张整五十的钱出来,递给那男子,还很是客气的恭维了一句:“大哥,回去之后赢了个千儿八百万的,你可别忘记请小弟一顿客啊!”

  那男子得意的吹了个口哨,笑眯眯的转过身去,用“下一刻,老子就是千儿八百万的富翁,比你们漂亮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的眼神,扫了傅雪跟马玉玲两个人一眼,然后摇摇摆摆的出了铺子。

  等那男子走了将近两分钟之后,梁大庆才问梁初一:“真把这破表放货架上?”

  “嗯,有谁要的话,也还能卖他个几百块来钱。”梁初一一张一张的清理着换来的几张钞票,笑眯眯的说道。

  “那不是要倒贴进去?”傅雪虽然晓得梁初一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又不晓得那到底是什么事,仍不住问道。

  唯独马玉玲托着腮帮,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梁初一,你这家伙好黑啊!”

  马玉玲这话里有话,让梁大庆和梁大祝、傅雪都是忍不住愣了愣,梁初一心黑?

  梁初一笑眯眯的说道:“你还别说,这一段时间,我真是被晒得黑了不少,这还不是全因为你啊!”

  马玉玲嗔笑了一声:“我说你黑,可不是说皮肤黑,而是说你心黑,说,是不是这些零钱上面有玄机!”

  “玄机?零钱上面有玄机!”傅雪的话一出口,犹如在平静的池塘里丢进了一块石头,梁大祝跟梁大庆两个人都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快拿给我看看…”梁大庆迫不及待问梁初一要将吉祥号拿出来看看。

  钱币收藏也不是一年两年的噱头,吉祥号什么的梁大庆早就听说过,而且也见过几次,不过后来都证明那只不过是假的,真正的吉祥号,梁大庆绝没亲眼看到过,那太稀少了,因为任

  何一种币种,由于现代工业都是由机器生产,所以在印刷过程难免产生细小的一些差错,从而产生了印刷错误,虽然经过人工或者机器的第二次检查排除。

  但是在成千万上亿的纸币或者硬币中发现那么十个几十个的错版实属难之又难,从而这些有印刷小错误的人民币就随着大军一起流入市场,所以俗话说,越是稀少的人们越想得到,不错,错版币也是一样,成为当今收藏界的一个热门收藏了,一些错版的甚至被炒到几千块上万块。

  不过,也正因这样的吉祥号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社会上也经常发现一些非正常的错版币,比如说文字倒置,图案倒置左右颠倒之类的吉祥号。

  但具梁大庆晓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印钞厂在印刷钞票时,使用的钢模是一个整体,所以,在印制过程中,不可能出现局部倒置或颠倒的问题,梁大庆见到过的,就是那种,现在听说梁初一应该是算计了那个男子,得了一张吉祥号,梁大庆自然想要看个真假。

  梁初一笑了笑,随手将那所有的五块钱币都递给梁大庆,仿佛,那些钱都只不过只是一张纸似的。

  梁大庆拿着这些五块面额的钞票,放到荧光灯下面逐一去检验,可是,看了好一阵却没看出半点儿所谓的玄机。

  梁大祝在一旁看得眼热,也是把这些钞票逐一的检查了一遍

  。

  只可惜的是老哥儿两个人看了半天,依旧一脸茫然。

  马玉玲笑眯眯的看着梁初一:“说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

  梁初一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这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就是我见着他这几张钱上面的编号有些特别而已…”

  “编号…”

  梁大庆跟梁大祝还有傅雪一齐失声。

  梁初一笑了笑:“其实是这样的,那家伙在拿出钱包那会儿一阵,你们注意到没有,我瞄了几眼,觉得这些钱上面的编号很有趣,所以…”

  梁大庆跟梁大祝顿时低头去看那些钞票,一看之下这才发现,这些钞票的编号除了首字母不同,后面的阿拉伯数字很多都是“8”,最多的一张上面,除了两个字母,其余的数字全都是,十张钞票倒有七张的编号都是“8”结尾。

  这种纸币上面的编号一般的人是不会去注意的,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特别去计较,但是对收藏钱币的爱好者来说,却就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因为这种钱有个噱头,叫做:吉祥号,带有吉祥号码的钱越多,到时候价值就越大。

  当然了,像梁初一这样一下子换来七张很多个“8”的钱币

  ,就算是现在拿给钱币藏爱好者,少说也能换两百到三百块。

  也就是说,梁初一用换钱的方式,眨眼之间净赚好几百块。

  当然了,几百块钱对梁初一来说,只不过是毛毛雨零花钱,但是就梁初一的眼光和见识来说,却绝对不是这几百块钱的事儿。

  当然了,梁初一还一直强调,除了是自己看得仔细之外,也是自己有运气,运气,这会儿,梁初一这么说,就算是梁大祝也就只有看着梁初一,说不出半句话来。

  大家当时自己也就只是不屑的看着那家伙丑态百出的表演,至于他钱包里面的钱是什么样的,就没人没去注意,而且在那样的情境之下,自己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样的编号,不仅仅只是梁大庆没去注意没看出来,就算是马玉玲、傅雪、梁大祝等人在场,都没人注意,偏偏就只有梁初一一个人发现了。

