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3)

  梁初一却不大同意,说道:“我觉得,像邱三这样的人既然不住二楼,一楼应该是杂物会客以及保镖、佣人的住处,这个邱三不住第二层,就一定会在第三层,我们两个直接上第三层,我想应该很快就会有收获。”

  胡三儿却很是反对:“第一层有保镖、佣人,也不是不可能,但邱三的年纪不小,他这房子里面又没电梯,每天上上下下的还得上三楼,怎么可能,所以,我们两个还是直接下第一楼,赶紧找到要找的东西,然后直接撤退。”

  梁初一想了好一会儿,才答道:“这样吧,我们两个在这里争执不休,岂不是更加浪费时间,分头行动吧,五分钟之后我没下来或者你没上来,就往对方的地方赶过去。”

  胡三儿略一沉吟,如果顺利的话,五分钟时间要弄清邱三住的地方虽然有些困难,但是刚刚检查了二楼,对整个别墅房间的布局,应该都该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也就是说,按照两个人见过的房间布局,应该就可以确定邱三的住处,应该在这栋别墅里面卧室面积最大的地方,而这样的地方,每一层都只有两处,不是东面就是西边。

  而在五分钟之内,只检查这两间屋子,绝对是能够绰绰有余的,检查过后,发现没有邱三的住处,便立刻赶往另一层,协助另一个人,这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当下,胡三儿跟梁初一比划了一个手势,说自己往下。

  梁初一点了点头,胡三儿往下,梁初一就只能往上了,只不过,胡三儿走到楼梯口前,却突然又转过头来问道:“这楼梯上没有监控器,他怎么会在这二楼上安装这么多监控器?”

  梁初一一怔,摇了摇头:“我怎么晓得…”

  说完这一句,梁初一直接往上,踏上去三楼的阶梯,只是一眨眼之间,梁初一便到了三楼客厅,略一审视这第三楼的房间布置,梁初一发现,果然如同预想的差不多,房间里面的装修和家具,如同二楼一样奢侈豪华,但奇怪的是,在这一层,梁初一居然没发现与监控有关的东西。

  按照梁初一的跟胡三儿两个人的推断和计划,梁初一进到三楼客厅,第一个便去查看西边的卧室,但是梁初一微一沉吟之后,便直接掉头往东,在梁初一看来,既然房间布局差不多,西边的那间卧室虽然同样不小,但是旁边,也就是离卧室最近的地方,却是厨房和餐厅。

  这三楼上就算不会再有厨房和餐厅,但原来厨房和餐厅的地

  方,就显得有些太过空旷了,毕竟邱三这样的人,手头肯定有很多机密资料,放在毫无遮拦的地方那肯定是不可想象的,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东边的卧室,毕竟卧室对面对面,就是一间小孩子的房间,而三楼那个原本是小孩子卧室的位置,正好是一个相对独立而且很是封闭的空间,也正好让邱三可以保管和储存重要的资料和东西。

  所以,梁初一几乎都没多想,直接便往东边的卧室去了,而梁初一到了走廊尽头,却并没直接去打开卧室查看到底是谁在里面,而是直接打开卧室对面的小房间,去看看里面到的是不是被邱三设置成书房或者储藏重要东西的地方。

  然而,门被打开,梁初一道有些失望起来,这个小房间,书房倒是书房,不过是里面只是堆放比较陈旧不用的书籍,大大小小的纸箱,以及一摞一摞捆扎得很是规矩的破旧书籍,几乎堆积了半间房屋。

  让梁初一很是有种汗牛充栋的感觉,但这显然不会是邱三可能经常光顾的地方,这就让梁初一很是有些好奇起来——邱三没住在三楼,而是如同胡三儿的推测一般,住在一楼?

  梁初一有些不甘心,当下又缓缓打开对面的卧室,卧室里面很是干净和整洁,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和清洁,所以显得明窗

  净几的,但不幸的是,宽大的床上,却罩着防尘的被单,显示着这张床很长时间都已经没人睡过了。

  橱柜和抽屉的门上,基本上都没上锁,梁初一水一打开了几处,检查之下,也是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这间房间,是真的没人住!

  怔了好一会儿,梁初一还是不死心,当即再打开旁边的小卧室,但却发现这间卧室很女性化,一看就晓得应该是邱三的女儿或者什么女眷住的地方,很是温暖,布置得也很是靓丽,不过同样床上没人,应该不是没回来,就是住在其他什么地方,梁初一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悄悄走到最西边的卧室门口。

  在西边卧室的门口,梁初一将耳朵贴在门上,稍微听了一下,发现里面也没什么动静,当下,梁初一打开门,稍微看了一下,里面同样没人,但这间卧室的布置跟二楼邱三的母亲的那间房差不多,同样是豪华奢侈,只是没有太多的生气,多半是属于空着的房间。

