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鉴宝大师 热门()”!

  梁初一想了想,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座四合院的房子里面,发现这几间房子里面,仅仅只有两个人,看样子,除了现在还留在屋内的这两个人,余下的包括那个人在内的十四个人,是一起走的。

  不过,这座小院子,正好是处在“十”字形路口边上,顺着梁初一过来的这条路,是一条水泥路,而横在梁初一面前的另一条路,却是一头通向宝坪山方向,另一头通向邱三家背后深山里的机耕路。

  都不用说,按这种情形,自己追着的那个人应该是坐着车子离开,但现在要追踪那个人,就让梁初一无法在短时间之内确定那个人的去向,不得已之下,梁初一只好决定前面的三条路,一条一条的去找。

  毕竟那个人他们只是刚刚离开不久,就算是开着车子,也一定不会走得太远,反而是梁初一现在可以趁着暮色降临,邱三家外面,又没多少人烟,让梁初一可以毫无顾忌的全力狂奔。

  主意一定,梁初一当即选择了右手边,通往邱三家背后的深山里面的这个方向,梁初一用竭尽全力的速度,朝通往邱三家背后的深山方向追出去了将近五公里。

  按照这条道路的路况,以及梁初一现在的速度和花费了的时间来计算的话,那个人他们就算是开着车子狂奔,到了这里,也应该被梁初一追上,只是梁初一在这个方向上,既没见到有车子也更没见到有人。

  如此,梁初一也就只好掉头回来,很快便回到十字路口,到了这时,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大地,一弯峨眉似的弦月倒挂,让梁初一在夜里走路还不至于太过吃力,而这个时候,邱三家这一带的村民,也都是早已尽归家中,享受温馨而丰盛的晚餐。

  只是梁初一到了十字口,看着指路牌上的宝坪山方向,稍微沉吟了一下,便直接往宝坪山方向奔去。

  再往前走,村民的房屋便逐渐稀疏,机耕路两侧,也不过十来户,之后,人家更是稀少,到了这里,梁初一再次发足狂奔,梁初一一边奔跑,一边想着那个人他们十几个人,到底会去什么地方,跟高雅又有什么关系。

  高雅就算是自愿跟着那个人走,也不至于跟着十几个人一起,在乌漆墨黑的情况下往这荒山野岭里钻,这可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而到了这时,梁初一才发现这一带地方,沟壑坑洞,遍地都是,一个不好,掉进哪个坑洞,便是尸骨无存,而且毒虫蜈蚣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多得梁初一都害怕。

  由此,梁初一宁愿是自己找错了方向,也不愿意相信高雅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一带地方,只是心愿毕竟只是心愿,再往前走了不到两公里时,梁初一便发现前面一处山上有点儿亮光,这一带很是荒凉,好几公里之内都不见人烟,但这里有光,多半便是自己跟踪的那个人,或者别的什么人家。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样荒凉的地方,突然出现亮光,怎么说都很是有些诡异。

  也就是说,那个人的确出现在这里,高雅有没有跟在一起,梁初一相信,立刻也会晓得得一清二楚。

  在距离那个人四五百来米的时候,梁初一放慢了速度,慢慢地靠了过去,不过,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那个人一伙人,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还刻意的掩饰过,而且,那个人的确切位置,并不是如同梁初一想象的那样在铁谷的洞口,而是在距离铁谷洞口四五百米的悬崖下面。

  梁初一慢慢的潜近,这才发现,邱三家的指路牌上,出现的“宝坪山”原来还真不是自己进过的宝坪山,在那个人他们一伙人所处的地方,有一个山洞,而且,洞口上面还清清楚楚的标示着三个字“铁谷洞”。

  见到这三个字,梁初一忍不住愣了好一阵――铁谷邱三的“铁谷”,难道指的就是这个铁谷洞?

  不过,这个时候,梁初一觉得很熟悉的那个人等人正在洞口检查装备什么的,看样子,这是要进入到这铁谷洞里面。

  梁初一再走近一些,只听到其中一个人对那个人说道:“四爷,那条裂隙,是最近几天才发现,穿过裂隙没多远,里面就有人工凿造的痕迹,嘿嘿,估计,薛大将军的宝藏,是真的存在。”

  “薛大将军的宝藏!”梁初一再次暗暗吃了一惊,薛大将军的宝藏,不是说一直都是邱家和马家寻找陨石的一个借口么,怎么这铁谷洞里面又发现宝藏线索?

