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鉴宝大师 热门()”查找!

  刘大嘴巴支持不住:“要到哪里才能宿营休息,是不是可以休息的地方就很安全?”

  卫江南说:“再往前走两个小时的路程,有个废弃多年的窑洞,我们到那里过夜,然后明天一早赶路,要是今天到不了那口窑洞,明天的麻烦就大了。”

  大半天都挺过来了,虽然疲累,但是卫江南说了,也只得再往前赶。

  可是梁初一跟马玉玲都有些纳闷,卫江南明明晓得自己这一帮人是来找高雅,随便找到邱三的老巢,可是这卫江南却把几个人带着离许家店越来越远,这什么意思?

  没想到的是,卫江南一句话直接就让梁初一等人再也开不了口。

  “我晓得你们是奔着邱三和高雅去的,换个位置,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会直接把人往你自己家里带?”

  不过卫江南这么一说,梁初一果然大拍脑门,自己还真是没朝这个方面想过。

  “那么,现在江老板你要带我们去哪儿?”马玉玲小心翼翼的问。

  “去你们中州邱家……”卫江南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去中州邱家?”

  梁初一跟马玉玲都失声叫了出来。

  因为两件事――第一卫江南能确定高雅在中州邱家?其次,回中州有公路,坐车岂不是快了不少。

  殊不知卫江南一句话又让梁初一哑口无言。

  “高雅有没有在中州邱家我不敢确定,但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话谁都听过,其次,你们要是不去惹邱诚德,坐车走大路当然快捷方便,可是,现在就只能骑马走山路了……”

  高雅是不是依旧还在中州,卫江南不敢确定,梁初一当然也不敢确定,但是说到回中州走大路这事儿,现在想想,还真的只能骑马走山路。

  邱诚德那边人多势众还有车子,这个时候回去找车走大路,万一路上来个撞车什么的意外呢?再说,再往许家店走一趟的话,露了底儿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如此,梁初一等人只得跟着卫江南一路走下去。

  好不容易在荒山野岭里面挺过两个多小时,卫江南带着大家总算是摸黑进到那口一道门两扇窗,门框窗框都不晓得哪里去了,一进三间的窑洞,才刚一进洞,卫江南突然皱了皱鼻子――有股味儿!

  但是看看一下马就瘫倒在地的梁初一等人,卫江南忍住了没说出来,在窑洞里巡视了一遍,卫江南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这窑洞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一窝刚生下来没多久的狼崽!不晓得什么时候,这里居然住进了狼,而自己这一伙人,居然摸黑进了狼窝。

  卫江南把狼崽用布包了,准备扔出去,却被梁初一看见,问这怎么回事,卫江南寒着脸说道:“这里成了狼窝,看来,今天晚上要想清静,是没有可能了。”

  正说话间,外面的马群就惊叫起来,同时,远远的传来狼叫,一听到狼叫,原本瘫坐在地上的几个人赶紧进爬起来,盯着黑夜里看,卫江南果断的吩咐大家,看看有没有能燃烧的东西,再就是想办法把马匹弄到窑洞里面来,现在要是没有了马匹,不要说去解救高雅,就算是回头都来不及了。

  刘大嘴巴和高放赶紧去拉马,马玉玲、梁初一、高放三人,满窑洞里找可以燃烧的东西。

  刘大嘴巴去牵马,别的马还惊恐不已,乱踢乱弹,乱蹦乱跳,唯独刘大嘴巴的那匹马,却是咴儿……咴儿……的叫了两声,都用不着刘大嘴巴驱赶,独自钻进了窑洞,高放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其余的马匹收进窑洞。

  梁初一等人收集起来的,能燃烧的材料,却是不多,生了微弱的一堆篝火,却发现好几十点蓝幽幽的光芒,却是已经盯着窑洞门口多时了。

  梁初一稍微一数,发现至少有十七八头狼,但是看不出头狼在哪里,根据以前的经验,估计头狼应该是躲在暗处的,而且应该是正在谋划怎样发起攻击,这口窑洞,除了有道正门,还有两扇空洞洞的窗子,卫江南吩咐说,她一个人守住门,其余的梁初一等五个人,务必要守住两扇窗子,要不然,被狼攻进窑洞里,就成了内外夹攻之势。

