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四跟他老婆口中的“破落商户的纨绔子弟”,梁初一自然晓得是说的自己,但梁初一想不到邱四的老婆居然会这么说。

  不管怎么样,梁家在老头子手里是不怎么样,但寄卖行现在还在自己的手里,其价值也还算不低,而且生意也还算不错,就算破落,也还不至于去街边要饭,说到纨绔,梁初一只认为自己还真是并没有。

  所以,邱四的老婆说自己是破落的纨绔子弟,梁初一忍不住轻轻地冷笑了一声,不过,梁初一到总算是晓得,邱四的确是跟邱三那一帮人其中之一。

  在收割邱家利益这一场饕盛宴之中,收获最大的,只有邱三一个人,但却又尤以邱三为人最为谨慎狡诈,在整个盛宴当中,邱三基本上只是坐地分赃而绝少出面,而且,因为绝少出面,所留下的分赃线索极度不明显。

  尤其是在老范死了之后,邱三的防范更加严密的情况下,梁初一要找到致足够充分的证据来扳倒邱三,几乎已经是不可能了,这也是梁初一追缉马东之后,一直迟迟下不了手,甚至打算就此放弃的原因。

  毕竟梁初一自己的家事,邱八爷这边的事情,无一不牵绊着梁初一,而要找到邱三证据,扳倒邱三,那就须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但梁初一之所以选择邱四这里下手,一来是因为形势所需,最主要的却是,无论事情成与不成,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只要想脱身,绝对是易如反掌。

  也正因为如此,老铁才选择邱四这边下手。

  这时,邱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真不晓得啊,我最担心的,恰恰就是这个你认为是破落商户的纨绔子弟啊!”

  “担心他……凭什么要担心他……”邱四的老婆有些不屑的说道。

  邱四苦笑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我可不敢跟你说,跟你说了,省得你会害怕。”

  “我怕什么,难道他会吃了我不成?”邱四的老婆娇声说道:“总之,三哥给我们那么多好处,你也总得给三哥一点儿面子才是,要不然,这以后我怎么出去见人!”

  很显然,邱四这老婆,很是偏向她那三哥邱三,一直都在替他三哥说好话,估计,邱三给她的好处的确不少。

  邱四又是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你晓得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我最担心的,恰恰就是三哥这样做,会主动招惹那位梁初一啊。”

  顿了顿,邱四又才说道:“要晓得,三哥的生意在几年之前盛极一时,可以说是这个地区的一根标杆,但是这才多久,差不多才半年多时间吧,现在哪里还有邱家一点儿影子,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因为那个梁初一弄的。”

  “他这样……他这样弄垮邱家……他这不是犯法吗?”邱四的老婆怔怔的问道。

  邱四摇了摇头,苦笑道:“是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犯了法,可是,谁拿他有办法,因为他根本就没留下任何证据,没有任何证据,谁拿他有办法!”

  “可是我们……”邱四的老婆迟疑着说道。

  邱四再次摇着头苦笑道:“可是我们,却因为他不晓得怎么得罪了那个梁初一,把我们也给绕进去了。”

  “就算那位梁初一跟三哥有仇,也总不至于迁怒到我们头上来吧。”邱四的老婆,还是不相信的说道。

  邱四叹着气说道:“理论上是不会,但你晓得不晓得,三哥去许家店呆了一个晚上,但却碰巧被人摸了家底,所以我怀疑,是不是那个梁初一已经盯上了我们。”

  邱四的老婆还是很不屑的说道:“他来盯我们干什么,我们又没得罪过他,再说了,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怕他干什么?”

  邱四摇着头,说道:“三哥没告诉过你吧,你知不晓得这个梁初一的背景十分复杂,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面,在中州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还有,你三哥都差点儿栽在了他的手里,你说,万一有哪天他也弄垮了你三哥,我们还不得跟着倒霉。”

  “他敢!”邱四的老婆答道:“要不然,我们先想个办法,把他做了再说,省得你成天提心吊胆的。”

  邱四白了他老婆一眼,沉声说道:“妇人见识,我都说过了,他的背景很复杂,要是能动得了他,你三哥早就把他……我可跟你说了,要是哪天我不在家,给你碰上了,你可得给我客气一点,别动不动去得罪他。”

  “你干嘛这么怕他啊!”邱四的老婆很是不满的问道:“他又吃不了人……不对他客气一点儿,他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邱四的态度益发生气了起来,几乎是很生硬地说道:“我让你怎么做,你就给我怎么去做,我可告诉你,到时候要是给我捅出什么篓子来,你和我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见邱四生气了,邱四的老婆赶进应道:“好好好,我依你还不成么,你冲我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好吗……”

  邱四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三哥来找我的时候,跟我说过他的一些事,这么跟你说吧,三哥那处宅子为什么去了人,那是因为他们有很多的东西都放在那里,你晓得那些东西是些什么东西!”

