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那年轻人一伙,都到了眼前,只是追得很是辛苦,停下来,摆好进攻的架势,稍微喘上一口气,等气儿顺了,就立刻要上前,这时,四个人背后,远远的升起一股烟尘,看样子,肯定有不少的人,是骑了马或者是坐了车子,在往这边赶。

  堵在四个人前面的高放、谷大柱,就要舍命上前,想趁年轻人等立足未稳,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拼个鱼死网破。刘大嘴巴也是怒目圆睁,既然劝不走梁初一,也就不劝了,反正现在再要走也来不及了,鱼死网破就鱼死网破,谁怕谁啊,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怎么样的就不说了。

  那年轻人喘息未匀,一看梁初一等人怒目金刚似的,心里有些打鼓,看这架势个个都是要拼命的主儿,回头一看自己这边,力量悬殊不大,真要打说不好自己这边的几个人有可能还不是对手。

  先前可以横,可以楞,那可是自己这边人多,现在,势均力敌,但是却没有对方那股拼命的气势,连那女的都拿了块石头呢,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对方要拼命,年轻人自然觉得有些发颤,一时间无数念头在这年轻人脑袋里闪过,什么男人的尊严,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不死就算是受到了伤,拉下了残到时候有尊严也没屁用了。

  去他妈的尊严,跟不要命的人去讲屁的个尊严,逃命要紧,不说逃命,至少,也得等后面的援军到了,那时候,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什么都有了,年轻人想毕,看一眼步步紧逼的谷大柱等人,连同伴也不招呼一声,扔了手里的木棒,一言不发的掉头就跑,比追梁初一他们的时候,那速度要快多了。

  其他三个人发现年轻人以逃,剩下的力量要跟几个想要拼命的人碰硬,肯定是拿鸡蛋去砸石头,于是,一起发一声喊,纷纷丢了手里的家伙抱着脑袋向那年轻人奋起直追。

  刘大嘴巴在后面超抱头鼠窜的几个人,奋力砸出一块石头,大喊:“弟兄们,打落水狗,冲啊!”

  高放、谷大柱,也是把手里的石块,当做手榴弹,奋力扔向已经远远跑开的几个人,那年轻人一伙,猛跑了一阵,稍一回头,发现梁初一等人发起石块攻击,却并不追赶过来,一下子又有了不少底气,当下也停住身子,回头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呼的扔了出去。

  他背后的几个人醒悟过来,也照葫芦画瓢,各自捡起石块互扔起来,顿时,枪来弹往,战况甚是激烈,扔石头,讲的是臂力、技巧,这年轻人一伙四个人,要论臂力,却又比不了梁初一、刘大嘴巴等人,年轻人这边,扔出去石头,最远的,还离梁初一他们还有十来米,就“”的一声落在地上,对梁初一等人丝毫威胁也没有。

  但是梁初一等人的火力强大,除了准头较差,射程却是几乎覆盖了年轻人周围,方圆十数米,虽然没打得年轻人一伙头破血流,但是那阵势也挺吓人的,石弹互射,足足经历两分半钟,射程较远的,当然占足了便宜,把年轻人一伙逼退了百十来米,梁初一这才摆动着有些酸软的手臂,鸣金收兵,待会儿还有更惨烈的战斗,现在不能过多的做无谓的消耗,坐在地上稍事休息,反正那个年轻人的援兵没到,他们也不敢过分逼进,休息起来,倒是大大大方方的。

  梁初一环视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发现就在右边将近五百米的地方,有座小小的山头,地形比较陡峭,要是能在年轻人的援兵到来之前,站到那座山头上,至少,不用担心对方的车子,或是马匹会长驱直入,就算拼,拼个够本的机会也大得多。

  商议完毕,捡了年轻人他们扔下的家伙,径直往五百米开外的那座小山奔去,那边,年轻人算是看出梁初一的意图来,跟其他的几个人打了声招呼,依旧紧紧地追了过来,不过,也只是远远的跟着,稍一靠的近了些,立时就有一阵石弹倾泻过来。

  梁初一等人且战且走,五百米距离,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靠近山脚,但是,一靠近山脚,梁初一又大呼一声:“天要亡我也……”

