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的事情

  当然,主要也是想要去找找那个卫江南,毕竟现在的计划已经被打乱,接下来,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反正高雅那边,梁初一已经算定她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接下来就是如何找到她,以及怎么去捣毁邱三的造假老巢。

  出去看看地形什么的,刘大嘴巴倒也不反对,只是对梁初一说的“逃跑”这个词,有些异议,怎么能“逃跑”?说得跟落水狗似的,那头狗崽子要来找麻烦,我们应该叫“撤退”,战略撤退!

  留了高放在这里,一来照顾高放,再就是预防卫江南回来不晓得几个人的去向,对梁初一的安排,高放是没什么异议,稍微收拾了一下,梁初一、马玉玲、刘大嘴巴三个人一起出了门。

  梁初一和高放则是有眼睛看着他们三个,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正说话间,一阵车辆轰鸣,一辆越野车以极快的速度,窜到几个人面前,嘎的一声,刹住,车门打开,卫江南从车子上跳下来,几乎是有些慌张的,从后座上拖下来几个背包,扔在梁初一等人面前

  ,一叠声的催促,赶快收拾好,现在就走。

  梁初一一看,很是有些惊讶,这几个背包,是几个人昨天放在宾馆里的,这卫江南,怎么拿回来的,卫江南说现在没时间解释,后面的追兵立刻就到,赶紧的马上走人。

  昨天,卫江南一个人扛了把猎枪那样子,强悍得跟电影里的魔鬼大兵差不多,怎么今天一下子又变得胆小如鼠了,卫江南怒道,昨天晓得他们没带枪,今天他们可是武装到了牙齿,要不是顾忌你们几个人的安全,会用得着怕他们!

  可是,现在几个人要走,就这么跑?往哪儿跑?

  没想到的是,卫江南一路吆喝着带着人冲进旁边一处不远的牲口棚里面,牵出几匹马来――许家店接近宝平山区,而因为山区里面道路不畅,所以很多人家都养着脱货耕地的马匹,这些马匹,不但可以驼货,更可以用来骑。

  卫江南摆好自己的背包,翻身上马,得得的驾马冲了出去。

  梁初一等人听说对方不但追杀过来,还武装到了牙齿,一个个的也有些着慌,也不管会不会骑马,连滚带爬的上了马背,吆喝着向卫江南追去,刘大嘴巴爬上他选择的一匹马,也吆喝着,想要驰聘疆场,偏偏这宝马丝毫不肯顾及刘大嘴巴的感受,要么就不走,催得急了,就猛地一窜,窜完,又立在原地不动。

  折腾不到五分钟,昨天的那部皮卡,以及那部东风车,便隐隐传来了发动机的吼叫,而那边,卫江南,高放等人,都快跑得没影了,梁初一大急,埋怨刘大嘴巴,你这人犯二,选的马,跟你一样,也是二得不行,还是扔了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马玉玲更是直接建议刘大嘴巴,去骑梁初一那匹,自己跟梁初一合乘一匹,都听得见追过来的人的喝叫声了,不得已,刘大嘴巴才答应和梁初一换马,不过,他依旧舍不得那匹宝马,一手牵了缰绳,生拉硬拽,强行把这宝马带上。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合乘一骑,还得时不时的回头照顾刘大嘴巴,还好,卫江南选择的路径,坎坎坷坷,适合马匹奔跑,却不利于车辆通行,但是马玉玲的马驮着两个人,就有点超载的意思,而刘大嘴巴的那匹花马,却是依旧懒懒散散的,反而拖慢了刘大嘴巴一人一马的速度。

  就算后面的车子开不快,梁初一和刘大嘴巴也好不到哪里,仅仅就只是隔了两三百米距离,后面的追不上,梁初一等人也跑不了,就这么不死不活的,逃的逃,追的追。

  后面的人吵吵嚷嚷,声音最大的,就是昨天被高放用打火机烧燎过的邱诚德,这家伙回去之后,脸上都起了一层水泡,一颗脑袋,跟木乃伊似的,缠满了纱布,就露了眼睛,鼻子、嘴巴在外,都到这个程度了,还亲自率人前来寻仇,那个怒火有多大,可想而知!见

  道路越来越难走,速度越来越慢,邱诚德气愤交加,抱着一杆火铳,啪啪的朝着梁初一等人一顿乱射。

  虽然打不中梁初一等人,但是那声势,却是差点把刘大嘴巴吓尿了,这可是真正的真枪实弹,子弹落在不远的地方,都看得见碎石乱飞,草皮四溅,打在身上,那还不是一颗子弹两个洞!