  迫不得已,梁初一要刘大嘴巴拿出他私藏的那把手枪,和高放两人去守一扇窗子,刘大嘴巴这时候有些得意了,关键时刻,还得靠咱不是!抖抖索索的装弹上膛,准备伺机射杀远处的野狼。

  高放却是拿了把砍刀,刘大嘴巴想起被人一棍就打折了的砍刀,禁不住大摇其头:“老高放,还是算了吧,待会儿,还是看我怎么收拾它们。”

  梁初一怕刘大嘴巴和高放有什么闪失,特地让高放机灵一点,作为机动部队,那里不成,就赶紧去支援一下。

  高放拿了砍刀,点头答应,不过他却有些不大放心梁初一这边,梁初一这边说是有两个人,凭梁初一一个人守一扇窗子,肯定有些吃力,梁初一看了一遍,没发现头狼,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声,这样僵持下去,何时得了啊!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晓得触发战斗,会是血肉横飞的惨烈,偏偏却又期望那一刻,梁初一摸了摸下巴,暗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开始嗜血了!

  这时,头顶上传来一阵“呜呜……”的嗥叫,显然,是头狼发出了开始战斗的号令,梁初一一惊,头狼都躲上了屋顶,想要像以往一样,擒贼先擒王的计划,已经全盘落空,但是头狼不死,或者是没受到重伤,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完。

  第一波进攻的狼,几乎就是全部,而且,一栋门两栋窗子,全都有受到无差别进攻,刘大嘴巴瞄准一头狼,搂火,“”的一声,枪声炸响,不晓得刘大嘴巴到底有没有瞄准,

  反正那狼是一点儿也没停顿,直接扑上了窗台,多亏高放一刀捅在率先扑上窗台上这头狼的肚子上,狠狠一划,这头狼惨叫着,被来了个开膛剖腹,但是这头狼跌下窗台时,却扑在刘大嘴巴身上,把刘大嘴巴都一下扑倒在地,虽然只是把刘大嘴巴扑倒在地,也没伤着刘大嘴巴,刘大嘴巴却差点尿了出来,翻身起来,对着这头狼的死尸,一连扣动了七八下扳机,却只是光听见枪响,没见到子弹把狼尸打得血肉横飞,死狼身上,连弹洞都没有。

  刘大嘴巴怒吼一声:“靠,它奶奶的,空爆弹,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无良商贩!”

  这时,高放却是危险至极,另一头狼扑上窗台,高放想要学先前一般,再给它来个开膛剖腹,没想到这头狼极为狡猾,居然一口咬住刀刃,把高放也扑倒在地,见高放倒地,刘大嘴巴把手枪扔向刚刚在窗台上冒出头来的一头狼,把那头狼吓了一跳,稍微迟缓间,刘大嘴巴抓住扑在高放身上的这头狼两只后腿,“嗨”的一声,使出蛮力,将几十斤重的狼,轮了个圆圈,“”的砸在正爬上窗台,想要偷袭进来另一头狼头上。

  同时发出两声凄厉的狼嚎,想要偷袭的那头,脑袋搭在窗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是被砸昏了,刘大嘴巴却不敢就此住手,抡圆了手头这只,“啪啪”的继续砸个不停,刘大嘴巴砸一下,窗子外边狼就后退一下,待刘大嘴巴往回轮的时候,外边的狼就又扑上前来一步,还呲着獠牙,长嚎着,不住的对刘大嘴巴示威。

  高放爬了起来,手里的砍刀却不晓得丢到哪里去了,高放大叫了一声,要高放赶紧过来支援一下,要不然,任刘大嘴巴的力气再大,这样轮风车一般,也坚持不了一时半刻,梁初一这边,压力极大,四头狼一齐扑了上来,梁初一挥刀割断一头狼的气管,阻住另外两头,第四头狼却趁空钻进来,扑向马玉玲,露出森森獠牙,向马玉玲当头咬落。

