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2)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希望你…”马玉玲善意的回答。

  马玉玲这么说,本来也并非是敷衍这年轻人,毕竟初次相交,谁会口无遮拦,再说,梁初一跟马玉玲这一次过来,本来就是需要很好的把身份隐藏起来。

  “你…”年轻人微微一怔,转头看了梁初一等人一遍,突然指着刘大嘴巴,说:“他就是…就是…”

  马玉玲一怔,不由诧异之极:“你…你们认识?”

  这一次过来,梁初一为了不让这些人受到格外牵累,所以才让马玉玲找来根本没有来过许家店的几个手下,就连梁初一和马玉玲本人都是化过妆之后才过来的,没想到这个卫江南却好像看穿了几个人的本来面目。

  不过,这个卫江南到也是明白人,就算是看穿了马玉玲等人的身份,也不说出来。

  只是年轻人不答马玉玲,又说:“这么说,他也肯定来了…”

  看了一下梁初一随即笑了笑:“应该就是你?”

  梁初一微微一笑:“看样子,你应该就是那位卫江南卫老板

  …”

  这年轻人果真就是卫江南,脸上连笑容都没有,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两圈,不再搭理梁初一等人,转身大踏步走了。

  见卫江南要走,梁初一赶紧追了上去,又大声问道:“卫老板…”

  卫江南不答,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其余的马玉玲、刘大嘴巴、高放、谷大柱四人,见有了消息,自然也是紧追不舍,才不过追了几十米远,突然后面一阵呐喊,十好几个人,挥舞着锄头木棒,叫喊着,乱哄哄的追了过来,大约是这些人都是那小贩的亲属好友,要来找卫江南的麻烦的。

  卫江南加快了脚步,一阵小跑,梁初一等人自然是紧追不舍,后面又跟了一大群大呼小的人,这一追一逃顿时蔚为奇观,只是卫江南体力甚好,不紧不慢的,在前面开路,梁初一他们就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刘大嘴巴,高放,谷大柱,他们三个简直是苦不堪言,个个牛喘一般,偏偏又不敢停下来,谁晓得后面的人会不会不由分说,逮住一个就先揍上一顿再来讲道理,人家红着眼呢!

  马玉玲稍微好点儿,被梁初一拉着,奔跑时还可以借上一些力气,但长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好在后面那些人,也多是

  农牧商贩之徒,跑了一阵自然也累得有些不行,有好几个都是跑了一阵,把手里的家伙一扔,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张着嘴巴呼呼喘气,但是仍然还有四五个人,虽然喘着气,却还在勉强追赶。

  再跑百十来米,刘大嘴巴眼前一片五光十色的星星乱晃,强撑着,摇摇晃晃的再跑几步,扑通一声,跌了个满嘴啃土,后面的谷大柱、高放,早就只想躺下了,见刘大嘴巴轰然倒地,两个人也是接连倒在地上。

  梁初一拉着马玉玲跑了一阵,一回头,见后面三个人都没跟上来,赶紧放开马玉玲,说了句:“跟着他别跟丢了,我去接应刘大嘴巴他们…”说着,头也不回,返身奔向刘大嘴巴、谷大柱等人。

  马玉玲一咬牙,想也没想,跟在梁初一后面,返身回来,这时,后面那几个人,追到刘大嘴巴等人身边,一个个也是像打了摆子一般,站立不稳,嘴边挂着白沫,一双脚直发抖,拄着锄头木棒喘息着,看样子累得比刘大嘴巴还够呛。

  其中一个拄着锄头的年轻人,指着谷大柱,喘着气,说:“你…跑…你在跑啊…”

  谷大柱使劲喘了两口气才说:“不…跑了…跑不动了…实在

  跑不动了…”

  那拄着锄头的年轻人,这时才把一句话说完:“你在跑…什…么跑?”

  刘大嘴巴翻身坐了起来,呸呸的吐了好几口,把嘴里的泥土吐得稍微干净些,这才问:“你们…不是…追的我们?”

  那拄锄头的年轻人狠狠地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来,这才说:“你们是老板叔叔的客人,我追你们干什么?我们要追的,是那头狼!”