  梁初一紧紧地楼着马玉玲,拼命地把身子压得低低的,以减小暴露在枪口下的面积,刘大嘴巴则是干脆趴在马背上,饶是如此,他那肥硕的体型,比梁初一暴露的也只多不少,顺着卫江南的方向,梁初一、马玉玲、刘大嘴巴三人,死命催着马,上了一道矮丘,邱诚德的皮卡无法上来,只得停在山脚,邱诚德暴跳如雷,远远的不住开枪,咒骂。

  梁初一翻过丘顶,虽然暂时摆脱了邱诚德的威胁,但是一刻也不敢停留,依旧催马追赶前面的卫江南、高放、高放三人,越往里走,越是崎岖不平,无疑卫江南走的这条路,是专门针对邱诚德的车子而设计的,怪不得她自己有车,都弃而不用,只骑了马。

  这时,卫江南带着高放、谷大柱三个人,一群马。在一条不大的溪流边驻足,等候梁初一等人。

  等梁初一、马玉玲和刘大嘴巴三个人,到了溪流边,刘大嘴巴几乎是从马背上滚下来的

  ,因为,他骑着的梁初一的那匹马,把刘大嘴巴驼到这里,已经累得脱了力,四只脚一软,顿时倒在地上,刘大嘴巴自然就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刘大嘴巴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自己疲累,指着他的宝马,痛心疾首,说:“刘大嘴我一世英名,差点就毁在你这破马身上,就你这表现,我哪天非把你烧烤了不可…”

  马玉玲的那匹白马也是很累,浑身汗水淋漓,马玉玲心痛不已,拿了毛巾,帮白雪擦汗,喂水。

  梁初一却是再也没有心情去管刘大嘴巴这“宝人”、“宝马”,直接冲着卫江南叫喊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无怨无仇的,那个邱诚德为什么要死追着我们不放?”

  卫江南棱廓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都说过了,是你自己行为不检点,你冲着我大吼大叫,算什么意思?”

  马玉玲一听卫江南说梁初一行为不检,顿时有些诧异的看着梁初一,莫非,梁初一在这一带也曾经有过跟邱诚德争风吃醋之类的?或者,是不注意间,去碰了不该碰的女人?要晓得,很多地方,女人,尤其是有夫之妇,那是连握手都不能的,要是跟女人握了手什么的,他的能忍会视为那是侮辱,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

  梁初一又好气又好笑,说:“我不就是花钱的时候,大手大脚的惯了,这也叫行为不检

  点啊!”

  马玉玲听梁初一解释说只是花钱的时候,露了炫富的意思,心里这才稍微平静了些。

  “信不信由你!”卫江南懒得去跟梁初一争执,取下水壶,在小溪里装了水,又把马拉进溪边,让马痛饮一番。

  卫江南一边喂马,一边说:“这个地方,我们不能久呆,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不到一个小时,邱诚德就会追过来…”

  高放和谷大柱一听,赶紧装水的装水,喂马的喂马,刘大嘴巴却是苦口婆心的劝他的“宝马”,只是他那宝马不耐烦之极,咴儿…咴儿…叫了两声,一摆脑袋,挣脱刘大嘴巴手里的缰绳,大摇大摆的去喝水,气得刘大嘴巴顿足捣胸,大骂这宝马不通人性,回头有空,坚决烧烤了来吃。

  那马却是喝了几口水,扬起脑袋,冲着刘大嘴巴咧开嘴,又是一阵“咴儿…咴儿…”的大笑。

  让所有的马匹都喝好了水,所有的水袋也灌上了水,卫江南才说:“走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你要把我们带到那里去?”梁初一上了马背,问道。

  卫江南说:“你们不是来找人的么?要找人,就跟我走,要不然,立刻就回到你们的地盘上去,你在这许家店惹上了邱诚德,就没有了你们立足的地方!”

  “这是什么意思?”马玉玲换了匹马,先前的那匹白雪,驮着两个人跑了这么久,很是疲累,马玉玲心痛,暂时换马,听卫江南说这许家店已经没有这几个人立足的地方,马玉玲既不相信,又觉得好奇。

  卫江南驾马前行,一边说:“我也不瞒你们,我们许家店当地五个大姓家族,葛、铁、邱、薛、江目前,就剩我们江姓一族,还没对邱家俯首,既然你们招惹上了邱诚德,只要你还在这许家店,迟早就会被他们抓到…”

  梁初一大声抗议:“这是你们地方上势力争斗,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卫江南头也不回,说:“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什么意思?”

  “没看见你们的背包么?我可是从你们住那个店里抢回来的!你说会是什么意思?”卫江南策马缓行。

  “我可没让你去抢啊!”梁初一紧跟在卫江南身侧,大叫冤枉,这几个背包里面的装备食物之类的,值不了几个钱,不值得冒着被抓的危险,去抢回来。

  “说得好!”卫江南得意的说道:“你晓得去抢背包会有危险,那这时候,我把背包还给你们了,就该谈谈报酬了,我要二十万!”

  “你…”梁初一气结:“五个背包连包带东西都值不起两万块,我也没要求你去,凭什么要给你二十万!”

  卫江南淡淡的说道:“凭什么?哼哼…凭有个背包里有把手枪!”

  一听说背包里有把手枪,梁初一立刻想到,肯定又是刘大嘴巴搞出来的好事,回头怒目注视刘大嘴巴,刘大嘴巴知趣的低下脑袋。

  卫江南面无表情的说:“其实,在我们这里,有把手枪也算不得什么,但要是把这几个背包直接往某个地方一送,相信某些人就算钱多,也会有不少的麻烦。”

  梁初一想了片刻,反驳说:“就算我们有麻烦,但要是我们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某人不是同样有枪还把这些东西抢回来,岂不是更有麻烦!”