  这样的地方,邱三是肯定不会住在这里的,梁初一疑惑的回过头来,去看餐厅和厨房的地方,这两个地方果然很是普通、空旷,连厨房都是空着的,这让梁初一真是有些无语,自己千

  算万算,居然没有胡三儿算得准,看来,邱三果真应该是就住在一楼。

  只是梁初一还是有些不甘心,当下出了三楼,直接往第四楼爬了上去,没想到的是,梁初一刚刚才上到休息台,还没推开进入客厅的门,却被吓了一跳,休息台的门是关着的,但是麻将室与客厅中间那道门却是敞开着的,梁初一从门框里看过去,却发现里面宽大的沙发上,居然坐着两个保镖模样的人,正在喝酒聊天看电视。

  这一层有保镖,邱三会不会就住在这一层了!正在梁初一想着要怎样才能进去看上一眼之时,居然又出来两个保镖摸样的人,这刚出来的两个保镖,笑着跟先前那两个喝酒聊天的保镖打了个招呼,然后喝酒聊天的两个保镖嘻嘻哈哈的说笑了几句,然后分头离开客厅,看样子是这几个保镖到了换班的时间,开始换班了。

  梁初一躲在门外,想了好一阵,觉得自己应该并没算错,邱三不会住在这一层了,像邱三这样的人,有保镖整夜值守倒没什么奇怪,但关键就在于,这客厅里面的电视是开着的,虽然算不上很吵,但是对要休息的邱三来说,肯定就会有着极大的影响。

  何况这几个保镖交接班时,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半点儿严肃的样子也没有,要是邱三在这一层的话,他们又怎么敢开着电视,还毫无顾忌的聊天侃大山,一番计算下来,梁初一倒是觉得他们这几个保镖,应该是住在这一层的,主要目的恐怕也就是防止“飞贼”,从上而下进来——有保镖在这里值班,比什么监控都管用!

  当下,梁初一赶紧轻轻关上门,然后蹑手蹑足的去往第一楼,跟胡三儿汇合,殊不知梁初一才刚刚下到三楼,胡三儿却满面晦涩跑了上来,一见到梁初一正在往下走,胡三儿也是大大的楞了一下。

  两个人碰了头,胡三儿抢先问道:“怎么样,他住在哪里?”

  梁初一微微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不在第三层,第四层住的是几个保镖,有值夜的,别去惊动他们…下面怎么样?”

  胡三儿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答道:“邱三倒是在,跟几个人在麻将室里打牌,不过在一楼没有我们要找的地方!”

  “保镖情况如何?”梁初一没有问其他的,而是直接问第一层的保安情况,毕竟在梁初一看来,既然邱三在跟人打牌,就肯定有保镖在巡逻,估计胡三儿都没敢去其他的地方检查。

  殊不知胡三儿很是得意的答道:“有两个室内保镖,给我放倒了,几处卧室我也查看过了,但是没发现我们要找的地方。”

  这样的事情,胡三儿自然是不会跟梁初一胡说八道,他说邱三的书房和卧室不在第一楼,那就肯定不会在第一楼了,梁初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个邱三的别墅,堂堂邱三的家,邱三又在,居然没有卧室和书房,这怎么可能?

  两个人绞尽脑汁的想了好一阵,突然对视一眼,居然齐声说道:“一定是你忽略了什么地方…”

  说完这话,两个人一愕,又都不由自主的苦笑起来,笑毕,胡三儿抢着说道:“常言道,狡兔三窟,邱三这个老狐狸,肯定比兔子还要狡猾,我们要的那些东西,对他来说直接就是要他老命,他肯定不会放在这样明显的地方。”

  梁初一却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邱三一共只有三处巢穴,这是你我都晓得的,那两处地方,他根本都不常去,这样要老命的东西,他怎么可能随便会往那些地方放?所以,我觉得,一定是还有我们没找到的地方。”

  胡三儿想了一阵,虽然对梁初一的说法有些异议,但是却并没去争执,只是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说道:“我们

  最多还能耽误四十分钟,你觉得我们还能找到的几率有多大?”

  按照计划,四十分钟之后,两个人必须得立即撤退,回到度假村招待所,去继续睡觉,否则,事情就有可能败露,而且,这一次两个人进来虽然很是顺利,但这是邱三的家,不是两个人的租房,更不是江家别墅,也就不是两个人想来看看就能常来看看的地方。

  这一次找不到要找的东西,再要来找,恐怕那得是少说也得好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否则就会打草惊蛇,但很长的一段的时间,梁初一肯定是拖不起的,何况,就算能够熬过去,能不能从邱三身上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依旧还是两说。

  梁初一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这样,现在开始,你想办法去四楼彻底搜查一下,我去一楼再看看,三十五分钟之后,我们三楼集合,三楼没人住,从那儿出去。”

  胡三儿晓得梁初一这样安排并非是不信任,而是担心因为自己的经验和习惯,造成有疏忽的地方,所以相互交换一下场地再去检查一下,防止遗漏了比较重要的信息——毕竟每个人的经验和认知不同,会产生一些事实上的差异。