  这一带地方,远远的看起来一片平坦,但是有甚多地方,走近细看,其实有很多的沟壑,现在,梁初一等人脚下,就是一条,不算深,但少说也有三四十米,在四五十米开外,才是那座看起来是山,其实却是沟壑的对岸的地方。

  要是能一步跨过沟壑,上到对岸,不要说车子只马匹,就算是对方有挺机关枪,也只有望而兴叹,但是,这绝对是梁初一等人无法达成的任务,慢说百十来米外,有那四个人紧跟着,就是年轻人的援军带起的那股尘土,也是越来越近了,估计不出一时三刻,也不用他们动手,直接排起人墙,挤也能把梁初一等人给挤死。

  梁初一喘了口气,大声喝道:“不要停,我们往前走,找个有路的地方,直接滑下去。”

  想法本来甚好,但是几个人就在沟壑沿上一路狂奔,都能看得见有部车子在快速追过来了,几个人还没能找到一个那样的理想的地方,再跑百十来米,车子都开到几个人屁股后边来了,是一部越野型皮卡,车厢里至少有五六个拿着砍刀或是木棒的人,一边挥舞着砍刀木棒示威,一边从嘴里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野蛮的呵呵声,那样子,简直就把梁初一等人当做是一群猎物。

  在后面是一部比较笨重的东风大卡,上面满满的挤了怕有四五十个人,只是这种地形上驾驶,东风车远没皮卡车灵活,所以远远地落在后面,至于梁初一担心的有骑兵,却是没看到,可能都机械化了吧,那年轻人这时已经上了皮卡车,也站在车厢里,不停的拍打着驾驶室的顶棚,叫嚷着,可能是要那司机,直接开车向梁初一他们撞去。

  刘大嘴巴气不过,停下身来,举起手里的木棒,当成标枪,略一瞄准,呼的一声就投了出去,那开皮卡的司机,没想到刘大嘴巴还有这一手,连忙一脚急刹车,尖锐的刹车声里,车子猛地一顿,尾巴一甩,皮卡车上的几个人,顿时被甩掉下来好几个,其中有一个翻了两翻,一下子向沟壑掉了下去,还好,晕头转向之中,一双手总算抓住了边缘上的几棵小草,车子上的人自然连忙跳下来,去搭救那个就要掉下沟壑的同伴。

  待把那个同伴拉上来,再爬上车子,重新启动车子,这一耽误,梁初一等人自然又奔出了百十来米,刘大嘴巴扔出的标枪,虽然没伤着人,也没砸到车,但终究是把开皮卡的司机,以及上面的人都给吓了一大跳,加上梁初一等人又是在沟壑边沿跳跃奔跑。

  一时之间,这一帮人也还对他们奈何不得,那年轻人气得不住的捶打驾驶室的顶棚,叫嚷着,要那司机尽量靠近梁初一他们,但那司机稍有靠近,高放、谷大柱、刘大嘴巴、梁初一等人就会照着挡风玻璃来上一下,搞得那司机根本不敢靠近,不然,连人带车,就有可能翻进沟壑,导致车毁人亡。

  渐渐地,那年轻人也看出症结所在,于是便不再催促皮卡司机急着要把梁初一等人置于死地,就让梁初一他们跟汽车赛跑,那样,来得还更刺激,梁初一见皮卡车突然间就放慢了速度,立刻明白过来,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出一个好的克制办法来。

  而且,这时候,马玉玲、刘大嘴巴等人的体力均是到了极限,梁初一一个人稍微好一点,但是离极限临界点,也差不了多少,再要这样跑下去,只怕不出十分钟,五个人就会集体瘫倒在地,到时候,连还手之力都不会有了,只能任人宰割。

  想透了这一段,梁初一放缓了脚步,大声喝道:“我们不跑了,他么的,回头跟他们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就赚……”

  只是梁初一的话,刘大嘴巴等人并没听到,除了汽车的轰鸣声,年轻人他们的笑骂声,最主要的,却是梁初一的嗓子眼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胸膛也像是要炸开了一般,他自己觉得已经是高声大叫了,其实,那声音却是微不可闻,原本梁初一还预计还能坚持几分钟的,没想到,就在这一刻,刘大嘴巴一个踉跄,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扑倒在地,而且,倒在地上,就在也没见到他动过一下,看样子,是累得昏厥了过去。