  那个人岔开话题,说道:“不说这事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到底有发现没有?”

  那人眉开眼笑的答道:“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只晓得宝坪山有进入薛大将军宝藏的通道,可是谁也不晓得在这铁谷下面的才是真正的通道,嘿嘿,就在昨天,我们找到进入宝藏的入口,呵呵,我们找还到两三样散落的玩意儿。”

  那个人“嗯”了一声,也是有些惊喜:“这么说,已经接近藏宝的地方了。”

  那人本来还眉开眼笑的,但在一瞬间又有些尴尬的答道:“宝藏应该是接近了,不过,通道损坏得很严重,好多地方都是巨大的石头,根本进不去,再说,越进去,就越危险,我手下的那些兄弟,都嚷嚷着要加钱,都叫了好几天了。”

  一说到要加钱,那个人顿时沉吟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要不然这样吧,拿到宝藏之后,我再给兄弟们涨五个百分点,这可比五十万一百万的加钱,要实在得多。”

  只是那人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的那些弟兄们,说宝藏再怎么加,也比不了现金,再说,现在还才到通道口,后面的路还很长……”

  那个人沉吟了一阵,这才说道:“我今天过来,也就只带了五万块现金,再多,我真是一下子拿不出来了……”

  那人又说道:“四爷,你这五万块,嘿嘿,是不是太少了点儿,我十几个人玩命儿的干,就这点钱,实在不好打发啊!”

  那个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实话跟你说吧,我的情况,目前有些困难,原本计划得好好的,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个六爷,一分钱不出也要分一杯羹,另外就是姓梁的那小子,也是纠缠得很紧,先前还打电话来说,看到一辆可疑的出租车跟到三爷家来了呢。”

  那人沉吟了片刻,笑了笑,说道:“姓梁的是什么人物,要不要我叫几个人帮方少你把他做了?”

  那个人摇了摇头:“做了他倒是简单,可是他手上还有比三爷都丰厚的资金,直接做了他,不但可惜了那些资金,能不能做得了他都还两说呢。”

  那人笑了笑,说道:“那还不简单,我找几个人,把他绑了,他的资金不就……嘿嘿……”

  梁初一冷冷的一笑,这人当真也是不晓得天高地厚,自己没找他们的麻烦就算是他们的侥幸了,他居然还要来找自己的麻烦,正想着要不要使点手段,让这个不晓得天高地厚尝尝厉害,没想到这个时候宝坪山里跑出来几个人,一边跑还一边兴奋不一的大叫道:“又找到了……又找到了……”

  在手电光亮的照映之下,只见一个人捧了一串珍珠项链,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的跑了出来。

  那串珍珠串珍珠项链,项链不是很长,又因为是民国年间的新珠,估计价值也就在十来万左右,在梁初一看来并不怎么值钱,但对跟那个人交谈那个人和捡到珠串的人来说,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希望。

  那个人笑盈盈的接过珠串看了看,笑道:“大哥,恭喜你了,这玩意儿,价值可能在三十万左右啊,呵呵……”

  捡到珠串,带着矿帽的那人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嘿嘿的笑道:“三十万,呵呵,这肯定值不了,我这人并不贪心,只要能能值得起十来万,我就心满意足了。”

  那个人笑道:“大哥,你也太小家子气了,打开通道,里面的财宝,何止千百个一百万,到时候大家一起发财……”

  戴矿帽的人说不贪心,只要十来万就满足了,这当然不是他的真心话,能挣一百万的,只要十来万就满足了,他傻吗!不过,明明只值十万左右的东西,那个人硬说能值三十万,恐怕那个人除了是在放长线钓大鱼提高鱼儿咬饵的积极性之外,也是为了给这些鱼儿画了一张大大的饼,要不然,这些鱼儿就不愿意上钩。

  那个人收好珠串儿,笑了笑,说道:“大哥,老规矩,下次过来,再带现钱给你,呵呵,老哥,你放心吗?”

