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怎么回事?”鸡公头一脸不善的看着梁初一,问道。

  “啊,是豹哥啊,这家伙,哼!都是这家伙……”

  赵文轩的话还没说完,被赵文轩称着豹哥的一伙人,堵门的堵门,围梁初一的围梁初一,一眨眼间将梁初一包围了起来,其中一个小平头更是不由分说,一伸手,推了梁初一一把,喝道:“说,怎么回事?”

  没想到赵文轩立刻大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乱来……不要乱来……”

  刘青云也转过头来,冷冷的喝道:“赵文轩,要动手是吧,你晓得他是哪个,你在我这里跟他动手,你们再动手试试看。”

  赵文轩也大叫道:“豹哥,快让他们住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动手动脚的,有辱斯文!”

  鸡公头眼珠子转了转,微微一笑,说道:“赵总说的是,我们的确是有身份的人,不能随便跟人动手,哥儿几个,把这位小兄弟带出去问个话,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文轩是公司经理,又明明跟这个看起来有点儿斯文的年轻人有矛盾,鸡公头自然晓得要该怎么样处理这样的事情。

  只是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你们真要带我出去问话?”

  先前推了梁初一一下的那个小平头,一伸手拍向梁初一的脑袋:“就是问个话,那又能怎么的……”

  小平头的话还没说完,眼看就要抽到梁初一头顶的手,突然间顿了顿,居然不受自己控制,像是被什么抓着,猛力往回头扫了过来。

  “啪……”一声脆响,这小平头顿时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发黑的巴掌印,这一声脆响,赵文轩等人都给吓了一跳――这就动手了!

  几个人微微一怔之间,刘青云反倒笑了起来,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极为愤怒:“哼哼……要打架是吧,好,你们几个……你们冲着我来……”

  说着,刘青云跟竟然大踏步上前,与梁初一肩并肩站在一起,一双丹凤眼,对着赵文轩怒目而视。

  赵文轩回过神来,立刻说道:“青云,你这又是何苦呢,我都说了,不让他们动手的,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的说么?”

  说完刘青云,赵文轩又转头对梁初一说道:“好了好了,反正现在我怎么说,你也听不进去,我也懒得再教训你了,你回家去好好的想想吧,还愣着干啥啊,快走吧你……”

  没想到梁初一却是坦然一笑,说道:“本来我也懒得听你废话,呵呵,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岂不是没面子,而且是很没面子!”

  赵文轩一呆,又赶紧说道:“豹哥他们几个都是从武术学校出来,练过的,脾气又爆躁,一言不合,便要动手打人,你非要留在这里等着挨打啊!你倒是快走啊……”

  梁初一心里一动,这事儿要是换了别的人,恐怕是巴不得自己挨上一顿暴打,梁初一微一沉吟,打了个哈哈,说道:“你这大经理现在是害怕找麻烦吧,呵呵,今儿个这个麻烦,你不找,我来找。”

  “你这叫什么话,我也是普通老百姓,跟什么经理不经理的有什么关系,你这人真是……快走,你记住了,下次见到你,还会更加严厉的教训你……”赵文轩气急败坏的,只想先让梁初一离开再说

  赵文轩这么一说,那鸡公头眼珠子转了转,当下转头跟梁初一笑道:“这位小兄弟,你得罪了什么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哥们儿几个,也就是看你不顺眼,手也痒痒的,怎么着,不服气就出去练练。”

  后面的那小胡子,以及另一个小平头,会意的点了点头,当下从梁初一背后挪开身子,对梁初一喝道:“走吧,还愣着干什么?豹哥有话要问你!”

  赵文轩跳着脚叫道:“豹哥……我都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做人不能这么暴力,你们不能跟他动手,他……他是我的……梁初一,你个傻小子,你走啊……”

  梁初一看着赵文轩也笑了笑:“这事情跟你没关系,这几位大哥,非要跟我问话,那是他们自找的……”

  顿了顿,梁初一又转头对刘青云说道:“青云,看来,我不让他教训一下,是走不了,不过也好,我的手也正痒痒的。”

  刘青云怒道:“你当我不晓得你想打架是不是,你要把他们打成残废了怎么办?”

  豹哥等人怪异的看着刘青云,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狂笑起来,这个梁初一在他们眼里,顶多就是一个乳臭未乾的小雏儿,能把自己几个彪形大汉打成残废!

  更好笑的是,梁初一居然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保证只教训他们,绝对不把他们打成残废……”

  赵文轩在一旁瞪着眼睛怒道:“青云,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刘青云看着梁初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你要打架我也拦不住你,但你给我记住,你们都给我出去!”

  刘青云这么一说,豹哥他们几个差点儿笑尿了出来,连先前那个莫名其妙的挨了自己一巴掌的小平头都笑了起来,这样一唱一合的,唬弄谁啊,要不是看在刘青云是赵文轩的未婚妻份上,站在梁初一身边又不肯让开,豹哥可能早将梁初一一脚踹到地上去了。

  而马玉玲也在一旁,笑眯眯的将脑袋附到梁初一的耳边,声音却不小:“梁初一,我跟你打个赌,三十秒钟之内,他们还能还手就算我赢,怎么样?

