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情敌(1)

  对于梁大祝的离开,梁大庆心情其实很复杂,一方面跟梁大祝兄弟两个经营这铺子很多年,陡然之间就这么离开,梁大庆心里始终有些不忍,但另一个方面梁大祝有了这一百万,以后的日子肯定就会比跟着自己经营寄卖行要好过得多。

  可是,或者换了梁大庆自己处在梁大祝的这个位置,恐怕也会选择更加痛快的离开,因此,梁大庆心里虽然很是不痛快,但却也不好去格外责怪梁初一。

  晓得梁大庆心里不痛快,再在寄卖行呆了一会儿,梁初一便借口要去赴约,带着马玉玲

  跟傅雪离开了寄卖行。

  刚刚出了寄卖行,马玉玲就对着梁初一的耳朵,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梁大老板,你这人挺极端的啊,好起来的时候,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给别人,一旦坏起来,那可就是一肚子的坏水…”

  梁初一晓得马玉玲说的是什么事情,“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这才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得,好的还差不多,那坏的,我真有那么坏吗?”

  傅雪撇了撇嘴,紧紧的跟在梁初一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个人就真那么讨厌吗?他要是反应过来了,就算是不来找你的麻烦,岂不是也会忌恨你。”

  梁初一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的说道:“那样一个赌棍,我拿他一点儿值钱的东西,也算是为他好,就算是记恨我那又怎么样,我没在乎。”

  “油嘴滑舌,强词夺理…哼哼,我晓得你很厉害,不过,梁大老板,今天这事儿,我算是看了出来,你这家伙,狠起来可是对任何人都下得了手,你二叔又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值得你那么对他?”

  马玉玲对梁初一拿钱让梁大祝离开寄卖行这事情,虽然并不觉得有多意外,但还是问了一句。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二叔梁大祝的事情,牵涉到前一世的恩怨,但这事情却又没法子解

  释得清楚,梁初一更不可能把这件事透露给任何人。

  因此,梁初一只是淡淡的说道:“他是寄卖行的员工,可是据我所知,像今天早上这样的情况,还算是很好的,更厉害的是有时候干脆就不过来,也不给个理由,再说了,作为寄卖行的员工,必须的具有相当的能力能够担当相对的责任是不是…”

  一开始马玉玲没来,但梁大祝的表现傅雪是完完全全都看在眼里的——一个铺子或者一家公司里面有着梁大祝这样的人,的确不会是什么好事。

  也就是梁初一了,还给了梁大庆一百万,要是别的公司的话,如同梁大祝这样的人被炒鱿鱼也肯定丝毫无意外。

  “编吧,你继续编吧,反正谁信我是不会信你这家伙。”马玉玲明明想到梁初一跟梁大庆之间不可能那么简单,但却实在找不出话来反驳这家伙。

  梁初一正要再敷衍几句,没想隔着老远,就有一个人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叫着。

  梁初一仔细一看,原来竟然是胡三儿这家伙,梁初一一愣,这家伙,不是让自己给支开了的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见到马玉玲,胡三儿自然是少不了寒暄一番,之后,胡三儿笑问:“梁老板,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现在要去哪里?

  现在去中州大酒店参加邱八爷侄子辈的酒宴还尚早,但要回工作室又麻烦得很,而且中州酒店赴宴的事情,梁初一本来就不想带上胡三儿,胡三儿这么一问,梁初一脸上一呆,随即没好气的说道:“没看到啊,我跟马小姐去散散步…你要不要去当个灯泡?”

  哪晓得胡三儿这家伙这会儿正闲着没事,本想回到家里继续去陪着老婆孩子,但是一听到梁初一说是要出去散步,便立刻联想起,自己也算是梁初一的“保镖”,这样的事儿,怎么能没有自己在场呢,

  所以胡三儿立刻涎着脸嘿嘿的笑道:“你还别说,你既然是跟马小姐她们去散步,我这

  灯泡,正好帮你们照照亮,免得你们两个一不小心,走岔了道,栽进了阴沟。”

  梁初一一愣,索性没好气的说道:“胡三儿,你这家伙还真想坏我好事是吧?”

  梁初一越是这么说,胡三儿益发不肯相信起来,梁初一这家伙,在这些事情方面,还嫩得很,一说都会红脸的,现在居然坦坦然然大张旗鼓的说了出来,脸上一些儿羞涩也没有,分明就是在说假话,这德行胡三儿哪还不晓得。

  一伸手攀在梁初一的肩上,将嘴巴附在梁初一的耳朵上,低声笑道:“梁老板,我只远远地跟着,你要去开房什么的,我最多在外面等你就是了,误不了你们的好事儿的…嘿嘿,不过你们去办这事儿,喜酒什么的我就不说了,红包你得给我开一个,我也不贪心,有

  个千儿八百的,我也就勉勉强强的收了…”

  这样的话,梁初一是说不出口,可是胡三儿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粗俗的家伙,跟梁初一又不见外,所以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当然,这些话也仅仅只是背着傅雪和马玉玲两个人跟梁初一胡说,当着面,胡三儿还没那个胆儿。

  梁初一还想要推迟一下,马玉玲在一边笑着说道:“走吧,很久没去看青云姐的花店了,去看看青云姐,也刚好顺路。”

  马玉玲这么一说,胡三儿立刻咧着嘴笑道:“梁老板,你还是我兄弟不,你看看,傅小

  姐她们都等不及了,你还跟我磨蹭个什么?”

