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胡三儿却只喝啤酒,不喝饮料,毕竟接下来的事情,胡三儿要却需要一些酒精,给自己适当的刺激,两个人喝了一阵随即又做了一些比较简单的准备,毕竟要防止邱三、邱四他们狗急跳墙,以暴力威胁到两个人。

  将所有的需要的,比较简单的装备收拾成两个小背包,两个人这才坐下来,专心的等候邱三的电话,邱三能够把照片和支票让山庄的服务员,点名送给梁初一,现在把照片连同支票,已及梁初一回敬给他的一起送过去,不用多说,邱三也晓得是怎么回事。

  但现在,就只能看看谁先沉不住气,谁先等不下去,谁要是等不下去了,自然就会打电话通知对方,或者约定一个地方,做最后摊牌,只不过,看样子邱三很沉得住气,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这一等,快到下午时节都还没等到邱三的电话,反倒是梁初一有些焦急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马玉玲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梁初一本来想接,又担心马玉玲会问及自己现在在干什么,梁初一不想骗马玉玲,更不想让马玉玲担心,想了好一阵之后,这才给马玉玲发了一条自己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完事儿,再跟马玉玲仔细谈的短信。

  幸好,马玉玲收到短信之后,表示理解和支持,而且,也不再多问了,经过马玉玲这样一打岔,梁初一越发有些担心起来,深恐邱三会对自己送过去的账单根本不屑一顾,甚至在进行要对自己不利的安排。

  不管怎么说,入侵邱四的家里,这都是社会所不容的事情,以邱四和邱三的手段,要把自己弄进去,绝对不会是什么难事,何况,邱三手里的那些照片,绝对是足够和充分的证据,还有一点也是梁初一很是担心的,如果邱三晓得东窗事发,而采取选择隐忍避让,甚至是选择出逃,整件事情,对梁初一来说,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毕竟邱三选择隐忍,避让,甚至是出逃,基本上也就是向梁初一投降,对于向自己举手投降了的人,梁初一自然再也没兴趣去跟他计较了。

  胡三儿倒是一边喝着啤酒打发时间,一边跟梁初一说道:“瞧你很是着急,前两天我听到有人说了有种叫胆小鬼的游戏……”

  梁初一当然晓得胡三儿说的这个“胆小鬼游戏”。

  所谓的“胆小鬼游戏,”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是两个人都驾着车,相向以高速冲向对方,只不过,既然是游戏,当然就不会真的让两辆相向而行的车子直接发生碰撞,而是在飞速接近的同时,看谁先行避让,这不仅要有娴熟的驾驭技巧,更重要的是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勇气!

  谁先害怕了胆怯了,自然就会赶紧打方向盘避开,但也因此就成了胆小鬼,总的来说,所谓“胆小鬼游戏”,运用到战略战术上来说,主要是要让对方很清楚有效的晓得己方的实力,哪怕是虚张声势装出来的,也要让对方明白,己方的实力是对方不能支撑得住的,己方的能力和意志也是足足可以越过对方能够承受的极限边缘。

  在采取高压的姿态下,让对方做出巨大的牺牲,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和利益,毕竟对方只要先让一小步,自己这方就可得寸进尺。

  只是理是这个理儿,但是梁初一现在算得上是把胡三儿也给硬生生的拖了进来,再加上马玉玲那方面的顾虑,这就让梁初一在心理上失去了一些以前的自信,好在胡三儿现在成了一个局内的局外人更是比较清醒,所以,看梁初一着急,胡三儿反倒是慢悠悠的不太在意。

  在胡三儿的鼓励下,梁初一虽然心里有些焦灼,但终究还是忍住直接去给邱三打电话的冲动,不过,也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计算着可能会出现的情形,一直熬到了黄昏时节,梁初一的电话才再一次响了起来,梁初一赶紧拿起电话,一看之下,忍不住惊喜不已。

  ――邱三终于等不住,亲自给梁初一打电话过来,直到这时,梁初一晓得,自己终于又赢了一局!

  “我在东城着边的‘雅趣山庄’摆了一桌,梁老板若是不嫌弃,就请过来喝上一杯,如何?”