  豹哥转头看了看马玉玲,一边按着笑痛的肚皮,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小姑娘家家的,没你的事,让开些,等我们收拾完这小子,再带你去喝酒……”

  马玉玲笑盈盈的说道:“好啊,待会儿不带我去喝酒的就是小狗!”

  马玉玲说完,不等豹哥等人再开口说话,当即对梁初一笑道:“梁初一,我可要开始计时了……一……二……三……”

  马玉玲都数到“五”了,梁初一却一动没动,到是豹哥一边笑道:“看我五秒钟放到他……”

  一边伸出醋钵般大小的拳头,一拳就挥向梁初一的鼻梁。

  在这一刹那间,梁初一突然间暴跳了起来,嘴里合着马玉玲的报数声“四……五……六……”一伸手,抓着豹哥的拳头,另一拳打在豹哥的胳肢窝,只听“卡嚓”一声,直接将豹哥的这条胳膊打得脱了臼。

  随即一转身,一拳打在先前挨打的那个小平头的肚子上,打得小平头踉踉跄跄往后退去,在小平头后背快要撞到刘青云的花架之时,却又被梁初一一把抓住,扯了回来,手上一用劲,直接按得跪在地上,随即再次在小平头脸上抽了一巴掌,这才转过身子,一脚踢在另一个小平头的左边大腿上,将这个小平头踢得直接从门口飞了出去,再转过身来,抓着目瞪口呆的小胡子,噼里啪啦的一口气抽了他十来个耳光。

  到了这时,马玉玲这才叫道:“二十五……二十六……停!”

  等马玉玲这一声“停”叫出口来,梁初一早就站在了原来的位置,好整以暇的看着捧着一支手臂脱了臼的豹哥,跪在地上不住呕吐的小平头,已及背后那个还在不住摇头晃脑的小胡子,以及趴在门外还没爬起来的那个小平头。

  这一眨眼之间,梁初一果然将这四个人全部都打得没有了还手能力!不过,马玉玲还是有些不满的说道:“梁初一,你怎么老是要让我输啊……”

  赵文轩站在一胖,一张嘴都能够塞得进去一整个苹果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道:“原来你这么能打……”

  豹哥等人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梁初一,原来梁初一真的这么能打!

  要晓得,那两个小平头,一个中走出了名的“大哥”,另一个更是出了名的不要命,那小胡子更不得了,是中州一家武术馆里的教练,至于豹哥本人,从武术学校出来,除了打架,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也算得上是一个远近闻名的高手。

  就这么四个人,竟然被梁初一这个么看着斯斯文文一个小雏儿在一眨眼之间就全部放倒在地!

  可是,在场的人当中,除了马玉玲晓得梁初一是邱八爷的“徒弟”之外,还经历过什么样的阵仗!

  徒手搏斗,现在让梁初一对付这么几个家伙,梁初一当真是占足了便宜。

  ――谁让这几个家伙不长眼!

  刘青云倒是冷冷的说道:“梁初一,我让你不要在这儿动手的,你现在怎么办?”

  先前,刘青云不让梁初一动手手,几个人还觉得真是好笑,到了现在,豹哥等人总算是晓得了,刘青云真的是害怕梁初一将自己几个人打伤打残,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梁初一也绝对有理由和这个能力!

  见刘青云责怪自己,梁初一淡淡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来一叠钱,直接扔在跪在地上的小平头身上:“拿去,上点儿药……”

  “高手……”豹哥抱着那条脱了臼的手臂,突然之间“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对梁初一说道:“大师,请你……请你收下我……我给你当徒弟……”

  梁初一理也不理跪在地上的豹哥,转头对刘青云说道:“青云,不好意思,把你的花店弄乱了……”

  刘青云沉着脸不理梁初一,赵文轩倒是站到刘青云身前,对着梁初一抱了抱拳,说道:“梁老板以前我只是听说你很厉害,心想那只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实在想不到,你居然真的有这么好的身手,害得我白白的担心了半天……”

  顿了顿,赵文轩又接着说道:“不过,你这是暴力,我这人最痛恨的就是暴力,你记住了,就算你这么厉害,但就算你这么厉害,我还是要跟你竞争。”梁初一又好气又好笑,当下淡淡的说道:“随时欢迎你前来跟我挑战。”

  赵文轩挥舞着拳头:“我当然要挑战你,就算是你能让我失去生命,也无法改变、无法动摇我对青云的一片真心!”

  “你吃饱了撑的……”梁初一没好气的丢了一句,转头朝花店门外走去。

  面对这样几近神经的赵文轩,梁初一实在没法子跟他再往下说,凭着两扇嘴皮子,就来挑战自己,谁在乎啊!