  高放艰难地仰起头来,问了句:“你不会打我们…”

  那年轻人嘟囔了一句:“我们是朋友,又不是敌人,我以为…你们也还是想要抓住那头饿狼的…”

  刘大嘴巴一听这话,一下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大大的呼了几口气,这才说:“我们跟他,只是想要问几个问题,无冤无仇的抓她干什么,哎呀…我的妈呀…我这胸膛,要炸开了一样…”

  这时梁初一到了刘大嘴巴身边,想要去拉刘大嘴巴,自己却“扑通”一声,趴到了刘大嘴巴身上,这他妈太累了,马玉玲赶过来,也是双脚一软,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眼里却有些惊恐的看着手里拿着家伙的几个人。

  高放赶紧说道:“马小姐,不用怕,他们是朋友,是朋友…”

  马玉玲听说是朋友,这才松了口气,几个人还没恢复过来,那一帮人后面不晓得是谁喊了声,“收拾他们,这帮人是来…来掘坑取宝…”

  一听说梁初一他们是来掘坑取宝,先前那个拄锄头的年轻人,微微一怔,随即发一声喊,带着几个人蜂拥而上,要痛揍梁初一等人。

  一眨眼间,“朋友”又变成了死敌。

  到底是久居此地,那年轻人一伙的体质,比梁初一他们强悍不少,梁初一他们还在喘着粗气,年轻人一伙,却是恢复得像没事的人一般。

  高放、谷大柱,奋起余力站起来挡在梁初一前面,大喊:“梁老板,马小姐快跑…”

  一句话没喊完,两个人拿木棒的人,噼里啪啦的一阵乱棍,把谷大柱打得抱头鼠窜,高放却是拦腰抱住那个年轻人,死命的顶住,不让年轻人向梁初一和马玉玲他们靠近一步。

  见无缘无故的就动手打人,刘大嘴巴一个鲤鱼打挺,想要直接站起来,只是上半身可能太重,一下子没能站起来不说,脑

  袋在地上重重的撞了一下,差点就撞出了个脑震荡,梁初一勉力站起来,把马玉玲拉到背后,又大声呵斥,要那年轻人放开高放。

  见梁初一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年轻人眼里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马玉玲是少有的美女,收拾了梁初一他们几个男的,接下来的事…嘿嘿…

  刘大嘴巴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百忙之中抽出一把刀子,要奋勇上前,一个手眼极快的,小贩模样的人,“啪”的一棍,打在刘大嘴巴的刀身上,“当”的一声,先前在摊子上买的那把刀居然齐握把的地方断掉。

  刘大嘴巴吃了一惊,大叫一声:“我他乃么的又遇到高手了…”

  喊完,把手里仅有的一截刀柄,迎头扔向打断他刀子的那个人,回头拉起马玉玲要跑,马玉玲自然是不肯弃了梁初一,不但不跟刘大嘴巴逃跑,反而死命的往回头挣扎,眼看着梁初一、谷大柱、高放三人都被一群人围殴,马玉玲又不顾性命的往人群里钻,要去护住梁初一,刘大嘴巴实在没办法了,掏出一个纸包,一把扯开表面的报纸,露出一把黑坳坳的手枪来。

  刘大嘴巴拿了手枪在手,指着人群,厉声喝道:“蹲下…蹲

  下…谁再动,我打死谁…”

  那帮手了拿着家伙的人,一看刘大嘴巴手里有枪,略微一呆,顿时没了先前的嚣张,有一个庄稼汉打扮的中年人,一呆之下,连手里棍子都掉在地上,两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虽说人多势众,但人家手里有枪,木棒锄头,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子弹的,再加上刘大嘴巴一脸狰狞,那样子比电视里的杀手还杀手,由不得几个人不怕。

  在刘大嘴巴的威吓下,几个人老老实实地丢了手里的家伙,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双手抱头,乖乖的蹲到地上,梁初一趁势扶起高放,拉着谷大柱,脱离了几个人的包围圈。

  刘大嘴巴挥舞着手枪,厉声喝道:“蹲好蹲好,谁敢动,老子一枪毙了他…”

  高放被无缘无故的揍了一顿,心头火大得不行,经过刘大嘴巴身边时,趁刘大嘴巴不注意,一把夺过刘大嘴巴的手枪,也不顾梁初一阻止,回头走到那个揍他最狠小贩面前,把枪口顶在那个小贩的头顶,恨恨的问:“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毒打我们!”

  那小贩低着头,低声说了句什么,高放大喝道:“大声点,我要理由,理由!你明白吗!”

