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4)

  一听到小凤提到“工作室”这三个字,梁初一一激灵,当下重新又藏了回去,仔细的听了下去,而这个时候,梁初一对这个小凤,也有了些最基本的了解。

  重新开牌之后,邱三叫了一声:“九饼”之后,这才笑道:“那个工作室怎么找你麻烦了,嘿嘿,小凤,以你的能力,还解决不了他,还把这事情弄到我这儿来…”

  小凤娇声说道:“干爹,你不是不晓得啊,最近那个刘青云把我们的市场都抢得一干二净了,根本就不给我们活路,你看,程总不也是来这里的请干爹你出手帮忙的嘛。”

  邱三打了一张牌“哦”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至于吧,不就中州那点儿市场吗,那能有多大点儿市场。”

  小凤很是委屈的说道:“中州的市场是不大,可是,我们那么大多的投资,现在可是一分一文也收不回来,还有干花技术,人家现在可是日进斗金,反正我不管,中州市场这边的事情干爹你可得给我做主。”

  邱三沉吟了好一阵,这才嘿嘿的笑着说道:“就这芝麻绿豆大的一件小事,你还斗不过刘青云?”

  小凤更是委屈的说道:“刘青云倒没什么可怕,但他背后,站着得可是梁初一啊!干爹,我怎么敢去对付梁初一啊!”

  耳听着里面噼噼啪啪的打了好几张牌,邱三这才说道:“是啊,梁初一这小子的确让人顾忌,小凤啊,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尽量不要跟那个梁初一有任何接触,遇到他,也尽量退一步,去顺着他的意思,一旦闹僵了,可是对大家都不好的事情,至于中州市场的事情,你也退一步,睁只眼闭只眼,不久很快就过去了。”

  “干爹…”小凤委屈至极的说道:“那个梁初一,不就是个乳臭味干的毛头小子吗,我怕他,怎么干爹您们也那么怕他?不就是一个中州市场么,难道干爹您就保不住,就算是干爹你保不住,好歹也让她给我们留条活路啊…”

  邱三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小凤你是不晓得,现在正是我们的关键时刻,一个小小的中州花卉市场,对你来说或许很重要,但对我们的大局来说,完全是可以舍弃的一颗棋子…我不妨这么跟你说吧,这事情你要是不暂时顺着点儿他的意思,到头来,恐怕连你我都保不住,舍卒保车,舍车保帅这些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听到这里,梁初一忍不住暗地里好笑起来,这一伙人不怕刘

  青云不怕邱八爷,对花卉市场刘青云的侵吞,甚至都不去提一提俞思颖和邱八爷的名字,反倒害怕自己,自己真有那么可怕?弄到邱三都要落到舍卒保车的地步!

  那个保镖打了一张“三万”之后,强笑着说道:“三爷,我可听说过,马家那小姑娘又回了中州,会不会是想要对我们古玩市场动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要不要趁她立足未稳抢先出手…”

  邱三叫了一声“三万碰”之后,才答道:“抢先出手,哼哼,你们真这么看?之前在宝坪山你们都忘记了?”

  那个保镖很是痛惜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你说我们都已经差点儿得手了的事情,他们两个出来这一搅合,让我们直接功亏一篑,前功尽弃,想起来真是叫人气愤不过…”

  旁边一个一直都不说话,梁初一也不认识的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既然那个梁初一这么可恨,要不我们想办法做掉他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打住…”邱三沉声说道:“我们怎么恨他,怎么跟他斗,那是我们的事情,你要想直接去正面跟他搞,我立刻就撤掉你!”

  邱三这样呵斥了一句,麻将室顿时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

  ,那个翁声翁气的声音才说道:“对不起,三爷,是我错了…”

  那人认了错,邱三这才说道:“幸好这里没什么外人,不然,就凭这你刚才这一句话,就足以要掉我三爷这条老命,哼…你给我听好了,不但是你不能去跟梁初一为敌,还有你那一班兄弟,就算碰到他梁初一,也给我绕着走,省得给我添麻烦,断我后路…”

  顿了顿,邱三又几乎是声色俱厉的说道:“谁要断我后路,要我老命,那我就一定会先让他死得难看至极。”

  麻将室里面又是一阵沉寂,连打麻将出牌的声音也变得很是微弱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小凤娇声笑着说道:“哎哟,干爹,不就是一句话吗,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啊…来来来,打牌,我帮干爹出牌,四饼…”

  那个保镖也强笑着附和着说道:“是是是,他梁初一,我们惹不起,还能不躲得起吗,反正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有仇报仇有冤申冤了,到时候想怎么收拾他就可以怎么收拾他,是吧,真不值得跟他现在去计较。”

  邱三叹了一口气,改用缓和了一些的口气说道:“之所以我

  不让你们去跟梁初一发生正面冲突,你们知不晓得,从之前的几次事情来看,这个梁初一非常不简单,在他背后,除了有邱八那一伙人在趁着之外,应该有着一股普通人都想象不到的神秘力量在支持他…”