  马玉玲咬牙举刀,刺进这头狼的前胸,却没能让这头狼立时毙命,血盆大嘴,几乎就咬在了马玉玲的脸上,幸好高放见机得快,一刀劈在这头狼的腰上,连脊骨都劈开两段,这才解了马玉玲之危。

  然而,和梁初一周旋的两头狼,其中一头突然间弃了梁初一,又扑向来不及把刀抽出来的马玉玲,而且,低头一口就咬向马玉玲的小腿,马玉玲退后一步,那头狼没咬到马玉玲的皮肉,却紧咬住马玉玲的裤子不放,往后一拖,马玉玲站立不稳,“”的一声摔倒在地,这时,梁初一一刀削去和他纠缠的那头狼半个天灵盖,转身一刀劈在咬住马玉玲的那头狼的屁股上。

  本来,这一刀应该足足把这头狼的屁股劈开两半的,只是高放和谷大柱两人,在采购这些东西的时候,贪图了点便宜,全部拿的次品,梁初一这把砍刀,才劈死两头狼,刃口就已经卷得不成样子了。

  卷了口的砍刀,在梁初一大力砍剁之下,劈进咬住马玉玲库管的这头狼的屁股,却被卡在了骨头里,这头狼吃痛不已,往前猛地一挣,不但把梁初一的砍刀带脱了手,让梁初一手无寸铁,把马玉玲也带翻了个个儿。

  如此一来,倒是避开了高放的砍杀,恰在这时,窗子外面又涌进来三头呲牙咧嘴的饿狼,就在这时,高放也大声呼叫起来,要高放赶紧过去支援,刘大嘴巴快支持不住了。

  这三处受到攻击的地方,稍微轻松一点的地方,就只有卫江南防守的这栋门,门比较窄,一次没办法挤进来多的狼,再说,卫江南身手了得,两把刀耍得风车叶子一般,砍瓜切菜似的,四五头狼,片刻之间就被砍得头破血流,瞬间气绝,四五头狼死在门口,后面的狼,自然不敢硬闯,有两头试探着,打算寻找卫江南松懈之时,再出其不意的攻进来,其余的,却是转身向防守比较薄弱的窗子攻去。

  这时,窑洞里狼嚎,马嘶,人吼,一片混乱,刘大嘴巴轮动死狼,每往窗台上砸一下,窗台便落下一块,窗外的饿狼便退后一步,待刘大嘴巴收回死狼,窗外的好几头狼便冲上前一步,反反复复十来下,刘大嘴巴猛然惊觉,这些狼狡猾至极,要的就是让自己亲手把一米多高的窗台砸垮,到时候,就可以上中下三路齐攻了。

  刘大嘴巴怒嚎了一声,把手里这头脑袋都已经砸得没有了的死狼,往窗外一扔,顺手拉起被高放破开胸腹的另一头死狼,却只是抓住两条后腿,蓄势待发,不再胡乱挥舞,窗外的那几头饿狼,似乎明白刘大嘴巴的意思,稍微一怔之后,俱是发了疯似的,往窗台上扑过来。

  刘大嘴巴大声吼叫着,再次抡圆了死狼,“”的一声,砸中一头,两头狼的脑袋,顿时稀烂,另外两头,却一起咬住刘大嘴巴手里的那头本来脑袋就已经稀烂,肠肝肚肺又散落了一地的狼,让刘大嘴巴一时之间收手不回,还有一头却乘机钻了进来,血盆大嘴,照准刘大嘴巴的咽喉,一口咬落。

  刘大嘴巴不由自主的松开那头死狼,退后一步,不想脚下一绊,一个站立不稳,仰头便倒,那头狼趁势扑在刘大嘴巴身上,不管是刘大嘴巴的咽喉头脸,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刘大嘴巴情急,一伸手,居然捏住了这头狼的脖子,十指用力,竟然硬生生把这头狼的喉管捏碎,不过刘大嘴巴的胸部衣服,也被这头狼临死前一顿急刨,抓得稀烂。