  邱三没有跟梁初一来半句客套,而且虽然说是邀请,但那一起依旧是冷森森的。

  但是,话语里面也充满焦灼和无奈。

  毕竟梁初一送给他的那张账单,不仅仅只是多少钱,而是足足立刻就能够让邱三倾家荡产还得坐大牢的催命符!

  梁初一看了看时间,笑了笑,也是淡淡的说道:“好,我们四十分钟之后见!”

  倒是邱三又问了一句:“晓得‘雅趣山庄’这个地方吧,要不,我让人来接!”

  梁初一淡淡的答道:“晓得,不用了,我马上就启程了。”

  邱三在电话里面狠狠的喘了一口气,这才挂了电话。

  梁初一挂了电话之后,胡三儿早就在廖权的抽屉里面上翻出中州市交通地图,仔细的研究了一阵,这才说道:“从我们这里过去,一共有九个红绿灯,二十二个岔路口,两条单行道,一共二十四分钟行程……”

  邱三约梁初一去城东山庄,那里也算是地处郊区,这么多的岔道口,很难说不会碰上什么意外,而一旦出现任何意外,就足够梁初一后悔终生,所以,胡三儿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马虎。

  梁初一看了一阵,说道:“胡胖子,这样,我找一个人来,开着我的车子,到其他地方去溜达一圈,我们两个……”

  胡三儿早就末了电话出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电话通了,胡三儿嘿嘿的笑了几声,这才说道:“能不能把你的车子开到我这边的超市门口?”

  对方笑了笑,说道:“你不会是又要借我车子吧?”

  胡三儿笑道:“当然,是!不过,我这真的是正事,需要换辆车子!”

  对方很是无奈的笑道:“哥,本来你要车,我是不该说二话的,但你晓得的,我这车也就是我小情人,借它陪陪你可以,但你可得要好好的善待它啊……”

  胡三儿笑道:“不放心是吧,嘿嘿,实话告诉你,这车,是一个大老板朋友需要,就算挂花一点儿漆皮,我都让他赔你一个崭新的小情人,如何?”

  对方苦笑着说道:“那倒没那个必要,我也就这么一说,哥你要当真,就当我放屁了。”

  胡三儿就这么简单的就搞定了车子,梁初一忍不住有些疑惑的看着胡三儿:“我可以去找唐怡或者孟少冬他们的,你这么搞,合适不?”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这事儿有我们哥儿两个就够了,这要把唐怡他们牵扯进来,这后面的事情也不好弄了是不是?”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但又只好问了一句:“那位朋友还可靠吧?”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都是道上的,可靠不可靠我不敢说,但是要出了什么事儿,跟你扯不上太大的关系。”

  梁初一愣了好一阵,这才说道:“也好,善后的时候,你多给他一点儿钱,算是我买了他的车子。”

  胡三儿奸笑了起来:“那是,嘿嘿,还是梁老板考虑得周到……”

  搞定了车子,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这才背上小背包,一起出门。

  两人小心翼翼的出了门,确信没有可疑的人在监视跟踪之类的,这才出了实验室,然后到很远的一个超市,进到超市里面,买烟的买烟,买水的买水,不到三分钟,一辆半新旧的面包车就停到超市门口。

  胡三儿淡淡一笑,跟梁初一说道:“这小子,还真来得快!”

  梁初一也是笑了笑,说道:“想不到胡胖子才来这么一段时间,居然就交上这种这么有身份的朋友!”

  胡三儿笑了笑,答道:“不就仗着老子有些小钱钱儿么,显摆罢了,在梁老板你面前他算个屁!”

  梁初一笑了笑,不再多说,不管开这辆车的人是谁,这一次算是给自己帮了一个大忙,像胡三儿这样,就算是对不起这人了。

  殊不知胡三儿一边叼了根烟,却并不点燃,只笑道:“兄弟,你可别介,这家伙不晓得怎么回事,纠缠着我要我教他几招,我看这家伙还算是对我的脾气,勉勉强强算是收了个小弟,根本用不着跟他客气。”

  梁初一忍不住笑道:“想不到胡胖子都收徒弟了!”