  邱三的话说到这里,叹着气停了下来,但邱三这话,却让藏身在文竹盆景后面的梁初一大大的吃了一惊,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事情都很是小心谨慎,一直都在努力隐藏自己的能力和身份,哪曾想居然被邱三给看了出来,只是不晓得邱三是如何看出来的,甚至晓得自己身后还站着李啸江他们一大群人。

  那个保镖笑着说道:“还是三爷眼力好,凭着这些发生过的事情就能看出来,这事情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道上的朋友那里打听出来的,只可惜的是,那帮道上的人,查来查去,查了这么久,居然再也没有更多的内幕。”

  说完,那个保镖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躲在文竹盆景后面的梁初一都能想象得出来那个保镖脸上那一副“一群饭桶”的笑容。

  小凤帮着邱三打了牌,估计是看着邱三还有些生气,当下便娇声说道:“干爹,既然你都说了,那我那花店的事情就这么着了吧,谁让我命不好呢,反正我是没法跟他们去斗,也斗不

  过他们了…”

  邱三这才说道:“这还差不多,呃,有些累了,小凤,你帮我打两圈…”

  那个保镖赶紧说道:“三爷您既然累了,那我们就不打了就是,省得劳累三爷…”

  “别介…”邱三又说道:“我是有些累,但是大家这牌兴都还没尽,要这就散了,岂不扫了大家的兴致,继续继续,少说也还得打上两圈。”

  几个人都明显的不敢拂逆邱三的意思,当下又接着打了起来,只是后面再也没人提及梁初一以及公司里面的事情,到了这时,眼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梁初一已经没必要再藏在文竹盆景后面。

  当下,梁初一站了起来,正要去看其他的地方,没想到一抬头,却见胡三儿从楼梯口探出头来,悄无声息的给自己比划了一个手势,从胡三儿的手势上来看,胡三儿在四楼上,也是一无所获,又见梁初一没上三楼,准备撤退,所以胡三儿又下来找梁初一。

  梁初一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发现这一阵居然在这里呆了二十五分钟,离计划撤退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五分钟了,可是,

  这一楼,梁初一跟本没去检查过任何地方,所以,梁初一跟胡三儿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还的去找找再说。

  然而,到了这时,大厅里面的那两个保镖,也应该快醒过来了,一旦醒过来,那可就很是麻烦,胡三儿想了一阵,瞅了个空子,也闪身过来,然后直接扑到大厅里面,拿出麻醉剂,再次对准两个保镖喷了一下。

  而这时,梁初一也已经直接扑到东边的走廊尽头,从楼上三层的房间布局来看,东边走廊尽头处,因为房间比较宽大,又是向南,光线充足,很适合主人起居,邱三既然没在楼上,就一定是居住在这里。

  应该是胡三儿之前没太过仔细检查,所以有些忽略,梁初一很快捅开卧室的门,然后闪身进去,一看之下,却当真有些失望,这里依旧还是一间卧室,但相比楼上的奢华,这里就简朴了很多。

  楼上放衣柜的地方,这里也有,只不过别楼上的衣柜小了大半,为了看起来不是很空荡,衣柜旁边放了架异形式书橱,整个书橱上也就放了十来部书籍,而且这些书籍大多不但很厚,而且还很是老旧,二楼上放置电脑的地方,到了这里也变成了一部大屏电视机。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套相当宽大的沙发,梁初一正要伸手去拉衣柜,身后却传来极其微弱的声响,一回头,却见胡三儿一脸失望的进来。

  胡三儿处理完那两个保镖之后,便再到西头的房间去看了一遍,但依旧是一无所获,有没见到梁初一出来,所以跟了过来。

  胡三儿见梁初一的手搭在衣橱上,低声说道:“我们只有十二分钟时间了…”

  梁初一点了点头,问道:“你那边没发现吧?”

  胡三儿点了点头:“这老狐狸隐藏得当真不错,看来我们还得再来一次,才能确定他的老巢在什么地方。”

  只是胡三儿嘴里虽然说是在“赞赏”邱三的狡猾,但责怪梁初一事前没下足功夫,准备得不仔细的意思,很是有些明显。

  只是梁初一淡淡的一笑,拉开衣柜,只看了一眼,便说道:“不用再来了,这里就是邱三的卧室。”

  “什么?”胡三儿还再次打量了一下这间相对简陋得很的卧室,差点儿失声叫了出来。

  梁初一点了点头,说道:“这里的确是邱三的卧室,这衣柜里面有他穿过的衣服,这书架上的书…”

  胡三儿笑了笑,接过话头:“邱三的钱多得数都数不清,住这破地方也就不说了,可你见过他这样的人不会弄几件古玩瓷器什么的充充面子,反而就拜了几部破书,这说出去,岂不被人笑话?”