  不过,整栋别墅,二楼是两个人一起检查过的,就没必要在

  去浪费时间,而整个三楼上没人住,邱三也就不会是住在三楼,所以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四楼和一楼,当下胡三儿微微点了点头,跟梁初一示意了一下,立刻便展开了行动。

  根据梁初一在四楼见到的情形,说大厅里有保镖值守,胡三儿当然不愿去惊动他们,而且,胡三儿要检查的,也就三个卧室,而这三个卧室,都有阳台和窗户,胡三儿自然就选择从“外”去搜查,是不是邱三的卧室,只要在窗子上看一眼就能晓得,比直接登堂入室,一间一间的去查,节约时间得多了,只不过,从外面去“看”,风险也大了不少,毕竟外面的巡逻守夜的,不仅仅只有人,还有不少的狼犬。

  见胡三儿直接上到三楼,梁初一也立刻便往一楼下去,很快,梁初一便到了一楼楼梯口,一眼望去,两个值夜的保镖都是坐在沙发上,仰着头,还在呼呼大睡——这应该是胡三儿用了麻醉喷剂。

  梁初一默算了一下时间,估计这两个保镖应该还有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才会醒过来,当下轻手轻脚的贴到麻将室门边,朝里面看了一眼,见麻将室里面烟雾缭绕,影影绰绰的有好几个人,正在吆五喝六的打麻将。

  梁初一瞅了个空子,一闪身便到了麻将室与客厅通道旁边的

  拐角处,藏身在一株文竹盆景后面,这个“藏”如是在白天,那无疑是掩耳盗铃的事情,只要有人路过,就能一眼看得出来。但是这会儿是到了深夜,基本上没人走动了,连对面的保姆房的门都是关得紧紧的,大客厅里面的两个保镖又被麻醉剂喷了,邱三等人又在打麻将,自然就不会有人看得出来有人藏在盆景后面。

  刚刚藏好,梁初一便听到麻将室里面有人说道:“三条我碰,嘿嘿,好不容易落了个轿,五万,刚打的…”

  这声音很是耳熟,梁初一略一回想,便晓得,这是邱三的保镖,在宝坪山听过他说话。

  另外还有个叫“小凤”而且应该很年轻的女人,以及另外一个“程总”,另外,还有一个不太说话的人,应该是陪客。

  梁初一虽然不晓得这个小凤以及程总是干什么的,但是几个人打牌的时候,时不时就把这两人的名字叫了出来。

  梁初一刚刚弄清楚打牌的几个人的名字,那个小凤娇滴滴的说道:“哎哟,你这五条,可真是及时雨啊,你看看我干爹的牌…”

  邱三也是呵呵的笑道:“对不起了,这五条,我杠,我这骰子呢,呃,一二三,走起…”

  接着,便听到一阵清脆的骰子落盘打转的声音,估计是打牌的几个人都屏着气息,去看邱三投掷的骰子点数,所以没人说话,使得这骰子落盘的声音,让梁初一听得十分清晰。

  不多时,骰子停了下来,估计是邱三杠到了一张好牌,小凤娇滴滴的笑道:“哎呀这可喜气了,干爹,我来帮你摸这张牌,沾沾干爹的财气…哎,我来”

  那个保镖是等人应该是也不计较,邱三更是呵呵的笑道:“小凤你手气好,我真想让你来帮我摸这一张牌哪,来来来,摸过来让我看看…”

  片刻之后,只听见“啪”的一响,显然是麻将被人拍到桌子上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那个叫小凤的女人咯咯地娇笑了起来:“哎哟,干爹,你看看我这给您摸的…这是什么牌…”

  邱三也也呵呵的笑道:“还是这干女儿能干,晓得我要的就是这个七条,嘿嘿,大家伙儿都看看啊,条一色,一条龙,外加钓金龟,杠上花…给钱给钱,呵呵呵呵…”

  邱三的笑声中,夹杂着那个保镖跟另外几个不大做声的人的叹息,更有小凤忸怩作态的“哎哟”了娇哼声,听小凤这声音,估计不是被邱三这个“干爹”给在什么地方捏了一把,就是别的其它什么人吃了她的豆腐,使得小凤欲言又止,欲拒还迎

  的娇声叫了起来。

  看样子这就是纯粹的场牌局,没什么值得让梁初一要去注意的地方,梁初一也就没有再听下去的必要,只是梁初一正要站起身来,去检查其他的地方之际,在搅动麻将的声音当中,小凤娇声说道:“干爹,我挣钱要有干爹打麻将这手气,那可就好了…”

  估计邱三一边摸牌,一边笑道:“小凤,怎么,跟着程总干得不开心?”

  梁初一一怔,这个小凤居然是跟着程总混的!梁初一只这一怔之间,小凤又说道:“干爹你是不晓得,程总对我是好,我做得也不是不开心,可是,最近那个什么工作室又在给我找麻烦…真是烦死人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