  胡三儿嘿嘿的笑着,往外走,一边答道:“屁徒弟,小弟,要真是徒弟,我还舍不得找他弄车呢。”

  梁初一跟胡三儿这一类人,要么就不会结交朋友,更不会跟别人称兄道弟做兄弟,但一旦认了这个朋友,那便是自己的性命都只剩下一半,另一半,就已经给了朋友兄弟,梁初一跟胡三儿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这开车的人,当初想尽一切办法要做胡三儿的土地,但胡三儿却只承认自己是收了一个小弟,毕竟自己的徒弟和小弟,绝对是有区别的。

  出了超市,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很是瘦削的年轻人,见到胡三儿,只是苦笑了一下,也不多说,直接把车钥匙交到胡三儿手里。

  胡三儿接了车钥匙,点了点头,将刚买来的一包烟扔给那人,笑道:“拿去抽吧,记住,别抽太多,回去的车费该带了吧。”

  那瘦削的年轻人双手捧着胡三儿抛给他的烟,一脸感激的连连点头答道:“哥,够了,够了,反正这又没多远,也就四五站路……呃,这位,不就是未来工作室广告上那位……”

  胡三儿瞪了那瘦削的年轻人一眼,沉声说道:“哪来这么多的话,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你忘记了!赶紧的给我滚回去……”

  瘦削的年轻人嬉皮笑脸的答道:“是是是,我这就滚回去……”

  一边说,一边打开烟,点了一支叼在嘴上,这才转身走人。

  梁初一一边开车,一边仔细观察每个极有可能出现以外的路口,才过七八处到雅趣山庄山庄的必经路口,梁初一居然发现的确有两三处都有很可以的大车货车之类的停在路口,虽然不能去证实这些大车货车,是不是特的针对自己跟胡三儿两个人,梁初一还是很有些庆幸――幸好自己跟胡三儿两个人换了车!

  不说自己跟胡三儿两人会不会出意外发生车祸被车子撞到,至少,少了很多麻烦。

  二十四分钟的路程,梁初一实际上只用了二十二分钟,整整提前了两分钟,就赶到城东郊区的雅趣山庄山庄,停好车子,梁初一下车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发现这山庄所处的地方并不算偏僻,事实上,这里只是城郊,比不上城市中心的喧嚣,多了许多清静而已,城乡结合部都算不上,自然就谈不上偏僻了。

  山庄面南背北,占地少说一千来平方,周围都有水泥浇筑的艺术篱笆,篱笆是原木形状,淡绿色油漆,跟地上的逐渐枯黄的草色截然相反,但又跟篱笆边的常青花草融为一体,当真相映成趣,山庄左后是一小片风景花树,花树掩映下,可见数亩大的一口鱼塘,右侧却是一片果树林,只是现在已经是晚秋时节,果树林里除了一部分石榴还挂着累累的硕果之外,大部分的果树,都已经是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

  就整个山庄区域内的地形来说,并不复杂,但这也使得梁初一心里有了个底。

  正打算去问问这里服务员时,一个穿着背上印着“雅趣山庄”两个字,腰上系了围裙,模样甚是俏丽,年纪不过二十五六的一个女服务员笑盈盈的迎上来。

  一开口便说道:“两位是梁老板和胡老板吧,这边有请……”

  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就是……”

  说着,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跟在服务员后面穿过山庄边上,花树中间的一条水泥小道,几经反折,到了鱼塘边上一出用竹子搭盖出来的亭子里面,亭子背靠风景花树,面临鱼塘,很有一种依山傍水的的韵味。

  不过,有些煞风景的是,在风景花树丛里面,能够隐隐的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西装,虽然并没几个,但是看他们的身形,就晓得他们很是彪悍,不用说,那是邱三带来的保镖,梁初一不敢断定这些保镖是不是针对自己的,但邱三若是有什么事情,这些保镖在第一时间冲过来,保护邱三。

  而且,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亭子里面,有两个人,邱三、邱四!而这个时候,邱三跟邱四两个人每人一把摇椅,一根钓鱼竿,正在垂钓,显得悠然自得。