  马玉玲“咯咯”的笑着,跟在梁初一身后,出了花店,背后传来豹哥杀猪一般的声音:“师傅……师傅你不要走啊……”

  本来刘青云也想要出来送送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人,只是赵文轩堵在门口,不住口的说道:“青云……青云,你听我解释,他们真不是我叫来的……”

  走了好一段路,马玉玲才撇了撇嘴,说道:“青云……哼,叫得好恶心……”

  去中州大酒店参加邱八爷的侄子辈铺子开庆典,梁初一基本上没什么兴趣,因为邱八爷的那个子侄跟梁初一以及梁初一的事业没半点儿关系,前来庆贺的人当中的确有些中州名流,但终究在平日里面也没什么交集,就算老铁从中介绍,一个个也就打着哈哈客套寒暄那么几句,一转头自然就不记得了。

  不过让梁初一很是有些兴趣的是,在这儿遇上了两个人――孟少冬,陈光!

  孟少冬却不是以李啸江的名义来参加这个开业庆典的,他们纯属是私人关系――梁初一、胡三儿都曾经让孟少冬救过好几次,回来之后,梁初一也还没去看过孟少冬,在这儿见着了,梁初一自然是一番感激。

  但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几句话之后,孟少冬却要梁初一跟马玉玲一起跟他去找个地方喝酒。

  这事儿,梁初一肯定是不能拒绝,至于马玉玲,好像也没什么所谓,去就去呗,要喝酒就喝酒呗,只是没想到一出中州酒店的门,却遇上急急忙忙赶过来的胡三儿。

  要跟孟少冬一起去找地方喝酒,胡三儿自然是巴不得,当下二话不说,几个人一块儿上了孟少冬的车子。

  孟少冬开着车子,却没去梁初一最喜欢的爆羊肚,而是出了中州,然后直本郊区。

  最后,车子终于在一座竹楼前停了下来,原来这是一处农饭馆。

  现在的城市人,在城里呆得烦闷了,高级酒店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得腻了,便喜欢往乡下跑,去品尝地道的农家小菜,体味农家风情。

  于是便有许多人看准这个商机,建起了小山庄,用竹子,木料、甚至是稻草,在鱼塘边上小河边上或者是小山脚下搭上几间竹楼,木头房子甚至是草棚,都可以招徕客人,尤其是把小山庄建在池塘边上的老板,因为鱼塘是自己家的。

  于是,便在鱼塘里放养上一些鱼类,让前来吃饭的客人,还可以享受钓鱼的乐趣,而且要是客人钓到鱼,还可以就在店里烹煮,这样,客人既可以享受钓鱼的乐趣,还可以享受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身心都能够舒爽许多。

  孟少冬停车的这户小山庄,也有自己的鱼塘,而且,竹楼有一半多是建在鱼塘之上的,不过这户人家的鱼塘不小,怕不止有十几亩吧,一排十个单间的竹楼,都只占了一点边儿。

  一下车,梁初一见门口有块牌子,上面是各种各样的说明,比如说,这里可以为每位客人提供租借鱼竿、售卖鱼饲料等等,当然,这些都要钱,而且很贵,租借一根钓鱼竿,一个小时就要二十元,鱼饲料更不便宜,普通的鱼饲料,一百克装的,都到了三十元,另外,钓上来的鱼,客人还得按斤计价,鲢鱼一斤十块、鲤鱼二十、其他的鱼类也各有标价,从三十到五十不等,不过,总的说来,越是高级的鱼,价钱就越贵。

  只是这个“贵”,也就只是相对普通的人来说,像梁初一等这样的人来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所以,梁初一等人也就只是大略的晃了一眼牌子上有些什么项目的服务,至于价钱,根本就没人去计较。

  进了迎宾的门楼,早有负责迎宾的女孩子迎了上来,孟少冬跟那女孩子说了一个房间号码,女孩子点了点头,便带着大家走上临水一面的竹楼走廊。

  这竹楼做工很是考究,走廊的地面上都是用竹子做成的,但是然走在上面,既不会赶到凹凸不平,更不会听到普通竹器挥发出来的那种“吱吱”声,尤其是竹子做的墙壁,几乎全部都是用一段一段的圆竹拼镶而成,而又看不到一丝缝隙,窗棂屋檐更是巧夺天工,雅意悠然,几乎让人以为是走在一座园林之中,而非只是一处普通的小山庄。

  女孩子顺着临水的走廊,把几个人带到编号为“八”的一间单间门前,这才站住,回头对孟少冬说道:“他们就在这里面了,对了,你们还需要什么其他的服务吗?”

  前面这半句,女孩子是对孟少冬说的,后面半句,却是问梁初一、胡三儿等人。

  胡三儿想了想,说道:“那就麻烦小姐帮忙准备几乎鱼竿鱼饵料,还有,我看进你们的牌子上写着可以烧烤,嘿嘿,这个我最喜欢,不过,我更喜欢的是自己动手做,不知道小姐能不能帮忙弄一套烤具、作料过来……”

  胡三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竹屋里下了起来:“好、好、好久没吃到胡三哥的烧烤了,今天大家算是有口福了……”

  说这话的是小城。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