  幸好,高放这时找回了那把丢落得砍刀,砍死了一头狼,砍伤一头,砍伤那头凄厉的嚎叫几声,掉头跑了回去,一时之间,高放和刘大嘴巴这边的窗子,再也没有其他的狼来进攻

  梁初一赤手空拳,根本没办法抵挡三头狼的进攻,高放砍死了咬住马玉玲的裤管不放的那头狼,又上前来和梁初一并肩作战,无奈,两个人只有一把砍刀,只得且战且退,一时间,被逼的离开窗子。

  离开了窗子,就等于给其他的饿狼让出了一条路来,接二连三的,又跳进四五头狼来,梁初一拳打足踢,一边大叫马玉玲,要她往卫江南那边撤退,马玉玲抽出砍刀,不退反进,站到梁初一身侧,拼力抵抗。

  无奈,进到窑洞里面的饿狼过多,三个人挤在一起,反而又不怎么施展的开,不过片刻,马玉玲,高放两人手里的砍刀,均是不知去向,三个人全都成了赤手空拳,虽然奋尽全力,但是丧生狼吻之下,只不过是眨眼片刻之间的事。

  幸好,这时头顶上又是一阵呜呜的长嚎,纠缠梁初一等人的群狼,俱是一怔,随后弃了梁初一等人,返身跳窗而出,头狼号令,群狼不敢不听,偏偏眼看就要得手,头狼却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让梁初一等人有了喘息的机会。

  稍微喘了口气,梁初一这才发现,原来,是卫江南见这边危急,又不敢擅离岗位,间不容发之际,抛出了一个小小的狼崽,狼崽被摔,嗷嗷大叫,头狼一激之下,不明真相,自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稍微缓得一缓,梁初一大声吩咐,赶紧修筑工事,收集武器弹药,准备应付下一轮进攻。

  说是赶紧修筑工事,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这三间窑洞里,除了光秃秃四壁,连破专烂瓦也没有多的一片半截,除了躺在地上的几头死狼,还能有其他的什么可用?说是收集武器弹药,更是空口白说,除了高放和谷大柱贪图便宜,买来的几把不是折断就是卷口的砍刀,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弹尽粮绝了,还有什么可收集的!

  刘大嘴巴要高放留守岗位,监视敌情,高放却是在梁初一这边主动担此重任,让梁初一等人在战斗间隙里,开上一个短会,刘大嘴巴首先痛心疾首的自我批评了一顿,高放和谷大柱贪图便宜,买下了次品武器,这个责任该是后勤副总管监管不力造成的,不过,大家放心好了,出了这样的差错,刘大嘴我也不会含糊,就算战死,也是刘大嘴我第一个!

  梁初一白了一眼刘大嘴巴,这关头了,还整那些没用的,来点实际的,有建设性的,卫江南想了片刻,从她的背包里取出来四把近两尺长的砍刀,放到梁初一面前,在微弱的火光下,这几把砍刀刃口,泛发出冷森森的寒光,一看,就晓得这是真正的好刀。

  刘大嘴巴一见,连声说,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早不拿出来,害得刘大嘴巴差点就被狼当成了晚餐,卫江南看了刘大嘴巴一眼,连话也懒得跟他说,刘大嘴巴又没开口索要,还以为用不着的,一说到晚餐,刘大嘴巴顾不得浑身血腥,爬起来,从马匹上取了些牛肉干,也懒得烧烤加热,将就着吃了起来。

  看得马玉玲都忍不住想吐,其他的人包括卫江南,却都是如无其事的吃了起来,毕竟,头狼没撤走,就肯定还会有场激战,不趁这个机会好好补充一下体力,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马玉玲给高放,高放都送了些,自己却没吃下去多少,对着满窑洞的血腥味,还真没多少胃口。

  卫江南吃罢,又拿出几根布条,说,一般的人拿刀,猛烈地砍剁,刀就很容易脱手,拿布条把刀绑在手上,基本上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说着,又教了梁初一等人把刀绑在手上的法子,只有四把砍刀,梁初一微微思索,当下决定这四把砍刀就分发给四个男人,至于马玉玲,现在的岗位有调动,就跟在卫江南背后,做卫江南的后卫。

  重生之鉴宝大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