  顿了顿,邱四又才说道:“从这一点来看,你就应该晓得那位梁初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你要是心不在焉的,把他给惹恼了,弄不好分分钟钟就能把你给灭了。”

  邱四老婆叹了口气:“我也不晓得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去惹上了那么个煞星,早晓得是这样,你跟三哥怎么就不悠着点儿!”

  邱四摇了摇头:“天晓得是怎么回事?据说一开始还是因为老黄的那个歌手看上了那家伙的歌,你说看上人家的歌就好好的跟人家去说不就得了,后来倒好,老黄倒了,那个歌手也直接被封杀了,老黄倒了、歌手没了,这生意上的事情没了就没了,没想到三哥还直接跟人怼上了,你说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唉,也真是,我听说那小子是邱八爷的徒弟……”

  “谁晓得呢,虽说八爷他已经放了话,但是有谁看见那家伙去过邱家?叫过我们几个兄弟一声师叔师伯?”

  听到这里,梁初一一边去揉已经邱四的女儿的鼾声震得已经有些麻木的耳朵,一边忍不住有些好笑,自己在邱四眼里,怎么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了!正还要听下去,估计胡三儿实在是顶不住这鼾声给他带来的痛苦了,轻轻拍了拍梁初一的肩头,张了张嘴却没敢发出任何声音。

  耳朵里面嗡嗡作响,怕说小声了,梁初一听不见,说得大声了,又恐怕惊动客厅里面的邱四她们,梁初一回过头来,见胡三儿腮帮子上的肌肉不住的抖动着,脸上的神色也很是痛苦,当下比划了一个手势,问胡三儿还能不能坚持一会儿。

  胡三儿痛苦地摇了摇头,然后比划着手势,说邱四两口子都已经到了客厅,再要回卧室的几率会很小,不如先想办法去到邱四的卧室,去找要找的东西,梁初一点了点头,在这里干耗着,的确不是办法,再呆下去,无非也是听邱四跟他老婆聊天而已。

  当下,胡三儿轻轻推开窗子,落荒而逃一般钻了出去,梁初一正要走,不曾想这个时候,邱四的女儿翻了个身,但不知怎的,一只手居然碰到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水杯,水杯落到地上,发出“哐啷”一声,这响声虽然不大,但是声音比较尖锐,一下子就让邱四和他老婆警觉起来。

  梁初一吃了一惊,眼看着邱四的老婆站起身来,似要过来查看,梁初一再要跳窗,恐怕是来不及了,当下,梁初一朝窗外的胡三儿比划了一下手势,自己却一下子滚到邱四的女儿的床下。

  只一片刻,邱四的老婆便到了门口,伸手拉着门把手,不曾想门却轻轻的被推开了来。

  邱四的老婆顿时有些奇怪起来,转头跟邱四说道:“咦,你女儿睡觉怎么没关门?”

  客厅里的邱四一怔,随即跟了过来,一边说,邱四跟他老婆一起,摁亮了房间里面的灯,推门进来也很是奇怪的说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梁初一钻在床下,看着车间主任跟他老婆一起进来,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幸好邱四的女儿依旧还没醒,鼾声依旧打得震天介响,这让邱四跟他老婆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邱四的老婆围着邱四的女儿转了一圈,见邱四的女儿还在打鼾,但一只手却搁在床头柜上,地上的玻璃杯子碎了一地,一看这情形,就晓得是邱四的女儿在睡梦中,不知不觉间打翻了水杯。

  当下,邱四的老婆转头跟邱四说道:“怪不得,是她自己打翻了水杯,真是的,还吓了我一跳。”

  邱四有些心虚的走到窗子边上,拉开窗帘,见窗户倒是关得很严实,但也是没锁,邱四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一边帮着窗户锁好,一边嘟囔道:“女孩子家家的,门不关不说,窗子也不关,成什么体统?”

  一边嘟囔,邱四回过头来,满脸疑虑的看了看他女儿的衣柜,衣柜的门也是虚掩着的,好像是里面藏着有东西一般,邱四顿时满眼戒备的悄悄靠近衣柜旁边,然后猛地拉开衣柜,衣柜的门一开,里面的衣物顿时哗啦啦的倾泻了出来。

  一只黄花小猫,喵呜一声,从衣物里面爬了出来,随即跳到邱四的女儿的床上,再看衣柜里面,却是再也没有了什么。

  当下,邱四稍稍吐了一口气,低声对他老婆说道:“你帮她收拾一下,我先出去,不然这么大的女儿,要是醒过来,我……”

  殊不知邱四的老婆摇了摇头,也是低声说道:“我帮她收拾,弄不好他还以为我在偷她的东西呢,要不这样,我们把她叫醒,跟她实话实说,省得她醒来之后,又要乱发脾气。”

  邱四苦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是听见女儿的房里有异响,这才进来的,但女儿也是二十来岁的人了,自己这个做老子的,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像什么话?最关键的是,女儿一向跟她后妈不合,这会儿真要叫醒她,也实在是不方便。