  戴矿帽的人憨厚的笑道:“大哥是什么人,大哥说过的话,那就是一颗唾沫一颗钉,一言九鼎,我怎么会不放心呢,嘿嘿……”

  那个人笑了笑,又问道:“下面怎么样了?”

  戴矿帽的人笑了笑,说道:“按照大哥提供的图纸,距离目标还有将近三百米……”

  那个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打通……”

  戴矿帽的人小心翼翼的答道:“这个很难说,前期工程,消耗最大的,就是材料和工资,按照目前情形来看……”

  那个人有些气馁,勉强笑着问道:“大哥,按照你的意思,如果算成资金的话,大约还要多大的投入?”

  “大约在五百万左右吧……”戴矿帽的人有些心虚的看着那个人,说道:“现在的情形,跟打隧道的工程差不多,但我们的工作量,和要顾及的方面比打隧道却要多得多……”

  那个人明白戴矿帽的人甚至是自己这一伙人都需要顾忌的是什么,当下勉强笑了笑,又挥了挥手,说道:“好,辛苦大哥了,资金方面,我继续去想办法,工程这方面,就全靠大哥了……”

  戴矿帽的嘿嘿的笑了笑,又寒暄两句,便转头再次进入到铁谷洞里面,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铁谷洞的黑暗之中,那个人这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对先前那人说道:“我得赶紧把这东西送回去,这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还有,钱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很快把你需要的钱给你送过来。”

  那人笑了笑,说道:“也好,你小心些……”

  那个人“嗯”了一声,这才转身过来,回头去开藏在路边的车子。

  躲在暗处的梁初一微微犹豫了一下,本想要立刻给那个人来哥人赃俱获,但是一转念,又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个人这家伙,既然都到了打薛大将军宝藏主意的地步,说明这家伙捅出来的窟窿已经不小了,何不让他把窟窿再捅大点儿!

  有了这样的计较,梁初一当下在那个人拆车子伪装,打开车门之后的那一瞬间,在车子后面弄出了点儿响动,那个人本来正要往车子里钻,听见车子后面有异常响动,当下很是警觉的转过头来,又到车子后面去检查了一番。

  趁着这机会,梁初一轻手轻脚的上了车子,藏在后面,那个人小心翼翼的围着车子检查了一转,却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自顾自的啐了一口,然后上车。

  待发动了车子,那个人又打开车载音响,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开车,一路上颠颠簸簸,好不容把车子开回到邱三家,上了村道,车子才平稳起来。

  这时,那个人才关了车上的音响,打开蓝牙耳机,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老三吗?你在哪里?”

  梁初一张着耳块,仔细去听,只听见邱三说话的背景很吵,应该是在一个很是嘈杂的地方,邱三很是有些费力的答道:“二哥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过你,可是你却不在,打你的电话你又关机……”

  那个人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我不是在这边忙吗,正在开车往回头赶。”

  邱三在那边欣喜不已的答道:“很好,你赶紧的过来……”

  那个人笑了笑,说道:“你别急着谢我,说实话,我这边的事情,遇上了点儿麻烦,我待会儿我还得请三弟给我帮帮忙才是……”

  邱三在那边说道:“二哥你过来再说,呵呵,你我谁帮谁那还不好说吗?”

  偏偏那个人继续说道:“老三,说实话,也只有你能够帮我,给我足够的信心……”

  梁初一听得浑身痒痒的,可是抓又抓不到,挠又挠不着,忍不要在车子上蹭擦起来,本来不想再听下去,但却又恐怕漏掉最为主要的东西,再说了,那个人跟邱三两个人的谈话,那是不由自主的要往耳块里钻,就算梁初一不想听,也是不得不听下去。

  邱三说道:“可惜的是,我却帮不了你更多,我真是没用,二哥你能跟我说说,你的困难到底怎么回事吗?”

  那个人淡淡的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晓得这一段时间里,我在做一桩大生意对吧,做成了这桩生意,我就算是出人头地了,可是,你也晓得这个世道的艰难,没有钱初步难行的道理……”

  “你差钱吗,还差多少……”邱三倒是非常实在,直接说出了那个人绕来绕去,却不肯直接说出来的目的。

  那个人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也不是太多,也就差了一两千万,不过,要是再投两千万进去,我可以很负责的向你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能获得最少十倍的回报。”

  邱三对有多少倍的回报,倒并不是太在意,只是犹豫着说道:“二哥,你没事吧,是不是老八那边发现了什么……”

  那个人沉吟了片刻,才笑着说道:“今天我去看过了当家的,当家的说,现在也快年关,所以要我上缴……”

  说到这个,邱三有些急切的问道:“当家的有没有提到我?”