  梁初一不晓得邱三跟邱四两个人是不是真的还有心情钓鱼,但是竹亭子的角落边上,放了一个塑料筐子,筐子里有水,水里有一条三四斤的鲤鱼,以及几条七八两的鲫鱼,鲤鱼和鲫鱼都在框子里面很平静、很轻柔的摆动着尾巴和胸鳍,而那服务员把梁初一跟胡三儿带到这里之后,也不多说,直接转身走了人,如此一来,整个竹亭子里面显得很是安静。

  亭中有竹凳,竹桌,桌上有茶盏茶包茶壶,旁边有红泥碳炉,红泥炭炉上有装了水的紫砂壶,壶中的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微响,估计是刚刚才烧开没多大一会儿。

  邱三跟邱四两个人明明晓得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来了,但却头也没回,依旧是坐在摇椅上,半闭的眼睛钓鱼,这倒不是邱三跟邱四两个人对梁初一无理、不屑,实在他们两个人都没想到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能够这样轻轻松松的赶过来,出现在他们面前。

  尤其是邱四,在这一刻,几乎都快透不过气来,邱三稍微好一点,毕竟邱三对梁初一的能力,早有比较深刻的了解,但邱三没立刻转过头来,跟梁初一和胡三儿打招呼,是想在梁初一的面前,保留住最后一丝威严。

  但其实,在邱三给梁初一打电话的那一刻开始,在梁初一的眼里,邱三就什么也不是了!

  梁初一笑盈盈的上前,不管不问,直接上前把红泥炭炉上的紫砂壶拿了起来,倒出一些开水,将茶盏茶具浸泡清洗了一番,然后才打开茶包,取出茶叶,放进茶壶,又冲了开水,滗去第一道茶汁,又才重新倒入开水。

  竹亭里的茶杯茶具,算不上格外精致昂贵,但也算是比较高档,浅绿的茶汁倾雪白的瓷杯,顿时一股茶香缓缓的弥漫开来,茶汁、瓷杯,色泽很是养眼,茶香怡人,再配这夕阳薄暮下的绿树红花,竹亭白水,当真极具诗情画意。

  只不过这种诗情画意对梁初一来说,是闲情逸致,但是对邱三来说,却有一种日薄西山的苍凉。

  梁初一倒茶,也只是到了自己跟胡三儿两人,随即端起茶杯,朝胡三儿举了举,然后喝了一口,这才说道:“碧螺春,不错,应该是今年的新茶,味道不错。”

  胡三儿也是举起茶杯,一饮而尽,随后皱着眉头说道:“茶就是茶,对我来说,好茶就不如好酒,饮茶,最多也不够就是清心,但好酒,却能让人时常留恋。”

  “因人而异吧!”梁初一笑了笑,说道:“饮茶有饮茶的好处,不应辜负花枝去,且嗅清香倍饮茶。”

  胡三儿却是淡淡的笑道:“饮茶虽好,但终究不如饮酒豪迈,谁不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也不去跟邱三和邱四打招呼,自顾自的喝茶聊天,似乎跟邱三与邱四两个人毫不相干。

  这跟邱三和邱四两人自顾自的钓鱼,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邱三虽然已经先退让了一步,主动打电话找梁初一过来,但梁初一跟胡三儿来了,邱三却又暂时不来理睬,依旧是想要摆出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估计,这是邱四出的主意吧,想给梁初一一种无形的压力,殊不知梁初一这人什么都在乎,但却偏偏最不在乎这样的事情,邱三跟邱四想要保持这种无形的压力,梁初一只是用随意饮茶,便轻松化解,甚至还跟胡三儿谈笑,对这种无形的压力根本无视,胡三儿更是接着谈笑,将这种无形的压力,反击回去。

  邱三本来就已经是心虚了,若不是仗着邱四,只怕早就要认输服软,尤其是听到胡三儿那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时,邱三虽然半闭着眼睛,一脸平静,但腮帮子上的肉,都忍不抽搐了几下。

  估计邱四也听出胡三儿话里的杀伐之意,忍不住微微怔了怔,早听说过梁初一背景复杂,实力不弱,但没想到梁初一倒还显得较为平和,跟梁初一一起这个不是很起眼的年轻人反倒却是锋锐得很。

  过了片刻,邱四这才微微的“唔”了一声,似因为钓鱼,却睡着了过去,听到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人谈笑才刚刚醒过来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