  邱四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对他老婆说道:“算了,别却动她的东西,等她自己醒了再说。”

  邱四的老婆自是巴不得,当下赶紧闪身到了门口,一手拉了门把手,只等邱四出去,就立刻把门关上,只是邱四犹犹豫豫、疑神疑鬼的,过了好半晌这才关了灯,慢慢的退出她女儿的房间。

  而邱四的女儿,到了这时,居然依旧还没醒!见这房间里面实在已经不是久留之地,梁初一慢慢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又揉了好一阵嗡嗡作响的耳朵,这才准备打开窗户,先出去跟胡三儿会合。

  殊不知这个时候,邱四的女儿突然“啊”了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梁初一大惊,吓得立刻再次卧倒,生怕被邱四的女儿看见。

  殊不知邱四的女儿坐在床上,吃吃的笑着说道:“你……别躲……我都看见你了……”

  梁初一额头上的汗水顿时一下子如同泼了一瓢水一般,哗啦哗啦的直往下淌。

  邱四的女儿好似一点儿也不害怕,依旧吃吃的笑着,低声说道:“你是害怕我爸吧,你放心,有我在……”

  邱四的女儿语气温柔娇媚,根本不像是见到自己的房间里进了贼,反而是在跟自己的情郎,在花前月下谈情说爱,这让梁初一浑身的汗毛都要炸了――邱四的女儿,都看见自己了,却不尖叫示警,让他爸妈进来抓贼,却跟自己说着情意缠绵的话,这是要闹哪样?

  只是邱四的女儿说了这样情意缠绵的两句话之后,居然又“扑通”一声倒在床上,继续发出震耳的鼾声,梁初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是心里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邱四的女儿,她这是在说梦话啊!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这才重新爬了起来,心里想着,还是赶紧的离开这房间的好,不说在这里听着这震耳的鼾声是一种折磨,就算是这邱四的女儿一惊一乍的,也能让自己肝胆欲裂。

  然而,梁初一刚刚才爬起身来,邱四的女儿居然尖声大叫了起来:“贼!你这个贼……”

  邱四的女儿这样一叫,别说客厅里面的邱四和他老婆大吃了一惊,就连窗外的胡三儿都吓了一跳,不由探头来看梁初一,梁初一也不晓得这邱四的女儿到底是发现了自己,又或者是还在做梦,但门边不但想起了脚步声,还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看样子,下一刻之间,邱四跟他老婆立刻就会进来,而这个时候,梁初一再要跳窗逃走,那肯定是来不及了。

  当下,梁初一只得赶紧再次合身倒地,再次钻进邱四的女儿的床下,一眨眼间,邱四跟他老婆果然摁亮了灯,双双进来。

  邱四两口子一进来,邱四的老婆立刻坐到床上,低声问道:“怎么回事,那里有贼?”

  邱四却是再次走到窗前,去看先前关好的窗户,但是一番检查下来,邱四却丝毫也没看出异样,疑虑之间,邱四转过身来,走到他老婆身边,一边去看他女儿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邱四的老婆强忍着震耳的鼾声,在邱四的女儿脸上轻轻拍了拍,柔声叫道:“哎,醒醒,醒醒,怎么回事?”

  只是如此,邱四的女儿不但没醒,却依旧是鼾声如雷。

  叫了几声,邱四的老婆忍不住转头对邱四说道:“不会是有人给下了药吧,我们……要不要叫人?”

  一听说“叫人”两个字,邱四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心情也显得很是矛盾,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再叫一下,看看是不是……”

  话音未落,邱四的女儿闭着眼睛叫道:“哥,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舍不得你啊……”

  语气陡然之间变得哀婉凄凉,甚至还低低的泣啜了起来,只是才没哭泣几声,邱四的女儿蓦然睁开眼睛,一下子又大叫了起来:“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估计邱四的女儿真的醒了过来,见女儿真的醒了过来,邱四这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邱四的老婆却说道:“你刚刚不是说有贼吗,我们……我跟你爸……”

  邱四的女儿再次一下子坐了起来,愠怒的喝道:“出去……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

  邱四有些担心的看着女儿,但却讪讪的说道:“你没事吧?”

  邱四的女儿瞪了邱四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吃得好,我睡得着,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们,这大半夜的,跑到我房里来干什么?”

  邱四讪讪的答道:“刚刚你这里又是摔杯子,又是大喊有贼的闹腾,我跟你姨,这不是担心你吗,所以……所以……”

  邱四不住的跟他女儿赔小心,邱四的女儿却不依不饶,大发娇嗔,使大小姐脾气,梁初一在床底下,却是满嘴苦水,苦不堪言,不说自己现在就在他们几个人的脚底下,他们只要一弯腰兴许就会发现自己,单单是这邱四的女儿已经醒了,自己怎么出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