  那个人眼珠子转了转,笑道:“这倒没有。”

  邱三“嗯”了一声,过了许久这才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年这个年关,恐怕是不会好过,二哥,这后面的事情恐怕还真的得好好的合计合计……”

  那个人却说道:“老三,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去看当家的吧,这会儿,眼下的情形这么艰难,当真是内外交困啊。”

  过了好一会儿,邱三才答道:“好吧,我就听你的……”

  梁初一躲在后备箱里,不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胃部也不住的抽搐起来,要不是顾忌着不想现在就惊动了那个人,梁初一当真要狂吐出来。

  只是现在这个二哥和邱三的关系极深,而且也看得出来他现在极度缺乏资金,最关键的是,看样子,他跟邱三应该又是在想掏空邱家。

  当然了,这些事跟梁初一本身的关系并不是很大,毕竟梁初一要找的是高雅,现在也只能算是在寻找邱三掳走高雅的证据。

  “要不然这样吧……”邱三继续说道:“我想先看看自己这边能不能凑齐需要的资金,万一凑不齐的话,你再去跟当家的说说……”

  那人叹了一口气,只得答应下来,还说:“好了,待会儿等你回来我们再细聊,这会儿开车……”

  那个人收了线,重新打开音响一边开车,一边和着音响里的乐曲,哼了起来,梁初一感觉到那个人快意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就窜出来,一把掐死这个无耻之徒,不过,想想那个人捅出来的窟窿还不够大,梁初一只得强行忍住现在就掐死那个人的冲动。

  一路颠簸着,过了许久,才进入到中州城区,那个人开着车子,很快转到老城区一家叫“莺歌”的舞厅门前,这才停了车,随即,那个人下车,又很是机警的看了一遍周围,确信这个时候不会再有人跟踪,这才进了舞厅。

  因为那个人下车的时候锁了车门,这让梁初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车子里面爬出来,爬出车子,梁初一立刻扑到旁边的一处角落里,哇哇的干呕了好一阵,才总算勉强抑制住自己的恶心。

  本来,梁初一还想要跟进舞厅,去听听那个人会跟邱三说些什么,但是顾虑到舞厅里可能会有那个人或者邱三的爪牙,又不想现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暴露出来,以致打草惊蛇,梁初一只得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拿出手机,调出照相功能,然后等待那个人跟出来。

  这一等,梁初一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都快到十二点了,那个人才跟一个女子一起出来,两个人钻进了车子,然后直接去吃大排档,看电影。

  梁初一将拍摄到照片保存了起来,然后想了想,便决定不再跟踪下去,自己也有两天没合眼了,还得回去休息一下,再说了,这边的情况,也得及时通知马玉玲和胡三儿,省得让他们老是担心。

  老城区到医院,还有好几公里,梁初一只能拦了出租车,随后赶到医院,再见到马玉玲的时候,梁初一发现马玉玲跟胡三儿两个都是一脸怒容,一见到梁初一,两个人都是迫不及待站了起来。

  梁初一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马玉玲皱着眉头,不答,胡三儿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邱三!”

  过了好一会儿,马玉玲才说道:“邱三来过了,名义上是来看望许姨,实际上却是来跟我下战书的……”

  “所以你们跟邱三杠了起来!”梁初一笑了笑,问道。

  马玉玲哼了一声:“别说我不会害怕,这里的人有又谁会怕他……”

  胡三儿在一旁怒道:“那家伙……那……哼,还说要我们跟他合作,把工作室卖给他……”

  不用胡三儿多说,梁初一便想象得到,邱三想学着富发公司什么的,用手段渗透工作室,一来时间不会允许,再就是梁初一这边的篱笆扎得很紧,邱三根本没法子得到什么,得不到什么所以肯定气急败坏,公然站出来撕破脸皮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不过,梁初一也相信,估摸着邱三现在已经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重生之鉴宝大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