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家伙背后站了好几个人,被这家伙转身一逃,反而阻住了几个人想要扑过来的脚步,使得梁初一有了眨眼间的机会,将手里的木棒塞给身后的胡三儿。

  胡三儿这家伙,原本手里没有武器,也就只好躲在梁初一跟马玉玲身后,不敢跟那一帮人硬抗,但是现在从梁初一手里接过了木棒,胆气立刻暴涨了起来。

  从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身后往前一挤,大吼了一声:“妈拉个巴子……”

  吼声还没完,被梁初一揪过来放倒在地踩在脚下的人一绊,胡三儿直接一个大马趴扑了出去,而且,是踉踉跄跄的直接扑进了那一伙人中间去了,等胡三儿站稳身子,身上都不晓得挨了多少下。

  马玉玲这边一对三,虽然并不吃力,但是要放到那三个人,倒也很不容易,这主要是马玉玲顾虑着自己只是一个“外国人”的身份,要是在荒郊野外,那也就能由得自己,但这大街闹市之中,一出问题,势必比平常人要麻烦许多。

  所以,马玉玲除了尽量自保之外,也就不去施展那些能使人致残、甚至毙命的辣手,只是这样一来,围攻马玉玲的那三个人,便以为马玉玲的身手不过尔尔,要教训教训这样一个女孩子,应该是绰绰有余,而且,有眼睛锐利的人也发现,围攻梁初一的那些人,简直惨不忍睹,反倒是跟马玉玲纠缠在一起,安全得多。

  是以,这三个人不遗余力的围攻马玉玲,绝不过来沾惹梁初一,胡三儿冒冒失失的挨了几下,幸好梁初一出手得快,将追击胡三儿的几个人一一放倒在地,后面的还有十几个人,眼看着梁初一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将近一半的人,余下的这些人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这些人稍微犹豫的这一刹那间,梁初一立刻抽身过来,去帮助马玉玲,在这一刻,余下的那些人眼里看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景象――梁初一其实比刚刚要恐怖得多,如果说刚才梁初一只不过是一头让人望而生畏的老虎,现在这一刻,恐怕比一头狮子也还要恐怖得多。

  其实这倒不是有意的在 表现什么,马玉玲这边的情形,委实让梁初一很是恼火,马玉玲一对三,使得马玉玲屡屡险象环生,但梁初一也明白马玉玲的顾忌,晓得马玉玲只是在尽量自保,没用上全力,但偏偏这三个人却不知死活,愈加猖狂的对马玉玲步步紧逼。

  一时之间,梁初一不知不觉用出了全力,所以,余下的几个人能看到的,也就只有一缕过眼云烟一般的一缕影子,等余下的十几个人回过神来,马玉玲已经跟胡三儿站到了一起,而围攻马玉玲那三个人,已经全部摞在一起,被梁初一踩在了脚底下!

  这只不过是一眨眼间的事情,余下的那几个人全都惊得呆住了,这一架,还要不要再打下去,还能不能打下去啊?

  梁初一用力跺了一下脚,脚下立刻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梁初一再次一跺脚,沉声喝道:“闭嘴……”脚下摞在一起的七八个人立刻声息全无。

  ――每个人身上原本就像是压了一副石头碾子,被梁初一再跺上一脚,立刻就像是落了一座山在身上一样,碾子压在身上不会死人,被一座山压一下,马上就会死人的!

  等场面清静下来,梁初一才再次沉声喝道:“说,你们的头儿是谁,什么目的?是不是邱家的人让你们来的?”

  余下的那十几个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站了出来,颤声说道:“好汉,我们的头儿被你踩在脚底下的,至于说要……要说……目的,我们真不晓得,我们真不晓得哪个什么邱家……”

  难怪这余下的十几个人,虽然心惊胆战,却没四散逃窜,原来他们的头儿还被梁初一踩在脚底下的,无缘无故干这样的事情的人,一是为了所谓的江湖义气,再就是为了钱财,看这帮人的样子,为了钱财的原因肯定大过了所谓的江湖义气。

  这一点,梁初一心里还是明白的,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多费心思去追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梁初一从一摞人上面跳了下来,伸手指着刚才说话那汉子,说道:“把你们的头儿给我拎出来……”

  那汉子畏畏缩缩的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定住了身子,自己去把头儿拎出来,那不是等于直接把头儿给卖了么,而且,偏偏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那汉子一犹豫,胡三儿可就忍不住一腔怒火,捡了根棍子,从梁初一背后窜了出来,用棍子指着那汉子,吼道:“尼玛,听不懂人话是吗?快过来照我梁老板说的话去做……”