  梁初一嘿嘿的笑道:“所以说,平日里,我们就得要仔细的观察,不但要观察的仔细,还要多想一些问题,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赚钱的机会…”

  要说仔细观察,那考究的是眼力,梁大庆或者梁大祝本身的眼力就不错,但像梁初一这样细致入微的眼力,脑子之灵活,梁大庆或者梁大祝的工人就只能自叹不如。

  感叹之余,傅雪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梁初叔,这几张吉祥号,会有多大的价值?”

  梁大庆摇了摇头,说道:“目前,这几张吉祥号,也没个明确的行情,炒得高的,也有上十倍的交易,最低的,也在三四倍的。”

  梁初一却不管这吉祥号能值多少钱,笑着说道:“这张钱,我就交给老爸你保管,成本什么的嘛,嘿嘿,算我的…”

  梁初一这话也算是说明了,这几张吉祥号是自己垫钱买给老头子的,至于说二叔…

  梁大祝在一旁干笑着说道:“初一这段时间在外面可真是涨了不少的见识啊,嘿嗨,能不能跟二叔我…”

  “哎,对了,二叔,我今天过来正好有件事想跟二叔商量一下…”

  梁初一这么一说,梁大祝没来由的心里一紧,过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梁初一:“咱叔侄两个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初一你有话直说就是了…”

  按照梁大祝的意思,梁初一现在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也是该提携提携自己这个当二叔的了。

  没想到的是,梁初一点了点头:“那我就直话直说了,就是这寄卖行的事情,我想,二叔的年纪也不小了,在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的操劳,我这个做晚辈的…嘿嘿,也不怎么能看的过去,所以我打算拿一笔钱,让二叔好好的安享晚年…”

  梁大祝一下子愣住了,自己家里那个小子还在读书,自己也

  就指着寄卖行养家糊口,但梁初一这意思,明显就是要打发自己走人。

  梁大庆也盯着梁初一,但也就只是盯着,因为梁初一突然这么说,梁大庆心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准备,而自己兄弟两个守着这个铺子除了能挣点儿小钱之外,也是一个依托,可现在…

  “初一你怎么跟二叔说话…”

  还不等梁大庆继续说下去,梁初一继续说道:“二叔在寄卖行也是干了很多年了,我也晓得二叔是舍不得离开,不过,为了二叔的身体着想,我打算拿出一百万…”

  “一百万…”

  “一百万…”

  梁大庆跟梁大祝两个人顿时都呆住了。

  一百万,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梁大庆在铺子里面干倒闭眼蹬腿儿那一天,也不见得就能挣到这么多钱。

  “我之所以能给这么多钱,说实话,就这么给,二叔你也不一定好意思拿,拿人钱财,总得要有个理由说法,对吧。”

  梁初一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大祝――一百万,对自己来说,九牛一毛,但是对梁大庆来说,绝对就是一笔巨款。

  但这笔巨款,梁大祝要想拿到手就只能离开寄卖行!

  当然了,梁初一这么做,其实也是基于前一世二叔害了自己一家家破人亡,但是在重生之后,却因为种种缘由没能得手,

  既然梁大祝没能得手,梁初一也就只能让他离开寄卖行。

  如此,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梁大祝却是有些六神无主起来,要说梁初一真想给自己这笔钱,哪怕是上百万这样一笔巨款,梁初一要找理由还不是张嘴就来?

  可是要让自己离开寄卖行,这让梁大祝实在是心有不甘,可是一百万巨款,却对梁大祝真是一个致命的诱惑。

  “初一…你…你别让二叔…”梁大庆依旧阻止着梁初一,但是看着梁大祝的一双眼睛里面异样的神色,梁大庆的阻止明显就很是虚弱。

  梁初一笑了笑:“不急,这事儿二叔可以先考虑考虑,不过,我也就这两天在家有空,过几天我又得出去一趟…”

  让梁大祝离开寄卖行这事儿,梁初一虽然计划了很久,但是今天却是实在有些突兀,就连梁初一自己都觉得,梁大祝肯定得好好的考虑几天再说。

  没想到的是,梁大祝愣愣的看着梁大庆好一阵,才决绝的说道:“我离开寄卖行…”

  “二叔你想好了?”梁初一都是愣了愣,这才问道。

  “你什么时候给钱?”

  “马上就可以!”梁初一干脆得如同砍瓜切菜。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