  说着高放狠狠的踢了那小贩一脚,那小贩躺在地上不敢动,先前那个拿锄头的年轻人偷偷看了高放一眼,突然间窜了起来,想要一把抱住高放,让其他的人上来夺枪。

  只是高放一转头,一把枪又顶在这个年轻人的眉心,恶狠狠地盯着这个年轻人,眼里透着杀气,手指尖一边渐渐加力一边厉声大喝:“你动,你再动…你再动一个试试…”

  一看高放动手之间就要杀人灭口,梁初一大叫了声:“住手,住手…不能杀人…”

  刘大嘴巴也很是焦急,大喝:“住手…不要杀人…”

  马玉玲更是尖叫了起来,谷大柱却是漠然,自己这一顿揍,挨得冤枉,虽说还没伤到筋骨,但是皮肉之伤,也是痛彻心肺,和这年轻人一伙的,也大声惊叫起来,顿时场上一片呼喝惊叫,热闹至极。

  那个年轻人被手枪顶住,脸上顿时瀑布一般落下汗水来,顷刻,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个透,其他的人眼看着高放扭曲狰狞的脸,更是筛糠一般发起了抖来,片刻,浑身湿透的年轻人眼里露出恐惧,或许,他明白,这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真的会对着自己开枪,所以,他怕了,渐渐把脑袋往后仰,只盼离这黑洞洞的枪口,远一点,再远一点。

  高放本来愤怒不已,也很是紧张,毕竟,拿枪杀人,自己也是第一次,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只是紧张之中,手指不知不觉的就扣动了扳机,“”,突然之间,枪声就炸响了,所有人眼睁睁的就看见高放手里的那枪,从枪口喷出来几近一尺长的火焰,瞬间包裹住了年轻人的整个脑袋,年轻人在这一刻之间,微微一顿,随即倒地。

  场上所有的人顿时全体失声,除了微风刮过树叶,传来轻微的声音之外,几乎连呼吸声都再也听不到了,俱是呆呆的望着高放,这个杀人凶手!。

  许久,高放突然发出一声嚎叫:“我杀人了…”

  高放一叫,所有的人俱都一起惊叫了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好几个跪在地上的人,膝头之处都渐渐的变了颜色,露出水渍的痕迹――这是被吓尿了出来。

  梁初一大喊着“高放”扑过来,要夺高放手里的枪,防止他继续杀下去,刘大嘴巴拉着马玉玲,谷大柱想要上前帮助梁初一,有两个人趁乱想跑,场上顿时一片混乱,梁初一和高放扭在一起,不小心一脚踢在倒在地上的那年轻人身上。

  不曾想那年轻人居然“嗷”了一声,坐了起来,还从嘴里吐

  了一口白烟出来,头上还丝丝缕缕的冒着火苗,只是,原本就有些赤红的脸,这时节就像是刚从煤堆里扒出来的一样,一团漆黑,就剩下两颗眼睛珠子,定定的望着梁初一和高放两人。

  “诈尸了!”不晓得是谷大柱还是刘大嘴巴,大叫了一声,原本吓得尿都出来了的那几个人,见被打死的年轻人,居然又坐了起来,再也顾不得许多,也顾不得已经吓瘫了的其他同伴,自个儿抱头鼠窜,不消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梁初一夺过高放的手枪,一看,忍不住哭笑不得,原来――这是一把高级仿真枪造型的打火机!那个年轻人,不但被逼真的枪声吓了个半死,还被打火机的火焰,满脸熏了个乌漆墨黑,这时,正在拍打还在冒烟的头发!

  “吓死我了!”梁初一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马玉玲,谷大柱也才松了口气,这口气一泄,所有的人顿时一屁股坐到地上,没想到那个年轻人拍灭了头发上的火焰,站起来,指着高放愤声怒叫,那样子,比梁初一一伙人杀了他老子,抢了他老婆还要不共戴天。

  刚刚还才松口大气的梁初一等人,马上又意识到,再不跑,就真的大祸临头了,梁初一丢了手里的仿真手枪打火机,发一声喊,奋力拉起高放,再度开始狂奔,刘大嘴巴却是拉着马玉

  玲,早就像兔子一般窜了出去。

  被吓尿,瘫在地上的那几个人,回过神来,在一脸漆黑的年轻人指挥下,抄起地上的家伙,愤怒至极的追了上来,这个时候,再也不是为了掘坑取宝,也不是为了那个谁谁谁,而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一个男人的尊严!