  紧接着,谷大柱、高放,“扑通……扑通……”两声,跌在了一起。

  马玉玲稳住身子,回过头来,绝望的的看了梁初一一眼,也是身子一歪,昏倒在地,五个人,眨眼间倒下了四个,年轻人一伙,高兴得在车子上手舞足蹈,叫声更是震天介响,更有人大声嘲弄梁初一,要他再跑下去。

  梁初一忍住眼花,狠狠地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清醒,镇静下来,现在这个时候,梁初一本来也想着要昏睡过去,但是一想到刘大嘴巴、高放、谷大柱,尤其是马玉玲,要是落到这帮人手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梁初一一咬牙,强撑着身体,弯腰抱起马玉玲,对下了车,慢慢围过来的年轻人一伙,视而不见,对那些嘲笑听而不闻,惨笑着,在马玉玲的脸上深深一吻,然后转身就要往沟壑里跳下去。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其让马玉玲受辱含恨而死,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在自己手里,反正自己和她死在一起,大概都能心满意足了,这时,后面那辆东风车也到了,几十个人一齐围在梁初一面前不到五米远的地方,个个俱是一副开心至极的样子。

  偏巧,这时候,“啪”的一声闷响,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转头看时,只见卫江南居然端着一把猎枪!正站在一群人背后,黄澄澄的子弹带,还在肩上绕了一圈,几十个人顿时面如土色,唯有先前那个被高放用仿真枪打火机烧过年轻人,定定地看了卫江南一眼,恶狠狠的吼了一句,大意可能是说,这几个人的事,与卫江南无关,要卫江南先站到一边去。

  卫江南也不多说,直接扣动扳机,……的一声枪响,前面一排人的脚尖处,冒出一股青烟,碎石泥土四散飞溅。

  打完这一枪,年轻人一伙虽然没被伤着,但是俱是三魂七魄,有多半飞到了九霄云外,本来还以为就算卫江南厉害,自己这边五六十人,根本就用不着怕他的,没想到这匹饿狼,一动手居然就扛枪出来,还真的就开上了枪,看样子,要是有下一次,这匹饿狼就绝对就不会只打脚下的泥土了,他真的会照着人开干。

  卫江南有机枪在手,别说五六十人,就算再多一倍,仅仅只是拿着砍刀木棒的人,又有谁拿身子去撞子弹?

  卫江南只简简单单的喝了一声:“滚!”

  然后就又是“咔嚓”一下拉动枪栓的声音,只是这“咔擦”的一声,比卫江南喝叫的那一声“滚”,要管用十倍,一百倍,年轻人一伙,瞬间连滚带爬的上了车,连场面话都没交代一句,赶紧发动车子,灰溜溜的走了人。

  见年轻人一伙作鸟兽散,卫江南也不管梁初一等人死活,转身要走。

  梁初一半闭着眼睛,勉强叫道:“等等……”

  卫江南站住,但是没回头,说:“你们惹的麻烦够多了,现在,连我都被迫牵扯了进来,你还是有多远就走多远吧?”

  梁初一轻轻放下马玉玲,再次问卫江南:“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会认得我们……”

  卫江南回头,没好气的说道:“关你什么事,你还不快走!”

  梁初一被卫江南呛了一句,但是梁初一并不在意,想要在自己昏迷过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很多答案,与这个卫江南都有很直接的关系。

  只是卫江南依旧是没好气的回答:“你自己都快死了,还要去管别人的死活!想当英雄还是想在这里扬名立万?”

  听卫江南的口气其实也没多少敌意,梁初一稍微放心了些,随即又问道:“刚刚这些人到底什么来路?”

  问完这个问题,梁初一眼睛开始发花,手脚也开始发麻,但是他还是憋了最后一口气,努力听下去。

  “你惹的这人,就是本地最大的势力头子邱三的侄子,邱诚德,谁叫你没事炫富,你以为你的钱多到可以砸死人,是吧……”

  卫江南最后还说了些什么,梁初一就再也没听见了,不过他算是明白了,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一些见不得人有钱的地头蛇,想想也是,常言说金银不能显白,自己大脚大手惯了,时常也没把钞票当成是钱,开口闭口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家不打你的主意,这就有点怪了。

  想明白这个问题时,梁初一感觉到自己很舒服,舒舒服服的躺在一张床上,旁边还坐了个人,不用睁开眼看,也能感觉到,梁初一又眯了一会儿,这才睁开眼,果然,自己真的躺在一张床上,虽然床破旧了些,但是依旧温暖,柔和,旁边坐的人,柔柔的盯着自己,不是马玉玲又是谁!