  刚刚自己冒冒失失的蹿了出去,身上可没少被这些家伙痛抽,现在,报仇的机会,总算是来了!那汉子打了个寒噤,偷偷瞥了一眼梁初一,但对胡三儿这家伙却是不屑得很,别看胡三儿的个儿比梁初一宽大了一圈儿,要单对单打架的话,还真不是盘菜。

  只是梁初一冷冷的说道:“你最好听我兄弟一句话,否则,我一定会把你抓过来,让他好好问问你。”

  让梁初一抓过去,再让胡三儿好好的问问,这可很明显的威胁,被梁初一抓过去,最起码,就会弄得像现在还摞在一起的那几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还手之力,再让那胡三儿来问,还不是任凭胡三儿任意折磨。

  那汉子犹豫了半晌,终于仰天叹息了一声:“权老大,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那汉子还没叫完,那一摞人里面,立刻有人怒道:“蒋耗子,你个王八蛋敢出卖老子……”

  这一下,都不用叫蒋耗子的汉子直接过来拎人了,梁初一顺手揪住权老大的头发,硬生生的从人堆里把他扯了出来,权老大也就三十岁左右的的一汉子,不过,比起蒋耗子那个儿,还单薄了一些,一双三角眼凶巴巴的盯着梁初一,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现在,手下的弟兄全部都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要是认了软,这以后,这帮兄弟谁还会卖自己的帐?所以,权老大被梁初一扯了出来,哪怕身上也就只剩下一条破了一个洞,露出白生生一块屁股的裤衩,权老大也依旧高傲的挺着胸脯,昂着脑袋。

  “你就是权老大?说说,谁让你来的,什么目的?”梁初一的目光,在光着屁股的权老大身上游移不停,似乎在考虑权老大身上哪个部位的肉鲜嫩一些。

  权老大虽然高傲,但是被梁初一那狮子进餐前的眼神盯着,很快就心惊胆战起来,这他妈的还真像是要割人啊!

  胡三儿扬着木棍,大踏步走到权老大面前,喝道:“快说……”

  权老大心里虽然打着摆子,但还是嘴硬不已:“有种就给老子的脑袋上来一下,别他妈娘们儿似的……”

  话还没说完,只听“”的一声,权老大只觉得眼前突然冒出来无数金灿灿的星星,胡三儿这家伙还真的有种,还真的敢直接往自己的脑袋上敲!

  “哎玛……你给老子还真打啊……”权老大捧着脑袋,蹲在地上,歪着嘴,看着又把木棒高高举起的胡三儿。

  胡三儿嘿嘿的笑道:“不是,我只是玩玩儿……”说着,照着权老大的脑袋又是“”的一下。

  权老大顿时口吐白沫,嘴歪眼斜,直接就趴在了地上,胡三儿见权老大趴在了地上,恨恨的扔了手里的木棒,照着权老大踹了一脚,骂道:“不经打的伙,你们刚刚打我,不也就这么打的么?”

  蒋耗子见权老大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心总有些不忍,梗着脖子上前,将权老大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望着梁初一,说道:“据我所知,权老大是接到一封匿名信,还有一笔钱,指明要我们为难你一下,而且上面还说得很清楚,只是要我们试探试探你们的功夫而已,决不让我们格外严重的伤害到你们!”

  胡三儿一听,不由得破口大骂了起来,只是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心里却不由得“咯噔”一下,试探自己这帮人的功夫?

  如果这话属实,那应该就不是邱三或者邱四设的局――梁初一等人跟邱三在一起的时间不短,正面冲突也发生过好几次,邱三不可能不晓得这帮混混儿凑到梁初一面前只能是挨打。

  所以说让这帮人来找自己麻烦的人,应该不是邱三他们。

  不过这就奇怪了,除了邱三他们敢这样直接了当让人当街拦截之外,还有什么人敢这样对自己下手?还会有谁拿钱来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见梁初一脸上阴晴不定,蒋耗子在权老大的胸前摸了一把,竟然摸出来一个信封,蒋耗子略略看了一眼,便送到梁初一面前,说道:“诺,这就是那封匿名信!兄弟,我们真不晓得是谁,权老大他这样子……让我们送他去医院吧……”

  梁初一伸手接过那个信封,一边看,一边淡淡说道:“放心,你权老大只是在装装样子,省得我兄弟再抽他而已,真要把你权老大打成什么样,我兄弟还没那个心思……你要不信,我再让我兄弟抽他一下,保证他立刻就会蹦起来……”

  被梁初一直接说破了,权老大再也装不下去了,关键是自己要再装下去的话,说不准胡三儿那家伙还真的就给自己来上一棍,勉勉强强从蒋耗子怀里伸直了腰杆,权老大依旧狠狠地说道:“算你狠……”

  梁初一把目光从那信纸上移开,直接冷冷的瞟了一眼权老大,没想到权老大立刻说道:“这信,是个小孩子交到我手上的,就在那边才交到我手上的,大哥,我也是看在有两万块钱,又没特别要求要伤害你到什么程度的份上才动的手,大哥……这江湖上的规矩,也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先前权老大还特别的强硬,不曾想到了这会儿,还没等梁初一再开口,自个儿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所晓得的一切,就说了出来,看来,所谓的江湖义气,在他们这帮人眼里,还真是一文不值!