  梁初一笑了笑,说道:“这你就看错了,他这十几本书,要是拿去拍卖的话,价值绝对超过同等体积的黄金,邱三是什么人,他自己就是做赝品假货的,普通的古玩文物,不但入不了他的眼,更显不出他的身份涵养和学识,反倒是这些价值连城的古旧书籍,让人看着就有一种格外的内涵。”

  胡三儿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书架上的那些破旧的古书,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那十几部书,放到一起,一口大号的行李箱都未必能够装得下,一口大号行李箱体积般大小的黄金,哪能值多少钱啊,幸好胡三儿跟梁初一都不是见钱眼开的人,虽然这些书籍价值不菲,两个人倒也不怎么心动,更不会去伸出贪婪之手。

  胡三儿看了一阵,本来想抓一把头发,但想着头上还披着简陋的伪装布,所以,胡三儿最后还是自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说道:“可是,我就还是弄不明白,这老狐狸的那些机密东西,到底放在哪里的!”

  梁初一打量了一眼整个房间,一句话也没说,径直走到楼上原本是卫生间的地方。

  胡三儿在后面嘿嘿的笑道:“兄弟,你真是仔细,连卫生间都不放过。”

  梁初一一笑,答道:“你还不如说我或者邱三口味真重,居然会把那些重要的东西,放在卫生间里!”

  胡三儿只是干笑了两声,这卫生间,胡三儿的确没去看过,人家拉撒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但在梁初一看来,这应该恰恰就是因为经验所致,被胡三儿遗漏了的地方。

  之前胡三儿果然是忽略了这个地方,梁初一这么一说,胡三儿的老脸不由得一红,当下去拉那门上的把手,一拉之下,门把手却没动,胡三儿当真吃了一惊,这门,果然有门道。

  一般的卫生间,除非里面有人,才会给锁死,但这个时候,邱三跟他老婆都没在卧室,卫生间里面当然就不会有人,卫生间里面不会有人,却锁着门,这个“卫生间”,明显就是有问题了。

  胡三儿还在这样想着,梁初一却把那根弯弯曲曲的细铁线拿了出来,直接就往锁眼里捅,顷刻之间,只听见一声轻微的“

  咔嗒”声,想来是门锁被梁初一打开,胡三儿去推门,但却依旧推动。

  这一下,两个人心里更是有底了——邱三所有重要的东西,应该都是藏在这小小的,貌似卫生间里面的!

  要不然,卫生间的门,以梁初一的开锁技术,居然都打不开,胡三儿嘿嘿的一笑,心理上中算是平衡了些。

  自己虽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地方,但梁初一却没法子打开,偏偏自己对这种门锁,还算是颇有研究,这一点,梁初一就肯定是比不了自己的,当下,胡三儿冲着梁初一得意地嘿嘿一笑,转身走到电视墙边上,不多时,胡三儿边在墙上找到一个盒子——胡三儿不认识这是干什么用的,但是梁初一却晓得这就是现在最先进的电子指纹锁!

  梁初一没打开门,直接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要破解这种电子指纹锁,其实并非什么难事,当下,梁初一也只能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让胡三儿到门边上帮望风。

  然而,梁初一还没动手,便传来邱三笑着对几个人说话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听着,是邱三要回卧室干什么,随即,便响起邱三的脚步声,这可把梁初一吓了一跳,这间卧室很是宽敞,但也就坏在宽敞空旷,里面除了衣柜、书厨、沙发和床,就剩

  下一组比较宽大的沙发,根本就没有可以藏身之处。

  邱三要进来,还不直接把梁初一跟邱三两个人直接抓个现行,这要是在以前,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自然是可以在邱三进来那一瞬间,直接把他给放倒,但现在不是从前,梁初一恩胡三儿两个人再也不是拿着枪的人,现在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是在做“贼”,根本不可能用任何暴力的手段,甚至是连麻醉喷雾,两个人都不能对邱三用。

  幸好,邱三到了大客厅,见两个保镖坐在沙发上,没按规矩四处巡逻,邱三不由得皱着眉头走了过去,沉声喝道:“小陈…小陈…”

  小陈赶紧从麻将室跑了出来,低声应道:“三爷…”

  邱三也不多说,只朝着那两个保镖努了努嘴,小陈赶紧上前,只是刚刚走得近些,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稍微走得近一些,小陈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这两个保镖的脚下,还堆了好几个啤酒罐子。

  ——晚上值夜,个别保镖弄些啤酒提神,这也是小陈都晓得的事情,而且,小陈更晓得这两个保镖恰恰没少干过这样的事,只不过在之前,就算是这大厅里的保镖,也没人喝醉过。

  但在邱三面前,小陈也不敢多说,只是挨个儿把两个保镖狠

  狠的抽了几个耳光,其中一个保镖挨了耳光,当即醒了过来,看着邱三和小陈瞪着自己,这个保镖赶紧站了起来,只是看样子应该是醉酒未醒,站着,甚至都还有些摇晃。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