  说着,胡三儿在梁初一肩上轻轻捏了一把,还暧昧的跟梁初一使了个眼色,看着胡三儿那张暧昧得近乎邪恶的脸,梁初一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这家伙,还真是在往那个方面想啊,这家伙!

  但在不得已之下,梁初一只得挣开胡三儿的搂抱,没好气的吩咐傅雪:“这样,我现在要去办点儿事情,你让他送你回工作室,那边还有不少的事情你也得去做做…”

  胡三儿见梁初一坚决不肯带自己,无奈之下,只得配着傅雪回工作室——好歹这也是梁初一交代的任务!

  打发走胡三儿跟傅雪,从这而去刘青云的花店,其实也并不太远,到了寄卖行出来的路口,向右拐个弯,再走上两三百米就到了。

  两个人一路走一边谈,不知不觉到了刘青云的花店门口,梁初一不经意间一眼望去,没想到却看见花丛锦簇之中,刘青云正在向一位客人介绍鲜花。

  刘青云亲自给客人介绍鲜花,梁初一不由得一呆,站在那里半晌也没回过神来。

  马玉玲轻轻推了推梁初一,微微笑道:“怎么,,都到了门口,不进去捧个场照顾照顾青云姐的生意!”

  梁初一回过神来,没来由的斯斯艾艾的说道:“还是…下次吧…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呢…

  ”

  话还没说完,马玉玲几乎是硬拽着梁初一,直接走近刘青云的花店。

  “青云姐姐,你的大主顾来了…”一进花店,马玉玲便大声笑道。

  刘青云转过头来,看见是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忍不住吃了一惊,一下子脸上红霞乱飞,过了半晌,刘青云才红着脸说道:“怎么…怎么是你们…”。

  马玉玲说道:“我们这不是来照顾花店的生意么,怎么不欢迎?”

  许久,刘青云才勉勉强强的问了一句:“呃…你需要什么样的花…”

  这时,那位顾客转过身来,梁初一一看之下,更是尴尬不已,原来居然是赵文轩这家伙

  。

  赵文轩伸出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微微咳嗽了一声,很是平淡的说道:“是你们两个,对了,你们也来买花?”

  梁初一礼貌的微微点了点头,答道:“是你。”

  赵文轩点了点头,挑衅的说道:“是啊,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青云也一直都放不下你,哼哼,你要不来我还有点儿失望,呵呵,没了你这样的竞争对手,我岂不是寂寞得很!”

  虽然赵文轩的话语里带着挑衅,但在梁初一听来,怎么都是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甚至梁

  初一觉得,那根本就不是挑衅,是在吃醋!吃干醋!大凡可以毫无顾忌的挑衅别人的人,最起码都得具备跟对手相当的实力,但是梁初一却看不出来赵文轩有这方面的实力,除了赵文轩的是富发公司驻中州开发经理这一点。

  要说其他方面,梁初一还真没把赵文轩放在眼里。

  只不过梁初一淡淡的笑道:“赵经理,我到这里来也就是偶尔路过,顺便买上一束花而已,你大可不必自找烦恼,对了,你跟她又复合了?”

  这时,刘青云在赵文轩背后,冷冷的说道:“赵文轩,你想要为难他是吧,你就这点小心眼儿!”

  赵文轩赶紧回过身躯,柔声说道:“青云,我那是小心眼儿啊,我是一个男人,我要做一个比他更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容颜俱佳,德才兼备的你…”

  梁初一摇了摇头,心里暗自说了一声:“酸…”

  马玉玲更是捂着腮帮子,“咯咯”的笑道:“刘小姐,我怎么牙齿都快倒了啊…你这店里,是用醋在浇花的吧…”

  刘青云不再去理会赵文轩,转过头来,看着马玉玲,问道:“马小姐,你要花,是准备送给什么人还是自己拿回去插在花瓶里?”

  马玉玲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分别吗?随便给我拿一束就是了…”

  刘青云摇了摇头,说道:“这里面可有讲究了,任何一种花,都有它的花语,比如说,红玫瑰表示纯洁的爱,人们多把它作为爱情的信物,爱的代名词,是送给恋人的首选花卉,我建议,要么,你买一束,送给他,要么,让他买一束送给你…”

  因为赵文轩跟俞思颖以及刘青云原来的一品红花艺等等事情,梁初一心情本来就不佳,没想到刘青云和赵文轩又搅在了一起,不管赵文轩在这里是因为什么,也不管刘青云跟赵文轩保持接触有什么目的,梁初一一下子就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呆下去了。

  当下,梁初一转过头去,对刘青云说道:“青云,随便替我拿一束花,就送给马小姐吧…”

  刘青云怔怔的看着梁初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里有一束刚包装好的‘秋水伊人’,很适合送给异性朋友,原价是八十八,我算你六十五…”

  马玉玲微微一笑,说道:“梁大老板,谢谢你…”

  不曾想赵文轩在一旁也说道:“青云,我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你帮我包好,我送给你!”