  梁初一顺着权老大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边,不到一百米远之处,一辆出租车突然启动,迅速的离开,梁初一迅速回想了一下,自己跟马玉玲等人过来的时候,那辆出租车应该是一直都停在那里的,只是自己绝对没去注意那里面坐着的,到底是什么人。

  马玉玲在梁初一身侧瞄了一眼那张信纸,见上面的自己很是潦草,的确没什么署名,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来,要试探自己这帮人功夫的那个人,经验很是老道,仅仅用一张纸和两万块钱,不露痕迹的就摸到了自己这帮人的底细,这样的对手,还真是可怕。

  梁初一看了一遍,从这张信纸来看,权老大的确没说谎,到底是受谁指使,真实的目的是什么,权老大一伙人还真是不晓得,梁初一不由的苦笑了起来,就两万块钱,这一帮人就敢直接跟人开干,幸好自己跟胡三儿他们并不是什么嗜血的人,要不然,这两万块都不够他们这帮人的医药费。

  苦笑之后,梁初一又微微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冲着权老大笑了笑,说道:“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可有一条,以后我要在见到你,我就见一次收拾你一次,而且绝对不会像这一次这样手下留情,信不信由你……”

  本来,梁初一说以后见一次就会收拾一次,权老大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他妈的,早晓得梁初一这么厉害,又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谁还愿去沾惹啊,别说以后,就算是现在,自己都后悔得要命!

  不过,等权老大一伙回过神来,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早就走得老远了。

  胡三儿很是不忿,权老大一伙人,没来由的打了自己一顿,梁初一不但不去找回场子,自己浑身也是伤啊,梁初一却连一声也不吭,这兄弟做得!

  马玉玲看着低着头,自顾自走路的梁初一,低声跟胡三儿说道:“胡三儿,你别误会了梁初一一番好意……”

  “好意,梁老板他现在完全变了,变得懦弱、胆小,又不是我们在惹事,凭什么我们挨了打,还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我想不通!”胡三儿气哼哼的说道。

  马玉玲解释道:“胡三儿,事情远诶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听清楚了,是有人顾他们来试探咱们的,要揪出那个幕后人物,咱们就不得不暂时隐忍一下,你看明白了吗?”

  “暂时隐忍?”胡三儿嘟囔了一句。

  梁初一回过头来,对胡三儿淡淡的说道:“有我们在,我们工作室里的,还有你的老婆孩子他们至少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是我们谁能保证时时刻刻都守在她们身边呢?我们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就走,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我们大家都不会有任何麻烦。”

  一提到老婆孩子,胡三儿的不满,立刻软化了下来:“说得也是,要对付这帮混混儿,不像梁老板这样刚柔并济,恩威并用,还真是有些麻烦……呃,对了,梁老板,我这怎么也算是工伤吧,嘿嘿,这医药费用,你看……”

  胡三儿这么一说,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顿时大跌眼镜,胡三儿这家伙想钱都到什么地步了――连这招都能用上。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才转头问道:“胡三儿,说说看,这一段时间,你到底花了多少钱,还有多少存款?”

  梁初一记得,从白龙过江回来,再到宝坪山,这几个月月的时间里,自己的确没额外的给胡三儿多少钱,但是这两个多月时间里,无论是吃、穿、住、行,都没用胡三儿自个儿掏钱啊,胡三儿这家伙,真会这么“穷”!

  胡三儿腆着脸,“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这才说道:“我也不敢隐瞒梁老板你们,家里头给我下达了个任务,要求也不算高,就是挣足五十万……”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一听这个,都禁不住失声,挣足五十万?

  胡三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我真觉得这要求不算高,你看啊,再过几年我儿子女儿要结婚,得先给买套房子,对吧,好的咱要不起,十万二十万一套的是不是该买一套……这五十万,不就剩下多少了,然后是结婚要给彩礼钱……”

  胡三儿掰着指头,一笔一笔的,算得梁初一失声问道:“五十万,就这么没了?”

  马玉玲却蹙着眉头,说道:“胡三儿,就算你真一下子需要这么多钱,问你梁老板要点儿工资,要点儿医药费,那也顶不了事啊,工资才多少钱,你这工伤医药费又才多少钱啊!”

  想不到胡三儿立刻说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我能攒一笔钱,就离目标更近了一步,是这样啵?”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摇头不已,这样的事情,都能说得堂堂正正,冠冕堂皇,这天底下,恐怕除了胡三儿这家伙,也就再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