  卫江南轻蔑地一撇嘴:“我们这里两个人打架,你砍我一刀我打你一枪,大家都不会报官,伤好了再继续打架,没人报官,哼哼,你们就不一样了…”

  梁初一无语,也无奈,这世上,有些事情,根本是不能以常理推断的。

  “这些背包,现在你们收下了,就得给二十万,带你们去找你们的人,这个要一百万!

  如果有其他需要,价钱另谈!”卫江南说。

  “我要是不给呢!”梁初一没好气的回答。

  卫江南挪揄的说:“那也由得你,我这人虽然贪婪,但还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一共要你一一百二十万,这是最低的价钱,要是你落到邱诚德的手里,多少钱你也会出得起的!”

  梁初一说:“无论多少钱,我可能不会在乎,但是我不喜欢受人胁迫!”

  马玉玲赶紧说道:“卫江南,钱,我们一分不少的给你,但是请你告诉我们,我们要找的人到底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

  卫江南望着梁初一,那样子,就是在等候梁初一一句话,给钱合作,或者是一拍两散!

  梁初一悻悻的说道:“我从来就不喜欢受制于人,这次,哼哼…”言下之意,这一百二十万可是给得心不甘情不愿。

  见梁初一有给钱合作的意思,卫江南也不含糊,掏出一张纸,一支笔,递给梁初一:“我也不为难你要你现金,打张欠条,完事之后,我有个凭据!”

  “我…”梁初一为之气结:“我从来都是一口唾沫一个坑,说出来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你怕我会赖账,告诉你,本人没有那习惯!”

  “梁老板…”马玉玲劝道:“现在不是能斗气的时候,跟卫老板合作,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梁初一实在不情愿,又不好拂了马玉玲的意思,只得潦潦草草的写下了一张一千一百万的欠条,卫江南小心的收下欠条,露出少有的微笑,说:“我收了钱,现在就是你的人了…”

  梁初一赶紧分辩说:“别,我不会要你的人,你也不是我的人,你,我可不敢要…”

  马玉玲莞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半晌,卫江南才说:“你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当然也不喜欢男人,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也不会缠着你,我们之间,只是一个交易,你出钱,我带你们去找人。”

  梁初一和马玉玲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说要找的人,应该就是那个高雅了…”卫江南慢悠悠的说道。

  一听卫江南开始说高雅的事情,梁初一和马玉玲两人自是聚精会神的听了。

  “实话说吧,他们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卫江南说。

  这卫江南说话跳跃得很,估摸着说的应该是绑走高雅的那一伙人,不过听卫江南这口气,这家伙显然是晓得很多。

  “我当然晓得很多了,晓得我为什么帮你们了,家族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哼哼,关键还能从你这儿挣钱…”

  卫江南这话说的果然跳跃,梁初一等人果然没听懂他的意思。

  “哼哼…”卫江南冷笑着说:“实话跟你说吧,你们去找的那个老板就是邱家的人,专门挣的就是你们这种人的钱,这就是邱诚德一伙的高明之处,有句话不是说,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么!他们设下的骗局,可以让你不但帮着数钱,还会对他们感激不尽,等你看穿了,识破了,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

  “会有这么精巧的骗局?”梁初一问。

  “比如说,你们在一起,突然走散,然后,你又巧遇另一个人,这个人向你要一笔钱,才会带你往前走,你愿给钱还是愿意继续留在原地等死?等这个人拿了钱,拼死拼活带着你往前走,为了保护你,不小心掉下悬崖,或者是中了暗算,你会不会感激不尽?然后再遇到人,再把你带着往前走,你会不愿意给钱?等他们拿到了足够的钱,你逃出了生天,你还会记得到网上大肆说你上当了!这还只是他们最简单的一种骗人的陷阱,最高明,连我也不晓得。”

  梁初一有些咂舌,卫江南这么说,当真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要不是卫江南晓得个中详情

  ,还真没人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

  卫江南又说:“别这么看着我,我说过,我是有原则的人,价钱我是要得很高,但是明码实价,这也就是邱诚德一伙,要找我麻烦的原因之一。”

  梁初一摸着脖子,苦笑着对马玉玲说,怎么老是感觉得,自己也是在把几个人往刀俎上带,这种感觉,还让人真是一点儿也不好受。

  马玉玲说:“卫老板虽然要的价钱高了些,但是很坦诚,真要是想把这几个人也当成鱼肉,这些话,就不会从他嘴里说出来,让我们有了防人之心!”

  一路上说着道路崎岖,马也走的颠簸,梁初一等人俱是疲累不已,但是卫江南却不让停下,一副大队长的口吻,说:“现在,这一片地势开阔,无遮无挡,不说邱诚德一伙会不会追上来,半夜里搞突然袭击,弄不好,还会遇上狼群,很多年没有大规模的打狼,有狼群也不稀奇,上半年就遇到过七八头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