  见梁初一醒来,马玉玲自是兴奋不已,问梁初一那里还不舒服,梁初一摇头,说就是用力过度了,躺着睡一觉,就已经恢复过来,至于身上的一些皮肉之伤,反正都皮粗肉厚,过了当时的痛劲儿,现在也就不觉得了,问马玉玲,其他的人怎么样了。

  马玉玲说,只是谷大柱年纪大了些,还没醒过来,刘大嘴巴和高放早就醒过来了,都只是用力过度,好在人年轻,睡一觉之后,不但全部恢复,好像还多了些力气,闲不住,说躺在床上反而不舒服,出去找吃的去了。

  “对了,我们昏厥之后,到底是怎样突围的?”马玉玲反问梁初一:“还有,不明不白的,差点儿就把小命搭在这地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刘大嘴巴和高放两人回来,手里都提着不少的纸包,应该是食物之类,刘大嘴巴腰间还挂了一个军用水壶,梁初一一见到那些纸包,就想起刘大嘴巴这家伙用纸包的那把手枪一样的打火机,当下故意喝问刘大嘴巴,是不是又搞了些武器。

  刘大嘴巴和高放两人都是讪笑着,说再也不敢了,在桌子上把那些纸包摊开,果然,是些牛肉、羊腿、包子之类的食物,刘大嘴巴取下水壶,打开盖子放在桌子上。

  不看见食物还好,一看见满桌子吃的,梁初一的肚子,一阵抽痛,饿的!也不再多说,爬起来,直接坐到桌子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看得马玉玲连声说:“慢点,你慢点儿啊……。”

  看着梁初一、马玉玲两人埋头苦干,刘大嘴巴嘿嘿笑着说:“实在没想到,梁老板这吃相,都快赶上我了……”

  梁初一吃得半饱了,才边吃边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卫江南呢,你们见着没有?”

  刘大嘴巴笑着说:“这里是个小村庄,说是小村庄吧,也不怎么贴切,就十来户人家,还星星点点的,一点儿也没村庄的感觉,卫江南我们也没见到。”

  高放补充说:“我问过了,这里离许家店子,已经有十多公里……”

  梁初一和马玉玲都吓了一跳,怎么,我们睡过去了一天多!慢着,还有,我们昨天打打闹闹,跑跑停停,充其量也就两三个小时,怎么会就跑了十多公里?

  刘大嘴巴笑了笑,怎么来这里的,我怎么知道,我都还奇怪呢,不过我们出去的时候看见地上有轮胎印,估计是坐车过来的吧,对了,昨天我们累趴下了之后,怎么突围的?

  梁初一简略的说:“我抱着马玉玲想跳下绝壁,后来卫江南来了,后来我也昏睡过去了,后来我醒过来,就到了这里了,后来……”

  刘大嘴巴连忙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梁老板,你能再说详细一点么?就‘后来、后来’的两句话就没了,我听着一点儿也不明白。”

  梁初一没好气的问:“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还想要明白什么?”

  刘大嘴巴一本正经的问道:“请你详细说说,你抱着马小姐的时候,有什么感觉,还有,你对嫂子做了些什么?在你昏睡前的最后一刻,你是怎么做的,当时,你心里又有什么感想!”刘大嘴巴很正经,正经得就像是在专业采访梁初一一样。

  梁初一自是懒得去搭理刘大嘴巴,马玉玲也是笑着啐了一口,吃饱喝足,见高放还没睡醒,也不去打扰他,把吃的喝的留足包好,放在高放一醒过来就能看到的地方,这才商议着说,那个器具店老板那边,可能是回不去了。

  回去,肯定也是麻烦不少,干脆就在这里等着卫江南回来,然后直接让他包办所需要的的器具,不过呆在这里让卫江南来找,也不是办法,再说,那个地头蛇邱诚德,肯定还要来找麻烦的,所以,我们也应该出去看看,观察一下周围的地形,一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算要逃跑,也容易一些。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