  刘青云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这有意思吗?”

  赵文轩推了提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有,这太有意思了,要是青云你不嫌麻烦,我还想要用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来向青云你表达我无限的爱意!”

  刘青云明显的有几分刁难赵文轩:“你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吧,好啊,不过,最近玫瑰花行情走俏,得先付定金,另外,三天之后才能到货,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共是六千五百块,先付一半的定金,三千五!到货之后,我会通知你过来接收…”

  “青云…”赵文轩失声叫了起来,要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就是要现在当着梁初一的面送给刘青云,那才有意义,三天之后,三天之后那还不黄花菜都凉了。

  刘青云冷着脸说道:“赵文轩,你没事先到一边去,别碍着我做生意…”

  说着,刘青云将那一束包装好的“秋水伊人”递到梁初一面前,梁初一接过花束,看也没多看一眼,直接交到马玉玲手里,又摸了钞票出来,递给刘青云。

  刘青云接过钞票,稍微点了点,又拿出来几张零钞递到梁初一面前,说道:“这是找零,你…你拿好…”

  说到这里,刘青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揪住了似的,终于忍不住滴下两颗泪珠,一看到刘青云这个样子,赵文轩立刻走到刘青云身边,掏出一方洁白的手绢,送到刘青云面前,柔声说道:“青云,你怎么又伤心了,来,快擦擦…”

  梁初一默默地接过那张钞票,这就转身要走。

  没想到赵文轩见梁初一要走,话锋一转,冲着梁初一说道:“梁初一,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吗,你看,你都把青云弄哭了,快过来跟青云道歉啊!”

  赵文轩这么一说,梁初一当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赵文轩是读书读的糊涂了还是根本就是读傻了,自己干过些什么事情自己还不晓得,还在这里装傻充楞。

  以刘青云的性格,眼里又岂会装得下这样一个差点儿让她倾家荡产的奸徒!

  ——当然了,这也不排除刘青云跟赵文轩继续保持接触,是在想着法子要报那一箭之仇。

  梁初一转过头来,淡淡的说道:“青云,对不起了…”

  梁初一这么一说,也不晓得刘青云心里什么滋味,一转身,竟然掩面哭泣起来。

  赵文轩跺着脚怒道:“梁初一…你…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看你…我…我非得好好地教训

  教训你…”

  一听这话,梁初一微微一笑:“要打架么,好啊,不过咱们别在这里,到门外去,免得毁了花店…”

  最让梁初一想不到的是,赵文轩居然跺着脚,怒道:“就知道你们这种人只会打打杀杀,地痞流氓一般的德行,就你这一身粗鲁的土匪习气,你扪心自问,你配得到青云的爱么,青云她就是一朵娇艳无比的鲜花,需要的是精心的呵护,要用爱情来灌溉…”

  梁初一也有些气得糊涂了,忍不住问道:“你这到底是找我打架还是要跟我骂街啊,要打架,就请到外面去,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点到为止也行,不死不休也行,要骂街

  ,那就对不起了,没时间奉陪!”

  越说,赵文轩越是气得暴跳如雷,几句话之后,赵文轩一脸铁青,指着梁初一义正辞严的喝道:“朽木不可雕也,朽木不可雕也,气死我了,我…我,我好好的跟你讲道理,你却喊打喊杀,你什么人啊!就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就是…”

  本来,梁初一听赵文轩说要教训自己,还心说自己要怎么样手下留情,才能既不让赵文轩格外受伤,又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没想到这赵文轩所谓的“教训”,竟然是这样文绉绉的“道理”,梁初一当真一下子大跌眼镜。

  马玉玲在一旁也是不由自主的用那束“秋水伊人”遮住面孔,不住的发“吃吃吃…”的

  笑声,别说梁初一,就算是自己、刘青云,在外行走,遇到说要教训别人的事情,那一次不是拳脚相加,血溅五步,生死瞬发。

  就凭赵文轩这几句“朽木不可雕也”,“满身土匪习气”…之类的话,来“教训”梁初一,门被脑子挤扁了吧,啊,不,脑子被门挤扁了才是!

  梁初一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原来这赵文轩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当下,梁初一转身,跟马玉玲说道:“算了,这种人我们不必理会,走吧…”

  一见梁初一要走,赵文轩顿时又跳了起来:“站住,我都还没教训完呢,我跟你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要是能够彻彻底底的改掉你那一身臭毛病,你也会成

  为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大好青年…”

  赵文轩还没说完,花店外面闯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剪着最前卫的鸡公头,鼻子上居然还穿了一个鼻环的人,他身后还有一个小光头,另外两个人却是一看就会些招数的小平头,那鸡公头原本一脸笑意,但是一看到赵文轩暴跳如雷,原本就很长的脸,一下子拉得更长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