  被吓得尿了裤子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谁都有了“头可断,血可流,男人的尊严不能丢”的气概,谁都有把梁初一一伙人抓住,打到他们大小便失禁的决心,只是气概归气概,决心归决心,先前被吓了个脚酥手软,小便失禁,这个时候再强行追赶,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只是,他们终究是本地居民,又是地头蛇,虽然一时之间追不上梁初一等人,倒也不至于被梁初一等人甩掉。

  梁初一等人却是拼了命的往前跑,虽然惊吓程度没后面的几个人大,但是限于体质,还有不熟环境的弱点,虽不至于立刻就被年轻人追上,但想要摆脱他们,那也是万难,逃的逃,追的追,一场奔命与讨回尊严的马拉松大赛,在严酷的环境里展开。

  跑了一个多小时,连梁初一都觉得跑不动了,喘着粗气,往地上一坐,奶奶的,几时这样子像丧家犬一般,被人撵得上气

  不接下气的,不跑了,不就要拼命吗,那就拼吧,大不了,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刘大嘴巴扶着一块岩石,嘴里吐着白沫,说:“东…东哥,你…你把我…想说的话…一口气全说光了…我都没的说了,我赞成你,拥护你的决定,拼…拼了…”

  高放早是怒目圆睁,既庆幸自己没有开枪杀人,又后悔刘大嘴巴怎么不拿一把真枪出来,要是有把真枪,还真想“”的一声,把带头的这年轻人脑袋上穿个洞!不过这时也只能想想而已,眼看着立马逼近的年轻人一伙,高放拉了根茶杯粗细的枯枝,虽然打不死人,但是有聊胜于无。

  马玉玲见这事已经没有可能善罢甘休了,喘着气,只紧紧地把梁初一抓住,只盼着能和梁初一同生共死。

  谷大柱这趟本来是想着要出来刚刚才有了点消息,却又莫名其妙的被人说是要去玷污什么马汉什么德的圣地之徒,不明不白的遭人围攻追杀,谷大柱有些悲哀、悲愤,梁初一和马玉玲对自己不薄,再说,他们两个安全,待会儿拼命,自己也就只有舍了这把老骨头,想着,谷大柱拿起地上一块石头,在手上掂了掂,感觉还有点趁手,就拿石头来做拼命的武器了。

  刘大嘴巴站到梁初一和马玉玲身前,一时间也没找到什么趁

  手的,也就干脆不去找了,反正,那该死的年轻人,想要伤到梁初一或者马玉玲,就先从刘大嘴巴的尸体上跨过去吧,胖爷我,有这豪气!

  追上来的人,其实也不多,只有四个人而已,人数上,算是旗鼓相当,只是这是个人手里独有很趁手的家伙,而且,这四个人后面,还有多少增援,那就不晓得了,没准儿,一眨眼间,这年轻人背后的增援,铺天盖地的就来了也说不一定,计算着这些,梁初一叹了口气,跑,跑不动了,打,就算眼前能打退这四个人,随后而至的援军,也会把自己五个人撕成一块块的。

  梁初一默默地望了马玉玲一眼,眼里充满了歉意,自己的计划都还没开始呢,这算不算出师未捷身先死,结局已定,马玉玲反而没了先前的恐慌,淡淡的微笑着,那笑脸像是在雪山上盛开的一朵雪莲,清丽、圣洁,带着幸福和满足,有种说不出的恬静。

  见梁初一张了张嘴,马玉玲淡淡的笑着说:“梁老板,这事是我给招来的麻烦,真对不起…”

  梁初一没来由的一阵心痛,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刘大嘴巴头也不回,问道:“你还能动么?”

  “我还没残!”梁初一答道,

  “你还能跑么?”刘大嘴巴又问。

  “我不能跑!”梁初一干脆,而又坚定的回答说。

  刘大嘴巴爆了句粗口,怒道:“我们男人死了也就算了,大不了十八年以后什么的,我也就不说了,但是你想过马小姐没有,她要是落到这帮人渣手里,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不说,你也想得到,我要你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马小姐,你的命他妈不值钱,你死了会安心么?”

  刘大嘴巴连骂带喝:“带着她,你他么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让胖爷我安安心心的去找阎王爷比比,看看谁的肚脐眼儿大些。”

  梁初一摇摇头:“刘大嘴巴,你晓得我不会是个能丢下兄弟的人,说这些有个屁用,就算是我要是这就带她跑了,她会从此看不起我的,你想让我痛苦的活一辈子,说什么我他么也不干。”

  马玉玲也说:“你就不要劝了,是死是活,大家都一起,一起来的一起去,路上大家依旧闹闹热热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